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
<<03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5>>
亲们。
这里是私人收藏的小文库。 基本上都是我看过的文文, 没有授权的,请低调。

初心

Author:初心
新浪微博:难得是初心依旧

有你喜欢的类别嘛
初心每一天
03 | 2020/04 | 05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初心的每个月
初心又努力添文啦
我想搜一搜
留下脚印、证明我来过
一将难求by东栏(傲娇王爷攻X忠犬将军受)
攻:赵王 受:齐端
HE 古风短篇 双向暗恋
剧透(copy):受小时候调戏过长得像粉嫩团子女孩样的小王爷,长大了就喜欢画美人图,当然这个美人只有小王爷一个。攻顶替妹妹嫁给受,看着受害羞地表白也忍不住袒露了自己的心意。攻最后还为了受篡位 。推!
☆、壹-贰

  壹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天宝元年腊月十八齐将军从边疆回来了。
  
  满城的雪色如同柳絮纷纷扬扬,齐将军身披薄雪下了战马就冲进了皇宫:“陛下——末将回来了!”
  
  他前面一身黄衣的天子倒是动也不动,齐将军又道:“陛下,末将不辱使命,拿下了匈奴左贤王照顿的项上人头!”
  
  四周仍是一片冷寂,天子站在那儿,留这个背影让齐将军不得不沉思起来,良久,齐将军看看了左右无人,便偷偷道:“陛下……明睿?”
  
  天子终于有了反响,他缓缓的转过身,漆黑的双眼如同点墨,看的齐将军心里发怵:“明睿?这不是大哥的表字么?齐将军你同大哥也太过亲密了吧?”
  
  “……赵王!”齐将军瞧见了天子的容貌,忽然一惊,心下也是一沉,当今圣上乃是先皇的长子,十岁就被立为太子,齐将军从小就是太子伴读,与太子之间的情谊也是非同一般,怎么他不过出征数月,怎么陛下的脸就变成了赵王君殊的模样?
  
  天子冷冷一笑,又将这赵王二字放在嘴中细细品味一番,面色如雪:“齐将军的消息还真是闭塞,你口中的明瑞早在三天之前退位,将皇位传给了朕,你若是再是唤错,休怪朕不客气了。”
  
  说罢,他忽然走下玉阶,俯身道:“齐将军,朕先前只是个小小的王爷,就连将军你都能骑在我头上,如今朕当了皇帝,咱们的帐是不是要一笔一笔慢慢的算了呢?”
  
  齐将军心叫不好,开始默念阿弥陀佛,这个赵王,从小就同太子不和,而自己身为太子伴读自然是向着太子,而且他同赵王也有诸多误会……看着少年天子越来越黑的眼睛,齐将军开始思考是不是该夹着尾巴继续逃回边关?上次杀了个左贤王,这次去捉个右贤王玩玩?
  
  贰
  
  满城烟柳,绝色皇都,说书人坐在湖边的茶摊上,一手捏着胡子,一手拍着木板,有模有样的说道:“说书人今天就来说说咱们这镇国大将齐端齐将军!齐将军少年得志,身手了得,他要射箭,别说是百步穿杨,就算隔上千步,但看齐将军拉弓如满月,再听嗖的一声,那靶心处只得看到个箭尾,他要是耍枪,但看那长枪被他舞的如同银蛇,眼花缭乱间,长枪一扫便是杀敌数十!”
  
  下面早就围着一群闲来无事的听书人,听到这段,便是纷纷拍手道:“神了!”“好!”
  
  说书先生一顿,喝下一口大碗茶又道:“话说,这齐将军十四岁随父出征,不想军粮拖延了时日,一连数月都没到达,眼看就要弹尽粮绝之际,少年齐将军只身带着一支不到五百的轻骑,夜袭匈奴,抢了军粮不说,还烧掉了匈奴左贤王的大营!”
  
  “好!”“齐将军乃奇男子!”
  
  说书先生微微一笑,又道:“这点事,不容说书人在这儿多嘴,大家也是知道的,今日,说书人不说那些金戈铁马,千里狼烟,想来大家都是听厌了,咳咳咳,大家可知道这齐将军的容貌生的如何?”
  
  四周人面面相觑,齐将军齐端乃是我朝第一大将,自然应该是……高大威威猛,虎虎生威,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吧?
  
  说书先生神秘一笑,从肘子后面慢慢的抽出一个卷轴,却不打开,仍是摸着胡子淡笑:“各位,自古有洛神转世,兰陵再生之说,兰陵王高长恭貌如美妇,上场杀敌之时怕被人在容貌上坐文章,边常年带着个丑陋的夜叉面具——齐将军虽然没有这么夸张,但是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美男子。”
  
  底下人一听这个变来精神,看说书人这幅揶揄的模样,想必齐将军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那头说书人还在继续:“说来佞臣这个词大家都是熟悉的,想来都是邓通韩嫣之流,可是——咳咳咳,当今圣上还是太子的时候就与齐将军交好,少年时候,二人更是同宿同眠,现在齐将军又是陛□边的大红人————诸位觉得这其中可有什么蹊跷呢?”
  
