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
<<03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5>>
亲们。
这里是私人收藏的小文库。 基本上都是我看过的文文, 没有授权的,请低调。

初心

Author:初心
新浪微博:难得是初心依旧

有你喜欢的类别嘛
初心每一天
03 | 2020/04 | 05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初心的每个月
初心又努力添文啦
我想搜一搜
留下脚印、证明我来过
一被子的兄弟+番外BY黑暗之光(妖孽腹黑X直男)
主角:曹燎原、翟清明
互攻短 萌 青梅竹马
剧透:直男不相信自己怎么就爱了一个男人
上章

  星期六的早上9点半,平时本来应该睡到12点的我正在厕所里对镜刮胡子。
  今天上午11点,我将会与一个女孩约会,所以打扮的帅气点是必须的。
  一边就着剃须膏刮着胡子,我一边对着镜子在那里臭美。虽然现在我只穿着背心短裤人字拖,但长的年轻帅气就是不一样啊,怎么穿都是帅哥。昨天晚上我在本市的一个交友网上认识了个MM,聊了会之后对方要求视频,于是我们两个在视频里见面了。那女孩在视频里看过去没有她发在网上的照片好看,但也马马虎虎了。
  虽然大家都说网上没有帅哥美女,但其实中上的还是有的,我在网上与她聊了几个小时后她主动约我今天上午在西门步行街的某个广场上见面。一般来说,网友见面能做什么?吃饭,聊天,然后去找钟点房,反正在交友网上认识的不都是这样。网友见面不上床,还能怎样?
  虽然每次都是这样有点无聊,但我却一直对这种事乐此不疲,自觉自己是个泡妞达人。
  刮完胡子,用洗面奶洗干净脸之后还在脸上拍好了爽肤水。别以为我在臭美,谁说男人不能打扮的,做为一个新时代的男人,要对的起自己这张脸。脸长的不好看还怎么泡妞?所以说,脸是一切的本钱。不见有些明星身高身材唱歌演戏都不怎么样,但人家长着一张漂亮的脸就能红。从此可见,形像工程很重要。
  从柜子里拿出电风筒,在头发上打了一堆的发胶,开始吹起头来。马的,这些发胶的气味被热风一吹真是难闻的要命,要不是为了耍帅我才不会用这玩意呢。
  在我边吹着口哨边吹着头发时阿明穿着条就前面有点布,后面两条带的内裤从我身后挤进厕所,把马桶盖一打开就掏家伙放水。
  “靠啊,阿明,你的尿溅到我腿上了。”我感觉到腿上湿湿的,抬起腿骂着站在我旁边马桶那里放水的家伙。
  这个厕所有些小了,洗手台旁边就是马桶,马桶旁边就是一道沐浴的帘子。每次我们两个只要一起到厕所就会觉得很挤,明明我已经想办法来差开时间用厕所了,但还是常常与阿明撞在一起。TMD这个破厕所的门锁不知几时坏了,想锁着都不行。
  他一边放水一边瞄着我,说:“怎么?今天又出去泡妞?不怕货不对板?”
  我瞪他,马的,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我叫曹燎原,今年25岁的大好青年一枚,爱好是在网上泡妞。当然,在网上泡妞太多的后果是上的山多终遇虎。泡到美女的机率很少,长的一般的比较多,有时还会泡到假装美女的恐龙。某次我泡了个美女,结果见面的时候是个化妆妖怪,吓的我想跑。结果那女人硬是缠着我不让我走,还好阿明刚好看到,跑过来救驾了。
  后来我虽然被他救了,但是我却一点都不感激他。因为他当时是用着非常妖娆的猫步走到我身边,挽着我的胳膊,用很诡异的说话方式嗲声说:“亲爱的,你在这里做什么?这个丑女人是谁?”听到他当时的声音,我立刻觉得一阵恶心反胃,身上的鸡皮疙瘩掉了满地。周围的人也全是一脸的黑线,他恶心完我之后再翘着兰花指对那个恐龙说:“你谁啊?长成这样还敢跑过来抢我的男人?呸!”
  可以想像,在那之后我这自封情场高手的人的名声会有多臭——有男情人还出来泡妞,双用插头。
  本来在此之后我想转战其它交友网或是换马甲的,谁知道这年头的女人大脑与以前不一样。以前大家只要一提到同志都是一副恶心鄙视的样子,现在却有点相反了,那些女人们居然对男同志们出奇的有好感。
  与女人抢男人已经过时了,与男人抢男人的才更有意思。
  好男人的都去搞基了,所以我们要把他们掰直。
  能诱惑到直男不算本事,有本事就把基男诱惑到手。
  就是因为有以上思想的女人太多,结果我反而因为阿明而变成了抢手货。结果时间一长我也摸到了门道,那就是:拼命讨好女人是没用的,忠犬的后果是被利用。要与女人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样才会有神秘感。偶而时表现的自己的性向不正常,好让某些人对我好奇。
  当然这一切还需要阿明的配合,这样才能装的更像。
  阿明的全名是翟清明,现在与我同年。想当年时我们两家住在同一个大院里,两人的老妈子同时怀孕,然后玩起了指腹为婚的游戏。
  大家都知道,指腹为婚是某些闺蜜们在怀孕的时候最爱玩的游戏,但最后大部分都以杯具收场。要么两个都是男的,要么两个都是女的,难得是一男一女的却又不一定会看对眼。
  我们当年也是被指腹为婚,但出来两个都是带把的,后来两家的父母们就让我们结拜成两兄弟。我比他大五天,是大哥,而他原本应该是我的老婆,但……
  算了吧,世上的美女这么多,我怎么可能会对一个与自己身高体型都差不多的男人感性趣?而且,我与阿明从小一起认识,长大,我还想与他当一辈子的兄弟呢,怎么可能对他有意思。
  
  阿明放完水之后把旁边的帘子一拉,从里面扔出条内裤,然后就听到哗哗的水声了。
  我用手捏着那条就一点点布的内裤,厌恶的将它从我的肩膀上拿下来,对着里面的阿明叫着:“马的,虽然上次打牌时我输了,要洗一星期的衣服,但是也不表示你能把内裤扔我身上。”
  我拉开帘子,打算把内裤扔回到阿明的头上,却发现他正在边沐浴边……打飞机。
  囧……一大早的,算了,要不是今天我要去约会,我也会在早上时偶而来一发。我又把帘子拉住,说:“你继续。”转身走出了厕所。
  
  这间单身公寓只有20平方,却要每个月一千五的租金,里面除了能放张沙发与一张床之外就只能再放个桌子了。除了这点空间外就只有个不到三平方的厕所了。原本这是我一个人住的,阿明某天厚颜无耻的搬过来,硬说要帮我减一半的租。一想到以后每个月只用出七百五我就头脑一热的让他来住了,现在想后悔都晚了。
  这家伙从小就爱晚上睡觉说梦话,乱动乱踢,现在都二十几岁了还是没变,害的我不得不把原来一米二的床换成一米五的,让本来就不大的房间显的更小了。

  后来我才知道,他之所以会跑到我这里来,全是因为他向家人出柜了。他说他喜欢男人,把他老爸气的乱棍把他打出门了。
  当时知道他喜欢男人时我吓了一跳,从小一起长大,什么偷看女生之类的事情我们常常一起做的。就是大学四年时进了不同的大学而已,怎么突然间他就喜欢上男人了呢?
  当时我装做很害怕的样子护着胸前,对他说:“你不会半夜时偷袭我吧?”
  他把我从头看到脚之后回以鄙视的眼神,说:“我喜欢那种肌肉发达的阿诺型的,你这种,算了吧。”

  我们一起住了半年多,他的确也没对我做出过什么奇怪的动作,我们就像以前一样过的不错。
  看来,不论他爱的是男是女,我们都是一辈子的兄弟。


作者有话要说:突然间看到了某个词‘一被子的朋友’,于是,我歪了。
这篇歪文也就出来了。
看到我还是写现耽比较上手啊,上次那个古耽的一直不知道怎么写的好。


中章 直男与基男的共同生活


  虽然这个单身公寓里没有厨房,但是用电磁炉煮煮泡面什么的到是没问题。反正我们两个大男人住在一起,也不会做除了泡面以外的东西,一切将就吧。
  虽然等会要与女网友见面,但是也不是马上就能带她去睡,睡完就回家的。说的是11点见面,但很有可能要等,起码都要11点半才能真的见面。见面后先聊聊天,觉得还行的话问她要不要一起吃饭。如果那女人觉得我还行就会一起吃饭,吃完饭之后逛街,逛完街之后如果两个人感觉不错,就会在附近找地方……这不是滥交,这只是都市中生活的男女之间互相来疏解寂寞的方式而已。
  为了让等会的约会变的有体力做任何事(主要是为了逛街),我拿出泡面,打算煮来吃。
  听到我按电磁炉的声音,阿明的声音从厕所里传出来:“阿原,给我也煮一份。”
  废话,有我吃的一份,怎么可能漏了你?阿明这白痴,每次都要叫上这么一声,好像他不说我就会吃独食一样。

