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
<<03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5>>
亲们。
这里是私人收藏的小文库。 基本上都是我看过的文文, 没有授权的,请低调。

初心

Author:初心
新浪微博:难得是初心依旧

有你喜欢的类别嘛
初心每一天
03 | 2020/04 | 05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初心的每个月
初心又努力添文啦
我想搜一搜
留下脚印、证明我来过
银月芳华by子城银
短篇 生子
月华X银雨
银月芳华

  睁开眼,视线中落入一黑一红两个人影。是的,只有两个,因为那个蓝色的人已经永远的走了,再也看不见了。
  "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们了。"耳边传来一个庆幸的声音。
  我没有动,因为我知道说话的人是谁,他叫无影,是我在这个城里唯一的朋友,也是这片大陆上第一的忍术师。他的暗杀术独步天下,夺人命于无影之处,应了他的名字。
  而他身边的那人,我知道一定是恋火--那个取名为火,却性情似冰的男子。他是一个内敛的人,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只是,对无影他是全身心的付出,痴痴地爱着,傻傻地等着,无怨无悔。
  我羡慕无影,因为有个男人会永远等他 ,而我......注定要一世孤独。
  "银雨,银雨,你怎么了?"无影用力地摇着我,眼中盈满了焦虑。
  微微收回心神,我淡淡地说:"我没事了,你们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无影看了看恋火,又看了看我,最后在恋火的首肯下,依依不舍地走了:"你好好休息,我们明天再来看你。"
  房门关上的瞬间,我的记忆之门倏地开了。一时间,腥甜的记忆涌来,将我淹没在往事的尘埃之中......

  银雨--我的名字--一个极为女性化,却被我用了整整十三年,他送我的名字。
  我记得很清楚。那年,我五岁。厚厚的积雪压住了整个幽逸岛,素白一片。万树凋敝,百花绝迹,茫茫雪色中唯一可见的便是那幽树的点点蓝华。
  我裹着白色的棉衣,千方百计甩掉仆人后,径直地朝山顶跑去。那里是我的禁地,自从那次不经意地发现那独株的幽树后,那里就成了我埋葬心事的地方。
  然而,当我到达的时候,我却发现我的禁地被人侵犯了。幽树下站着一个人,蓝衣蓝发。淡蓝的幽花落到他身上,竟融成同色的和谐。他人很美,不似女子的娇媚,也不同男子的阳刚,而是一种纤细的中性美。只是,他的美中掺着浓浓的忧郁。
  正是这种忧郁吸引了我,我出奇的没有动怒,只是慢慢地走向他:"你是什么人?"
  "一个喜欢幽树的人。"他望着幽树,眼中泛着蓝色的光泽。
  "你叫什么名字?"
  "月色霜华。"他淡淡地说,对我没有丝毫防备。
  要知道,在这个魔法与幻术横行的时代,告诉对方名字,相当于是交拖了自己的生命。为何他能......
  "因为你值得我相信。"他仿佛看透了我的心似的说。
  我微微一愣,然后不解地对他说:"月色?霜华?这都是清冷的银白色,可你一身蓝色,为什么要用这样格格不入的名字呢?"
  他收回幽树上的视线,苦笑道:"这世上有很多的无可奈何,我无法选择。即使是我的生命......"语毕,他的眉间又染上了一层浓浓的忧郁。
  "我也是,无法选择......不过,我们可以为了换种方式生活啊。"
  "什么方式?"
  "为我们彼此而活。"
  "为彼此?"
  "是,我不知道你有怎样的无奈,我也不会告诉你的苦处。但我相信我们能成为朋友,为了彼此而活。"
  "那我们需要怎么做呢?"
  "首先就是换掉这个讨厌的名字。"我想了一下,说:"以后我就叫你‘月华'吧,月白无华,怎么样?"
  他笑笑,沉思了一会说:"那我叫你银雨。"
  "银雨?好女性化的名字。"我不满意地嘟囔着。
  "月色为银,霜化为雨。"
  我低眉一笑,算是首肯。然后叫他:"月华。"
  他莞尔:"银雨。"

  那时,若我知道他是来灭我一族的人,我就是粉身碎骨,也不会让他下山的。那么,我也就不会有后来这般的痛苦了......
  可是,事与愿违,当我满心欢喜地认为我终于有了朋友的回家的时候,落入眼底的却是无尽的猩红。一地的血污,满室的尸体。
  父亲和母亲紧紧地搂在一起,满目不甘;姐姐拼命护着肚子,眼中流露着母性的哀求......可是,这些都没用,他们死了,被人一刀毙命。
  不,不会的,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我跑过去摇着他们的身体,可除了姐姐腿下还在流淌的血,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了......
  蓝,视线中忽然跳出那让我敏感的颜色。我回头,那是插在每具尸体上上的曼殊莎华--是月城杀手的标志。
  月城!月城!!月城!!!我狠狠地念着这个名字。终有一天,我要你们血债血偿。即使是他......

