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
<<03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5>>
亲们。
这里是私人收藏的小文库。 基本上都是我看过的文文, 没有授权的,请低调。

初心

Author:初心
新浪微博:难得是初心依旧

有你喜欢的类别嘛
初心每一天
03 | 2020/04 | 05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初心的每个月
初心又努力添文啦
我想搜一搜
留下脚印、证明我来过
夏天的镜子by路然后
攻:苏镜 受:原夏
HE 短篇 菊洁 副CP受菊不洁有被LJ
文案
不足之处有很多,渣文一个。
多多指教。



☆、贞操没啦~

  作者有话要说:  字数有点少,不过为了凸显后面的
  有什么关系呢 ╮(╯▽╰)╭
  苏镜在这个圈子摸爬滚打已经五年多了,从最初的普通至极到被人嫌弃再到现在的大红大紫,苏镜都很少抱怨过,只是一直在笑,甚至没生气过,也没难过过。和苏镜相处过的人都觉得他好像从来都不会难过或者生气的样子。
  苏镜的私生活是出了名的乱,男女通吃。但苏镜自己也有底线,他从来都不会和他睡过的对象睡第二次,即使这样仍有不少人前仆后继的去讨好他。被他睡过的很多人都抱有遗憾,这么帅、又有钱,而且体力好的人并不好找,良辰美景却只有一次啊。
  苏镜最近在准备办一场秀,吸血鬼风格的,其实只是他最近看吸血鬼日记看多了,画吸血鬼之类的风格的衣服画多了,正好可以办一场秀,于是,很随便的苏镜就吩咐助手开始准备了。
  由于这次的风格比较独特,而苏镜又想好好办这场秀,于是苏镜特地交代助手,要找很漂亮的模特。
  模特很好找,衣服缝纫好,T台准备好,秀已经进入了倒计时状态。
  再过几天就是苏镜的生日,也是这场秀的开始。
  未走先火,只是因为苏镜的名声。
  乱糟糟的后台,化妆的化妆,试衣服的试衣服,艾黎把自己的妆画得特别浓,明眼人都知道他想干嘛,被助手看到后训斥了一顿,艾黎很生气,于是把他带来的小模特也训斥了一顿。
  被带来的小模特叫原夏,长得很清秀,身材也很好,站在一边不吵也不闹,很乖。助手很喜欢这个模特,于是就对他比对别人好了点。艾黎揪住这点不放,硬说原夏勾搭助手,骂他是贱人,就会勾搭人。
  苏镜还在远处就听到了叫骂声,皱了皱眉又舒展开。
  “好像很热闹的样子?”苏镜推开门就看到一个画着很浓的妆的模特在不停的骂他身边已经满脸通红的模特。
  艾黎一看是苏镜来了,有点尴尬,然后就跑过去,抱着苏镜的胳膊甜甜的说:“小镜,你来啦~”
  苏镜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没说话,只是饶有趣味的看着那个被骂的小模特。
  原夏松了口气,抬起头看那个救了他的人,瞬间……斯巴达了……
  原夏没来这个圈子之前做过一件他认为做crazy的事情,就是ONS
  为什么会选择区ONS呢?原因和很多人一样,就是想确认自己的性取向。
  原夏交往过女朋友,可是在和XXOO的时候,女朋友发现他根本就硬不起来!于是原夏就在她鄙夷的目光中失恋了。
  本来这也没什么,可能是人家小伙子纯情呢。但坏就坏在了那个月黑风高杀人放火之夜......
  好吧,其实就也是原夏在某交友网站上找了个ONS对象,男的。
  约好了在XX酒店见面,对互相的印象都不错,喝了酒,上了床,对方把原夏折腾的很舒服,也很疼。
  第二天,原夏醒来的时候头也疼,菊花也疼,但关键并不是这个!而是他真的爽到了!
  原夏有一点点的桑感,不应该啊,怎么就是gay了呢,怎么就爽到了呢,怎么疼得就是他呢。
  得,咱原夏就这么一小白的人。