  四下一阵寂静,谁也没敢搭话,这说书人真是胆大,朝廷命官,岂能胡乱品论?
  
  “啪”“啪”“啪”从人群的角落里传来一阵掌声,众人纷纷回头,倒是看到一白衣少年站在那儿,临风而立,如玉树兰芝。
  
  少年一身贵气,望向说书人的眼神中带着几分调笑之意,他身边跟着几个家仆,面无表情的站在那儿,少年朗声道:“说得好极了!不过齐将军乃是我朝栋梁又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儿,你怎可空口胡言将他比作邓通之辈?”
  
  说罢,他坐在了茶摊上,一贯养尊处优的他在坐上那粗糙的凳子上的时候,忍不住微微的皱眉。
  
  说书人不以为意,神色依旧是十分的放松,他扬了扬长眉,道:“说说人自然是有证据的。”说罢他一抖手中的画轴,露出一张美人图来。
  
  众人一阵惊叹,好一个美人!双眉丝蹙非蹙,乌眸深发,抿直的双唇却是微微的上翘,眼睛还有颗桃花痣,正拿着一把长剑,站在桃花下,英姿凛凛。
  
  只是这美人怎么会做男装打扮,美人不应该穿着花衣么?怎么会是一身素色的衣裳配上青蓝色的腰带,还有那眉间的英气……难道这是花木兰?
  
  说书人又嘿嘿道:“这是说书人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的画,说是齐将军的画像……”
  
  他尚未说完,那原本大马金刀的坐在那儿的少年人脸色突变,只见少年一个闪身,就飞身到说书人面前,将画轴抢走,拎着说书人的领子恶狠狠道:“这画你是哪儿来的?”
  
  “齐将军府上偷的……”
  
  说书人被他掐的脖子生痛,心道这么个纤细的弱冠少年居然内含如此的神力,再看少年纳近在咫尺的面容,忽然觉得十分面熟,还为等说书人想起什么,少年一甩袖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阳光下,那高挑纤瘦的身影微微的发着光,说书人摸着还在隐隐作痛的脖子,猛然发现这个美貌的少年人倒是同自己手上的画中美人……十分的神似?
  
  赵王掐着那卷画在自己的府上转悠了许久,直到把自己门前的草地给磨秃了,最后咬着牙,对着书童抱书说:“去将军府把齐端给我请来!”


☆、叁-肆

  叁
  
  抱书气喘吁吁的跑回来,说齐将军刚刚班师回朝,皇上正御花园里大摆宴席,更是放下话说说自己与将军多日不见甚是想念,打算同将军秉烛夜谈,这一晚怕是不会回来了。
  
  赵王冷凝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神色。
  
  他一屁股坐在花园里,又将自己抢的画卷展了开来,他细细的端望了一会儿,在那美人图的右下角,俨然刻着个将军印,上面端端正正的齐端二字生生的刺瞎了他的眼睛。
  
  赵王从小就不喜欢这个齐端。
  
  他记得第一次见到齐端时,天正飘着细雪,他窝在奶娘的怀里,看着那黄黄的天色,有些昏昏欲睡,却不想被一个声音吵醒——“明瑞!明瑞!她是谁?是不是你的妹妹明华公主?”
  
  昏睡的赵王突然被吵醒,他睁开大大的眼睛,忽然感到一只冰凉的小手,正轻轻的摸着自己,那种小心翼翼的触碰却让赵王十分的不舒服————这人怎么像摸一只兔子一样摸着他?
  
  他不满的抬头憋了眼奶娘,奶娘无奈的看了看,他转头,便明白了,自己的皇兄明瑞站在那儿,皇兄身为太子,深受父王宠爱,大皇兄站那不动显然是默许了这个无理之人的行为,那人捏着自己的脸蛋好一会儿,大皇兄才说:“好了,寒山你再这么摸下去,清弟可是要生气了,明华可不在这儿,她那么调皮,定是到院子里玩雪了。”
  
  小齐端撇撇嘴,恋恋不舍的摸了几下:“青帝,明瑞,青帝不是夫子说的司花之神么,她这么漂亮……的确无愧于这个名字。”
  
  ……!赵王黑黑的眼睛一暗,他冷冷的瞅着这个不长眼人,太子也发现自己的小弟醒来,又打圆场道:“寒山你又听错了,他是含清,我的皇弟。”

  皇弟?小齐端颇受打击的倒退了几步,他又不甘心的凑上去,鼻尖都对着赵王的脑袋瓜:“他比我妹妹长得都可爱……”
  
  如此接二连三的羞辱,赵王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滚。”
  
  齐端有些局促,方才他把这小美人揉捏了半天都不见他说什么,现在他忽然说了个滚字,对方再怎么小巧可爱但是毕竟是个皇子,万一真给惹怒了,就算他有十条命都不够他撒火的。
  
  回忆的末尾只有太子笑呵呵的拉着齐端的背影,留着自己在奶妈的怀里郁闷无比。
  
  已经长成挺拔的少年的赵王盯着那不伦不类的美人倚花图,想着该死的齐端现在在皇宫里和皇兄快活着,啪的一声,手中的画就裂成了两半。
  
  肆
  齐将军有个十分风雅的癖好.
  