  之后的八年,我流离失所,一方面怕月城的人找到我斩草除根,另一方面我得找合适的地方学习从前被我弃如草芥的法术。
  忙碌的时间过得很快,当我第一次踏进月城城门的时候,我竟觉得仿若幻梦。
  是梦,就终有醒来的一天。当我看到那个八年不见的蓝影时,他还是那样淡淡地对我说:"我奉命诛灭幽逸一族。"
  一瞬间,我听到了神祗崩塌的声音。虽然我心中早有所察,但我依旧不愿承认,可如今......我的梦彻底的幻灭了。
  我凝起手上的灵力向他攻去。
  他不是月华,我不是银雨。我们有的只是仇恨,只有血腥沾染的伤痕。
  当他的剑抵住我脖子的时候,我冷冷地笑了:"完成你八年前未完成的使命吗?真是个忠心的走狗啊。"
  他不为我的话所动,淡淡地说:"以现在的你是杀不了我的,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教你法术,直到你杀死我为止。"
  我怔怔地望着他,以为这是他对我死前的催眠。
  然而,后来的事实却证明了他的话,他真的教了我法术,也照顾了我的生活。
  只是,从那以后,我从没叫过他一声:"月华。"因为那个蓝色犹豫的人,已经被我遗落在时间的罅隙里了......

  在月城的那段时间,日子过得很快。除了每天跟着月华无我的学习法术以外,我唯一的收获就是认识了无影这个朋友。他与恋火、月城一样,是为了月城而活的人。然而,在他的身上,我却可以找到我们三个都没有的活力与热情。   十六岁那年,我在月华的首肯下,与他们三人出了第一次任务。那是我第一次杀人,原以为我会因为害怕而不忍下手。可当我的银月剑刺入那人心脏的时候,我竟出奇的平静。那时,我才真的明白,我的心早就不在了......

  从那以后,我便与他们一起出任务,一次次的感受血的味道,一次次的体验剑刺入身的骨血之声。正当我觉得自己是个冷血的修罗,可以冷眼看待世界的时候,那颗沉寂已久的心,再次跳了起来。
  我忘不了那一幕。月华将浑身是上的我放入他做的保护结界中,然后惨然一笑,念起咒语向魔帝冲去。
  那是一场华丽的死亡。漫天的蓝光照亮了整个大陆,魔帝实化的躯体再次被击散,包裹在蓝光里,竟也成了一片晶莹的齑粉。
  我看着他的力量以光的形式向外扩散,越来越大,越来越强,直到湮没了近在咫尺的我们......

  我不知道那时我为什么要心痛,只是后来当城主跪在我面前,对我说:"你们一族是因为父皇垂涎你母亲的美色而灭,我对不起你们。虽然我现在说这些也不能挽回你家人的生命,但我希望你不要因此再恨霜华。他没有错,他只是在执行父皇的命令而已。当初他其实也有反抗,但是......没有作用,所以......"
  城主后来说的什么,我不记得了。我只是听到了一个玻璃破碎的声音,从我的心开始,渐渐向外。我脚步不稳,趔趔趄趄地走回了住处。
  这里已经没有他的身影,他走了,他抛下我到了另一个世界。那里一定有花,有树,有他想要的一切,包括......自由......
  那我还留在这里做什么?月城已经胜利了,因为他的牺牲,月城赢得了整个大陆的崇敬,得到了大陆的领导权。他的愿望已经实现了,那么我的呢?我一直追求的是什么?
  自由,对,是自由!我也要去他的那个欢乐的世界!
  拿出银月剑,我轻笑地闭上眼。冰冷的剑身抹过脖子,我立刻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本来以为睁开眼,我看见的将是那个蓝影,可是......天遂人愿,我终究没有死成。

  动动全身无力的身体,我惨然而笑。为什么我想死都死不了,难道老天真的要我在这个世界上受尽折磨才放我解脱,我真的有那么深重的罪吗?   月华......