☆、一夜情对象来啦~

  作者有话要说:  卧槽 字数好少 -.-
  原夏在没真正接触模特这个圈子之前就做过模特的兼职,真正进入这一行其实还得归功于艾黎。
  很多年没见的小姨突然打电话来说表哥想让他来参加一场秀。没错,原夏的表哥就是艾黎。艾黎本来是想让他来出出丑的,因为他依旧记得原夏小时候满脸鼻涕小脸皱巴巴的丑样子。但等真正见到原夏的时候艾黎才真正意识到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
  原夏长得很美丽,很妖孽,尤其是那双大眼睛。而且原夏的身材也很好,身高虽然只有175,但骨骼匀称,而且还特白,小屁股也翘翘的,助手一看就相中了这纯洁又妖孽的小伙。
  艾黎不满了啊,原夏这变化也太大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男大二十八变?卧槽真坑爹,凸!
  原夏性格比较安静,安静的练习,安静的吃饭,被艾黎骂的时候也很安静,只要忽视那张红彤彤的脸。
  终于能真正接触这个圈子的原夏很兴奋,所以就算被表哥骂原夏也没什么怨言。
  But,原夏这次后悔了,特别后悔,超级后悔,及其后悔。
  为什么?
  因为如果他知道这次的设计师就是那次ONS的对象的话他是死也不会过来的。
  但是,没有如果。
  于是,原夏就在苏镜饶有趣味的目光下,阵亡了。
  看着那个设计师一步一步的走过来,原夏在考虑,是该逃跑还是逃跑还是逃跑?
  于是,原夏就华丽的逃跑了?
  ╮( ̄▽ ̄")╭ 怎么可能,就算他想逃跑苏镜也不让啊!
  苏镜早就听说过原夏了,因为助手总是在他的耳边夸他,想不注意也很难。但没想到他原来就是之前的那个笨蛋床伴。
  想到他那一夜搞出的乌龙苏镜就想笑。
  哪有人把别人约出来然后严肃的谈判关于ONS事前以及事后处理的?而且还想压自己,当时的苏镜第一次有想要爆粗的冲动。不过当他进入的时候苏镜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极品,要了一次又一次,直到身下的人已经晕了三次,苏镜才放过这个妖孽。
  第二天苏镜因为要参加会议所以早早就走掉了,明明知道回去也不会看到他,却还是抱有希望,但是当他看到空荡荡的房间的时候还是有点失落。所以当苏镜再次看到原夏的时候无疑是很开心的,当然,苏镜选择遗忘那种失而复得的情绪。
  “大脑死机了吧,小笨蛋。”苏镜在原夏耳边吹了口气,惊得原夏一下就把苏镜推开然后跑掉了。
  怎么就跑掉了呢,苏镜理解不能。
  艾黎不解,他们?认识?以前怎么没听原夏说过啊?不是在瞒着我吧!这个不要脸的小贱人。
  复仇的种子已经在艾黎的心上种下了。


☆、秀要开始啦~

  原夏跑出去之后就后悔了,卧槽我这是在干嘛?无故旷工?卧槽是要被扣钱的啊!!!
  于是小夏同学又跑回去了,钱不能不要,钱不能不要!
  于是,苏镜刚出去原夏就回来了,神马是擦肩而过?这就是。
  原夏匆匆忙忙的穿好衣服,秀就要开始了,他不想被扣钱不想被扣钱,于是,急匆匆的原夏也没有看到表哥那快要喷火的眼光。
  【卧槽我能说我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写了吗!!!】
  原夏穿的衣服是半透视类型,黑色系,若隐若现的两个粉红的小点点,会让人联想到那些外在精英但内在YD的人,原夏的身材加上这件衣服再加上那张美轮美奂的脸蛋,苏镜可耻的硬了。
  【小剧晨
  原夏:卧槽,苏镜你要不要这么无耻啊!凸
  苏镜:我也不是有意要硬的。╮(﹀_﹀)╭
  原夏:感情你还是故意的了!(#‵′)
  苏镜:我也就看到你才硬了。╮(﹀_﹀)╭
  原夏:原来你阳痿啊。(⊙ ⊙)
  苏镜:......
  【内心】卧槽这难道不是情话吗难道不是吗
  为了配合这场秀,苏镜特地在郊区找了一个大房子,将墙壁涂成黑色,在门前栽了几颗快要枯萎的树,总之,一个明明很豪华的房子被硬生生的打扮成了鬼屋。
  虽然这场秀苏镜特意吩咐助理不要太声张但还是来了很多人。名媛,绅士,记者,粉丝,打酱油的。
  当苏镜在厕所撸完之后人已经来得差不多了,秀也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
  突然,大厅内的灯全灭了,闪光灯打过全场,定格在T台,模特们一个一个走上来。所有人都坐好,记者们拿起了照相机。
  【小剧晨
  作者:为什么这场秀会找到原夏?
  作者:原因如下↓
  1、这次的主题所要求的模特比较严格,全部通过助手一个一个把关,身材差pass,脸蛋差pass。
  2、苏镜这次不想要那些有名的模特。
  3、艾黎是他哥。
  于是原夏就来啦╮(╯▽╰)╭
  快要到原夏的时候艾黎叫住了他。
  “你后面没弄好,我帮你弄一下。”
  “哦,谢谢表哥。”表哥其实人挺好的嘛。
  “好了。”
  这时,助手走到原夏身边,拍拍原夏的肩说:“不要紧张,就当下面的人是空气,我看好你哦!”
  “嗯,谢谢你!”
  “去吧。”助手舒了口气,转过身。
  “你拿着剪刀做什么?”
  助手震惊的看着艾黎手中的剪刀,想到刚刚出去的原夏,暗叫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道在写什么


