2020/04
<<03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5>>
亲们。
这里是私人收藏的小文库。 基本上都是我看过的文文, 没有授权的,请低调。

初心

Author:初心
新浪微博:难得是初心依旧

有你喜欢的类别嘛
初心每一天
03 | 2020/04 | 05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初心的每个月
初心又努力添文啦
我想搜一搜
留下脚印、证明我来过
攻的秘密+番外by高声谈唱(精英双性大姨妈攻X单纯黑化受)
攻:乔晖 受:罗秋
HE 都市情缘
剧透(copy):受以为攻出轨 摊牌时发现了攻的秘密 然后万般努力终于让攻同意反攻了 然后单纯受就黑化了 上手铐口塞 就SM了? 不过没有违和感
(上)
罗秋急躁地啃咬自己的手指,迅速地看了眼落地钟,眉头又皱紧了几分,嘴下地更狠了。
已经12点了。
他腾地站起身在屋子里踱步转圈将木地板跺得啪啪响,不过效果和两个小时之前一样——
他,还没有回来。
是的,他怀疑他的爱人出轨了。
自己不过是一个宅在家里写二流小说靠翻译挣钱的宅男,而他确是那么的完美。
像写烂了的pattern:同窗四年,苦苦暗恋,酒后告白,试着看看,然后……现在已经两年了。
每天做菜洗衣服拖地洗碗,他做着那些女人才做的活计,最初被哥们意味深长地调侃都没有现在这么难受。
因为至少那是为了爱。
现在?
他觉得嘴里泛出了苦味。
其实这一切都是有预兆的。
他每个月都会有几天出差或者呆在公司过夜,回来以后不仅一副苍白的颓废样子而且性`欲也不强——即使自己不断地挑`逗他,诱惑他。
何尝没有想过这一切都是因为工作太累了,但是最近在他的包里发现了一包卫生棉,才知道错得有多离谱。
他开始检查他的聊天记录,询问他工作的事情,记录每一个他外宿的夜晚,然后他发现了一个恐怖的规律:每个月十五号左右一定会“出差”会“有事不会来了”。
这样的发现像一盆冷水泼在他的心上让他浑身发抖。
多久了?他和那个婊龘`子在一起多久了?他会不会舔弄她的乳龘`头,会不会抚摸她的阴龘`道,会不会……?!
怒火瞬间漫过头顶,但是他知道怀疑是慢性毒药,再美好的爱情也能因此而覆灭。所以,证据,他需要的是证据。
还有……时间。收集完证据之后的,让伤口愈合的时间。
现在终于到了摊牌的时候了。
啪嗒。门终于开了。
他像一个终于得以行刑的死囚,这一刻是解脱是激动。
来人诧异地看着站在大厅的他“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等你。”
有点疑惑地放下包,自己将衣服脱下放好,直觉告诉他,不对劲。屋里的气氛,罗秋难以描绘的兴奋的表情,还有他一动不动站着没有来迎接的动作——都不对劲。
乔晖挑了挑眉坐到沙发上,“今天……是很特别的日子?”
“不。”
“那你……”惊讶于对方平板冷静而干脆的回答,乔晖皱起眉。
“乔晖,我有话问你。”毫不留情地打断他,罗秋的表情很严肃。
那是即将赢得胜利的赌徒的表情,充满渴望和狂热。
“说吧。”乔晖的嗓子有点哑。这几天的谈判并不顺利,他已经连续三天没有睡个好觉了,但是……罗秋比起这些更重要。他知道罗秋的那些小动作,知道他最近的不安,但是实在是分龘身乏术。对此他是有歉意的,希望这是个补救的机会。
罗秋掏出了一个小本子“现在我问,你答。”
“好。”
“你爱我吗?”
“……”乔晖顿了顿“你知道我不喜欢说这个词。”
“嗯,”罗秋黯然地瘪瘪嘴,“那……你喜欢过我吗?”
“我一直都喜欢你。”乔晖觉得现在问这个问题有点荒谬
“那你抱过女人吗?”
“抱过,在和你在一起之前。”
“之后呢?”
“没有。”
“一次都没有?”
“我说了。没。有。”乔晖的声音冷了下来一字一顿道。
“那你看看这个吧。”说着罗秋将本子翻到某一页递给乔晖看。
“这是什么?”
“红色标记了的就是你外宿的日子。”
“……”乔晖沉默了。
“发现什么规律了吗?”
“……”乔晖关上本子,深深地看进他的眼睛里。
“乔晖,我喜欢你,但是你也不能这样玩弄我。”
罗秋的声音很平淡,于是乔晖知道他练习了很久。为了完美地演出这一幕,抓奸一样的无与伦比的高龘`潮,不知道他是带着怎样的心情收集这些罪证又是怎样做到现在的心如止水的呢?
沉默地看了片刻,将本子还给他,“你想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吧。”乔晖沙哑的嗓音里时满满的疲惫。
“……”罗秋身体一僵。为什么跟他想的不一样?
“你还想问什么?这些天我是不是去跟女人鬼混了吗?是不是有了别的情人?是不是背叛了你?”乔晖冷笑了一声。
“……”罗秋习惯性地一僵。冷笑是乔晖暴怒时候的表现。不骂人不打人,只是冷冷的,像刀子一样。
“你这样想多久了?”乔晖觉得头有点晕,太阳穴开始砰砰地跳。他用手撑住额头“一个月前还是两个月前?或者说我们开始的时候你就准备好这一天了?”停了一秒,乔晖淡淡地说“还是说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一个不守诺言的滥情男人?”
罗秋尴尬地张了张嘴,血液一下子涌上了脸。乔晖的疲惫他看在眼里,略显苍白的脸,皱起的眉,眼里的血丝还有像受伤的狼一样微弯着腰的防御姿态。他想说不是这样的,我根本就没有这样想,但是乔晖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
“我很失望,罗秋。”眼前的事物变得模糊,他深吸口气双手撑着膝盖缓缓站了起来,眼前有一瞬的黑暗,但是他没有停顿“这些事我们明天再谈吧。我们确实需要好好谈谈了。”
说着一步一步走进了房间,锁上龘门。
罗秋呆呆地看着门,这……才是真的神展开吧。
---------------------------------------------------
预告:雷点马上来,就在下一章 =w=