  在行兵打仗之余,他还会两笔丹青,他的山水图风格独特,融液秀润,笔法气壮,景少意长,十分的别致,但是鲜为人知的是,齐将军最擅长的不是山山水水,而是美人图。
  
  他笔下的美人风姿绰约,眉清目秀,赏心悦目,或站或坐或躺,都是别有一番风情。
  
  齐将军只画一个人,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画中的美人是谁。
  
  正在书房里提笔为美人描眉的齐将军面上虽然十分之清闲,但是心中却有万只草泥马奔腾着。
  
  前日,他正对着月亮,一边赏花一边欣赏自己的最得意之作时,忽然府里的小厮绿衣跑来说皇帝遇刺了,他忙放下手中的画,匆匆忙忙的跑到宫里,才知道那名刺客早已拿下,他郁闷的回了府邸,忽然发现自己的美人图没了。
  
  齐将军的脸色顿时惨白如雪。
  
  如果——那图被赵王看到了,自己是不是要被抄家了?


☆、伍-陆

  伍
  
  齐将军给画中人润完色,他又接着烛光仔细的瞅了那幅美人图半晌,不由的悲从心来。
  
  美人端的是眉清目秀,唇若涂丹,那盈盈的眼神,看着齐将军没有来的一阵心跳。
  
  哎,他每日上朝,三更天就爬起来,不为其他,只是想让自己的轿子能从赵王府那儿绕过去,将军府离赵王府一个在城南一个在城北,等到他的轿子‘碰巧’路过赵王府的时候,赵王也得上朝了——当然那是运气好的时候,运气不好,人家赵王为人闲散,一个月也没见的能上几次朝,可怜他齐将军,就算他起早贪黑,披星戴月,碰上赵王的几率还是少之又少。
  
  也只有逢年过节,他才能借机邀请赵王过来吃几顿饭,以慰相思之苦,就算人家赵王完全没把他当一回事,可是即便如此,赵王的眉,赵王的眼,他早就烂熟于心,每次画起来,都是一气呵成,仿若天成。
  
  齐将军微微的叹息。
  
  一旁的木管家神色如常,他早就习惯了主子这幅嘴脸,他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昏昏欲睡,这时,看门的小厮阿奇忽然跑来对着管家耳语一阵,管家一个机灵,忙走到齐将军跟前:“昨晚赵王府的人过来了。”
  
  齐将军迷蒙的眼神同管家对视了一会儿,才道:“赵王……他有找过我?”
  
  管家沉思了半晌,又瞄了几眼桌上的,忽然豁出去了一般:“确实,昨夜将军您皇上招去了,所以不知道这些,似乎是为了一幅画的事……”
  
  齐将军一个哆嗦,道:“今日赵王府的人可有来过?”
  
  “似乎是没有。”
  
  齐将军安下心来。
  
  昨夜,他又被皇上招进宫里,二人在御花园里喝了个半醉,他记得自己脑袋昏昏沉沉的,皇上还是端坐在那儿,忽然说道:“寒山你觉得赵王人品如何?”
  
  一提到赵王,他的脑子就更加昏沉,嘴巴像是合不住似的:“赵王年少风流……才情堪比曹子建……容貌更是如同潘安宋玉………他是天上的月亮……”
  
  皇上的表情十分的模糊:“哦,如此说来,寒山你很喜欢他?”
  
  他醉眼朦胧的握着酒杯,小声嘀咕:“我喜欢他有什么用……他不喜欢我……嗝~”末了,还打了个酒嗝。
  
  皇上哭笑不得,命人给他灌了碗醒酒汤,正色:“朕听闻赵王表面上对朕俯首称臣,但是暗地里似乎存有疑心。”
  
  “陛下?”
  