  等我把两碗泡面放到房间唯一一张桌子上时阿明又在厕所里叫了:“阿原,给我拿条内裤进来。”
  “马的,总是要我拿内裤,你之前进去的时候怎么不拿??”虽然嘴上骂着他,但却还是从镶入墙里的衣柜里拿出条内裤打开厕所门扔进去。
  “喂,阿原,这不是我的内裤。”
  “马的,再吵自己出来找。”我知道我扔给他的内裤不是他的,这鸟人的内裤总是小的除了能包住那第三点之外几乎没多的面料。不知道是他有暴露倾向还是男同志的爱好特殊,反正我总觉得每次看到他这么穿着一块巴掌大的布在我眼前乱窜,实在是有点有伤风化。
  做为一个正常而健康的男性,我一直觉得最适合男人的穿的还是四角裤,因为这样才能自由自在的想左就左,想右就右。要我把屁股露在外面,我可做不到。
  在我大口的吃着热乎乎的泡面时阿明穿着我扔给他的那条四角裤走出来了,嗯,其实阿明穿四角裤看过去比较顺眼。
  阿明比我小五天,身高却比我高两公分,虽然瘦但该有的肌肉还是有的。一头染成褐色的短发下是一张漂亮的小白脸,就算我不太想承认,但从小到大父母们都说他比我长的漂亮。
  马的,男人的要什么漂亮,男人要像我这样帅气才行……可恶,我又开始自恋了。
  他坐在我对面,拿过属于他的那碗泡面看了看,皱了一下眉头,挑了一筷子面给我。
  “怎么?还减肥呢?你再减就会被你那阿诺型的男友压成平面的了。”我一边调戏着他,一边大口的吃着面,而他还是像小的时候一样小口小口的吃着。按我家老娘的说法是这叫斯文。老娘啊,我真是你亲生的吗?从小到大都在夸他。要是他是女的还有可能成了你媳妇,但他是男的啊,再夸他也不能从你干儿子变成你亲儿子。
  其实阿明还真像他的名字一样,是个干净的美男子。不但脸长的好看,身材也不错,下面的本钱也够,两条腿又直又长,上面还没有多少腿毛。不但没腿毛,他连腋毛与胡子都很少。他全身毛发长的最好的就是他那头发及眼睫毛了,那眼睫毛长的比有些女人用过睫毛膏之后还长。
  要是把他放在日本,没准还能当一个偶像派的明星呢。
  真想不通,像他这样的长相要是和我一起去泡妞,我一定会输给他,而他却跑去喜欢男人了。不过这样也好,少了一份的竟争,可以的话我希望这世界上比我帅的男人都去当基。
  
  吃完泡面,我看了一下时间,在衣柜里选着衣服。阿明吃完泡面之后把碗洗了,然后拿着我的手机一阵乱按。
  “阿原,我们公司新出了一款游戏,我传给你一份,你有空的时候玩玩,然后回来告诉我有那里不好。
  阿明是某个手机游戏公司的员工,他们公司总是出一堆换汤不换药的手机角色扮演类的单机游戏,游戏里总是有一堆可以开金手指的增值服务,每次快要上市前时他们就总是喜欢找熟人来帮忙测试。
  这些游戏虽然名字都不相同,但却又差不多。什么仙剑、御剑,什么昆仑、山海、封魔封神的一堆。而且这些游戏的内容也差不多,都是某人是XX派的弟子,有一天师父要他下山去做任务,然后认识了美女ABCD与好友ABCD,或是与师妹XXX一起出去。要么就是主角小的时候被人因为什么宝贝而杀了他全家,最后他被高人所救,然后N多年后主角知道真相,出去报仇。
  玩了他们公司出的那一堆游戏之后我已经对这玩意感到无聊了,但是说实在的,有时搭车或者是等人的时候用来打发时候的话这些游戏还是不错的。
  
  换好衣服,出门。阿明在我出门时给了我一个飞吻,我回以中指。
  在约定好的地方等那位女网友的时候我拿出了手机玩起来,这个新的游戏的名字又是很恶俗的【XX双龙传】,没品,非常没品。跟风,完全的跟风。这年头,叫双龙什么的游戏没一百个也有八十个,他们这破公司想要出名还真难。
  按了开始游戏以后先是一片漆黑,然后是一个屏幕下方的对话框。
  【翟清明:阿原,阿原,起床了,师父要你去大殿呢。】
  【曹燎原:别吵,我还要睡。】
  【翟清明:你再不去师父就要罚你了。】
  一些渐变线之后出现了一个做工粗糙的房间,一个框框出现在屏幕上方【主角房间】,然后屏幕下面出现介绍框【我叫曹燎原,是XX派的弟子,这是我的师弟翟清明,他一直很关照我。】
  到这里时,我有些头爆青筋。阿明,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名誉权啊?就算再偷懒也不用直接拿我的名字来用啊。
  关了游戏,把手机放裤兜里。已经11点10分了,那个女网友还没来。按我们的约定,我在这个商场左边大门口等,我穿了一身蓝,而她则穿一身红。还好不是咖啡色,不然我就以为她是轻舞飞扬了。
  11点15分,虽然看到几个穿红衣服的女人,但没有人对我投以注目礼。
  靠着后面那个贴着俊男美女的广告,我拿出手机,把那个恶俗的游戏再次打开。
  【师父:阿原,你在我门下也有十年了,下山去看看你的父母吧。对了,让你师弟陪你一起去吧。】
  【曹燎原(鞠躬):谢谢师父,弟子下去了。】
  【翟清明加入队伍,任务:下山】
  好无聊的游戏,果然与平时玩的没多在差别,接下来就是下山遇怪,然后打怪,升级。如果不出意外,下山后主角一定会发现全村人都死了,然后两人就会一路杀怪,打boss,最后通关。
  果然,游戏里的那个曹燎原与他的师弟翟清明回到村里时到处都是尸体,然后遇怪。
  【XX教领兵:不是把这村里的人都杀光了吗?为什么还有两个?全杀掉。】
  一阵渐变线之后就是战斗,我操作着两个主角,一起干掉了那些小怪,然后就要去把那个XX教全毁掉。真是无聊到极点,这种剧情我都玩过几十个了,回去一定要阿明给我赔精神损失费。
  【曹燎原:我要去找XX教报仇,阿明,你呢?】
  【翟清明:我要和你一起去,因为我们是一被子的兄弟。】
  【曹燎原:没错,我们是一被子的兄弟。】
  发现BUG了,什么叫没错,我们是一被子的兄弟。这也文盲了点吧,这么大的错别字都没发现,明明是一辈子,居然打错字,变成一被子,这种BUG也太明显了点吧。
  我本来想打电话给阿明去笑他,但就在这时有个有点低的女声说:“你好,请问你是‘离离原上草’吗?”
  我把眼光从手机屏幕上移到前面,看到了一个穿红色连衣裙的女人,我的女网友终于到了啊。
  我收起手机,露出个对着镜子练了很久的笑,说:“‘恋恋红尘’小姐?你真人比视频上更漂亮。”
  
  美女当前,一被子的兄弟那个BUG等我回去再和阿明说吧。
  
  

作者有话要说:这不是网游小说,只是提到一下手机游戏而已。
打算写三章,明天结束,喜欢的请留言,我可以再写长一点。




下章

  
  与那个叫‘恋恋红尘’的网友约会非常完美,我们一起聊天,一起吃饭,然后去了开房。
  接下来的事,让一开始的洗具变成杯具了。

  我是在下午时回到家的,回去之后家里没人,阿明不知道去哪里了,可能去公司加班,也可能去和他的那个阿诺型的男友约会去了吧。回到家之后我倒头就睡,一直睡到被饿醒为止,看了一下表,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等我爬起来时发现阿明早就回来了,正在那里玩电脑呢。看到我醒来,他说:“一起下去吃宵夜去,我请。”
  我答应了一声,把早上穿上的那身蓝衬衫+蓝牛仔裤扔到一边,换上大裤衩、背心加人字拖就和阿明下去了。反正这时候也不用耍什么帅了,怎么舒服怎么穿。
  我们住的这附近有个夜市,从衣服到手机到小食,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的卖。晚上时几个好友一起去那里的大排档只用花很少的钱就能吃饱喝足,像什么麻辣烫酸辣粉炒面炒粉烧烤之类的一块两块三块都有,再来瓶冰啤酒,那简直是爽死了。
  与除了约会时其实时候都不怎么讲究的我不同,阿明一直把他那美男子的样子维护的很好。他有些近视,平时他会在家里戴上黑胶框眼镜,但只要出来,他总是戴着美瞳。
  176公分的瘦高个,一头染成褐色的头发,还有那耳朵上亮闪闪的耳环,再加上那能把眼睛变的大一些的茶色美瞳。和他出去时我总会感觉到压力,不过还好他是基的,我不怕他和我抢女人。
  像现在这样,我们两兄弟都穿着背心短裤的坐在一个路边大排档的一张油腻腻的桌子上,经过我们这边的人回头率还是很高。没办法,阿明太闪亮了点了。
  我们要了一堆的烧烤串,再要了两瓶啤酒,两人边吃边聊。聊着聊着,他问起了我今天的约会。
  “今天怎么样?去开房没?”
  “开了。”我很不爽的拿起酒瓶子,直接吹喇叭,一口气喝下去半瓶。
  阿明一边吃着羊肉串一边问我:“去开房了怎么还是这副死德性,看过去没满足的样子?”
  “开了房,但没做。”
  “怎么?你萎了?”阿明开始笑我,本来他以前也开这种玩笑的,一般情况下都会被我骂回去,但今天我却点了点头。
  “啥?阿原,你真的萎了啊?莫非是做的太多,铁杵磨成绣花针?”他拿起他的那瓶啤酒倒了一杯,慢慢的喝着,那动作简直像在喝红酒一样优雅。这小子,忒会装13了。
  “屁!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我用牙把一串鸡脆骨全撸到嘴里,咯吱咯吱的咬碎咽下去,再把那瓶啤酒剩下的全喝了,才压低声音的对阿明说:“马的,今天和我去开房的那个是个人妖。”
  “噗~~~~哈哈哈哈~~~~”阿明先是一口啤酒全喷了,然后开始大笑起来,让周围的人一阵的注目。
  本来我想在这里把今天发生的杯具和阿明说一下的,但看周围的气氛,还是回家再说吧。
  我让老板把我们点的东西打包,再炒了两份炒粉,扯着阿明往家里走去。经过楼下的超市时我把宵夜扔给他提着,进去买了两打冰啤酒,这才与阿明有洒有肉的回家去了。
  
