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
<<03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5>>
亲们。
这里是私人收藏的小文库。 基本上都是我看过的文文, 没有授权的,请低调。

初心

Author:初心
新浪微博:难得是初心依旧

有你喜欢的类别嘛
初心每一天
03 | 2020/04 | 05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初心的每个月
初心又努力添文啦
我想搜一搜
留下脚印、证明我来过
吸血鬼亲王大人和他的僵尸仆人+番外BY花荚
HE 奇幻 短篇 受暗恋攻
僵尸攻X吸血鬼受
吸血鬼族亲王圣地安易大人今天相当忧郁,他忧郁的根源来自于他的仆人,那个天底下最最最木讷的
僵尸!
自从他们确立主仆关系以来,事实上,也就是前天开始,他的心情就一直不好。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他爱上了那只僵尸!对,那只没心没肺的臭屁僵尸。
今天夜里,眼看着天气已经隆冬的他,顶着白天没睡饱的重重黑线圈,怀着异常忐忑的心情,虽然因
为紧张到大气都没太敢喘,但绝对是非常好心好意地问那只僵尸夜晚睡觉冷不冷,要不要进他棺材一
起睡的时候,那只僵尸竟然只淡淡看他一眼,便去树林抱树枝枯草去铺自己的棺材去了。
前所未有的羞辱!
圣地安易大人气得牙齿咯咯作响。
不行,作为伟大的血族,要注意形象,形象!他按捺住怒气,刚才的求爱失败一定是他的那句“你想
进我的棺材睡吗?”说得太不够郑重。这次,他决定换做:“你愿意进我的棺材和我一起睡吗?”的句式
。这是吸血鬼族最神圣、最正式的求爱语句,就相当于人类间的“你愿意嫁给我吗?”和“你愿意和我一
起步上红地毯吗?”一样的意思。
终于等到午夜那家伙铺完自己的棺材回来,他换上笑脸,把刚才才捉来的萤火虫安在树上当作调情的
烛光,还特地把两个小虎牙也露出来显得可爱一些,最后还不忘清清嗓子,这才亲切地提醒僵尸那铺
了树枝和枯草的一定很脏,并且很庄重地说:“你愿意进我的棺材和我一起睡吗?”
可是!圣地安易这次简直想咬碎自己的虎牙,那个僵尸竟然一转头咯噔咯噔地走了,他一直跟着到了
那家伙的坟墓,才发现原来那个僵尸在把自己棺材里的碎树枝一点一点地往外搬。
“注意教养!注意你的伟大的血族的身份!不要和一个僵尸一般见识,就算他连个yes,i do或者no,i
don't都不回应你。”圣地安易一遍一遍在心里提醒自己,眼睛却盯着那僵尸的背影一眨不眨。
也许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他欣喜地发现僵尸终于回头看他。一颗心刚开始噗通噗通地跳,便看见那
僵尸抱着一堆枯树枝咯噔咯噔地走向他的棺材。
难道成功了?
他刚想狂喜地欢呼,却看见那只僵尸缓缓拿起枯树枝,“刮拉,刮拉……”清扫起他的棺材……
---------------------------------------
叶祈已经记不清自己变成僵尸之前的任何事了,他只记得他刚刚睁开眼时,身旁蹲着一个蓝眸金发的
吸血鬼,正忧伤地看着他,告诉他他们之间已经订立了主仆关系,和他现在只是一个心脏不再跳动,
动作缓慢,浑身血液冰冷的僵尸。
第一天,他们相处得不算很融洽但也不算坏。
作为仆人,他非常自觉地花了一整夜的时间将他的墓栖息的小土坡里里外外地打扫了一遍,还非常顺
道地结交了四只乌鸦,两只蝼蚁。
而他的主人,也就是那只吸血鬼圣地安易大人一整夜都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他打扫。
真是难缠的主人,叶祈背靠着石碑瞅着天上的星星想,竟然连打扫卫生都要亲自督工。
而且,叶祈还发现,自从今天开始,圣地安易大人还总喜欢用“你想睡我的棺材吗?”这句讽刺意味浓
重的话来威胁他干活。
话说回前一天,睡了一整个白天的好觉,叶祈晚上起床的时候,发现圣地安易大人眼周重重的黑眼圈