  “嗯?寒山唤朕什么?”年轻的天子神色一绷,倒是威严极了。
  
  “明睿……赵王他人品端正,行事光明磊落……不像是这样的人……”他脑子虽是清醒了,但舌头确是在打结,支支吾吾的说了一番,皇上的脸色却是更差了。
  
  “你说的倒是不假,朕也没有什么证据,不过,君子无罪,怀璧其责。”
  
  ……
  
  齐将军暗叹一声,当时皇上的眼神,可不像是开玩笑的。
 
 
 陆


  暮色阑珊。
  
  齐将军下了朝,只觉得身心疲惫——今日又没见着赵王。
  
  他每日就这么点指望,否则让他在朝堂之上,听那几个鹤发鸡皮的糟老头子吵吵嚷嚷的声音,还真是头痛难忍。
  
  他出了宫门,沿着六条巷,左拐右拐到了京城里最大的青楼小仙居——齐将军本身并不耽于风月,只是上回他无意中得到一本小仙居十美图,那花中状元青青眉目袭人,只消一眼,就让齐将军神魂颠倒了半晌,那秀长的眉,那清冽的眼神,那微翘的薄唇,竟与赵王有七八分相似。
  
  小仙居老板玉娘见是英气逼人的青年公子,扯着小帕子说道:“哎呦,真是稀客哟,这位公子想必是第一次来我们小仙居,公子你喜欢什么模样的姑娘?”
  
  齐将军犹豫了半晌:“我找青青姑娘。”
  
  夜色如墨,湖上花船如织,青青姑娘靠在栏杆旁,双目盈盈的望着齐将军。
  
  齐将军脸色一红,将手中的女儿红晃了晃,夜风微寒,齐将军不由得打了个哆嗦:“青青可是你的本名?”
  
  青青姑娘浅浅的一笑:“妾身原名柳如梅,青青二字不过是读了章台柳,感叹柳氏命运凄苦,不由想到自己同她境遇相似,就改名为青青。”
  
  齐将军神色迷离了会儿:“如梅倒是好名字,迎风傲雪,如梅似铁,不折风骨。”
  
  章台柳,章台柳!昔日青青今在否,纵使长条似旧垂,也应攀折他人手……齐将军看着青青姑娘,女子眉目精致但难掩其中的沧桑,他一个愣神,走上前握着青青姑娘洁白如玉的小手道:“我赎了你罢。”
  
  青青姑娘眼睛一湿,正打算开口说着什么,齐将军忽然觉得周身一冷,忽然听到隔壁的花船上传来一阵掌声:“好的很,好的很,齐将军果然风流人物。”
  
  齐将军一抬头,就看到赵王漆黑如墨的双眼,正盯着自己。


  齐将军眨了下眼睛。
  
  赵王还是那般瞅着自己,怀里还抱着个姑娘,冰雕似的脸上一双乌黑的眼珠,转都不转一下。
  
  青青姑娘见着齐将军呆傻的表情,顺着齐将军的目光看去,恰好看到了自己的胞妹依依,她柳眉一皱,又小心翼翼的拉着齐将军的袖子道:“公子,那是妾身的胞妹依依……”
  
  齐将军好不容易把目光从赵王脸上挪走,他瞄几眼赵王怀中的女子,忽然一愣,那张难以描绘的面容不正和自己身后的青青姑娘一样么?再看赵王,他冷冷的撇了自己一眼,月光下,当真是冰雪颜色。
  
  身后的青青又说:“公子好心……只是可怜我妹妹,我若是走了,留她一人在这虎狼之地,我实在不放心……”
  
  齐将军还未说上什么,赵王却不冷不热道:“齐将军命真好,还能坐享齐人之福,那我便不打搅将军雅兴了。”说罢,把怀中的依依姑娘向齐将军的船上一推,齐将军眼看一个娇弱的女子就要落水,忙一踮脚,飞至水中央,轻飘飘的把依依姑娘抱回了花船。
  
  再抬头看赵王,人家皮笑肉不笑的看了他一眼,便转身离去了。


☆、柒

  自从同赵王在小仙居里见面之后,齐将军一直都是心神不宁。
  
  哎呀,居然被赵王看到自己去妓院里找姑娘,这叫他齐端颜面何存。
  
  不过齐将军不过是怅然纠结了几日,皇宫里一道指婚诏书就让他忙得昏天地暗——皇帝陛下把自己的十五妹也就是赵王的嫡亲妹子紫衣赐婚给了自己。

  齐将军有些犹豫,他估摸着自己这一生是都会徜徉在对赵王的这一种求而不得的惆怅里,对于紫衣公主,他也略有耳闻,赵王的一母同胞的亲妹,长得同赵王有着七八分相似,品性端良,温柔贤淑,似乎是个非常不错的妻子的人选,他这么一想,心中忽然生出拨云见月的念头,对于能染指赵王他是指望不上了,如果能有个肖似于赵王的女子常伴一生,似乎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可惜天不遂人愿,当齐将军带着点微醺的醉意挑开新娘子的盖头的时候,忽然觉得脑子里哄的一声,连手指尖都开始颤抖起来。
  
  怎么这么像……?
  