(中)
整个晚上罗秋在床上不停地翻转,怎么也睡不着。
到底是哪个环节错了呢?他问自己。得到的答案让人沮丧,或许这根本就是自己幻想的狗血剧本。三流的剧情,少女的定位,还有……不可避免的烂尾。
他想起了大学里那个永远穿着简洁,身形挺拔沉默的背影。优异的成绩却拒绝了各种学生会的邀请,有朋友却都总让人觉得孤独。
一个活在自己的世界中的人。
但是没有人能忽略他。
因为春游的时候是他一路背着扭伤脚的同学下的山而没有一句怨言,因为他会完美地履行自己许下的诺言即使熬夜的第二天有高口的考试,因为他从来不张扬自己的功绩反而低调万分。
在这样一个男人比孔雀臭美摆阔拿娇的时代,乔晖简直是异类中的异类。
这样的他到底喜欢我什么呢?直到现在他都不明白。但是他知道的是,如果这只是一个误会,那么他很可能会失去最重要的人。
唉……叹了口气,罗秋也不知道心里的感觉是什么了。
后悔有之,郁闷有之,担心有之……总而言之这就是个不眠夜了。
眼睁睁地看着太阳一点点升起,扫了眼手机,终于七点半了。
深吸口气,起床。
刷牙洗脸洗澡穿上了乔晖最喜欢他穿的衬衫和牛仔裤,对着镜子拨了拨头发对着里面的清秀男人说:王子,追回你的公主吧!
罗秋小心地敲了敲门,但是里面没有一点声音。
疑惑地握上把手一扭——锁了。
无奈地从书房拿出备用钥匙,轻轻地打开探进去一个头。
难得,乔晖还没有起床。
蹑手鹾有放地走进床边蹲下`身欣赏自己的男人——皱起的眉头,挺直的鼻梁,性`感的薄唇,真是完美死了。
不对,怎么脸这么红?
伸手一摸,妈的,烫死了。
罗秋一下子就慌了。他们同居的两年里,乔晖从来就没有生过病。他就像个永不会倒的战士,不会向任何病毒低头。这让他忘记了他也是人,也会累。
昨天他很疲惫吧,但是我还……一瞬间心狠狠地揪痛了。
不对,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啊,得去医院才行!
他从衣柜里翻出了几套衣服丢到床上,然后开始扒他的衣服。
“你在干什么?”上衣已经不保的乔晖勉强睁开眼睛,迷糊地问。
“你发烧了,我们得去医院。”坚定地撕下他的睡裤。
“不去!”像是突然被刺激到,乔晖的眼睛完全睁开,即使里面都是血丝也有种狠厉的感觉。
“你闹什么别扭,快点脱!”罗秋也急了,跨坐在乔晖身上狠狠地把他压在下面。
“罗秋,给我下来!”乔晖暴怒,开始不断地挣扎。
“不下!”放在平时,罗秋的小身板也就只能骑乘的时候被颠得晕过去哪里压得住,不过现在就不同了。他就着乔晖挣扎的动作将他翻了个身,坐在了乔晖的背上。
“罗秋,你敢!”乔晖的嗓子吼出的尾音都破了。
“等你病好了,我让你干,现在乖乖地——”说着一把拉下他的裤子,但是瞬间他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定格了。
就在这时电话叮地响了。
“……”罗秋看不见乔晖的表情,但是从他攥紧的不断颤抖的手他知道自己一定会死得很惨很惨。
“……”
“那什么,我去接电话。”说着罗秋将他的裤子拉上去还体贴地给他盖上被子,精神恍惚地正准备往外面走又定住了。转身在保持趴窝姿势的乔晖侧脸上印了一个吻,“我……对不起。还有,我爱你。”
说着走了出去,轻轻关上了门。
被留下的乔晖狠狠捶了下床,翻身闭上眼睛。
---------------------------------------------------------------------
上面有GN猜对了!
其实这本应该是篇肉文,因为我就是萌猎奇的H啊~但是因为红烧区都是烤肉大手,俺实在不敢冒进,所以还是发这里,肉什么的,咱们还是顺其自然吧……>///<