“天冷了,你睡那个石头棺材冷不冷?”圣地安易大人面容僵硬,异常严肃地看着他,黑眼圈让大人看
起来有些冰寒。
四周安静得连呼吸的声音都没有,吸血鬼大人似乎处于发怒前兆。
“不冷。”叶祈赶紧低头恭敬地回答。事实上,就算是赶紧,他也用了好几秒的时间。
奇怪,圣地安易大人应该知道作为浑身血液冰冷的僵尸的他是不会觉得冷的,为什么要这么问。
“我说冷就冷,你想进我的棺材睡吗?”连叶祈都能感受到圣地安易语气里强烈的不满。
那他还是赶紧弄点枯树枝铺自己的棺材去吧,他不是很清楚如果吸血鬼亲王发怒的话,他会遇到什么
样的灾难,但直觉告诉他,那灾难一定不会小。
午夜,叶祈收拾整理完自己的棺材,去见圣地安易大人。
萤火虫散发的幽兰的光芒映亮了圣地安易大人狞笑的脸,两颗尖锐的獠牙在幽光中闪闪发亮,显得格
外阴森恐怖。
“铺了树枝和枯草的棺材一定很脏,虽然我的也有几天没打扫……但,你愿意进我的棺材和我一起睡吗
?”比前夜响亮一百倍的声音轰隆隆地传过来,将几棵大树都吓得不停颤抖。
好大的声音。叶祈想。看来真的是发怒了。
吸血鬼大人一定是不满他用树枝和落叶铺床,所以才会这么威吓他!跟吸血鬼大人一起睡一定是很可
怕的梦魇。
叶祈丝毫不敢迟疑,尽管他跑不快,他还是用尽可能快的速度回去收拾床铺。
可是圣地安易大人好像并不想就此放过他。
也许是他没正确理解大人的意思——他摸着冰冷的下巴,仔细揣摩刚才大人说过的话——是的,似乎
大人还说了自己的棺材也有几天没打扫了……
当叶祈不安地回头,正好对上圣地安易那血红的一眨不眨的双眼,所以,他绝对是满怀着恐惧的心情
去收拾起用树枝做的扫把给圣地安易大人清扫棺材的。
---------------------------------
睡不着。
太阳升到正头顶上方的天空时,数到一万三千只绵羊的圣地安易大人还是一点睡意也无。
他已经四十二个小时没有合眼了。
而且,他也不确定在他这份感情得到回应前,是不是能够睡得着。
睡不着。
时针指向下午一时三刻的时候,圣地安易一骨碌从自个的棺材里坐了起来。
棺材底铺的蓝色小碎花,棺材边上挂的紫藤花花环,他亲自精心准备的这一切,有只讨厌的僵尸还没
有欣赏过。
不甘心。
他扒开了自个的棺材盖。
冬日的太阳热度依旧强烈,若不是他身为吸血鬼亲王,怕是刚掀开盖子的瞬间就要被热气蒸回蝙蝠的
原形。
他一步一步地朝着刻着叶祈墓的石碑走去,每走一步都能感受到太阳的温热正渐渐侵蚀着他的身体。
“叶祈,你给我出来。”咚咚咚,他敲着石碑。
“怎……么……了?”大白天的,被吸血鬼大人吵醒的僵尸极其不满地将石碑缓缓推开一个小口,机械地
慢慢坐起身来。
“我……我睡不着,”吸血鬼大人眨着两只红红的兔子眼,“我……我一个人睡好孤单……”
“……”
叶祈默默地看了他一眼,缓缓扭头从身边的泥土缝里抓了只打瞌睡的蝼蚁,“呐……拿去。”轻轻放入
圣地安易的手心里,“这样……就……不孤单了。”
“……”吸血鬼大人望了望着手心上那只被吓得颤颤发抖的无辜的低等生物,又眼巴巴地望了望叶祈。
一定……是幻觉。
叶祈眨了两下眼,心里这么想,便慢慢缩回头,准备钻进棺材里继续睡他的觉。
“叶祈……”后领被人抓住,某个僵尸只好非常不耐烦地慢吞吞地再次回头。
“叶祈,我是认真的,你真的真的不愿意进我的棺材和我一起睡吗?”吸血鬼大人一脸的委屈,泪汪汪
地盯着眼前这个讨厌的僵尸,呜,当然还死攥着对方的衣角不松手。
一定一定是幻觉。
从没见过圣地安易这种表情的叶祈,盯着面前这位吸血鬼亲王,不得不打心眼里承认圣地安易其实样
貌相当好看。但是,圣地安易那个恶魔怎么可能会露出这种表情?
恩,所以,这一定一定是幻觉。
为了验证这个想法,他甚至缓缓地伸手去捏了捏圣地安易的脸……
“叶祈!”圣地安易一把握住捏在自己脸上的手,不客气地将整个身子伏在了对面那只僵尸冰冷的身体
上。
“我不管!我要和你一起睡!”圣地安易红着眼,张着獠牙。什么教养,什么礼貌,都一起去见鬼去吧
。“我不管,我是吸血鬼亲王,是伟大的血族,你怎么能不给我个回应!我明明已经等了……很久了啊
……我要和你一起进坟墓!欧不,是一起睡坟墓,欧不不不,你知道的,我也是睡棺材的,说句愿意
和我睡一个棺材你会死么,会死么?”
手有点痛,叶祈皱眉,而且,圣地安易大人……僵尸好像已经是死人了啊……
“呜呜,早知道你变成这样,我就不该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硬是要把你变成僵尸,”丝毫不理会对面僵
尸的表情,圣地安易拽紧别人的衣角握紧别人的手沉浸在自己的悲痛中:“可是我怎么知道你会变成
僵尸呢,该隐大人明明说只要我明白了什么是爱,就能用右边第二颗獠牙把你变成同类的……呜呜……
都怪我是个半吊子,才会法力不济把你变成了僵尸……呜呜……你看,你现在都不理我了……”
呜咽声越来越低,圣地安易就这么趴在叶祈的背上睡着了。
热的,好像有什么热的东西掉在了脖颈上,还有温热的气息环绕在脖间,甚至咚咚的心跳声也传了过
来。叶祈缩了缩脖子,说不清为什么有些慌乱。
天堂里,聚集起一群白纱罗衣的天使。
她们轻歌曼舞,轻灵悦耳的歌声穿过苍穹,洒向这片广袤大地的每一个角落:
“万物的主宰,悲悯的上帝。
愿把每一分幸福降落在每一寸土地。
不管是人界,天界,还是地狱。
只要懂得了爱与被爱,便有获得幸福的权利。”
温暖的光芒聚集成束,刺向一片枯木丛生的土地。
立即有鸟雀在欢唱,蝴蝶在飞舞,鲜花在盛开。
心脏重新在叶祈心间跳动,慢慢变得坚定而有力。全身回暖,筋脉逐一疏通。牙床发痒,尖牙在生长