  他本以为他们是兄妹,眉目之间有些相似是应该的,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位紫衣公主居然长得这么像,近看来更是和赵王一模一样,尤其是那冷冷的上挑的眼尾,那两道冷淡的目光仿佛就是从赵王脸上刻下来的……非常的对他齐端的胃口。
  
  他心里颇为荡漾,脸上两团红晕更甚,他稍稍稳了心神,便扬声道:“公主。”
  
  公主哼了一声,侧身一坐,只听得一阵环佩叮咚,公主的脸上的神色更差,齐将军正用一双温润之中透着止不住的欢喜的眼睛描着她的身姿,心中暗想,这位紫衣公主漂亮是漂亮,就是在女子中有些高大了,不过高大些也好,抱起来大概和赵王的手感是差不多的。

  齐将军还在臆想着,公主却冷冷一笑:“好你个齐端,竟在本王面前露出如此下流的嘴脸!”
  
  本,本王……?不对,为何公主的声音如此的低沉?完全不像个女人?齐将军大惊失色,后在公主明显的鄙夷的神色的菜发觉自己的神情不雅,连忙用袖子捂住的脸孔,却又忍不住偷偷的望向了端坐在喜床上的公主,最终小心翼翼的问道:“可是赵王殿下?”
  
  赵王哼了一声,脸上又露出了惯有的似笑非笑的表情来:“齐将军好生健忘,你我几个月不见,就认不出来了么?”
  
  齐将军心中暗想他怎么能奢想……不对是想到赵王你会一身凤冠霞帔的来见我?但是赵王一向容易被他惹怒,他也不敢说什么,只得小声道:“我明明娶得是紫衣公主……”
  
  赵王剑眉一挑,水色的嘴角轻微的勾起:“哦,本王不如我妹妹么?”
  
  齐将军心中腹诽赵王为何要同自己妹妹比较?但是他不敢将这疑问表露出来,只得唯唯诺诺道:“自然是……殿下好。”


☆、捌

  齐将军心中腹诽赵王为何要同自己妹妹比较?但是他不敢将这疑问表露出来,只得唯唯诺诺道:“自然是……殿下好。”
  
  他虽然不甚明白为何赵王偏要拿自己同自己的妹妹比较但是碍于赵王平日里挤压的淫威他自然是要这么说的。赵王脸色稍,却转而又板起一张俊俏的脸:“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心思。你不是早就觊觎我的妹妹?还去那些秦楼楚馆里找上了个同我妹妹长得那么相似的姑娘,你那点下流无耻的心思你我早就知道了!幸好我妹妹早就心有所属看不上你!”
  
  齐将军从赵王这一大串话里总算弄明白了一点,赵王之所以如此印合他的心意出现在新房里是因为——紫衣公主不想嫁给自己甚至还给自己带了顶绿帽子?齐将军的脸色也变得差了起来,他因为欢赵王,面对赵王的时候总是会觉得自己矮他一截,但是他好歹还是个男人,既然是个男人,又怎么能忍受自己未过门的妻子这般看待自己?齐将军一甩袖子,青着张脸:“赵王你这说的什么话,你妹妹虽然那贵为公主,但也是我的明媒正娶的妻子!”
  
  赵王盯着他的脸,幽幽说道:“我妹妹不喜欢你,难道要强迫她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过一辈子?像你这种没有妹妹的男人……哼。”


齐将军暗想原来赵王这么与自己不对盘是因为他没有妹妹他又有些痴迷的看着赵王那一张如画的眉目,最终默默道:“王爷此言不假,不过王爷有一点弄错了,我之所以去找上依依姑娘不是因为她长得像公主,而是因为……。”齐将军有些说不下去,赵王不耐烦的问道:“因为什么?”
  
  因为……齐将军吞了口口水,看着眉目如画的赵王,他索性捉着桌子上的酒壶一饮而下,他一双眼睛湿润润的,看着冷着脸的赵王,有些踉跄的走了几步,借着酒劲,手指头摸上了那一张梦寐以求的脸庞:“因为……心悦君兮。”

  赵王眼睛睁大了一些,他像是听到了全天下最荒谬的言论,他被震的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儿,齐端这个登徒子居然喜欢他……?!赵王一时之间忘记了甩掉齐将军在他脸上摸来摸去的毛爪子,他的神色变了又变,最终迟疑的说道:“我……真不知道。”
  
  齐将军眼睛亮的像是天上的寒星:“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他尚未说完,门外忽然传来了小厮抱书煞风景的声音:“哎呦,将军,将军您睡了么?皇上召您进宫呢。”
  
  齐将军轻咳一声,接着道:“——为君狂,沉吟至今。”
  
  说吧,又抬起脸十分恳切羞涩的看着赵王。
  
  赵王也非常不解风情的望着他,秋水一般的眼眸平静无波,看的齐将军一阵心惊肉跳。
  
  片刻,赵王缓缓开口:“皇兄召你,愣着作甚。”
  