☆、被绑架啦~

  原夏走出去的时候还是有些紧张,毕竟这是第一次这么正式的走秀。不过在看到苏镜玩味的目光时原夏突然就不紧张了,哼,才不会出糗给你看。
  这么想着,原夏的上衣突然就这么掉了下来。Σ(っ °Д °;)っ麻麻,这是怎么回事……
  全场哗然,原夏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小脸蛋变得越来越红。好多记者举起了照相机对着原夏。
  【小剧晨
  记者A:虽然当时大脑已经卡机了,但这是职业反应
  记者B:我已经想好明天的标题了
  记者C:JX【苏镜的服装名称】秀乌龙,模特“□”上阵
  记者A、B、C:good job!
  正当记者们准备拍照的时候,全场一片黑暗,有女士的尖叫声和记者的辱骂声。这么棒的料居然没拍到,cao!
  苏镜第一个反应过来,跑到台上,脱下自己的衣服裹住原夏,然后顺手抱住了原夏,走下后台。
  原夏很害怕,要是记者拍到了什么照片那他就死定了,当全场陷入一片黑暗的同时自己被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的时候,原夏突然觉得很安心。真温暖呢,就像小时候妈妈的怀抱一样。
  苏镜看着怀里昏睡过去的原夏,笑了出来。
  还真是……脆弱呢。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直接回家好了。
  苏镜直接向停车场出发,无视了那个现在正在非常严肃的小房间。
  李楠训斥着艾黎:“你知道你这样做会给这场秀带来多大的损失吗?如果记者拍到了那个小模特你知道后果会怎么样吗?”
  “切,谁管他啊。”艾黎朝助手翻了翻白眼。
  “你……”
  “好了好了别说了,和朋友约好了去gay吧的,不想听你废话。”
  “哼,又要去一夜情?”
  “和你有关?”
  “哼,我今天就告诉你你去一夜情到底和我有没有关系。”
  “你干什么???别……别过来,我cao,你他妈给老子把手拿开……唔……我cao你大爷,给老子滚……恩。”
  李楠看着怀里喘着气的人叹了口气,抱住了他,小声的说:“别闹了,回来吧,嗯?”
  艾黎抓着李楠两边的衣服,小声的哭着。过了许久才闷闷的说了声“嗯。”
  ==========这里是“啊,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哦~”的分割线==========
  原夏已经无力扶额,所以说......我这是被人睡了吗......
  身下的异样还有从身后抱着自己的人无疑证明了这一切。
  1、2、3
  “苏镜,我要杀了你!!!”原夏跪在床上拿着枕头猛砸苏镜的头部。
  “老子要告你强X啊啊啊啊啊啊!!!!!!”
  啧,一大早就这么烦人,苏镜一手把原夏拽到自己怀里。
  “我@¥……*……%¥#@”
  “好了好了,再睡会。”