叶祈摊开掌心,一只小小的蝙蝠在手心里睡得正香,呼吸声均匀。
他思忖片刻,伸手轻轻地抚摸着蝙蝠耳后的绒毛,声音温柔得让人沉醉:“我没有忘记,我都记得。 所有的一切,都记得。”
当光芒渐渐散去,一切重归寂静的时候,那片荒芜的坟地上,有两只小蝙蝠头挨着头,睡得正香。
-------------------------------------
番外一:
叶祈与圣地安易的相遇,是在三个月前的一个晚上。
人间美好的血味,让当时刚长出尖牙的小吸血鬼贵族圣地安易兴奋不已。
趁着夜色的遮蔽,他畅快地在一个又一个城市里穿行,直到这天,他来到一个古老的城市——北京。
唔,美味!
一丝极淡的血味顺着空气飘了过来。圣地安易急忙挥动着翅膀去查看,原来是一个拎着公文包的年轻
人被包上的拉链划破了手指。
真香。
圣地安易屁颠颠地跟在男子后面,舍不得这甜美的血味。他飞了这么久,第一次闻到这么好闻的味道

悄悄跟着男人进了一个黑黑的楼梯洞,看着男人掏出钥匙开了房门,他眼疾手快地飞了进去,蛰伏在
墙角。
男人似乎很疲惫,放下公文包随便刷洗了下就钻进了被窝。
圣地安易纠结了很久,还是忍不住挨了过去,在男人枕边躺下。
好闻的味道,还有淡淡的血味。
唔,看起来很有食欲的脖子和喉结……
圣地安易不自觉地吞咽了口口水。
就一口,就小小的一口,圣地安易告诫着自己,还很正式地跟该隐大人祈祷了一下。
然后,嗷呜,欢欣鼓舞地咬了上去。
真是从来没尝过的最香的美味啊~圣地安易满足地蹬蹬小腿,开开心心地睡了过去。
“这是什么东西!”一声尖叫声把他从美梦中吵醒。
“吱吱(吵死了,我还没睡醒呢)。”翻个身继续睡。
身体骤得一凉,好像被吊挂在了空中。
“吱吱吱吱(谁这么大胆,敢吵我睡觉)!”
“哪来的蝙蝠!”
圣地安易这下惊醒了。睁开眼睛四处看,这才发现是被人拎住了腿。
“吱吱,吱(喂,你这个该死的人类,你胆子不小,竟然敢这么对待吸血鬼族中的贵族,未来的亲王
)!”
“好吵……恩,正好有个鸟笼子。”男人皱皱眉。
看着男人拎着它一步一步走向墙角的一个盖着蓝布的小笼子,圣地安易心里万分恐惧:“吱吱(你竟
然敢让本亲王待在那种地方!你这个该死的人类,我命令你放开我)!”
他拼命地蹬,拼命地蹬……
“啪”
圣地安易想,今天一定是他最倒霉的一天。要不是头朝下,他怎么可能没有半点反应就摔在地上,活
活摔折了翅膀。要不是是大白天,他怎么可能被一个人类抓住脚倒拎着……
“啊,摔伤了?”男人蹲下,小心翼翼地把他捧了起来。
“吱吱吱吱(猫哭耗子假慈悲)。”圣地安易扭过脸,不看男人。
“翅膀摔折了……看来要固定一下。”男人温暖的手指抚摸着他的翅膀,将他放在垫着珊瑚绒布的桌面
上。说着从床边的柜子里取出医药箱。
“吱吱吱吱(算你有良心)。”圣地安易瘫在桌上,眼眶含泪地想。
包扎的时候,男人的眼眉离他很近,圣地安易有些不好意思地蜷起身子。
其实,这个男人不光血的味道好,长得也算蛮好看的。圣地安易撅着小嘴,任凭男人摆弄着他的翅膀