  齐将军脑子轰的一声,脸上绯红一片,心里却是浇了个透心凉,世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他这般剖心置腹的坦白心意对方却仍是无动于衷,他神色哀戚,有些失魂落魄的走出了新房,步子刚要迈出门口,赵王却道:“本王亦然。”
  
  “什么?!”齐将军立马转头,却见赵王端坐在那儿,一身的大红喜服,神色清冷,只是如画的眉目里微带笑意,不过只是转瞬即逝。
  
  “快去吧,本王在王府里等你。”
  
  齐将军一听,心里登时开出了朵花,原本飘在他脑袋上的阴云立马消失的一干二净,依稀还能见到一抹彩虹,一旁的抱书不由得有些纳闷。
  
  这成亲真有这么好?看把我们家大将军给喜的……啧啧,真是看不下去了。
  
  谁知齐将军这一去,就没回来。
  
  齐将军刚到了宫里,就看到一向稳重端庄的天子一脸愁容。
  
  “齐将。”
  
  天子一向同他亲密,私底下都直呼表字,如今这一声齐将不禁让齐将军脑子里一根神经绷了起来。
  
  “臣在。”
  
  “洞房花烛夜叫你出来的真是有些过意不去。”
  
  “陛下请讲!”
  
  “探子回报,说……南王勾结番邦作乱,形式紧迫,朕为此夜不能寐,不得不召你前来。”
  
  齐将军正色:“陛下何须此言,食君之禄,分君之忧,本是臣分内之事。”


☆、玖

  齐将军在新婚的第二日便一身戎装而去,世人皆称赞齐将军英勇,为了保家卫国,不惜抛下如花似玉的新婚妻子,实在令人钦佩。
  
  他的新婚妻子赵王时长回去齐将军府附近转悠,若是被熟人见了,便说听闻将军府周围梅花甚好,不过路过而已。
  
  赵王觉得,他越发像个深闺怨妇了。
  
  在齐将军眼里,赵王一向是个孤芳自赏的人物,若是被他知道对方这几个月里往他府里跑的次数比去早朝还勤快些,定是要感动的一塌糊涂了。
  
  深闺怨妇正揪着将军府外的梅花,脑子里仍是想着那晚齐将军在红烛暖帐之下的话语来,“但为君故——”
  
  啪嗒——好好的梅花生生的被折了一半,光秃秃枝干在寒风中分外的可怜,赵王阴着脸,咬牙切齿。
  
  但为哪门子的君故!早知道第二日就吓跑了,还不如那晚上就直接上了便是,省的——省的如此的让人心烦意乱。
  
  他现在怕是连齐将军三个字都不敢听到。
  
  若是好消息,那他赵王是绝不会承认自己心中的一块石头落地的,若是坏消息,那他——那他岂不是要当了鳏夫?
  
  赵王这么想着,嘴角却是无奈的勾了起来。
  
  向他君殊小心翼翼的大半辈子,收敛羽翼,韬光养晦,不过是为了大明殿上的九五之尊之位,却不知道半路上上杀出个齐端,弄得他凡心大乱,那些平日里的计谋全部消失不见,只剩下齐端喜宴上那一张微微羞涩的脸庞。
  
  什么都顾不得了。
  
  皇位算个屁。
  
  只有那个人,那个人才是最重要的,既然人生如此苦短,他又何苦忍让致斯?
  
  都怪齐端,都是那个不知道好歹的齐端的错,平白无故为何招惹他?既然惹了他,就别想—从—他—手—心—里—逃—跑。
  
  塞外一向都是比中原要冷上许多的。
  
  齐将军站在城墙头,冷风猎猎的吹过军旗,他凝眉眺望着敌军的大营,他本生的清俊温和,此时一身的戎装,凝重的表情却让他显得格外英武。
  
  已有三日。
  
  整整三日里敌方都是按兵不动的模样,虽有探子回报,说同南王勾结的番邦突厥临时易主,敌方军心大乱,想必不出几日便要撤离,作鸟兽散,但齐将军依然不放心。
  
  正所谓狡兔三窝,兵不厌诈,更何况南王便在那里,若不祛除南王,就无法拔除陛下心中的那根刺。
  
  说到刺,赵王何尝不也被陛下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齐将军微微的叹了一口。
  
  远方阴云漫天,一片飞沙走石,连卷着无尽的风雪。
  
  真不是个好天气。
  
  所以,当齐将军同军中兄弟在帐中吃饭喝酒的时候看到一群糙汉子里格外的细皮嫩肉的赵王,经不住张大了嘴巴。
  
  同赵王一桌的李校尉看到齐将军目光,立马拍了下赵王的肩膀:“混小子,没瞧见将军都看着你了么?”
  