  “睡你大爷,把老子的节操还给我,啊呸,贞操!!!”
  “你的贞操早栽我手里了。”
  “我靠#@%%%%……”
  “别闹。”
  不知道怎么了,原夏听到这两个字就安静下来了,苏镜突然很想笑,怎么像个孩子一样。
  “现在要怎么办……”原夏闷闷的声音从自己的怀里传来。
  怎么办?说实话自己真的没想过要怎么办,昨晚自然而然的把他带回家,又自然而然的睡了,就又自然而然的多做了几次,哪怕对方是自己之前睡过的对象。
  “你说要怎么办?”把问题抛给对方。
  “我不知道。”得,又给抛回来了。
  “那就当我的受吧。”
  “你滚,老子以后都不要再看到你了。”
  “永远都不要。”
  苏镜瞪大了眼睛看着原夏穿好衣服打开门走了出去。
  “混蛋,竟然睡了我两次,混蛋混蛋..谁..唔..”
  苏镜追出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两个没见过的人把原夏打晕之后带到车上的情景。
  “我操!”
  苏镜跑了很久还是没追到车,喘息着拿出了手机。
  “帮我查个人。”
  不听那边的抱怨苏镜就挂断了电话,“找到他,找到他,一定要找到他。”现在的苏镜满脑子全都是这句话。
  密闭房间里充满了异味,阴冷并且潮湿。角落里放着一个十字支架,一个少年被架在上面,双手被用铁链分别吊在支架上方,头无力的垂下。
  又是爸的仇人吗,为什么每次都要找自己啊……头好疼……究竟是有多穷啊,用迷药又不会怎么样。
  原夏慢慢的睁开眼睛,在看到自己的处境的时候笑了。
  当自己的地下室传说阵阵诡异的笑声时,秦凯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
  在地下室门口调整好自己的服装和心情后,秦凯便打开们进去了。
  “呵呵,你还真是好兴致啊,被绑架也能笑得那么开心?”
  “那不然呢,我可哭不出来。”秦凯有些惊讶面前这个少年的所为。
  “你难道不害怕?”
  “有什么好害怕的。”又不是第一次。原夏想到自己第一次被绑架时的场景,那天说好了要和妈妈一起去游乐场玩,可是妈妈却突然对自己说不能去游乐场了,虽然很遗憾,但是只要和妈妈在一起就好了,可是突然来了几个很高大的人,把自己和妈妈带到了一个小黑屋,里面很暗,找不到妈妈在哪里,只能不停的喊着救命。后来,自己被带到了另一个房间,在那里看到了妈妈,被砍断了一只手臂的妈妈……
  原夏是亲眼见到自己的母亲被杀死的,或者说是被如何杀死的,大腿各两刀,腹部六刀,头部一刀。
  原夏只是瞪大了眼睛在看,在看那个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拿着刀子的人,那个人,是自己的父亲。
  作者有话要说:  洒狗血了开始,=v= 是和小润一起想的梗,出门被绑架什么的,虽然当时小润说的时候还是深深的吐槽一把,但是还是用了这个梗。0v0怎么样,亲眼看到自己的父亲杀了自己的母亲什么的。