毕竟是血族,他的翅膀好得很快,才两天就又能在屋里活蹦乱跳了。
圣地安易得知这个男子名叫叶祈,是附近一家小公司的职员,作息时间不规律,但晚上一定会回来。
至少,他很满意现在这种白天呆在家里睡觉,晚上和叶祈逗弄一番,再相拥而眠,顺道,他还可以揩
点血尝尝鲜。
他喜欢趴在桌上看叶祈伏案工作的身影,那昏黄的桌前小灯的灯光让他从未有过的安心。
他也钻进过叶祈的公文包,偷偷地参观他工作的地方。
还有叶祈做的水果羹,特别香,是他最爱吃的食物。
他曾自作主张地在心底评价:像叶祈这样好看,好吃,又会做饭的男人,天底下一定不多了!
本来这样美好的生活一定会持续下去,要不是该隐大人呼唤他回去参加成人礼,叶祈一定不会遇到那
样的事情。
圣地安易恨恨地想。
那天,从族里回来的路上,他心里就有隐隐的不安。
飞过一家医院上空的时候,他闻到那熟悉的味道,不安在心中越来越浓烈。
“吱吱!”用力撞向医院的玻璃,他的叶祈竟然躺在医院白色的病床上,身上还插着那么多管子!
“吱吱!”他焦急地一遍遍用力撞着,一直到头撞出了血。
一个戴着白色护士帽的女孩好像注意到了他,只见她伸出手惊讶地指着他,看着他一下一下地撞击着
玻璃。
“吱吱(给我开门)!”再不开窗,他就连飞的力气都没了。
小护士一脸惊疑地开窗,似乎是想要把他赶走。
他杵着,等那窗户开了一个小角,便嗖得飞了进来。
“吱吱吱(叶祈)……”他瘫在病床上人的枕边,连爬的力气也没有了。
像是感应到了他的呼唤,他的叶祈终于睁开双眼。
“吱吱(是我,呜呜)。”他伸头蹭蹭床上人的脖子,床上人没有血色的脸和苍白的唇让他好心疼。
“是你……”床上的人笑了,话语断断续续:“怎么弄的……满脸血……不过幸好,你安全……我去找你,
没想到就给车撞了呢……”
“滴……”枕边床头柜上的一个不知叫什么的仪器突然发出一声响,把圣地安易吓了一跳。
床上的叶祈突然剧烈咳嗽起来。
“呼叫总台,呼叫总台!”床边的小护士也焦急地拿起对讲机喊:“21床病人情况危急,血液库里现在还
没有调到血吗?病人失血过多,需要紧急输血……”
血?圣地安易吓呆了:叶祈的血……他尝过……全世界怕是只此一家……
该隐大人说过,只要明白了什么是爱,就能用右边第二颗獠牙把对方变成同类……
“呜呜,叶祈,我不要你死,不然谁给我做好吃的……”圣地安易吱吱叫。
谁……呜呜,不然谁来爱他啊,呜呜……
绝望的圣地安易小蝙蝠,终于满眼泪水地用他右边的第二颗獠牙,咬上了叶祈的脖颈。
只可惜,显然上帝不认为他懂得了什么是爱,要不然,叶祈也不会不仅没变成吸血鬼,还变成了僵尸
,更加不走运地忘记了过去所有的事。
番外二:
“吱吱吱(叶祈,你身体变热了,你不是僵尸了)!”
睁开了眼的圣地安易挥舞着小翅膀,喜不自胜。
“吱吱(你又变回人了?什么时候?)”
“吱吱吱,吱吱(叶祈,我爱你……)”
刚刚表了白的小蝙蝠,害羞地用爪子蒙上了自己的眼睛。
“吱吱吱,吱吱吱(在你睡觉的时候变成人的。你……愿不愿意去我的棺材和我一起睡?)”