  同那群五大三粗的汉子比,赵王的吃相实在是端庄斯文,一举一动的王族气派,他慢慢的擦干净了自己的嘴巴,这才对上了齐将军的眼睛,微微的一笑。
  
  齐将军心头开始噗通乱跳了。
  
  赵王道:“齐将军,别来无恙?”
  
  他声音不大,却让周围的人听的一清二楚,李校尉不悦的又拍了下赵王的肩膀,却被赵王一个冰冷的眼神止住了动作。
  
  齐将军贪婪的看着他。
  
  他的赵王依然那么俊俏,虽然衣服上都沾染了风尘,可是人却显得更加的清朗俊逸起来。

  赵王见他呆愣的模样,便起身踱步到他面前,向着齐将军伸出了白白净净的五根手指头:“齐将军,你当初说的话,本王可是来兑现了。”
  
  “您——”
  
  “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给本王准备洗澡水。”
  
  一旁人听见赵王自称本王,心下和脸上都是一片讶然,齐将军许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殿下……你,你怎么跑这儿来了,这儿环境是如此的恶劣,殿下你金枝玉叶,又怎能受得住?”
  
  赵王听他关心自己,心里暖洋洋的一片,他脸上仍是端着冰雪:“哦?我一个大男人,又什么好矜贵的,倒是你,抛下我妹妹,我不来这儿盯着你,怕是你一个忍不住便要寻欢作乐,出了岔子,就要对不住她了。”
  
  四周人倒抽一口气,世人皆曰赵王极为恋妹,看来确实不假,不然怎么为了这么点小事跑到了这么远的边关。
  
  齐将军别过头:“请赵王殿下放心,我齐端这一辈子便只有……殿下他一人了,如有二心,天打雷劈。”
  
  赵王这才真心而满意的笑了,正色:“其实我这次前来,不过是因为自小仰慕齐将军风姿,国家有难,我身为王爷,自当尽一点绵薄之力,以振军心。”
  
  他的理由极为牵强,可是已经在此地同敌军苦战了数月的将领的耳力却是另一番滋味。
  
  赵王,那个最为娇贵的王爷居然也来了,他同我吃一样的饭,睡一样的地方,过一样的日子,他都能忍下,那他们还埋怨什么?
  
  齐将军颇为感激的看了赵王一眼,继而担忧的轻声道:“这事陛下知道么?”
  
  赵王冷冷挑了他一眼:“本王的事,什么时候犯得着让皇兄插手了。”
  
  他说的傲慢,似乎也有这傲慢的资本,当晚,齐将军被赵王死死的压在身下的时候,经不住老泪纵横——他是有多蠢多粗心大意才把饿狼看成了兔子。
  
  赵王一寸寸的舔过他的蝴蝶骨,颇为嫌弃:“伤痕太多,难看。”
  
  齐将军咬着枕头,呜咽:“难看就从老子身上下去!”
  
  “老子——?”赵王冷冷的一笑,用力的捏住齐将军□:“夫君好大胆,竟敢自称先皇。”

  原本被赵王欺负的泫然欲泣的齐将军猛然听见了夫君二字,苍白的脸上一片绯红:“……胡说……世上哪有妻子抱丈夫的……”
  
  “怎么?成过亲之后就想抵赖了么?……幸好当初没把妹妹嫁给你这么个负心汉……真……紧。”
  
  “谁……哈……谁想抵赖!你……你这个……混蛋!老子明天还要去练兵!还要拉弓!还要应战……那里……太厉害了……”
  
  “那些个破事就让奴家来吧,夫君还是好好享受吧。”
  
  “唔……”
  
  赵王把人折腾到天亮,看着齐将军不堪重负昏昏睡去的面容,这才神清气爽一脸满足的出了将军大营。
  
  看着苍茫的天色他的神色一变,对着跟在身后的李校尉道:“李校尉,备马,请随我去一趟敌营。”
  
  这么个老不休的南王,明明大势已去还在那儿穷折腾,不如趁此时吃饱喝足精力打好把他的老窝给踹了,省的他再出什么幺蛾子,妨碍他赵王骑将军。
  

☆、拾

  齐将军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
  
  看着已经空空如也的床铺,齐将军有些怅然若失。下属又说赵王同李校尉去了南王的营帐。他听罢心尖都觉得凉了,不知道赵王去了南王那之后遭遇到了什么,他精神恍惚的伸长了脖子等了赵王整整一天,赵王都不曾回来。
  
  ——赵王始终没有回来。
  
  一眨眼已是阳春三月草长莺飞的时节,塞外春晚,但是青翠的绿意已经渐渐的爬上了枝头,齐将军仍是等着赵王,他终于等到了赵王的一纸书信。
  
  他盯着那张薄薄的纸片许久,仿佛要盯出两个洞来。
  
  片刻,他才扭头对身边的副将道:“快为我备上纸墨。赵王叛变了。”
  
  信上的字龙飞凤舞一排的行云流水,齐将军的目光定格在最后两句上:“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齐将军回复赵王的却是赵王叛国造反的文书。
  
  坐在窗前的赵王只是微微的一笑。
  
  不愧是他所看上的齐将。
  
  南王那日对他所说的话还历历在耳,若是自己都不能保全,他又有何德何能去拥抱所爱之人?
  