  唉,说起来我今天也真倒霉,那个叫恋恋红尘的女人虽然个子高了点,声音低了点,但是她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
  我们开房之后我还把她按在门上吻了半天,然后两个人连澡也没洗的相拥着倒在床上,然后就是两个人互相脱衣服。她的两个小红莓虽然有点小,但胸到是满大的,以我多年泡妞的经验,这肯定是隆过的。但那又如何?她又不是我老婆,管她有没隆过,只要摸的舒服就好。
  我从她的背后拉下拉链,把那条连衣裙拉倒了她腰中,帮她脱掉了上半身的罩罩。她却已经帮我全脱完了,脱衣技术比我还好。这种女人有玩头,肯定是玩这种游戏的高手,所以……我一定要戴好套套,以防万一。
  我把手伸进她的裙子里,想脱下她的内裤做最后的准备时我已经硬了,可是我在摸到某样长在她身体上的长条形物品时我又萎了。
  这东西的形状,怎么这么熟悉呢,好像我每天上厕所时都会握着的东西……
  等我反应到我手里摸到的是什么时原来兴奋的心情突然结冰,全身的鸡皮全部起来了。
  马的、马的、马的、马的……我把她裙子一掀扯下内裤后看到了一条男人身上才会长的器官,虽然没蛋蛋,但怎么看都是男人的的那玩意。突然间我想到我看某些岛国的漫画时有种会带着蘑菇的女孩,这不会那种吧?
  打开那两条腿看清楚时发现没有出现奇迹,那玩意下面就是菊花了。也就是说……我遇到了阿明和我说过的圈子会的某种叫‘人妖’的生物。

  在家里,我们两个坐在那张长沙发上,边喝酒我边对阿明说了今天的离奇遭遇。结果阿明却一直的笑,我说完以后他笑的出了眼泪的揽着我的脖子对我说:“兄弟,你今天有艳福啊,为什么不顺水推舟的把她给上了呢?”
  “我对与我长着一样器官的男人无爱。”我无力的翻着白眼,又打开了一罐啤酒。
  “NONO,那你就错了,你遇上的可不是男人,那种人叫准变性人。你说的那人胸也隆了,蛋蛋也切了,那他就只差有钱了把JJ切掉改成女人的那个就是真正的女人了。如果你现在搞上她,再支援他点钱,没准再过个几个月他完全变成女人后对你以身相许,然后你就有个漂亮的老婆了。”
  阿明把嘴贴在我耳边说话,那内容让我鸡皮直冒,我把他从我身上扯到一边去,皱着眉头说:“就算他变成女人他的染色体还一样是XY,又不能生小孩,要那样的女人做什么?与其和那样不男不女的搞在一起,我还不如找你过一辈子算了。”
  阿明再次贴过来,说:“阿原你要和我过一辈子啊,我好感动,让我以身相许吧。”
  我再次用手挡住他,骂到:“马的,那个人妖之所以来勾搭我,还不是你害的!”
  “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让他去找你的。”
  “谁说不是,要不是你上次和我装同志把那个恐龙骂了一顿,后面还加上那让人消魂的‘呸~~’,我怎么会被人说成是双用插头。那个人妖知道我的情况之后才特别来找我的。”
  越想越气,我指着阿明的鼻子大骂,骂完后接着喝酒。

  阿明在我骂他的时候一直装可怜,等我骂完之后他又贴在我身上,说:“喜欢上男人有什么不好?男女能做的事男男也能做。”
  我回他一句:“狗屎,两个男人怎么可能……”
  还没等等我说完,我被他吻了,一开始时我本来想要推开他的,但却觉得头晕的很,力气也变小了。结果他变本加利的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与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来了一个很湿很湿的吻。天啊,他的吻技真是好的掉渣,连自称泡妞高手的我都被他吻的有些招架不住了。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倒在沙发上了,阿明在扯我的裤子。我想坐起来时他的一只手从我的背心下摆伸进去,用力的掐住了我胸口的某个点上,掐的我好痛,让刚刚有了点的力气又消失了。
  接着,他掏出了我那东西,用手摸着。
  我叫道:“阿明,你要做什么?放手!”
  阿明露出了一抹妖异的笑,说:“我只是想用行动向你证明,男女能做的事两个男人也能做。”
  然后,他他嘴凑到我那里,把那东西咬进去了。
  我半坐起身体,想把他推开,结果他用力一吸,我又躺回去了。这种感觉……很爽啊。
  接下来,我就那样看着本来我想和他做一辈子的兄弟的阿明吞吐着我的欲望。平时看到他时还不觉得,现在我居然觉得他那张脸非常的吸引我,让我兴奋莫名。
  而且……这种在他嘴里的感觉我居然觉得非常的熟悉,仿佛是有时候晚上做春梦时梦到做别人做时的感觉,该不会……
  就在我热情高涨的时候,他松开了我,然后站起来走了。我那种做到一半而无法发泄的欲望让我非常的难受,我对着他叫到:“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坐在床边,对我笑着勾着手指说:“想要?你就过来拿。”
  要是平时的话我一定会过去踹他一脚,但是这次我可能是喝多了,居然真的走过去把他推倒在床上。
  我有点神智不是很清醒的胡乱摸着阿明,对他说:“阿明,你真漂亮啊,这小身板,长的可真好。”
  他踹我,却被我抓住了他的腿,用力分开,把自己挤了进去……
  
  

作者有话要说:不小心写多了,还有一章。
人妖那个我是看了天涯的某个帖子得出的灵感,但绝对没有对人妖有任何的人身攻击的意思。其实比起伪娘,我觉得人妖比较有爱,起码人妖上下都有。
记得当时知道春菜爱的时候,她也在自传中说过自己十六岁的时候把两个蛋蛋切下来,用东西包好放进冰箱,然后对外婆说那是他的荞头。


尾章

  
  早上起床时我茫然了一会,抓起手机看了一下,发现是星期天。想再睡会,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了,我抓着乱糟糟的头发去了厕所。
  我觉得头很痛,腰也很痛,站在马桶前面放水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我全身光光。裸睡这种事以前不是没做过,只是……明明我昨天没做什么啊,为什么连JJ都有些痛……
  回忆倒带……
  昨天我见网友时遇到人妖……回家……吃宵夜……被阿明吻了……他帮我咬……他坐在床上向我勾手指……我扑了上去……
  剩下的我不记得了,但身为一个以泡妞为己任的时代青年,我已经想到有可能发生什么事的。
  据说……男同志都是用菊花的……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菊花,不痛,看来我的菊花没事。那么说……
  我跑到房间里掀开床上的被子,以为会见到全身青青紫紫,菊花被爆的阿明,谁知道……床上没人。
  虽然床单有些褶皱,但没有传说中的那什么红啊白啊的液体。
  那么……我们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

  正在我坐在床上发呆的时候房间门开了,阿明提了两袋东西进来,看到我光脱脱的坐在床边上,赶快的关好门进来,他把那两袋东西放在桌子上,过来踹我:“你发骚啊,不穿衣服坐在这里。”
  我一把抓住他的腿,想问一下他发生了什么事,结果他却一下没站稳的扑在我身上。
  “喂,阿明,你搞什么?”
  “都怪你,昨晚被你做了好几次,刚刚又出去买了早餐,走了半天,我脚软了。”
  本来我想把他从我身上推下去的时候听到他这句话后愣了:“啥?昨晚我做了你好几次?”
  阿明双臂撑在我的头两边,居高临下的对我说:“你不记得了,昨晚你把我扑倒,然后口口口口还口口口,然后还要我口口口口……”
  囧……我的脸在他说起昨晚发生的事时一直保持着这副表情……我觉得自己的平时满正常的啊,但是晚上一喝多了酒就酒后乱性的做出了些很黄很暴力的事。而且……我做这些事的对像还是和我从小长到大的兄弟阿明……
  我是禽兽,不,我禽兽不如……
  我的脑海中有一丝灵光从那一堆禽兽的形容词里钻了出来,我刚想到什么,阿明就低下头再次吻上我,把我吻的七荤八素晕头转向。
  我在他一吻结束的时候推开他,说:“我们两个都是男人,我怎么可能把你给口口了?”
  他再次低下头说:“谁说两个男人就不能发生口口的事?让我来给你增加点经验吧。”
  ……啊……
  …………
  ……………………
  (此处有不和谐剧情五千字,已被绿霸和谐)
  ………………
  “好饿啊……”现在是下午时间四点半,我从昨晚睡觉到现在什么都没吃呢,还被迫做了很多的体力运动,现在快饿晕了。
  阿明从我旁边下床,提过一个袋子,从里面拿出几个面包和一支饮料给我。我狼吞虎咽的吃着。等我吃了三个面包,两支豆奶之后终于松了口气。
  接下来,应该是公布这件事的真相了吧。
  