  我最终放弃了寻死的念头,既然老天要让我活在这个世界上,那么我就顺了他的意吧。
  半年后,无影和恋火结婚了。在这片大陆上,男子与男子结婚并不是希罕的事情。因为在这个魔幻的世界中,后代的孕育并不一定需要身体的契合。只要有两人的灵力,并让其中一人甘愿以自己的身体为容器来为下一代提供能量,那么只要经过一年,后代就能孕育出来的。
  月华死了的这段时间,我对他的思念与日俱增。直到步入无影和恋火的婚礼现场,我才知道。我对他的情,不是恨,而是爱。我也希望有一天能与他这样,可是......这一切已成奢望,无法实现了。
  无影很快走了过来。今天的他一改过去阴暗的装束,也穿上了艳红的衣服。我不希望自己沉郁的情绪影响到他们,于是强扯出一个笑容道:"新婚快乐!"
  无影拉着我,走到一个安静的地方说:"我没想到你会来。"
  "你结婚,我能不来吗?"
  对于我的逃避话题,无影没有点破,只是笑笑:"我知道你不喜欢人多,这里比较安静,你就在这里吧。今天我比较忙,没时间陪你,你只有自便了。"
  我理解地笑笑:"我知道,你忙你的吧。"
  "那好,我先走了。"无影说完,便去迎接别的宾客。
  一瞬间,我竟觉得自己的脸部肌肉生痛。我这才发现,原来强颜欢笑是这般难受。
  在婚礼中,我充当了真正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看着无影和恋火的甜蜜,看着旁人的欢笑,而却始终无法感染他们的情绪,无法融入其中。
  就这样一直待到婚礼结束。待所有的客人走完后,恋火走到我面前,递给我一个蓝色的盒子。我狐疑的接下,用询问的眼神望着他。他没有回答,无影走过来,轻轻地说:"这是霜华留下的唯一的东西了。那个时候你晕了,我和恋火虽然伤重,但还是面前过去看了一下。他的躯体已经随着力量消失了,只有这部分灵力还完好地保存在一个石头里。我想这应该是他留给你的,所以就帮你取回来了。前段时间,你的情绪很不稳定,我们不敢交给你,怕你做出什么偏激的行为。现在......"
  "无影,你别说了,我明白。"我紧紧地抱着手中的盒子,心中涌起了万千情结。
  "如果取用里面的灵力,你可以继他之后,成为大陆上第二个顶级的幻术师。"恋火依旧是那样冷冷的语气,但我知道,他和无影一样,在代替月华关系我。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谢谢。祝你们幸福。"
  说完,我抱着那个盒子离开了......离开了他们,也离开了月城......

  再次回到幽逸岛已是十三年后。那时是夏季,幽树全都隐着芬芳,只能看见满树如雪的逸树。整个岛上还是那样寂静,唯一不同的就是岛上的人已经不在了。
  花树依旧,而人面......早已全非......
  我没有取用月华留下的灵力,因为再强的幻术对于我来说,都不再有意义。我将他存进了我的腹中,用我的身体为容器,孕育着我和月华的孩子。
  很早我就知道,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孩子会吸取我的血肉与灵力成长,会让我虚弱至极。但我不后悔,只因为这是我和他的孩子,也是唯一我爱过他的证明。
  一年后,我生下了一个男孩。他有着和他的蓝色瞳孔,和我的雪色头发,是个十分漂亮的孩子。我为他取名"雨华",让他知道,他是我和月华的孩子。