☆、苏先生很帅啦~

  后来父亲找人催眠了自己,直到18岁的时候看到了那个母亲被杀害的视频自己才想起来。
  父亲被无罪释放了,原夏被判抚养他一辈子。原因只有一个:父亲是精神病,所以并没有什么杀人偿命。
  后来原夏才知道,那个视频是父亲故意让自己看的,一个病态的精神病。
  秦凯看着面前沉默的孩子突然不知道如何是好,自己的为人被外面如何描述自己不是不知道,心狠手辣,杀人不见血。
  本来只是因为叶伟安总是跟自己作对才绑架了这个孩子,看来是绑架错了吗。
  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一个高大的黑衣人走到面前的男人面前说了什么,男人的脸色变了变,眼神复杂的看向自己,然后跟着黑衣人走了出去。
  是发生了什么事吗……就在原夏这么想的时候,一声很大的声音从门口的位置传来,原夏抬起头看到了被踢坏的门和在门口喘气的苏镜。“还真是难搞定啊。”
  苏镜走到原夏面前用之前在那个黑衣人身上拿到的钥匙打开了铁链。
  “你怎么会来?”
  “不来救你怎么上你?”苏镜露出自以为很帅的笑容然后被原夏揍了一拳。
  【小剧晨
  作:你揍苏镜的原因是什么?
  原夏:欠揍
  =_=
  ps.剧场:哈喽,好久不见,大家有想念我吗?记住我是剧场君。>▽<
  “上你大爷,满脑子精虫的家伙。”
  “老婆你打得我好疼 QAQ”
  原夏吓了一跳,满脸通红的对着苏镜咆哮:“谁……谁是你老婆啊!”
  “好了老婆,现在可不是吵架的时候,该回家了。”说完便抱起来了原夏向门口走去,挣扎什么的,无视就好嘛。【摊手】
  “你们以为我秦凯是好欺负的?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主角从来都不会很顺利的逃出去,这时反派就该出场了!
  “你还想怎么样?”苏镜不耐烦道。
  “……当然是,不让你们走。”
  苏镜:“哈?你以为你是谁?我又认识你是谁?”
  秦凯:“我爸是李刚”
  苏镜、原夏:“……”
  在他们快到门口的时候,“让你父亲收敛点。”秦凯盯着被抱住的原夏说到。
  “他的事情,和我无关。”
  不是秦凯孬,只是这次不想多追究,如果这次被绑架的不是那个少年而是别人,他们一定会死得很难看。可是到底为什么要放过他们呢……
  ==========这里是,啊,原夏和苏镜已经到家了哦的分割线============
  啧,又回来了呢怎么......
  苏镜笑着看向门口皱着眉头的小人儿,又回来了呢~
  原夏看着若无其事走进卧室的苏镜,凸,好想ri他一下啊。
  苏镜拿了件自己最小的睡衣又拿了条浴巾,顺便在拿浴巾的时候意淫了自己的浴巾被原夏拿着擦拭身子的画面,然后成功的流鼻血了。=..=
  “好了,先去洗澡吧,身上怪脏的。”把浴巾和睡衣扔给原夏苏镜就去了厨房,留下原夏一个人看着手中的衣服发呆。
  好像不是坏人的样子。
  苏镜现在可没时间调戏原夏了,刚才去救原夏的时候根本没考虑到后果,秦凯的狠毒自己不是没见识过,如果当时他并没有那么轻易的放过自己和原夏的话后果将会不堪设想,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小设计师啊。
  不过,那家伙被绑架好像也没有很害怕的样子,就像……已经习惯了一样……不可能,怎么可能会有人习惯绑架这种事。
  就在苏镜胡思乱想的时候原夏在厨房门口小声说到:“那个……苏先生,谢谢你救了我,改天我请你吃饭,然后……我就先回去了。”
  并没有穿自己给的睡衣,而是穿上了本来的衣服,那么不想呆在这里吗……
  “喝完粥再走吧,发生了那种事,喝点粥压压惊。”苏镜盛了一碗粥放在桌上。
  “你还会煮粥啊。”
  “一个人嘛,总要学会照顾自己的。”
  “谢谢。”
  “所以,吃完再走吧。”
  嗯,苏先生真是个好人!
  作者有话要说:  rp爆发了