  我吃完之后把垃圾往床外一扔,然后开始盯着阿明看,一句话也没说。
  阿明这小子,因为从小就长着一张美美的小白脸,别人总是当他好欺负。结果他没事了就三天两头的和别人打架,我还总是帮他一起打,所以我很清楚,这小子的战斗力其实一点都不弱。记得高中的某次打架中我们两个被五个高年级的人围堵,我K掉了两个,而他却K掉了三个。
  这点从刚刚他把我推倒然后口口口就能看的出,他的体力比我还要强一点。所以,昨晚我推倒他还把他口口口口的事一定是假的。
  怎么办?做为一个只喜欢女人的25岁大好青年,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被一个男人推倒,还被他爆了菊花。虽然他的技术非常好,非常的老道,没让我疼,但是很耻辱啊。
  想想看,他以前就是同志,还是那种喜欢筋肉男的同志,想来他在与他那些情人在一起的时候也一直是在下面的那个。
  所以我觉得自己实在是亏大了,就算我昨晚也推过他,但是他那菊花是久经考验过的。而刚刚我被他推了,我的菊花却还是处的啊。
  亏、真亏、亏死了、亏大老本了。
  
  在我俩坦白的时候我说了我觉得亏的地方,结果我被他一脚踹到床下:“阿原你个傻13,老子后面的第一次还不是早就被你给爆了。现在你居然说亏?告诉你,老子在外面一向都是1号,就是只攻不受的那种!!!”
  我从地板上跳起来指着他说:“我什么时候爆过你的菊花?你话不要乱说,昨晚的事我一点都不记得了。”
  阿明也从床上跳起来,和我打在一起:“你个王八蛋,没良心的的负心汉,占了便宜还卖乖,我今天要宰了你。”

  我们两个打了一会之后一起无力的倒在地板上,之前做了那么多的床上运动,现在没力气了。虽然这房子的地板是木的,但还是有些凉。阿明躺了会就坐起来扯着我说:“走,一起洗澡去。”
  我们一起站在花洒下面被温水冲着,觉得之前被对方打到的地方有些痛,洗完以后两人换上衣服互相帮对方搽药油。
  他帮我搽着背时我问他:“我以前真的爆过你?什么时候的事?”
  背后的手力气用的大了一些:“我就知道你这家伙喝醉了之后做的事你都忘了,那次也是,这次也是。”
  “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让我回想一下总行吧,不要一竿子把人打死啊,我真的不记得了。”
  “高三暑假,我们那天和高中同学最后的聚会,你喝多了,说不要我去外地的大学读书……大家都散了以后我扶着你回家,在你家时你把我拉住不让我走,然后抱着我哭,叫我不要离开你……然后我心一软,就被你给口口口了。”
  “啥?”我转过来盯着他:“你说高三那时我就把你给那啥了?你是猪啊?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叫我怎么说,第二天早上你捧着头叫痛,然后屁事没有的出去洗脸,洗完后还问我怎么不起床,再接着出去玩。我那时被你搞的痛的要命,脸都发青了,冷汗流了一盆。你这只猪一点都没感觉,硬要拖着我去爬山。我日,你叫我怎么说?说我那晚被你给搞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记起来了,聚会后的第二天早上,阿明的脸色发青,两条腿打摆子,一直按着肚子。我约他一起去爬山,他说昨晚聚会的时候吃错东西了,在拉肚子。然后……我就和其它的同学一起去爬山了。
  我突然想到他后来和家人里说自己喜欢男人,然后搬到我这边,那他……是找我负责的?
  “对不起,我以前不知道。”
  “现在你知道了,打算怎么对我?”
  汗……这次的事我是知道了,但喜欢女人25年,突然要我去喜欢一个男人,有点难度啊。要怎么回答他呢?做兄弟还是做情人?
  突然间,我想起来他给我玩的游戏里的错别字,不由的脱口而出:“我们是一被子的兄弟。”
  “一辈子的兄弟?”他的脸色有些不好了,看他的表情,有些想干掉我的冲动。
  我连忙说:“一被子,就是你那个游戏里那个翟清明对曹燎原说的那个,一被子,一张床上的兄弟。”
  阿明他笑了,说:“那句话本来就是我给你看的。不过这样也好,与其当兄弟那么疏远,当情人那么腻味,我们当一被子的兄弟也满不错的。”
  我囧,原来那不是错别字,而是阿明专门给我看的。我这时才发现,其实阿明他很腹黑。
  
  我,曹燎原,与翟清明,我们是一被子的兄弟。

作者有话要说:故事结束。
没人看,没人评,没人收。
这么冷的故事,我该检讨了。

不是伪更,我是上来改口口的。
我的目标是:没有口口。
JC同志,我是良民,不用请我喝茶了,谢谢。


【番外】在此之后生活记事

  我叫曹燎原,今年25岁,是个风华正茂的大好青年一枚。有房(租的),有正当职业(某公司上班的上班族),无不良爱好(泡妞是优良爱好),品味良好(审美观正常)。
  长相嘛,自认还算帅气。虽然身高离180还是有点距离,但是像是什么内增高之类的东西我还是不屑用的,虚构身高,然后找比我矮的女生谈恋爱不就行了。
  我觉得自己最大的缺点是有点自恋,最大的优点是泡妞。当然,想要泡妞泡的好,从小有良好的女人缘是必须的。
  只不过,我最近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那就是——我的男人缘也一样的好。
  
  我有个兄弟叫翟清明,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从同睡一张婴儿床开始一直到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他一直都是个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的普通男孩。像什么掀女生裙子,偷看女生换衣服,给女生写小纸条什么的事我们从小都是一起做的。说白了就是,我们是可以同穿一条裤子的兄弟。
  虽然我们考大学的时候考到了不同的学校,但是离的也不是很远,逢节假日时他都会来我这边找我玩。大学四年里,我们两个的关系一点都没淡,反而是因为都在外面,变的更加的互相关照,兄弟关系更铁了。
  我在云衡市里读大学时就开始在某个公司里做勤工俭学,大学读完之后也成为了这个公司的正式员工。虽然平时我给人的感觉是我的性格有些轻浮,但是我在公司时对工作可是非常有热情的。
  对于我的父母们来说,虽然我不能常在他们身边,但我能在大学毕业就找到工作,他们感到非常的高兴。也许天下所有的父母都是一样的,自己的儿子能在大城市有份好工作,将来可能会在大城市里买套房,然后带回一个漂亮的儿媳回来,这可是比什么都重要。
  我上班以后就从学校宿舍里搬了出来,然后在单位附近租了个房子。一个人住20平方的单身公寓式的房子刚刚好,但是一个月一千五的租金却有点高了。虽然只是工资的三份之一,但是我还要去泡妞,还要生活。结果我上班快半年之后半毛钱都没存到,买房什么的,更是遥遥无期。
  阿明在他读的大学毕业之后跑到云衡市来找工作,在我这里住过几天,后来他在一家做手机游戏的公司里上班,搬到公司宿舍里去住了。他的公司到这里没有直通车,每次他过来都要转一次车,晃一个小时才能到,但他还是三天两头的在我这边过夜。
  我有一天在他来这边过夜时有点打趣般的对他说:“阿明,你总是跑我这里来又吃又睡,不如你过来帮我分担一半的房租吧。”本来我只是说说而已,因为阿明的那个公司的宿舍每个月只是象征性的扣50块房租罢了,要是他搬过来可就亏大了。
  谁知在那之后没多久阿明就提着包跑到我租的房子这边,说要帮我分担房租。本来这房子我一个人住刚刚好,但是……每个月少一半的房租,阿明的身材又和我差不多,我还可以穿他的衣服。这样算下来,我每一个月能存下些钱。
  就因为我的这种想占小便宜的念头,让我接下来吃了不少苦头。
  我光算出了阿明住进来的好处,却没想到他住进来的坏处——阿明居然在大学时变成了同性恋。
  阿明虽然从小都长着一张漂亮的小白脸,但他一直非常正常,甚至高中时他还交过几个女朋友。当年在学校里时他几乎是出了名的校草,喜欢他的女生数之不尽,那时我就把他当成是泡妞的最大对手。
  这次他搬进来住的时候我警告过他,不许和我抢妞,结果他面带微笑用很平静的语气对我说:“放心吧,我对女人没兴趣,现在我喜欢男人。”
  一开始我还没反应过来,等我反应过来时吓了一跳。当时我装做很害怕的样子护着胸前,对他说:“你不会半夜时偷袭我吧?”
  他把我从头看到脚之后回以鄙视的眼神,说:“我喜欢那种肌肉发达的阿诺型的,你这种,算了吧。”

  阿诺型?我也学阿明刚刚看我的动作一样把他从头看到脚。拜托,阿明,你长着一张小白脸不要紧,但你还长着一副小身板,虽然和我的体形差不多,但其实比我瘦多了。还有你那一头染成褐色的短发,左耳上那亮闪闪的耳环……如果你喜欢阿诺型的男人……那你一定是下面的那个……
  
  呃,扯远了……我怎么想到以前的事了?莫非我老了?
  