“请问是乔先生家吗?”好听的男中音彬彬有礼中带着难以形容的温柔

“呃,是的。”
“我是他的主治医生张瑜。”
“他,他怎么了?!”罗秋一惊。
“啊?”对方似乎没有料到他的“无知”,停了对儿才说:“只是他有事都
是找我,便自封了个‘主治’罢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这话罗秋心里一阵泛酸,“哦,你们关系很好吧
。”
对方尴尬地咳了声,“一起长大的朋友,你是他的爱人罗秋吧。我听
他提起过,现在他的状态怎么样?”
“他,他有点发烧。”罗秋的脸红了,现在想些有的没的,真是……
“我马上过来。”可以听见他穿衣服的声音,“基本的退烧办法你知道
的吧。”
“嗯。”
“我马上过来。”说着电话就被挂断了。
罗秋一下子坐到椅子上叹了口气,用手遮住了头,心里真是一团乱麻

竟然是这样……这样的……
脑海里不自觉地浮现出各种乔晖的姿态,血一点点涌到脸上,他咬住
唇,只觉得心跳一点点加快,脸越来越红,连下`身都像有了反应。
直到敲门声响起他才回过神来。
来着正是张瑜,比罗秋高了几厘米,一米八左右的身体套着长款风衣
丝毫不显得空荡,衣架一样撑得非常完美,高挺的鼻梁,有神的双眼
,帅气的让罗秋有点别扭。
“进来吧。”乔晖打开门对张瑜不耐烦地说。
“生了病还这么跩,切。”对着乔晖张瑜像是变了个人似地,瞬间就充
满了痞气。
“多话。”说着转身就进了屋子。
张瑜进门前对罗秋点了点头,还是关上了。
罗秋只觉得心里闷闷的。
屋内。
“你到底怎么想的啊?”张瑜脱下外衣,拿过药箱示意病人躺上床。
“不关你事。”
“怎么不关?传说中的小晖的男朋友也。”说着吹了声口哨。
“不是。”乔晖闷闷地说。
“不是?不是你怎么把他带到这里?”张瑜打开药箱拿出温度计。
“方便。”
“我觉得啊,虽然看着也不像人生赢家什么的,但是对你那真是一片
真心。再说,人生河蟹家才更危险吧?张嘴。”张瑜根本就没听他说了
什么。
“……”乔晖张嘴含龘住温度计。
“你就喜欢这种兔子类型的吧,恋家又温柔,偶尔吃个小醋还挺情趣
?”说着翘着嘴角嘴拿过一张椅子坐下定定地看着他。
“……”瞪。
“所以啊,你也该想想了,”说着张瑜伸手想摸他的头又被狠狠地瞪了
回去。顺手摸摸鼻子,继续说:“虽然说承认喜欢什么的不符合你乔
公主的冷艳高贵,但是见到了喜欢的就不要放手。”
“……”乔晖皱起眉,怒瞪之。
“你哥,我,还有大伯他们,我们都希望你幸福。”张瑜的声音正经了
起来。
“……”乔晖有点生气地转过脸。
“这件事好好考虑一下吧。”看看表发现时间差不多了便拿了出来,“
烧得不轻啊。”
乔晖说:“不要告诉他。”
“才不听你的呢。”张瑜邪魅一笑。
“我是说……那个。”
张瑜小声嘀咕“那个?哦,不过我看他恍惚的样子……算了。反正是你
们的事。”
后来张瑜走了,乔晖躺在床上晕晕的,一会儿感觉额头凉凉的很舒服

