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
<<03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5>>
亲们。
这里是私人收藏的小文库。 基本上都是我看过的文文, 没有授权的,请低调。

初心

Author:初心
新浪微博:难得是初心依旧

有你喜欢的类别嘛
初心每一天
03 | 2020/04 | 05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初心的每个月
初心又努力添文啦
我想搜一搜
留下脚印、证明我来过
手机信号一定要好by漫风
剧透:受出车祸在最后时刻给攻打电话,手机信号不好,攻没听到受说什么还不耐烦的把电话挂了....后续BE版是攻接到消息的时候受已经去世了,HE版是一切都是攻表弟的催眠,然后攻变得珍惜受。
广播剧也很好,虽然BE版真心虐,但是推!
引-1

作者有话要说:

声明:引的部分是转载!!引之后续写的故事,才是偶原创.
  
  受(虚弱地):“……喂,是我。我在[嘶啦嘶啦],刚才出了[嘶啦嘶啦]……很小的[嘶啦嘶啦],没什么要紧的。不过,你能来一趟么……”
  
  攻(在办公室开会,冷漠地):“我在开会,没空。你看中什么,钱不够就刷我的卡,早晨放在你包里了。密码是******。”
  
  受:“我不是想要礼物……我现在[嘶啦嘶啦]我只是想[嘶啦嘶啦]而已……你一直在忙,我们有多久没[嘶啦嘶啦]了?……我都不太记得了……”
  
  攻(不耐烦地):“大少爷,你究竟想怎样?我说了我现在在开会!”
  
  受那头静默半晌,随即传来夹杂杂音的勉力的笑声。
  
  “你说你爱我……但我[嘶啦嘶啦]……到底[嘶啦嘶啦]……今天是我们……[嘶啦嘶啦]纪念日,你还记得么?”
  
  攻(嫌恶地皱眉):“……你现在说起话来怎么和哀怨的女人一个腔调。”
  
  “呵,是么……你继续忙,晚饭[嘶啦嘶啦],我可能[嘶啦嘶啦]……不,我想,我[嘶啦嘶啦]……”
  
  攻:“晚饭我订了位子,不用买菜。另,你该换个电话,信号太差了。”


BE-1
作者有话要说:
以下开始,为某风原创~~~~~~~
  
  挂上手机,皱紧了眉头。
  
  他以前可没这么烦人,怎么现在越来越像以往那些令人厌烦的女友。
  
  冷冷按下一个键,屏幕跳跃起画面,然后一片静寂,关机。
  
  “我不要任何的打扰。”侧头对秘书这样说。
  
  美貌的秘书了然地点头,向下安排。
  
  会议,在隔绝外来干扰的室内,继续进行。
  
  等到会议开完,已是晚餐时间。
  
  拒掉下属的邀约,边开手机边走向办公室。
  
  好几个未接来电,切换至详细记录,涌起淡淡失落感。
  
  都是陌生号码,手一推,精致的手机被合上。
  
  全不复电,因为不认识。
  
  如果真有要事,自然会再打来。
  
  “总裁,有几个找您的电话。”办公室外的另一名秘书,站起身来,恭敬回报,“留言说,希望您能复过去。”
  
  扫一眼那秘书,就一秒,竟脸起了嫣红。
  
  倒有点像他,这般容易羞红了脸。
  
  伸手接过记录了电话号码的文件夹,告诉她们可以下班了。
  
  进到办公室内,把文件夹一丢,坐入宽适的办公椅,按下手机里,排位第一的号码。
  
  [ 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候再拨……Eexcuse me….. ]
  
  眉,再皱了起来,重拨。
  
  [ 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候…… ]
  
  [ 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
  
  [ 您所拨打的…… ]
  
  切断通讯,心里漫起一股怒意。
  
  他,从未试过如此。
  
  哪一次,不是一拨就通,不管夜深与白昼。
  
  调出另一个号码,按下。
  
  这次没有了清甜的女声,而是漫长,无人接起的“嘟”声。
  
  不在公寓,还关了机。
  
  心中升起疑惑。
  
  那他,是在哪里?
  
  一向引以为傲,瞬间就可以捕捉到想要信息的脑海,即便难堪,却不得不承认,竟是一片空白。
  
  从来没试过,有找不到他的一刻。
  
  所以从来没注意过,除了共住的公寓,除了联系两人的手机,该怎么找他。
  
  家人?
  
  早已不承认他的存在。
  
  同事?
  