☆、完结啦~

  “呐,真的不考虑当我的受?”苏镜撑着下巴看着正在喝粥的原夏。
  “唔,其实第一次的时候只是想要认证一下自己是不是gay,虽然知道自己的确是但现在还没有那个打算,抱歉。”原夏放下了勺子。
  “可是你知道吗,我只跟人睡一次的,只有你是例外。”捏了几下原夏的小脸蛋,可能自己是真的没有机会吧。
  苏镜突然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对着原夏说到:“我不打算把你让给别人。”
  “可是我……唔。”不等他说完,苏镜便堵住了那张诱人的嘴唇。
  索吻完毕,苏镜舔了舔嘴唇,好甜。
  原夏的脸蛋已经红得快要冒烟了,舌……舌头竟然伸进来了混蛋。
  于是,原夏跑了,苏镜笑了,作者哭了。
  “爸,我回来了。”原夏打开门看见的却只是空无一人的房子。又不在家啊,最近出去的次数变多了好像。
  走进卧室,换了衣服然后就躺倒了床上,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事,原夏有点接受不能,以前被绑架的时候都是被父亲派给自己的保镖救下的,现在却是别人,而且还是有过“深入”关系的人,甚至还说要自己当他的受什么的……
  “啊啊啊啊啊啊,好烦啊。”揉了揉头发然后把头埋在枕头里。
  睡吧,睡着了就好了。
  而苏镜这边就不那么安稳了。
  把中午送过来的资料粗略的看了一下。
  原夏,男,18岁,单亲家庭,亲眼看到母亲被父亲杀害后被父亲催眠,18岁想起一切之后去了告了父亲,后来因为父亲是精神病所以无罪释放,被绑架是家常便饭。
  怎么会……
  所以现在是跟父亲一起住吗,那这样的话,他岂不是很危险?
  苏镜拿了外套跑了出去。
  一定不能让他每天都处在那么危险的地方,就算绑也要把他绑过来!
  “原夏!快开门!原夏原夏!!”苏镜用力的拍着门,这位不是傻,而是脑补了原夏他父亲伤害原夏的画面然后开始害怕,导致他忘记了可以按门铃这回事。
  “喂喂喂,原夏,快开门!!!”
  当苏镜正准备撞门或者撬门的时候,门意外的,开了。然后苏镜看到了黑化了的原夏,拿着根棍子,再然后苏镜就晕过去了。原谅原夏吧,这货床气超重的。-_-
  嘶,头好疼……这里是……哪里……“苏先生,你终于醒啦?对不起,我当时心情稍微有点差……”这叫稍微有点差?这他妈是很差吧,否则你能不看看是谁就拿棍子砸过来了?“啊,没事的,不算……太疼。”这就是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所以,苏先生你来我家,是要干嘛?”那么急,一定是有什么事吧。“跟我回家吧。”所以说,竟然是这种事吗,当时就不应该只给他一棍子啊。“原因呢?”“你所经历的那些我都知道了,我……不希望你再去经历那些,我知道可能我的能力没办法完全保护你的安全,但只是我没死我一定不会让你先死的。”看到苏镜鉴定的眼神原夏愣了神。“就像我今天下午跟你说的那样,我只跟人睡一次,因为小时候我妈对我说,如果你跟一个人睡了两次,那么你就要对他负责。所以我要对你负责,请让我对你负责吧!”听到最后,原夏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苏镜在风中凌乱了。
  不是很帅的一段话吗?不应该被我感动吗?连我自己都快被我自己感动了好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TOT
  “好二的一段话噗。”怎么办,已经支撑不住了,肚子好疼,真的真的好二啊噗噗。
  “虽然是很二的一段话……我还是准备答应你了。”苏镜瞪大了眼睛,不……不会吧,这就行了?
  “呐,其实我们认识的时间很短吧,不过,还是第一次有人会那样救我哎,而且还会担心我。其实我早就有听说这个圈子很乱的,所以你真的是个很好的选择,最重要的是,很喜欢和你在一起的那种感觉,很安心。”苏镜被原夏露出来的笑容迷惑了,于是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吻了上去。
  这一次,原夏没有拒绝。
  我喜欢跟你在一起的原夏,因为那个原夏是真实的。
  我会保护你,不想让你受伤。
  “对了,上次那句话我还没有说完。”
  “什么?”
  “当我的受吧,永远的那种。”
  “嗯。”
  -END-
  作者有话要说:  嗯,本来想再写两章的,然后写着写着他们俩就在一起了,又写着写着就完结了。不过还有番外啦。
  然后这算是本人第一个渣作了,文笔并不是很好,有的地方写的很顺,有的地方是卡着写出来的,怎么说呢,还是很……渣= =跟人一样渣噗噗。
  总之呢,还是请多多指教了,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变成那种文思如泉涌的人的[好遥远的样子...]
  最后在这里谢谢点击的大家,虽然没评论还是很开心,因为有两个收藏o(*≧▽≦)ツ
  谢谢收藏的无名雷锋!


☆、番外:艾黎(一)