他做了个很长的梦。
梦到了大学的时候,那个清秀的男生害羞的眼神;梦到了那个误会后
他对自己的袒护;梦到了他的告白;还有更多的是一些细小的事情—
—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会用很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洗衣服以后不会邀
功但是会抱怨,按摩的时候倒是挺痛的……
生病的这段时间罗秋尽心地照顾他,没有再提一个字,但是乔晖知道
最后应该给他,给他们之间的关系一个答案。
“罗秋。”
“啊。”
“我们谈谈吧。”
“嗯……”知道他要说什么,罗秋有些不安地把杯子放下,坐在了他旁
边。
“你知道了吧。”乔晖的声音有点低。
“啊?”
“你知道,我是……双性人。”乔晖的眼神很亮,直直地扫到罗秋的脸
上。
“……”直拳会死人的啊!心跳一百八啊!罗秋心里咆哮但是还是强装
镇定地说“你,你开什么玩笑啊。”
“罗秋,我想了很久,我们……”
“不要说!”罗秋一把捂住了乔晖的嘴。
他怕,他怕得浑身发抖“不用说,我,我不会嫌弃你的。你……你在我
眼里一直是最美丽的,那个……那个地方也一样。我们,我们还可以
试试很多没试过的姿势呢,哈,哈哈。”
看着乔晖的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罗秋抖得更凶了。“这其实不是病
的,而且做手术也可以除掉啊。”
乔晖的眉头抖了一下,罗秋的心也跟着颤了“我,我不会说出去的,
你放心。不,不对,你要是甩了我我就跟你下一个男朋友说!”
乔晖一把拉下他的手,叹了口气,无奈地说:“我什么时候说跟你分
手了。”
“啊?”
“我说,我们什么时候见见我哥吧。”
“噢?”
“鬼叫什么。”说着宠溺地揉了揉他的头发。
“啊!!!”罗秋高声叫着兴奋地抱住了他“没有始乱终弃,没有杀人灭口,没有虐恋情深而是直接Happy End了吗?真的大丈夫萌大龘奶吗?!”
乔晖轻轻地拍了他一下“又看什么垃圾了?”
“没什么,啊哈哈哈!我真是太幸福了!”
乔晖无奈地叹了口气。
“对了,你隐瞒了我这么长时间,这笔账还没算呢!”升级了的罗秋灵光一闪,趁着这个机会……嘿嘿。
“你想怎么算?”乔晖挑挑眉毛。
“我想……”罗秋坏笑两声贴着他的耳朵轻轻地又色`情的说:“我想看看它,摸摸它,舔舔它~”
“……?”乔晖愣了两秒才明白过来,瞬间涨红了脸一把推开他怒道:“罗——秋!”
-----------------------------------------------------------------------
罗秋到底能不能吃到呢~~哈哈哈~咱们看下一章!>///<
(下)
“为什么不行?”罗秋瘪嘴问。
乔晖的脸色铁青,低吼道:“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啊?!”
“我想什么?我想原来你从来不要我给你口龘`交,做龘`爱从来都是乏味的背后式,古董地从来不洗鸳鸯浴原来就是因为你除了河蟹还有小妹妹!”也不知道怎么的,罗秋的某根经疏通了之后语言功能瞬间更新把乔晖噎得一愣。
“哼,还说喜欢我,我也是男人啊!不是只能趴着给你上的女人!靠!你man!你男人!我的感受呢?”罗秋越想越委屈,妈的,和着就给这本来应该被压的货当女人了这么多年啊。
“……”
“你说,你是不是就把我当一充气娃娃使了?你一个月做得那么少,我还以为你是忙的要shi才没精力,靠!和着小爷我还没有卫生巾的利用率高吧?”说着说着眼泪都留下来了。
乔晖只感觉青筋欢快地跳动着,这家伙脑袋里都是都什么思维啊!
“还有,你不跟我说这些是想着随时跟我分手吧?我告诉你,你既然上了小爷,小爷我……啊!”
实在忍不住了,起身一把将他抱起来,在罗秋的惊叫中走进卧室,用肩膀顶上龘门。
“看来不教训你,你还不知道谁才是丈夫了。”将罗秋扔到床上,冷着脸煤有忿表情地解开衬衣的口子,露出形状美好的胸肌。
罗秋一直都觉得乔晖很性`感。但是最性`感的时候有三:一,湿着头发出浴室的时候,水珠顺着凌乱的发划过面颊留下泪痕一般的印记,有种穿越的孤独剑客的冷艳与刚毅;二,有次上床的时候罗秋勉强转身正看见乔晖的脸。他的眼睛充满了侵略性地眯起,眉头轻轻地皱着,薄唇轻轻地吐息,好像蓄势待发的猎豹一般危险,又像玩弄猎物的猎人一样轻慢慵懒。当然,很快他就被推着转过头去了。第三嘛,就是他脱衣服的时候。
罗秋咽了口唾沫,心想,老虎生病了还是老虎啊……
于是已经恢复了50%的BOSS乔晖毫无悬念地KO了新手罗秋同学,拨乱反正图谋不轨以下犯上什么的,实乃古今难事。古有言:“世之坪有钒、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有志矣,不随以止也,然力不足者,亦不能至也。有志与力,而又不随以怠,至于幽暗昏惑而无物以相之,亦不能至也。”(《游褒禅山记》)
翻滚吧,罗秋!
咳。
于是……这正篇,就完结了。
----------------------END------------------------------
哈哈哈~~正篇完结啦~
乔公主哪是那么好推倒的╮(╯_╰)╭人家是攻啊!
不出意料的话,马上(如果腿没断的话)会有番外。
内容是什么你们懂的>///<