  早已让他辞去了工作。
  
  朋友?
  
  对!他的朋友!
  
  再按亮手机,又顿下了。
  
  谁是他的朋友,他的朋友是谁。
  
  他没有说过,还是说的时候,自己从来没有用心听过,然后,他也不再说了。
  
  心头变得异常郁躁。
  
  拿过外套,步出办公室。
  
  秘书们已听言离去,只剩铃声回荡个不停的座机。
  
  扫也不扫一眼,直走向专属电梯。
  
  一路飞车,只望回到公寓里,能看到想见的身影。
  
  路道竟有点堵,行驶不如想像中快速。
  
  蹙眉遥望远方路段,车龙长排,应该是再前方处,出了什么事故。
  
  不再跟着长龙,转方向,绕另一条更远的路。
  
  转锁,打开大门,呼喊他的名字。
  
  除了他名字的回声,一屋寂静。
  
  总是被变换的花束,给冷色调的客厅添出一份生机。
  
  用色格局被重新改造过的饭厅,给人一阵温心的暖意。
  
  被打理地井井有条的书房,小桌上还铺着他闲时勾勒的设计。
  
  被布置地舒适的卧室,还散着他身上淡淡的气味,却仍是没有他的人影。
  
  一个深冷的念头,一闪而过。
  
  翻抽屉,开衣柜,整洁的室内,一下变得凌乱。
  
  没事没事没事……
  
  他没走,他没走,他没走……
  
  喘着不知为何变急的气,在柔软的床边坐下。
  
  身份证在,护照在,存折在,各季给他买的衣服,都在。
  

BE-2
  没有走的痕迹。
  
  喃着这样的话,来到他每天待得最久的厨房。
  
  一眼看到他常常为自己热着饭的保温煲。
  
  打开,带着热气的饭菜,浓香扑鼻。
  
  是自己最爱的菜式,也是最挑嘴的菜式。
  
  但他每次都烹煮得完美,挑不出一丝不对。
  
  合回盖子,一个转身,不小心扫到了一个没有好好合上的小柜门扉。
  
  几本册子掉了出来,蹲下拾起,都是烹饪书。
  
  抬头,烹饪书籍,填满了整整一柜。
  
  里面还有几本不薄的笔记本。
  
  拿出翻开,一页又一页。
  
  看着熟悉的笔迹,心里有东西在缓缓流淌,然后,溢满。
  
  大唤着他的名字,带着急切,带着想掩饰心情,而故作的怒气。
  
  明明,每当这时,他都会出现在门外。
  
  带着苦笑,却又隐不去唇边的溺意,走过来甘做出气桶。
  
  可这一次,为什么他没有出现。
  
  瞪着空无一人的门外,掏出手机,不甘地要再找他。
  
  竟没电了,什么时候的事。
  
  起身去换备份电池,心里揣测着,他刚刚有没有打电话进来。
  
  还没换下电池,客厅里的电话,响起。
  
  是他吗?是他吧,应该是他。
  
  “喂!”语气不大好地接下。
  
  “我是。”发现对方不是他,语气又更恶质了几分。
  
  “那部车的车主是我。”眉,不耐地皱了起来。
  
  他开会时来电,好像是说出了点小事,看来是开车惹到什么祸,被抓进警察局了。
  
  “你说什么!?”刚刚飘神想了一点别的东西,所以应该听错了,一定是。
  
  “你……”声音,没有办法控制它不要变得颤抖,“你再说一次。”
  
  飞车,连闯几个红灯。
  
  太多的记忆,制止不住地,涌上了脑海。
  
  第一次见面。
  
  第一次交谈。
  
  第一次牵手。
  
  第一次吵架。
  
  第一次亲吻。
  
  第一次冷战。
  
  第一次约会。
  
  ……
  
  抓住医护人员,大吼着他的名字。
  
  奔跑。
  
  最后一次,亲过他的脸颊去上班。
  
  最后一次,听他叮嘱路上开车小心。
  
  最后一次,他深夜窝在沙发里等门。
  
  最后一次,让他按摩疲累的肩膀。
  
  最后一次,看他嘴角浅浅的微笑。
  
  最后一次,接到他的来电……
  
  记忆停顿住,因为掩着白床单的躯体,映入了眼眸,占尽了所有思绪。
  
  手,在抖,抖得伸不出去。
  
  身旁聚着的医护人员与警员,解释着。
  
  为闪躲违规车辆,出了事故。
  
  伤势过重,一度晕迷,送至医院抢救无效。
  
  手机在事故中损坏,连SIM卡都损坏了。
  
  通过身上的驾驶证,也没能找到相关的人。
  
  最后是查车牌号,才找到。
  
  接着,身旁的人员,絮絮地绕着五个字,一遍又一遍,“请确认遗体。”
  
  眼神空洞,落到那纯白的薄布上。
  
  可能、可能开车的不是他呢?
  