“吱?(你听得懂?你会说蝙蝠语了?)”圣地安易惊得捂眼睛的翅膀都掉下来了。那就是说刚才那句“
我爱你”叶祈他听懂了??
这边人笑了:“是的,听懂了。上天说,你终于懂得了什么是爱。所以,我不再是僵尸,我现在和你
一样,也是吸血鬼了。”
“吱吱。吱吱吱。(我可是尊贵的吸血鬼亲王。)”圣地安易挥着小翅膀叉着腰,纠正某草根吸血鬼不
确切的说法。
“好好好,但是,你还没回答我的问话哦。”叶祈挠了挠圣地安易的小毛头。
“吱,吱吱吱。(哎呀,那个问题呀,当然是yes,i do嘛)”圣地安易继续用小爪子捂着脸,太难为情
了,但是心里好开心哟。
“嗯~”得到满意答复的叶祈把圣地安易抱在怀里:“我说,睡觉前的运动可是必不可少的哟。”
而在一旁慌忙拾拣那只一早就吓晕过去还没苏醒的蝼蚁的圣地安易,一心只想着千万不能弄丢叶祈第
一次送他的定情信物——不管是什么,都一定要保藏好!——压根就没听见抱着自己的吸血鬼有意无
意地把“运动”两个字加了相当重的重音。
番外……三(写给lorna的……就算它是肉末番外吧T T)
圣地安易扒着棺材壁,泪眼汪汪:“我是亲王大人啊我可是亲王大人啊,该隐大人要是知道我睡下面
肯定要嘲笑死我的T T”
天呀,刚才被叶祈抓住要害时他才反应过来将要发生什么。
叶祈靠在另一边的棺材壁,歪着头:“听话,过来,要守规矩——在谁的棺材里谁就是上位。”
说罢笑眯眯地又道:“怎么,难不成吸血鬼亲王大人要出尔反尔?”
“谁说的!”圣地安易呲着小虎牙,瞬间变成了人形呈凌然正气状,可惜棺材太小,他不得不屈着身,
而且连脸也都快贴上叶祈的脸了,着实影响了他的造型:“我吸血鬼亲王圣地安易一向一诺千……”
很好。叶祈满意地迅速翻身压住变成人形的圣地安易:“我知道你一诺千金。听话,乖,不疼的。你
听话我晚上就给你做水果羹喝。”
“真的?”圣地安易双眼发光。
“真的,我叶祈也一诺千金。”上位的吸血鬼亦是大气凛然状。
“好~\(≥▽≤)/~”
于是心里想着大家都是一诺千金那自己也就不算吃亏了的圣地安易,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被一锅水果羹
给卖了。
——————————小花絮——————————————
该隐大人:小安啊,你怎么就被一个人类给压了呢……
圣地安易(小心翼翼地瞅瞅大人):我不小心去了他的棺材,所以就……
该隐大人(恨铁不成钢地叹口气):当初他是个僵尸,什么都不懂,多好压啊。亏我还特地为你去给
路西法大人求情,让他找米勒加让你的那个什么叶祈维持了整整两天时间的僵尸状态。你呀……你呀
……



Secret
(非公開留言:受付中)

初心的链接
成为朋友吧。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初心的小窝。
QR 编码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