  我和雨华在幽逸岛上一直生活了五年,每年的那一天,我都会带他到山顶的幽树下,给他讲我和月华的故事,告诉他他的父亲是如何一个了不起的人物。雨华很聪明,牢牢地记着我给他说的月华的点点滴滴。在四岁那年,他竟然利用灵力造出了一个月华的虚像。虽然不像,但我仍感欣慰,然后做出了月华真正的样子给他看。看着月华的虚像,他微笑着说:"我一定也能变成和父亲一样厉害的人。"
  我相信他能成为那样的,所以一直教他法术,将月华交我的东西毫无保留的叫给他。到他五岁的时候,他已经拥有我当年刺杀月华时的灵力了。
  于是,那年的那一天,我一早便带着他到山顶。我要告诉月华,我们的孩子已经长大了。
  一路上,我和雨华都很有默契地沉默着,各自想着到了以后该说的话。虽然传说中幽树不仅有有连接两界的能力,更可以与灵魂进行心灵的契合,但我和雨华仍然喜欢把话说出口,因为我们觉得仿佛只有这样,月华才能听见我们的声音。
  雨华的灵力提高的同时,体力也在提升。所以我们到达山顶的时候,羞赧的太阳才是半遮面的样子。然而,仅仅是这样轻微的光线,我仍旧看见了。幽树下站在一个人,蓝衣蓝发。
  手中的清酒渐渐滑落,最后掉在厚厚的雪上,击出柔柔的声音。听见声音,那人转过身来,蓝色的瞳孔泛着清澈的涟漪,仿若蓝华流彩的晶石。我的呼吸在一瞬间停止,世界仿佛顷刻间没了声音。是梦吗?如果是梦就不要醒来,让我在梦中,让我就这样永远沉沦下去。
  我不知道我的腿是怎么动起来的,或许梦中真有瞬间移动的作用。不管了,我只想紧紧地抱着眼前的人,深深的感受他的体温。
  "银雨......"轻轻的一声呼唤从耳边传来,好真实。
  我更紧地抱着他,呓语般地叫道:"月华......月华......月华......"

  渐渐地,他送开了放在我腰上的手。轻轻地抬起我的下颌,然后小心翼翼地吻了上来。炽热从双唇接触处传来,温热了我整个冰冷的身体。灵巧的舌翘开我的齿,迷恋且疯狂地纠缠着我的舌。那呵气如兰的芬芳传来,刺激着我将近呆滞的大脑。
  这不是梦!梦不会有如此真实。他是真的,我朝思暮想的月华。
  我睁开眼,满眼幻觉的望着他。他抬手覆上我的眼,继续深情地吻着我。我幸福地闭上眼,承受着他带给我的这种愉悦。
  好一会儿,他才意犹未尽地放开了我。我看着他,他那湛蓝的眸子中闪着一种我从未见过的光泽,慑人心魂。我们沉默地望着对方,什么也没说。我想,这就是真正的无声胜有声吧。
  "咳,我说句话可以吗?"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稚嫩的童声。我一惊,糟糕,雨华还在身后。 "我知道你们很久没见,一定是相思难赖,但是,在这冰天雪地里缱绻很舒服吗?"
  月华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雨华:"这孩子是......"
  我想他也猜到了吧。"是我用你剩下的灵力孕育的你和我的孩子。"说到最后,我的声音竟细如蚊蚋,几不可闻。
  "真的?"月华的声音里分明透着露骨的喜悦。
  "看样子不就知道了吗?父亲大人。"
  月华放开我,剑步上前抱起了一身蓝袍的雨华:"的确是我儿子,没有人比你更像我了。"然后伸手环住了我的腰,"谢谢你,银雨。"
  他的声音低低地,仿佛耳语,让我不禁羞红了脸。
  趁我低头的时候,雨华偷偷在月华耳边说了什么。月华大笑着说"好",然后用另一只空出来的手搂着我向山下走去。

  一到家,雨华很"乖"地练习法术去了。我则拉着月华熟悉地形。走完了所有地方,我们最后回到卧室。这是我当年自己布置的我和月华的新房,我在这里接受了他的灵力,也是在这里生下了雨华。本来以为这间房永远都迎不回他的另一个主人,没想到,奇迹还真的发生了。
  月华搂着我走进房间,我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忽然觉得脚底一空,身体落入了一双坚实的臂膀中。我想开口,可月华不给我机会,低头吻住了我微启的唇。直到背部触碰到柔软的被褥,他才放开已经气息紊乱的我。
  月华居高临下地望着我,湛蓝的眸子中跳动着一种异样的情愫,仿佛要将我点燃一般。
  "我想要你!"低低地,没有任何修饰的词从他口中吐出,立刻如狂澜般淹没了我。脸部的热烫前所未有,但我依旧微微地点了点头。
  月华轻轻地勾起唇,动作轻柔的解起我的衣襟来。我从来都不知道,月华那双体温低到有些冰冷的手竟是如此灼热,他每碰到我身体的一处,那里就仿佛着火了一般。我逃避的扭动着身体,想结束着莫名的折磨。可月华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一般,非但没有放开我,反而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很快,我们两人便坦诚相向。男人的身体,我见过许多,也从来不觉得他们和自己有什么不同。可当我看到月华的胴体时,我竟有些口干舌燥。
  月华轻轻地抬起我的下颌,从唇开始,一直向上,鼻子,眼睛,耳朵......当他啮咬我耳垂的时候,身体传来一股异样的感觉,我张开口,一个暧昧的呻吟立刻飘逸而出。我立刻捂住了嘴,怎么回事?我竟然会发出这种声音?
  月华拉下我的手,轻轻地吻道:"别捂,让我听你的声音。"说完,沿着我的颈项吻了下去......
  我从来不知道床第之间的事有这么多的技巧,在月华的抚摩挑逗下,我呻吟阵阵。我想让他住手,可那让我羞赧并愉悦的快感却压制了我所有的理智。我随着月华的节奏,载浮载沉,完全将自己交付了给他。
  最后的刺痛让我迷蒙了双眼,我含泪地望着月华。他抱住我,用极具情欲的嗓音对我说:"忍耐一下,马上就不痛了。"我半信半疑地点头,然后将头深深地埋在他的肩窝。
  随后律动与贯穿的确让我到达了从未有过的巅峰,我攀着月华,放肆地呻吟着。他的喘息在我萦绕,隐隐地,我听见他在说:"银雨,对不起,我爱你!"