  “阿原,你不专心哦……”阿明从后面咬着我的耳朵,将我从乱七八糟的幻想中咬的回过神来。
  好吧,阿明,你虽然长的有些像下面的那个,但是我知道你不是,行了吧。
  因为……现在我正趴在床上,阿明骑正在我后面,对我展开激烈的进攻。所以现在我可以百分百的肯定,阿明他不是下面那个,因为下面那个是我。
  阿明应该对于同志爱爱这种事做的多了,经验非常之老道,不论是咬的技术还是进攻的动作都很好。
  据说男同志里下面那个会很喜欢让别人用各种圆柱体来玩弄他的菊花,而他能从菊花里得到莫大的快感。以前我是不清楚这玩意的,但自从一个月前我与阿明发生了一些煎情,从一辈子的兄弟变成一被子的兄弟之后我从他的电脑里那些海量的GV里看到的都是这样。
  说实在的,看习惯了一男一女的片子之后要我看两个男人肉搏的片子还真是一阵又一阵的反胃。看来要喜欢女人25年的我突然间就去喜欢一个男人,的确是有点困难啊。
  虽然阿明说我高三毕业那年暑假时就爆过他的菊花,而且之前我又爆了他一次,但是我不论是哪一次都不记得了。反而是他在我清醒的时候把我给推倒了,这个我记得比较清楚。
  现在我们两个的相处模式有点奇怪,从我们发生煎情到现在的这一个月里爆菊什么的直到现在还是第一次。平时他常常在早上时扯我一起洗澡,然后在沐浴时帮我咬。那种感觉虽然有点奇怪,但要是闭着眼睛纯感觉的话的确是很爽。不过,要我帮他咬的话……我还是做不到啊。对着同是男人的那东西,我看到都觉得有点恶心,要我把那东西塞到嘴巴里,真的很难。要是我真的把那玩意放到嘴巴里,那可能连吃饭时想到都会觉得恶心。还好阿明没有太勉强我,最多就是我们两个互相用手帮对方解决。
  这种日子我过的既舒服又难受,有人在我需要的时候帮我疏解,还是用很多女人都不太愿意的嘴巴。阿明的口技好的我经常忍不住的就不小心爽到他的嘴里,但是他却一点都不介意的样子。
  出来混的,始终要还的。阿明帮我爽了那么多次,他要我帮他爽时我当时无法拒绝。用嘴是不可能的了,那么……只能用菊花了。还好我的菊花被他爆过一次,已经不算是处的了,就算被他爆一次我也不亏。
  只不过……为什么阿明那么卖力的换着不同的动作来取悦我,我却没有感觉?
  怎么说呢,我只是觉得他压着我时有点重,被他用身体的第五肢进入我的某个平时只出不进的地方时我只感觉有点解大便的感觉,除此之外,我没有别的感觉。
  不是说那些被人压在下面口口的小受们都会很爽的吗?为什么我不觉得?
  不是说每个男人都可以从菊花里找到前列腺来刺激的吗?为什么我没感觉到那玩意的存在?
  阿明把我从这动作换到那动作,从前面换到后面,从轻轻的到用力进攻——我都没什么感觉。
  这是不是说,因为我是一个喜欢女人,喜欢进攻的正常男人,所以对男同志之间的这种关系没反应呢?
  或是说,因为我是个天生直男,所以和那种敏感部位长在后面的基男有本质上的差别?
  
  “阿原,你又不专心了……”阿明在我身后再次咬上我的耳朵,咬完后是长叹一口气……从我身后翻身下来,躺在一边。
  奇怪,刚刚他明明还没尽性的,为什么?
  我转过身去,他却对我说:“看来你对这种事真的没兴趣,还是你来吧。”
  呃……
  我摸了一个自己后面,除了有点像平时撇完大条之后的那种热辣感之外没别的感觉。男人真的可以从后面来得到快感吗?我没感觉啊。他要我上他,难道他的菊花就有感觉?
  看他躺在那里,那个男人进攻性的武器一直耸立着,而我要进入的那朵小花却在那东西下面的阴影处,看的我冷汗直飙。
  也许我以前爆过他两次,但我真的完全不记得了。现在要我在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把那东西戳到那个平时只出不进的地方,实在是有点心理无法承受啊。
  我看着他那等着我的上的样子,实在是有点不知道怎么下手的感觉。想了好久,我才对他说:“呃,阿明,你那东西一直耸着,从前面很不方便啊。你能不能趴着啊?”
  阿明瞪了我一眼,转过身趴着了。
  说实在的,从后面看过去刚好能看到阿明的后脑勺,精瘦的背,圆润而结实的臀部,纤长的腿。感觉和刚刚那侵略性强烈的样子不太一样,反而有些诱惑感。
  我抬起有点僵直的手臂,把手放到他的臀部,想着之前阿明对付我的那些动作。他的皮肤很滑,手感好的很,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只是突然间觉得有点冲动了。
  用手扳开那两片肉,露出了那朵一直隐藏着的小花。在这之前我一直都想着等会闭着眼睛幻想我现在将要征服的是个美女,但是在我看到阿明身后那朵粉红色的小花时却突然间有一股兽性从我的内心深处爆发出来。
  那朵小花有点紧张的蠕动着,让我忍不住的头脑一热,把枪一挺就进去了。
  
  “啊~~”阿明发出一声惨叫,好像他是第一次,刚被人破处的样子。
  还好我们一开始打算做时就把电脑里战车乐队的音乐声音开得大大的,做起来既有动感又不怕叫的大声被隔壁的人听到。本来也许阿明是怕我乱叫的吧,结果我刚刚没什么感觉,到是他叫的很大声。
  阿明的身体很棒,里面非常的灼热、紧迫。
  我闭上眼睛,忘记了一切,只记得用本能来冲刺。
  我这个时候忘记了我之前对于男人的排斥,忘记了担心万一进去后会不会带出某些屎黄色的东西,忘记了我身下的这个人是我从小到大的兄弟。
  我只是在这种刺激中本能的追求着那种前所未有的快感。
  
  我抓着阿明的腿,把他从背面翻到正面,将他的腿架上我的肩膀。他从下面用手环着我的脖子,与我深吻。
  我一直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快速的冲刺着。直到一道白光从我的脑海中闪过时我才睁开了眼睛,把欲望留在了阿明的体内。同时,我下腹处一直蹭着的东西也终于喷出了一股液体。
  我看到了什么?阿明的脸有这么漂亮吗?我们一起这么多年,觉得他的脸长的是很漂亮,但是还没有美到能迷住男人的程度,但是现在阿明那脸上的表情竟让我觉得有一种心动的感觉。如果这样的阿明是女人,我一定会娶了他。
  正在我这么想的时候阿明问我:“原,你在想什么?”
  我下意识的说:“如果你把头发留长,一定更漂亮。”
  阿明的眉毛皱了起来,他那张本来带着欲望与满足的脸突然变的冰冷起来。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他一个用力的左勾拳,打在我的右眼框上,把我痛的翻倒在一边。
  我捂着眼睛,用点茫然的眼神看着他,搞不清楚为什么。
  
  阿明揉着腰坐起来,一直瞪着我。
  我一边揉着那只被他打了的眼睛一边问他:“明明刚刚我们两个都爽到了,为什么你还要扁我?难道之前我太粗鲁,把你搞痛了?”
  阿明的额头上爆出个大大的#字,他跳起来,站在床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
  虽然我的右眼很痛,但我的左眼还是正常的。从我现在的角度看过去,我先是看到因为角度问题而特别长的两条腿,心里第一个念头居然是这种极品长腿如果穿上吊带的黑丝,一定会让我流鼻血。还有他那张我平时熟悉的脸,现在冷漠的样子可是我以前从来没见过的,有两个字在我的脑海中闪闪发光——女王。
  这样的他居然让我有点心痒痒的,以前我常常看到他只穿内裤的在我眼前乱晃,从来没什么感觉,但现在我居然觉得我家小兄弟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可能是我眼里那邪恶的想法被熟悉我的阿明发现了,他用左脚踩在我那不听话的小兄弟上,冷笑着问我:“为什么要我把头发留长?我可不是女人。”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女人,毕竟你那武器刚刚还戳过我呢,但是……阿明,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很像女王呢,我觉得我有点爱上你了。
  等我发现阿明的表情有点奇怪时我才发现,我刚刚不小心把心里想的话给说出口了。
  
  星期一时我带着墨镜去公司上班,结果公司里的人还是发现了我那酷似贱狗的眼睛,被他们取笑了。
  组里的大姐大看着我乌青的眼睛,边笑边问我:“怎么?被泡到的美女打了?”
  我没好气的说:“大姐,女人打人都是用巴掌的吧。你看这印子就知道是被人用拳头打的。”
  “哦,泡到有夫之妇了?”
  “才不是,是阿明打的。”
  “你欺负他了?”
  “呃……”昨天那样,貌似我的确欺负他了,不过他之前也欺负过我啊。
  “你能让好脾气的阿明打你,看来你做了很欠扁的事,快点向他道歉吧。”阿明来过我公司几次,大姐大对他的印象很好,所以她一听说我是被阿明打的,立刻就帮阿明说话了。
  不过,道歉啊?也好。我和阿明这么多年的相处,阿明还从来没对我生过气呢,现在他生气了,应该是我的不对吧。但是我到底错在哪里呢?是不是他不爱被别人上?
  有点可能,我记得阿明说他一向是上面那个,之前他为了我能爽而让我上,结果他觉得他的地位受到影响了?
  那怎么着?难道以后每次都要我在下面他才会高兴?
  算了,今晚去向他道歉吧,对了,要道歉买什么来着?花?
  