  他借给了别人,出车祸的不是他,死的不是他!
  
  侥幸的心理,染着一丝疯狂,急掀开了白布。
  
  世界,响起了崩塌的破裂声。
  
  血,好多的血,一定很痛,你那么怕痛。
  
  发凉的手指,触上那还留着血痕的苍白肌肤。
  
  不是记忆中的细腻,不是记忆中的温暖。
  
  怎么会泛着硬,怎么会带着冷。
  
  怎么鼻翼间,没有了柔柔透暖的气息。
  
  眼睛为什么要闭着,睁开来。
  
  看,有液体掉出眼眶了,你说一直没看过,一直好奇着的。
  
  嘴角为什么不往上勾,笑一笑,笑一笑吧。
  
  不高兴么,终于看到这么难得的景象。
  
  你说你会心痛?
  
  那你就更应该笑,你笑一下,什么悲伤都会不见了。
  
  好冷好冷,你怎么会这么的冷。
  
  抱着你,好好地抱着你,紧紧地抱着你。
  
  暖一点了吗?有暖一点吧?
  
  水滴滑落,晕开了血迹。
  
  身体没有办法再自我欺骗,颤动不止。
  
  神啊,可不可以……可不可以……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
  
  ----------------------------------------------
  
  你说,你不知道我爱你什么。
  
  我问,这样的你,让我怎么不爱。
  
  ------------------------------------------------



HE-1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种种原因,这个HE,要接着上面的BE看 >_<


  撩动心弦的声音,在耳边一声声地,唤着自己的名字。
  
  摇晃,迫使着眼睛的睁开。
  
  神意不清,还是因为泪眼朦胧,光线下,勾画出来的身影,熟悉地,让心揪痛。
  
  还在耳边响起的,是专属于他的声音,不会辨错。
  
  可他,真的是他吗?不是幻觉吧?
  
  手还是那样的抖,抬起,小心翼翼地触上他脸颊。
  
  硬或是冷。
  
  软的,暖的。
  
  眼一眨,溢眶的泪水,滑了下来。
  
  他急唤着,脸上的关切忧心,隔着一层水雾,也能看清。
  
  眨眨眼睛,眨去水气,眼前的一切,竟是那般真实。
  
  唤着他的名字,把他拥入怀中,汲取着他身上的温暖。
  
  一声接一声,不敢停歇地唤,以压去心中欲涌起的不安。
  
  他茫然,却一声接一声,耐心地应。
  
  确定怀里的人不会消失,改为捧住他的脸,细细端详。
  
  已经有多久,没有好好看过他了。
  
  他的脸浮起淡红,眸欲垂未垂,像是移不开视线。
  
  “怎么了?”他忍不住地问。
  
  双手一捏,直至他呼痛,真实的,不是梦。
  
  被布置地舒适的卧室。
  
  是他们共同的住处。
  
  “今天几号?”
  
  他眸里似乎闪过一丝耀光,连日历也不用翻,笃然报了一个日期。
  
  心跳,顿了一秒。
  
  “现在几点?”
  
  声音有点颤,也许不是有点,因为他表情里,明显出现了带忧的疑惑。
  
  “早上七点刚过,还没到上班时间。”
  
  全身不能自主地,开始发颤。
  
  神,你听到我的声音了吗。
  
  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
  
  他似乎说了什么,起身就要离去。
  
  “不!你不可以走!你不可以离开我!!”
  