  没想到这个齐端如此的不解风情,哼哼,等他坐上了那个位置,天底下再也没有人敢对他指手画脚,他一定要——一定要在龙椅上好好的把齐将军修理一顿!
  
  蓝天白云下,大漠青草飞扬,齐将军亦策马回头,漆黑深邃的目光不知向何处望去。
  
  众人正听得聚精会神,说书人忽然一顿,清了清嗓子:“诸位可想知道赵王同齐将军最后怎么样了?”
  
  台下众人一颗心早就提到了嗓子眼,纷纷道:“说书人别卖关子了!”
  
  “是啊是啊,我还要回去给娘子弹棉花呢。”
  
  “就是,都说到这儿了,怎么能停下?我可是忍着尿意来听的呢!”
  
  说书人得意一笑,正打算说下去,他忽然眼尖的看到人群的角落里站着两个男人,一个身材高挑模样俊美,眼神高傲而冷漠。另一个身高同他相当,眉目温润,却难藏那一股天生的英武之气。
  
  说书人只得顿住,随后道:“我也想起来家里的棉被还没晒……”
  
  底下一人道:“说书的你这就不好了!做事怎可有始无终?!”
  
  “哼哼,是啊,你还没对我们说赵王和齐将军究竟是什么样的结局,怎可急着回家晒被子?”
  
  不知哪儿传来一道声音:“他们还能怎么样?现在一个是当今圣上,一个是当朝大将军,听闻圣上每次出游都要与大将军同乘……”
  
  说书人不由自主的朝那两人的方向望去,这不看还好,一看就吓得魂飞魄散,赵王,不对,是当今陛下的那神情分明是他再敢乱说一句就等着株连九族。
  
  一人又问道:“他们二人之事是真的么?”
  
  说书人摇了摇扇子,想要扇去额上的冷汗:“这个嘛……佛曰,不可信。”
  
  人群散后,说书人也不知去处。
  
  齐将军低头闷笑。
  
  他身边面容俊美的男人微微的侧头:“……朕觉得,比起任凭这些人胡言乱语下去,还不如早日把你送到后宫,从此世上没了齐将军,只有齐皇后,才是个好法子。”
  
  齐将军连忙摇头:“不可,不可,到时候天底下就要笑我……”
  
  “笑你以色侍君?”君殊眉目弯弯,趁着四下无人,狠狠的在他脸上捏了一下:“谁敢笑,朕就诛他九族。”
  
  齐将军苦笑:“这样你不就成了暴君?”
  
  君殊一本正经:“谁让朕太过护短。”
  
  齐将军为了自己的英名(?)着想,决心换一个话题:“陛下,话说回来,有一点我至今都尚未想通过。”

  君殊:“嗯?”
  
  齐将军伸手一点他的胸膛:“论起容貌体格,我应当才是在上的那一个才是。”
  
  君殊在他耳边低低的一笑:“容貌?体格?你怎么知道我体格比你差?我可是每回都把你弄到又哭又叫的,你还敢说我不行?况且——你忘记你姓什么了么?”
  
  齐将军一片茫然:“……?”
  
  君殊轻吻着他的嘴角:“齐将军,骑将军,朕可是爱死了骑将军呢。”
  
  齐将军久久沉默。
  
  许久,他闷红了脸,气呼呼的瞪着他:“你,你……才骑将军!”
  
  君殊无赖一笑:“我自然骑将军,我每日都在骑,骑的心情舒爽,不亦乐乎。”
  
  齐将军:“……!!!”他怒视君殊,对方也含笑的看着他。
  
  乌黑的双眸里有着无比缱绻的情恋。
  
  情深似海。
  
  明明没有喝酒,齐将军却觉得自己微微的醉了。
  
  这个人从来都是他齐端的清风明月,原本觉得一生难求。他紧紧的扣住了两人相缠的十指,在君殊耳边道:“末将再过几日还要出征,恳请陛下今夜骑的轻一些。”
  
  君殊睁大了那一双形状优美的双眸,眼神闪亮的恍若晨星。
  
  桃花正好,清风怡人。

  【完】



Secret
(非公開留言:受付中)

qgeogyr


zssaz


qljkkv


EzWvUA <a href="http://qfndnvzxlbaz.com/">qfndnvzxlbaz</a>, [url=http://cdqpwxebjpgc.com/]cdqpwxebjpgc[/url], [link=http://akwt


初心的链接
成为朋友吧。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初心的小窝。
QR 编码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