  晚上,我下班后买了花,带着那玩意回家,去向阿明道歉,结果被他把花砸在我脸上。
  他对我大叫:“不要把我当成女人。”
  我想,我清楚他之前生气的原因了……但是,我觉得现在阿明生气的样子也好漂亮啊,难道我也开始变态,对男人感兴趣了。
  怎么办,因为阿明,我开始对自己的直男身份有点怀疑了。

作者有话要说:快到端午节了,想来点肉粽,却又怕被水产大军吃了。
还是来点菜肉粽吧。


【番外】习惯成自然的生活

  下了班回家时从外面带了两盒快餐,其中一份是阿明最爱吃的油爆小河虾,虽然我一直觉得这玩意没多少肉可吃的,一口咬下去全是壳,但是阿明却对这种小虾非常的喜欢。要是我吃的话,我还是比较想吃已经剥了壳的虾仁。不就是吃个肉嘛,要不要搞的自己这么辛苦?
  走到楼下时我还在小店里买了两瓶冻啤酒,打算回去与阿明一起喝,结果我回去后却发现阿明不在家。
  阿明最近很忙,之前几天都是早出晚归的,现在干脆就给我留的纸条上说最近会有一段时间会在公司里加班,因为从我这里往返太花时间,住回公司宿舍去了。因为他们公司打算与另一个专做手游的公司一起合作做一个新的手游,叫什么《仙游XX》。
  说实在的,虽然我对于手游什么的不是很懂,但是也多少玩过几个手机游戏。总感觉这年头的手游一直换汤不换药,再怎么改来改去也还是免不了升级打怪杀BOSS。更何况现在仙侠什么的因为太火而有一堆人都在做这种游戏,几乎每过几天都能看到一款新的仙侠手游出来,他们公司再做这个实在是典型的跟风,一点特色都没有。
  不过阿明的公司在这一堆的游戏公司里还是比较让人能记的下来的,原因有三点,一是他们公司的游戏画面比其它公司的华丽一点,人物漂亮而且有好几种表情。二是他们公司的游戏故事虽然俗套但是可玩性强,各种NPC的对话很有趣。三是……他们公司的名字‘深冰’工作室。
  一想到这个深冰工作室的名字我就想噗哧一下,深冰=SB,真不知道他们老板是怎么想的,起一个这么有创意的名字,让人想记不住都难啊。
  更扯的是这次他们公司合作的那个公司名字叫‘神剑’,我第一次听他说深冰与神剑一起合作时真是喷了一下。SJ+SB=SJB?这名字……太有才了。
  
  又是一个工作日结束,我依然带了两份盒饭回家,阿明还是没回来,他已经在外面住了快一个星期了。我打电话过去他接了电话没说两句就急急的挂了,让我突然觉得我好像不被重视了。
  我关好门窗,打开冷气穿着大裤衩坐在桌子前开着电脑一边浏览着网页一边吃着手里的盒饭,虽然与以前的举动没有什么不同,但是我却突然间觉得有点空虚起来。一个人静静的吃完一个盒饭之后,我呆呆的在桌子前面坐了好久,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想要暴发出来。
  好想见阿明啊……
  以前我们也常常大半个月不见面,那时也不觉得有什么,但是不知从时候开始我每天回家时都希望能看到阿明在家里欢迎我回去,吃饭时他会抢我的菜,睡觉时会总是向我这边挤……
  ……还有……早上我有点春情勃发时他会用嘴巴帮我咬,让我非常的舒服。
  阿明不在家,感觉有点寂寞呢。
  
  突然间,我脑海中灵光一闪,终于想到我为什么会觉得寂寞了,原来是没有人给我暖床啊。
  虽然他之前几天都是早出晚归,但是好歹还有个人影呢,而现在,他干脆整个人失踪了。要是放在以前的话就算他几个月不出现我也能吃能睡的,但是现在……这么想起来,我起码有三个月时间完全没有想去泡妞这种想法了。因为之前阿明一直让我很爽,我都忘记了原来我本身的爱好是泡妞啊。
  以前也就算了,起码每次想要的时候阿明会帮我解决。但是前段时间阿明很忙,每天回来都一头栽倒就睡,现在又住到公司去了,害的我已经有近十天没有发泄过了。
  这股想要发泄的心思把我憋的都快内伤了,再怎么说我也是个正常的男青年啊,长久不发泄一下的话对身材不好。
  马的,要是阿明还不回来,我就出去搞外遇去!!
  ……等等,我刚刚在想什么?外遇?我和阿明是兄弟又不是情侣,我们两的关系最多只是一起滚过几次床单而已,我去干嘛关他啥事?外遇?我外遇个XX,男人有欲望有本来就是要发泄的。
  失败,太失败了,被同性恋的阿明一搞,我居然差点忘记了自己的本质了。
  现在阿明不在家,正是泡妞的好时机啊。
  
  因为没有冰箱,我把多出来的盒饭扔进垃圾桶,两三下收拾干净桌子,去厕所里洗了个澡。虽然有段时间没有出去泡妞了,但是我的老本行还是没有忘记。把自己收拾的风流倜傥之后对着镜子臭美了一下,自觉自己还是个帅哥。
  然后,直奔某个以前我常去泡妞的酒吧。
  
  事实证明我虽然有段时间没有泡妞了,但是技术一点都没有生疏,没多久就给我泡上了一个看过去很会玩的女人。
  这个女人年龄应该和我差不多大,但是妆化的有点浓了,不过她的胸是货真价实的胸器,下面也保证没带把(上次那个人妖给我的打击是很大的)。这个女人的身材真的很不错,穿着高跟鞋与我一样高,两条腿很长,穿着黑丝的美腿把我迷的神魂颠倒。
  但是不知为什么,明明眼前这位黑丝美女非常合我的胃口,我却在心里想着阿明那两条长腿,心里YY着要是穿着这黑丝与高跟鞋的腿是阿明的,那该有多爽啊。
  当这个奇怪的想法出现在我的脑海之后我自己都恶心的想抽自己两巴掌,我又不是同性恋,只不过与阿明玩过两次而已,怎么现在的思想变的这么奇怪?难道说同性恋会传染,还是说两个男的一起搞过之后就会变态?
  我与那个美女喝了两杯,聊了会天。她觉得空虚,我觉得寂寞,于是我们一拍即合的一起走出酒吧,去附近开了间房。进门,亲吻,脱衣服,与以前没什么不同,但是却总是觉得少了点什么。
  奇怪了,明明我以前这么多年都是这么过的,怎么与阿明来过几次之后就有点想否定以前的人生观了呢?
  我居然会对怀里抱着的这个没有喉节与胡渣的女人感觉到有点不适应,甚至觉得她的嘴巴颜色太红了,我吃了不少口红。然后觉得她的身体没有阿明那种韧性的手感,长发缠在手上时的感觉很奇怪。她身上的香水味很淡雅,应该是很贵的那种吧,但是我却总想到阿明身上那淡淡的汗味。

  虽然觉得这一切都很奇怪,但是我的身体却非常本能的对这个女人起了反应。再怎么说我也爱女人爱了二十几年了,怎么可能会因为与阿明睡了几次就变的对女人无能了。
  我一边想着男人与女人的不同,一边的抱着怀里的那个女人开始滚床单,然后……很可悲的事情发生了……我……
  ……戳错了洞……
  
  虽然之后对方并没什么不爽,反而还要求再来一次,但是我却被自己打击的有点受不了。
  我做了什么???明明之前的二十几年都一直喜欢女人的,结果最近这几个月与一个男的混在一起之后我居然开始对走后门有兴趣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怎么办?我是不是已经变态了????

  阿明失踪了半个月之后的某天终于回来了。
  那天早上天灰蒙蒙的,从前晚开始就一直下着大雨,雷声响了大半夜。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身边睡着一个人,我还以为我早一天晚上又和人去开房了呢。结果睁开眼睛之后看到我的旁边睡着一个头发乱七八糟的、下巴上胡子拉茬的男人,把我吓的从床上跳起来。
  怎么回事,这是我家啊,为什么会有个男的睡在我旁边,难道阿明不在家里,我竟然饥渴到把一个这样的男人带回家了?
  我差点就想尖叫一声了,但是我总觉得这个男人有点眼熟,仔细看来,这个男的居然是阿明。虽然刚刚我第一眼没看出来,但是再怎么说我与阿明也当了二十几年兄弟了,无论他变成怎么样我都会把他认出来的。
  
  我坐在床边上,看着这个睡在我床上的家伙,觉得他有些陌生。
  平日里我见到的阿明总是把自己收拾的整整齐齐的,就算是光着身子睡觉,早上起来也是一副很干净的样子。
  而且……阿明的胡子不多,长的也慢,一般要三天才用刮一次,而现在他这满下巴的胡渣,看来起码是半个月的份量了。还有这头发,乱乱的,还有股味,感觉是很久没洗过了。
  地上扔着一堆衣服,皱皱的,还有一股酸味。
  阿明这家伙,不会是这半个月都没有刮胡子、洗头、洗澡吧?虽然我没有洁癖,甚至有的时候晚上玩游戏累了倒下床就睡,但是阿明好像有洁癖啊,每天早晚不冲一次凉他就浑身不舒服。
  现在……
  