  抓住他的手,用力地冒出青筋,他痛地渗出冷汗,却未吭一声。
  
  “我哪也不去,就留在你身边。”他回来,坐在身侧。
  
  “你说的,你说的!你不可以骗我!”瞪视着他,要他的回答。
  
  “怎么会骗你,什么时候骗过你。”他勾起嘴角,带出浅浅的微笑。
  
  倾身撷取他唇边的翘起,好喜欢这样的笑。
  
  “我爱你。”忍不住想要述说,却捕捉到他眸中一丝黯然掠过。
  
  “我爱你。”
  
  “我爱你。”
  
  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解说,只有一遍遍重复这三个字。
  
  X
  
  喉结,颈边,锁骨,胸前,感受他的存在,是现在最想做的事。
  
  “别!”他透着点点干涩的声音,制止着。
  
  顿了一下,不理他,今天绝不让他出门。
  
  “你弟还在。”扯住被褪至腰间的睡衣,他抵抗拒绝。
  
  “谁?”抬起头,眉间不耐尽显。
  
  “你忘了?昨天才来的,你还跟他打赌,试验他的催眠术。”
  
  他的解释,勾起了记忆。
  
  “最后你完全没被催眠到,说是你赢了,不过你弟不肯走,说今天还要再试一次。”
  
  微眯起眼,躺下,故意靠在他光裸的胸前。
  
  听着似乎加速了几下的心跳,思绪变得清晰,零散的记忆开始变得完整。
  
  狠爆一句粗口,起身顺手给他盖好被子。
  
  披上衣服,踹进客房。
  
  死小子,看你哥不收拾你。
  
  花那么多钱,学来的什么烂技术。
  
  傍晚的催眠,竟然在晚上睡梦里才实现。
  
  你知道不知道害你哥,短命了多少年!
  
  一顿狠打,他看得担心,弟笑得开心。
  
  “哥、哥,不要这么吝啬嘛,你在那如真实一般的幻境里,看到了什么?”
  
  弟捧着记录本,不顾身上的伤痛,在身侧绕来转去。
  
  一声冷笑,弟缩缩肩头,但还是勇敢地不退一步。
  
  “想知道是吧?”向弟勾勾手指,后者立即上前,“三天内的公司行程,你全帮我顶了,我就告诉你。”
  
  弟的下巴有脱臼的倾向,但完全不在要关心的范围之内。
  
  弟合上了嘴巴,还咬牙,“好吧好吧,用来交换你‘遗忘的美好’是什么,值了!”
  
  满意点头,扫弟出门。
  
  “哥!我早餐都还没吃,施舍我一顿美味的早餐吧。”
  
  弟双手抱着门边,不肯松。
  
  “你这个学术不精的家伙,早点去公司,边吃早餐边熟悉工作。”
  
  撬弟的手,还挺牢的。
  
  “大嫂的手艺,午餐、晚餐、宵夜我都试过,就剩早餐了,让我尝完再走!”
  
  弟耍赖,抱得更紧。
  
  看他,脸上染起一抹绯红。
  
  “上面的是什么?”指了指上方。
  
  弟抬头,“天花板。”
  
  一脚踹出,上锁。
  

HE-2
  充耳不闻门外的哀叫,回身揽过面露同情的他,一起进浴室洗漱。
  
  “好暴力。”他吐了吐舌头,低声轻喃。
  
  在他光洁的额上印下一吻,“放心,这一面永远不会向你敞开。”
  
  洗漱完毕,是早餐时间。
  
  “想吃什么?”在厨台前,他回头问。
  
  眯起眼睛,看他浸在阳光里的身影。
  
  “你喜欢什么样的早餐,就弄你喜欢的。”
  
  掩不住的诧异,在他眸中泄出。
  
  不过他很快就转过身去,碗碟碰撞间,开始忙碌。
  
  只是过耳的细碎发丝,没有遮住他唇边勾起的弧度。
  
  视线移到一个小柜上。
  
  步过去,蹲下,打开。
  
  烹饪书籍,填满了整整一柜。
  
  里面还有几本不薄的笔记本。
  
  伸手,拿出其中一本。
  
  “别看了,昨天不是看过了吗?”他凑过来,晕红着脸,想放回去。
  
  “不。”抓住他的手,绽开一个带疚的笑,“昨天没好好地看。”
  
  那时找东西,错手打开了这个柜门。
  
  刚翻了几页笔记本,公司就有麻烦事来找。
  
  转眼间,就把这个小柜的事,忘在了脑后。
  
  却不知,它已悄然,深入了心底。
  
  “你‘遗忘的美好’,是什么?”有几分踌躇,他还是问了。
  
  盯着他看,看得他有些慌地转换话题。
  
  “还以为你是在做恶梦,没想到是进入了催眠的状态,你弟真该好好进修一下。”
  
  他起身,想继续准备早餐。
  
  握住他的手,不让他走。
  
  在他目光的注视下,慢慢地,与他十指相扣。
  
  “我遗忘的美好。”
  
  深深地看着他,深深地。
  
  X
  
  早餐,还是自己喜欢吃的那几样。
  
  怀疑地问他。
  
  他只是笑着说,那也是他喜欢吃的。
  
  “这三天,你都不去上班了吗?”他问,语气不自觉地染着小心翼翼。
  
  “不去了,全陪你。”把他抱到腿上,恶意地问,“不要?”
  