番外之卫生巾 (上)
“喂~”
“?”
“我很好奇也,”躺在床上的罗秋转个身,坏笑地问“万一你大姨妈来的不规律怎么办?”
“……”
“告诉我嘛~告诉我啦~”罗秋抱住乔晖的手臂拉了拉。
“……”乔晖默默地推开他的手转了个身。心里想,把这个欠扁的货打残了我还要照顾他,多麻烦啊。
“嘿嘿,他们没有问你是怎么回事吗?还是说你告诉他们是痔疮?”似乎想到了那个场景,罗秋捂嘴“噗——”地笑了出来,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地翻滚起来。
“……”妈的。
“还有,你是穿平角裤的也,平时是把那个护翼剪了之后再用的吗?不知道会不会滑开呢?”罗秋兴奋地扒上乔晖宽阔的背追着问。
“……”忍!
“看来还是应该穿三角裤比较好,我有以后可以借你哦~”说着颤抖地跳下床拿出自己骚包的红色子弹裤,得意地在乔晖面前晃了晃。
“……”对待这种河蟹受,对他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乔晖默默起身穿衣服出门,留下罗秋一个人愣在那里。
“生气了?”罗秋打了个寒颤,嘟囔“玩笑而已嘛,真傲娇。”大可哈欠就又躺河蟹。
过了一会儿乔晖拿着一袋便利店的东西回来了。
进了卧室啪地将东西摔在了床上。
“嗯?”罗秋迷糊着睁开眼睛摸过来一看,冷汗刷地就下来了,缩进被子里抖着嗓子问,“你,你不,不会吧?”
“你说呢?”乔晖冷笑着脱掉衣服。
-----------------------------------------------------------------
乔公主暴走了╮(╯_╰)╭
二更什么的,看时间吧~