  “喂,阿明,阿明?”我用手拍着他的脸叫他。
  阿明迷迷糊糊的半睁着眼睛嗯了一声,然后眼睛又闭上了。过了一会,他才说:“好饿……阿原,我好饿啊,我想吃你……煮的泡面……”
  呃,好吧,看在他这么狼狈的份上,本来我是想去先洗个澡清醒一下的,但是阿明说他饿了,我就先煮点东西再说吧。
  做为一个男人,我以前一直把‘君子远庖厨’当作是至理名言,所以我唯一能拿手的东西也只有在大学时练就的煮泡面技术了。阿明就知道我这一点,所以对我的要求也就只有泡面了。
  拿出两包泡面,然后在电磁炉上放个小锅烧水。转头看看躺在旁边床上一脸憔悴的阿明,我又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一条火腿肠和两个鸡蛋。
  泡面煮好时我先捞出了两碗面,然后把那蛋与火腿全放进了阿明的那个碗里。过去叫阿明叫了半天他就是不起床,想让我把泡面端到床上去给他吃。我额头上冒着青筋的把他从床上拖下来架到沙发上让他坐好,然后把他那碗面放在他面前。
  管他吃不吃,反正我是饿了,待会吃完早餐了我还要去上班呢。
  阿明这个流氓,昨晚回家时把衣服扔了一地的,现在全身光光的只穿了一个小裤衩半躺在沙发上,头向后靠在沙发靠背上,看过去好像又睡着了。
  还好外面的雨下的很大,像个雨帘似的,他才没有被窗外对面楼上的人看光了。不过,他被我看光了。
  
  我看着阿明那红果的身体,居然在心里有一种异样的冲动。这样的阿明与平时太不一样,那颓废的样子让我竟然会觉得他很性感。
  他仰起头躺在沙发上的样子真的好陌生,从我的角度看过去,他那高挺的鼻梁,唏嘘的胡渣,还有那脖子上的喉节,一切都象是在诱惑我一般。
  我从他的脸一直看到脖子,再从他的脖子看到胸口,他胸口的那两个小红点竟让我好想咬上一口。再向下看时看到了他的小腹,那结实的小腹上那个浅浅的肚脐看过去特别诱人。再往下看时重要的部分被那条只有一小块布的小裤衩挡住了,我心里居然有种想过去一把扯下那条小内裤的冲动。
  我一时间竟忘了吃面,而且觉得有些口干,甚至用力的咽了几下口水,下腹处竟然开始支起了小帐篷。
  还好这时我的手机响起来了,这是我每天早上都会调好的闹钟,本来应该是现在起床的,但是今天早上因为阿明的原因提前起床了。不过也是因为这个闹钟的声音把我从对阿明的幻想之中惊醒过来了,我喝了口面汤,对阿明说:
  “喂,阿明,快点吃面啊,不然等会就泡烂了。”
  阿明嗯了一声,动弹起来。他端起碗来大口的吃着,几口就把面吃的差不多了,看来他真的是很饿。我也因此几口吃完了面,正喝着汤。
  阿明夹着那条火腿肠,看了我一眼,轻轻的在那条火腿肠上舔了几下,然后才小口小口的吃起来。
  因为没有菜板,所以那条火腿肠是被我掰成两段扔进锅里煮的。之前还不觉得,但是阿明在吃着那条火腿肠时我居然觉得原本火腿肠也可以吃的很诱惑。看着他吃火腿肠的样子,竟让我想到了之前每次阿明帮我咬的时候的样子,我的下腹处又紧了一下。
  偏偏这时阿明还火上浇油的说了句:“比起这个,我还是比较想吃你那条香肠。”
  什么叫诱惑?阿明,你这就是红果果的诱惑,一大清早的光穿个小裤衩的半躺在一个成年男人前面还说想吃他的香肠。这不是诱惑是什么?
  但是……阿明再诱惑他也是个男的,而我也是个男的,而且还是一个喜欢女人的正常男人,怎么会被他诱惑到。我是这么想的……只是,我短裤下支起的小帐篷不是这么想的。
  我放下碗说:“我吃完了,你记得洗碗。”然后钻进了厕所。
  马的,我是正常人啊,我喜欢的是女人啊,我刚刚为毛会为了一个满脸胡渣的男人心动啊?这样下去我不是会变成像阿明那样只爱男人的变态了吗?
  我在厕所里自责着自己的不蛋定,但是下面那活泼好动的小家伙还等着我去安慰它呢。
  上班上班,赶快冲了凉去上班。
  我几下脱光身上的背心与裤衩站在花洒下面冲冼起来,假装不去注意那个活泼的小东西,但是又忍不住的把手伸下去来安慰它。一边安慰着它,我一边在心里对自己说:我这只是每天早上男人都会有的晨起锻炼而已,与阿明无关。
  就在这时,阿明拉开淋帘进来了,他看到我在自己动手便拉开我的手说:“有我在你还自己动手做什么,我帮你啦。”
  说完,他就蹲下去帮我咬起来。
  差不多有大半个月没有被阿明咬过了,我有点不自然的扭动了一下身体,却被他用手抓住我的屁股把我按了回来。感觉他的手在我的屁股上乱摸,让我觉得等会有可能会被他爆菊的危险。
  其实被他爆菊也没什么,他的技术很好,搞的我不痛不痒的,事后感觉就和开过大没多大的区别。只是,这家伙一搞就是半个小时,到时我上班肯定会迟到的。
  
  我在他的嘴里喷出来的时候窗外刚好闪了一道巨大的闪电,然后接着就是一声巨大的雷声。还好我在之前就出来了,不然被这雷一吓可能会在顶点时萎掉。
  昨晚就一直在打雷闪电的,好像是有什么强热带风暴。今天雨下这么大,希望能挂个红色警报不用上班。
  我刚想到这里,厕所的灯突然灭了,看来是停电了。还好现在天已经慢慢亮了,就算停电了从厕所窗子外透过来的光线也还是能看的清楚的。
  
  “阿原,你不专心。”
  阿明不知几时站了起来,把嘴对着我的吻了起来,他下巴上的胡子扎的我脸上痒痒的。我睁着眼睛看着他那双近在咫尺的眼睛,感觉有点恐怖。虽然阿明的眼睛很好看,但是离这么近的确满吓人的,难怪每次接吻的时候大家都喜欢闭上眼睛,原来是因为太可怕了。
  我闭上眼睛之后才感觉到有一股怪怪的东西被他渡进了我的嘴巴,一开始我还没反应过来,之后突然想到,这不会是我的那个啥吧。
  呕!!我连忙推开他,在洗手池那里吐,然后又漱了两遍嘴巴。
  本来已经觉得很恶心了,偏偏阿明还在旁边说风凉话:“那可是你自己的东西啊,我可是吃过好多次的,你怎么不喜欢呢?”
  我转过头骂他:“马的,你个同性恋吃男人的东西已经吃习惯了,我可是正常人啊,怎么会喜欢这种东西?”
  说完这话我发现自己刚刚把话说的太重了,让阿明生气了。
  他向我扑过来,抗着我走出厕所,把我扔到床上整个人压了过来。
  看着压在我身上的阿明时,我觉得阿明还真是个男人。虽然他平时看过去很漂亮,但是现在很有男人味啊。
  他的眼睛平时不是戴黑框眼镜就是戴美瞳,其实近视是一部分,而另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这家伙的两只眼睛颜色不一样。并不是那些小说上说的那种蓝的黑的,而是一只眼睛很黑,另一只眼睛颜色很浅。
  我们虽然号称是黑发黑眼的黄种人,但其实大部分的人眼睛的颜色都是深褐色的。而阿明的眼睛就有些奇怪,一只比较深,像是纯黑色,另一只的颜色却是比褐色浅很多的浅褐色。要是他的两只眼睛都是一种颜色也就算了,但是一只深一只浅也的确是很怪。
  他从初中开始就把溜海留的有点长的挡着,后来就戴起了眼镜,现在则爱戴美瞳。所以算起来我也很久没看到阿明的这双阴阳眼了。
  现在近距离的看着他的这双眼睛,却发现这两只颜色不同的眼睛里倒影的全是我。
  我……竟然忘了要反抗,让他为所欲为了。
  …………
  (此处河蟹H三万字)
  …………
  
  阿明的攻击像窗外暴雨一样的猛烈,但是我却光想到等会上班会不会迟到的事了。还好做到一半时我的手机短信响了,刚好手机就在我手边,抓过来看了一下,发现是公司的大姐发的,说天文台挂了红色警报,要我不用去上班了。
  也许之前我看到这个短信会欢呼一声,然后泡杯热茶站在窗边看街上那些不得不出门的人如何被淋成落汤鸡。但是现在我正处在被阿明压迫的时候,我到情愿去上班好了。
  
  一个小时之后阿明终于肯放过我了,看来他这大半个月憋的很辛苦。
  他压在我的身上问我:“你想不想要我?”
  我一把推开他:“要你个XX,我的腰都快断了,你难道不会体谅一下我啊。”
  “体谅你?我一体谅你你就会去外面乱搞的了,当我不知道啊?”他再次压到我的身上问我:“老实说,你在这半个月里有没有去找女人?”
  在这种事上我没什么可骗他的,因为我们实在太熟了,我说没找他也不信,所以我很直接的说:“找过,但是我们只是纯洁的男女关系而已。”
  “纯洁的男女关系?怎么,你戴套了?”
  “……”阿明果然很了解我。
  他掐着我的脖子说:“你个混蛋,你已经有我了居然还出去个别人乱搞?”
  我反掐回去:“马的,要不是我和你搞过几次我又怎么会插错洞?这几天我都一直在想我是不是已经变态了,你还要这样刺激我?我不喜欢男人啊!”
  