  他脸染上浅红,垂下眸,声音有点小,“要。”
  
  “你手机给我。”
  
  他奇怪,但还是依言递来。
  
  “换一部吧?带GPS的。”眯起眼,转着他的手机。
  
  他取回去,不肯。
  
  “我看它不顺眼,换一部。”一不小心,又用了命令语气。
  
  他的眼神,出现了受伤的波动。
  
  “因为我想跟你用情侣机。”装小孩委屈样,蹭在他颈边。
  
  不到几秒,他轻叹一口气,说好。
  
  看他唇边勾起带溺的苦笑,知道他已不再恼。
  
  “今天,不,明天我们就去买。”
  
  “为什么不今天去?”
  
  紧了紧手臂。
  
  “今天哪也不去,我们就留在这里,一步也不分开。”
  
  “怎么了?”他的声音带笑。
  
  闭了闭眼睛,沉沉道,“因为,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
  
  “那,要怎么纪念才好?”他仰头,笑意更浓。
  
  “纪……念?”
  
  迟疑的话语,让他变了脸色。
  
  “你不记得?”
  
  “纪念……什么?”
  
  看他变得平静无波的脸,隔出疏离遥远,甚至陌生。
  
  不会的,不会的。
  
  “纪念……”
  
  他的唇在动。
  
  双眸移不开,眨也不眨,双耳不敢听,却把听力放到最大。
  
  “我们相识3周年。”
  
  一句话,心,恢复正常跳动。
  
  “吓死我了。”抱紧他,一丝空隙也不留。
  
  如果他出口的,是“纪念我的忌日啊”。
  
  一定会崩溃地跟他下黄泉。
  
  都怪那死小子。
  
  害自己不是由催眠师引导着唤醒,留下了这么重的后遗症。
  
  他不明所以,但还是轻柔地,安抚着发颤的躯体。
  
  X
  
  “你果然还是忘了。”他在耳边这般叹息。
  
  松开他,看着他的眼睛,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
  
  今天,这个日期的意义,已不再仅是相识周年日。
  
  相信一辈子,都会牢牢记住这个日期。
  
  “花言巧语。”他语带嗤意。
  
  无奈,却也知道是自食其果,“要我怎么证明?”
  
  他动眸,勾起不怀好意的笑,“给我,你后面的第一次。”
  
  “咳!咳咳咳!”
  
  就这么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这样你对今天这个日子,就印象深刻了。”
  
  “原谅我啦。”讨好着,跟他打着商量,“如果明年我再不记得,就真的给你。”
  
  他动动眸,弯起笑,“好,到时你可别耍赖。”
  
  暗松一口气,从桌下挑出汽车杂志。
  
  “旧车卖了,选一部新的送你。”
  
  “我不要。”他合上杂志。
  
  “为什么?”
  
  “不要总是用钱,打发我。”他微垂下头,咬着唇。
  
  “我只是想让你过得好。”
  
  他摇头,“只要你能常常陪我,比什么都好。”
  
  凝视着他带黯的侧影,握住他的手。
  
  “对不起。”
  
  他惊诧,抬头。
  
  在他手背,落下吻,“我会改。”
  
  一点一点地改。
  
  一天一天地改。
  
  “但爱你这一点,永远不改。”
  
  他抿抿唇,垂下眼,声音细小,“都不知道,你到底爱我什么。”
  
  捏捏他的鼻子,让他抬眸,“我会让你知道的。”
  
  从现在开始,一步一步地,让你知道。
  
  总有一天,当我向你述说爱语时,你不会再带着这样的疑虑。
  
  而是,浅浅地扬着微笑,应:我知道。
  
  ——END——

tag : 短篇




Secret
(非公開留言:受付中)

bKQHIp <a href="http://hyjlonqlorlq.com/">hyjlonqlorlq</a>, [url=http://ralokgvhlfeu.com/]ralokgvhlfeu[/url], [link=http://hnrx


tpkldcws


初心的链接
成为朋友吧。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初心的小窝。
QR 编码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