番外之卫生巾(中)
乔晖翻出那个骚骚的红色内内,从容地拿过罗秋手里的苏菲日用,温
柔地笑着撕开了粉红色的包装。
“冷,冷静啊……乔,乔……”
利落地将它贴在红色内龘裤的内侧,对罗秋勾了勾手指,“过来。”
“……”罗秋使劲地摇头。妈啊,这下玩大发了!
“我再说一次,过。来。”乔晖的声音很严肃,与他跟下属讨论工作的
语调一样不容反抗。
“我,我错了……还,还是不要吧。哈,哈哈……”罗秋尴尬地笑了两声
“你看,对我来说它又没用,这个……还是你留着用吧。”
“……”
“……”
现在罗秋都想打自己了。
乔晖将手伸进被子,一把抓住罗秋的脚踝将他往外拖。
“不要啊!我,我又错了!”
现在的乔公主已经出离的愤怒了,他用粗暴的手段证明了这点。
将罗秋背朝天压在身下,一龘手按着他的双手,一龘手熟练地扒下他的内龘
裤,扬起手——
“啪啪啪啪——”地就打起他的屁股。
“啊!乔晖!不要啊,松开……”耻辱和疼痛侵袭了他的大脑,眼睛一
红都想哭了。
“……”乔晖的手大而修长,打在罗秋的屁股上又毫不手软,慢慢地罗
秋从这种痛中感到一种奇怪的冲动——
尼玛,原来我还是个抖M吗?!
罗秋在心里风中凌乱了。
感觉到他的异常,乔晖冷哼了声,松开了手。
现在罗秋趴在床上将脸死死地魏有辐枕头里,还是让我shi一shi吧!
乔晖一把将他翻过来,盯着他通红的脸,又好气又好笑地戳了戳他微
挺的JJ,“挺精神的嘛。”
“……”罗秋羞愤欲死。
乔晖将身体挤进他的双腿中让他不能闭合,然后拿过被放在一边的内
裤with卫生巾。
“……不会吧?”
“你不是很好奇吗?那就让你亲身体验一下吧。”淡淡地说着,两手一龘
手抓着罗秋的一条腿往上拉,顺势将膝盖顶在他的腰上,以迅雷不及
掩耳之势之势套了进去。
罗秋死命地挣扎“我真的错了,放过我吧……啊……”
乔晖不为所动地放下他不断摆动的腿,顺势将河蟹滑到了大腿根部。
“抬起来一点。”
“……”罗秋不停地摇头。
乔晖眯了眯眼睛,挺腰一抖,罗秋的臀就离开了床,这个带着绵绵的
厚厚而又挤挤的河蟹2.0就被穿在了罗秋的屁股上。
现在罗秋的脸红得像番茄似的,尼玛,老子是男的啊!老子为什么要
用卫生巾啊!要用也该是你用啊!
“怎么,害羞了?这里还有9片,一天换三片,记得用哦。”乔晖的声
音很低沉,难得的带着诱惑的感觉,却让罗秋遍体生寒。
“不,不用了。我,我带着也没用啊!”罗秋都要哭了。
“没用?怎么会呢?”在罗秋的耳边吹了口气,轻轻地说。
“……”不——会——吧!
乔晖把手从河蟹一侧挤了进去,“不知道会不会侧漏呢?”
----------------------------------------------------------------------
棉条好像不安全吧?
痛经的话有点,不然也不会每次那几天完了之后面色苍白了。
为什么番外这么长OTZ...
求抚摸!

(下)
摸上被闷住的小东西开始撸动,乔晖感觉怀里的身体不住颤抖,阴龘`茎
慢慢勃龘`起却因为勒紧的骚包内内和厚厚的卫生巾而无法高龘`潮,这样的
欲求不满让罗秋开始扭动身体。
“让我脱。”
“不行,你不是很好奇吗?亲身试验一下,不要忘了。”乔晖轻柔地在
罗秋的鬓角处一吻,笑着说。
“真的,好……难受。”跟被手指掐住不让释放的感觉不同,闷又潮湿
的感觉包裹着小JJ,甩又甩不开,罗秋突然有种自己是个包着湿尿布
的婴儿的错觉。
这个感觉让他感到羞耻。
毫无疑问,乔晖也从他通红的脸上感觉到了他的心情。
“宝宝,是不是要尿出来了,嗯?”
“!”罗秋的脸瞬间冲红了,羞恼和兴奋也不知道哪个的比重更大,但
是他的JJ勃龘`起得更欢快了。
乔晖将他抱起,移到床边放在自己河蟹,一龘手握着他的大腿,一龘
手从下面绕过他的另一条大腿撸着他的性`器,“来吧。”
罗秋被这种另类的把尿姿势雷到了,“不,不好吧,我都这么大了。”
“今天不出来就别想脱掉这裤子。”乔晖轻轻地在罗秋耳边说道。
“你,你……欺负人!”
“乖,听话。”说着还应景地“嘘——”
“……”
高`潮的那一刻罗秋都想哭了。
“你才是我的‘女人’,知道了么。”乔晖在罗秋耳边说。
“……”不过是开个玩笑,至于吗至于吗吗吗吗?罗秋的心在流泪啊。
Game Over

tag : H 都市情缘




Secret
(非公開留言:受付中)

tvdluz


初心的链接
成为朋友吧。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初心的小窝。
QR 编码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