  我们两个在床上掐来掐去,然后一起从床上掉了下来,而且还是我垫底。
  哎呦,我的腰,我的屁股啊!!!
  而且,这时我竟然从他的头发上闻到了一股臭味,这才想到阿明可能有大半个月没洗过头了。赶快踢他要他去洗澡洗头刮胡子,结果他拖着我一起进厕所去了。
  
  后来,我们两个一起去洗了个澡,他也刮干净了脸上的胡子,看过去又是我所熟悉的阿明了。然后我趴在床上,由他骑在我的腰上帮我按摩。说是按摩,但是我总觉得他卡油的成分比较多。明明以前阿明也是这么按的,我为什么却从来没有这么想过,难道说我以前太CJ了?
  “阿明,你们那个网游做好了吗?半个月就做出来,不会又是破烂游戏吧?”
  “做好个屁,我能回来还全是因为这次的台风,昨晚的雷打的太大了,老板怕把电脑搞坏了,才给我们放假的,我两点多时在公司那边拦了半天才拦到车回来。”
  呃,阿明的公司还在城市的另一边,坐公车要两个小时,就算半夜搭出租也要花半小时吧,而且……
  “喂,阿明,你昨晚回来花了多少钱?”
  “一百五。”
  “啊!”我把他一下子翻了下去:“一百五?吃人啊?”
  阿明被我翻下来之后躺在我旁边,好像有些困了。那也是,他那黑眼圈好重啊,刚刚还做了半天体力劳动,现在困也是正常的。
  他打着哈欠说:“那又有什么办法?我又没车……”
  “车?”我的眼睛一亮,要是有个车的话多好?上班方便,泡MM也会很方便。“喂,阿明,我们买个车吧?”
  阿明看了我一眼,又闭着眼睛说:“你有多少钱?”
  “?”我听到钱,蔫了。无语的躺在阿明旁边,打算装作没说过之前的话题。以我这月光族的性格,卡上最多只有几千块,能买个车门就很了不起了。
  买车要钱,钱不是问题,问题是我没钱。
  
  阿明的手搭过来,轻轻的揉着我的耳朵,说:“等我做完了这个游戏,工资奖金加存款应该够钱买辆车了吧,到时我们一起去买。”
  “嗯?阿明,你有多少钱?”我来劲了,爬起来问他。他平时工资比我高,而且还比较会节俭,应该有钱买车吧。许多又酷又帅的车型在我的脑海中闪过,奔驰、宝马、法拉利……。
  “四万”阿明那轻飘飘的话把我的幻想全打碎了。
  “四万?四万能买个什么?”我又躺回去了,我们又不是富二代,比起我的存款来说,阿明还算是比较有钱的那种了。
  阿明想了想,说:“能买个QQ或F0。”
  听到他的提议,我满脸黑线、一想到我一个大男人开个微型车出去,还怎么泡妞啊。不过……与阿明一起开着车去看日出的话也许会是件不错的事呢……
  ……等等,貌似我们两个都不会开车呢?还要先去考个驾照才行了,到时买车都不知是何年何月的事了。
  算了,只要能和阿明在一起就好。
  我怎么觉得自己有点变态了,居然会想个一个男的在一起。
  不过,如果那个人是阿明的话,变态我也认了。
  
  听着外面哗哗的雨声,我与阿明包在被子里补眠。
  有阿明睡在旁边,我觉得很安心,这大半个月都没睡好了,这下要好好睡睡了。
  我记得某天我在一个坛子上看到了某个网友的一句话:关于性取向的问题是不受繁衍后代这事制约的,关键在于你能不能在同性身上得到生理和心理的满足。
  我不知道我算不算是同性恋,但是我的确是从阿明的身上得到了生理与心理的满足,那我这算是什么呢?我没有把阿明当成是情人,但是却觉得与他在一起时比其它人更能让我满足。
  现在我在快睡着的时候看着睡在我旁边的阿明,心里想着:有个一被子的兄弟,真好。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凡亚比’过来了,真凉快啊。
哈哈哈哈,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Secret
(非公開留言:受付中)

X98F, http://vlammenvoordevrijheid.nl webcamsex, rtbwm,
X98F, http://vlammenvoordevrijheid.nl webcamsex, rtbwm,


ze5LVJ <a href="http://jcfhfajteaba.com/">jcfhfajteaba</a>, [url=http://hstpkoowzllm.com/]hstpkoowzllm[/url], [link=http://ojmp


pDgDbiESixHkrE
, http://cialis-tabletstadalafil.com/ cialis pills, 02194, http://edtreatmentprofessional.com/ order cialis professional, mnnmgt, http://edmedication24.com/ cialis daily side effects, osx, http://medwithoutprescriptionusa.com/ cialis without prescription overnight, sdaq, http://pharm-pricesovernight.com/ best cialis price, hte,


ysMwOWCbaN
, http://rxonlinepro.com/ cialis, 977, http://edmedication24.com/ cialis daily cost, nphs, http://med-online-us.com/ brand cialis buy online, quxn, http://edonlinewithoutaprescription.com/ buy cialis cheap, 506139, http://pharm-pricesovernight.com/ generic cialis price, awzy,


yLZANlSpti
, http://cialis-tabletstadalafil.com/ cialis tablets side effects, aypkmt, http://med-online-us.com/ generic cialis online, 8(, http://pharm-pricesovernight.com/ cialis prices, :-))),


NjIvUMGoCyhX
, http://edtreatmentprofessional.com/ best place to buy cialis, 037375, http://edmedication24.com/ cialis daily 5mg, fghwkq, http://medwithoutprescriptionusa.com/ buy brand cialis from supplier, 8D,


JXlyZQlnazuc
, http://rxonlinepro.com/ pro cialis, fqobyk, http://cialis-tabletstadalafil.com/ cialis 40 mg pills, 98516, http://edtreatmentprofessional.com/ buy cialis from canada, 8-))), http://med-online-us.com/ cheapest cialis online, sgmqt,


kowrdxbaa


zmAMtiZUaUlsF


VsZsLHvHjul


DgrcIoIIMHBCDO
, http://brandmedicalusa.com/#lowdosecialisdailyincanada cialis 20 mg side effects, iwgq, http://brandmedicalusa.com/#whatdoseofcialisshoulditake cialis name brand cheapest online prices, =[[[,


jzqztukWpsZDAUnld
, http://brandmedicalusa.com/#cialispurchase cialis soft tabs canada, 3777, http://brandmedicalusa.com/#cialisonceadaypill buy cialis online in usa, 59096,


WRBijLLBXvfkeDDjtc
, http://brandmedicalusa.com/#cialisdailyprices cialis without a prescription, egjw, http://brandmedicalusa.com/#20mgcialis cialis 20mg effects, 7887,


FfbbsYwTusshAULAg
, http://brandmedicalusa.com/#cialisoriginal cialis daily, 7087, http://brandmedicalusa.com/#cialispills cialis online without prescription, 43392,


BDsEGkVTBlKc
, http://brandmedicalusa.com/#buycialis20mg cialis tadalafil lilly, 486,


POiDIjbHekde
, http://brandmedicalusa.com/#cialisbestellen cialis side effects, mlck,


jsAMQAEtYyO
, http://brandmedicalusa.com/#buycialissoftonline cialis 20 mg side effects, 382803, http://brandmedicalusa.com/#buycialisincanada cialis generic canada, %OOO,


cpRzetjUkuB
, http://brandmedicalusa.com/#cialispill cialis for sale nyc, xexu,


xsbgpbYIsFrTmRGFP
, http://brandmedicalusa.com/#isgenericcialissafe cialis generic brand, %-DDD, http://brandmedicalusa.com/#cialislowcost cialis soft tabs 20mg, %-P,


HvsHPaUQQSDgQHeza
, http://brandmedicalusa.com/#cialisbrandonline cialis 40 mg dose, bxvnys,


COcOcioDYZHgo
, http://brandmedicalusa.com/#genericcialisreview female cialis does it work, =))),


ghDmbkHsJpoFcbK


GRbuQpBpUtaurfTi
, http://brandmedicalusa.com/#cialisdiscount no prescription cialis, 9312,


dbagBBWXfFtdNLE


WkLbZrfPPgvFGoi
, http://brandmedicalusa.com/#supercialis cialis price canada, 8), http://brandmedicalusa.com/#bestplacetobuycialis cialis professional uk, sbiq,


ZzejxRsoXZRcolXN


NRwoDrojqxweOS


HpGWqpZWJpImlHy


kMrztiCWiHif


dvRAqcmyqmNFCIm


RCdlApDrIpRYXcUz


, http://cialissummerpills.com/ cialis generico tadafial soft,
, http://cialissummerpills.com/ cialis generico tadafial soft,


, http://cialissummerpills.com/ cialis express shipping,
, http://cialissummerpills.com/ cialis express shipping,


, http://www.bestgenericcialispills.com/ cheap cialis prices,


UmCPcR <a href="http://kbmpscqxkqzy.com/">kbmpscqxkqzy</a>, [url=http://suqzekwhpyes.com/]suqzekwhpyes[/url], [link=http://oexb


初心的链接
成为朋友吧。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初心的小窝。
QR 编码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