  作者有话要说:  神马叫锁文了!!!!!!!!!!!!wc = =
  艾黎以前是个很好的人,开朗,乐于助人,直到……她母亲为了钱将他扔到了红灯区。而这一切,李楠都铭记于心。
  李楠和艾黎是高中同学,那时候李楠对艾黎没什么印象,就听兄弟们在耳边说过这家伙是个烂好人,认识他的时候发现这家伙不仅是个烂好人,还是死心眼。李楠曾经不止一次抱怨过这家伙的死板,可是这家伙总是笑笑然后转移话题。
  后来渐渐的,他不经常笑了,渐渐的,他的脾气变得很坏,渐渐的,他只有我一个朋友了……
  一个人的变化有很多种,速度也快慢不一,后来的艾黎不像李楠说的那样死板了,也变化了很多很多,可是李楠却突然开始怀念以前的艾黎,天真、死板的艾黎。
  “别去当MB了。”李楠抽着烟看着趴在自己身边的艾黎,背好白,好美,好想再来一次。
  “不许有职业歧视哦~”
  “我没歧视你”
  “那……为什么?”艾黎托着下巴看着他。
  “我不想别人碰你。”
  艾黎转过头:“原来是嫌我脏了啊。”
  “我没有!”艾黎被吓了一跳,在看到李楠赤红的眸子时把头埋在了枕头里,五分钟后艾黎嗤笑着坐了起来,“什么不想别人碰我啊,李楠你不是发烧了吧哈哈哈。”
  就算艾黎极力掩饰李楠还是看到了他红红的眼睛,显然是刚哭过的样子,李楠叹了口气。
  “我说的是真的,跟我好好生活吧。”
  “什么是好好生活?和你一起过着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你就那么肯定我会幸福?那么世界上又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不幸福?”艾黎看着窗外,裹紧了身上的被子,然后转过头看着李楠笑了笑:“还真是操蛋呢,对吧。”
  阳光下,李楠看不清艾黎的表情,但却有一种直觉,面前的人是流着眼泪的。于是李楠把艾黎拉倒了自己怀里。
  当你想要幸福的时候我没能力给你,后来,我有能力给你了,你却早对幸福失望。
  HIGH是这个城市数一数二的gaybar,也是这个城市最乱的gaybar,里面的人很多很杂,只要是看上眼的就地就可以解决,没有喜欢就这里还有MB,总之是一个极其放荡的场所,一楼是这样,二楼也是
  “唔……慢点……哈”男人摸了摸艾黎的屁股,猥琐的说道:“叫的真浪,大爷我都迫不及待的想要□了嘿嘿。”艾黎对着那个男人抛了个媚眼然后双腿叉开坐到男人腿上边磨蹭着边说:“那就来嘛,人家也迫不及待了呢。”
  男人骂了声操然后开始拉裤子的拉链,正准备□去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
  李楠怒视着房间里的两人,男人因为被人打扰了好事嘴里骂骂咧咧的却还是走了,那么好的尤物好不容易要上到了怎么就碰到了那个人呢,男人走到楼下,刚想再找个小美人泻火却被一群人围住。男人被打得半死不活,最重要的是,他成了太监,而这一切都是李楠命令的。在李楠买下HIGH的时候就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不许碰艾黎,否则后果自负。”有人猜测艾黎跟那个老板是什么关系却发现他们好像什么关系都没有,不过从今天男人切JJ这件事看来,关系很大!


☆、番外二:反攻这件小事

  番外二:反攻这件小事
  一天,正在洗碗的原夏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为什么自己是受?
  于是,他跑去问了苏镜。
  原夏:“苏镜苏镜,为什么我是受啊?”
  苏镜:“因为你瘦。”
  原夏:“这个笑话不好笑!”跟苏镜在一起后就发现他有一个令人发指的习惯,就是讲一些让人根本笑不起来的笑话。
  苏镜:“因为我是攻啊。”
  原夏:“所以我为什么要是受?”
  “因为你瘦。”
  后来原夏跑去问艾黎。
  原夏,:“表哥,为什么我是受啊?”
  艾黎:“不知道,这种事情别问我!”
  再后来,原夏问艾黎身边的李楠
  原夏:“表嫂[...],为什么我会是受啊?”
  李楠:“有些人是因为天生,有些人是被掰成受,有些人则是自愿当受。”
  “原来我是被掰成受的啊……”
  请不要这么迅速下定论 =_=#
  “不行,我要掰回去!”
  原夏搭着拖鞋回去了。艾黎坐到了李楠腿上抱着李楠的脖子,“官人,人家是不是也要掰回来呢?”说完还在李楠的耳朵旁边吹了口气。
  艾黎被推倒并吃掉,李楠win。
  “一定要把自己掰回去。”原夏站在门口向自己宣告。
  于是正在做饭的苏镜就看到了一脸正气的……原夏,预感今晚一定会发生什么的苏镜已无力扶额。╮(╯▽╰)╭
  吃完饭,洗完澡,上完床就睡觉你以为是这么简单就错了,于是,苏镜一脸不意外的看着原夏,此时的原夏在干嘛?原夏在练肌肉,没错,练肌肉是掰回去的第一步!不过,肌肉你他妈的倒是出来啊!我操!
  原夏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被汗水淹没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原夏看到了什么?他看到了肌肉!!自己终于练出肌肉了!!!第一步,完成!
  话说这第二步得在没有苏镜的地方完成。于是,苏镜不在的某天,卧室传来阵阵猥琐的笑声,“HIAHIAHIA先这样再这样HIAHIAHIAHIAHIA”。折回去拿文件的某人再次无力扶额。



Secret
(非公開留言:受付中)

engnw


初心的链接
成为朋友吧。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初心的小窝。
QR 编码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