  躺在月华没有一丝赘肉的臂弯中,我早已累得来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月华离了离我因为汗水而沾在额头的白发,轻轻地说:"对不起,因为你实在太美味了,所以......我一下克制不住就......"
  我狠狠地瞪他一眼,什么叫克制不住?从早上到晚上,多少个时辰,除了吃饭时间,我们几乎就没下过这床。要不是我此时实在是累得不行,我肯定给他一番声情并茂的控诉。
  "银雨......"
  "什么?"我有气无力地回答道。
  "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死吗?"
  他的这一句话很有效地拉回了我即将颠覆于梦境的意识,我抬头望着他,示意他说下去。
  "那时魔帝的魔力远远高于我们,如果他想要玉石俱焚,我们那里的人,一个也逃不掉。所以,我当时就想,要是能以我一个人救了你们所有人,该有多好。你不是一直想杀我吗?让我这样死去,也可以避免终有一天我们白刃相见。一举两得的事,我为何不做呢?可当我的能力真的消失的时候,我却听到你撕心裂肺的喊声。我忽然觉得,我是不是错过了些什么。于是我拼命地牵制元神,以致自己不会灰飞烟灭。
  或许是我真的命不该绝吧,我元神掉落的地方竟然就是月城幻力最集中的"幻梦谷"。因为没有人能走进去,所以大家都不知道里面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其实那里和普通的山谷差不多,只是多了些漫天遍布的幻力罢了。我在那里,一直处于沉睡状态。等我再次醒来,已经是三年后了。虽然吸收了三年的幻力,但我还仍处于意识状态,没有实体。又经过一年多的修行,我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身体。
  之后,我便离开了幻梦谷。回到月城的时候,恋火和无影说你走了,他们也不知道你到什么地方去了。我当时就想你一定在这里。所以......我就来了。银雨,我回来了,回家了!"
  眼泪,从眼眶滑落,静静地滴在他环着我的手臂上。是啊,回来了。我等的人终于回来了,回到我一直守候,一直渴望的家里。我......终于,又有家了......
  披上狐裘冬衣,月华抱着我走到窗前。窗外,渊冰三尺,素雪千里,冰轮的银华洒在地上,一片凄冷绝伦。
  月华搂着我,不高的体温却让我倍觉温暖。"银雨,你知道吗?我就是在这样的夜里出生的,那时我妈就说,要我做一个无情无爱的人。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活得长久。一直以来,我也将他奉为圭臬。可当遇到你以后,我才知道我错了,而且是错的离谱。我现在想改正我以前犯下的错,可以吗?"
  我轻轻颔首:"可以......"
  银月下,我们相拥,久久地,久久地......

-完-

  PS:上次是谁说的,他整篇文章打得最舒服的字就是"完",我现在也深有体会。本来这篇文章是打算在结婚的时候作为贺礼的,结果因为开学那会忙得要死而耽误了。后来来到学校,更没时间了。我们学校的电脑简直是慢得连乌龟都自豪,而且开放时间与上课时间一样,意思就是说,除非没课,你就别想碰。而我们学日语的选修加必修一大堆,根本不可能哪天没课,所以......哎~拖到现在了。不过好在我终于完成了,还是值得庆祝对不对。逃~~
  既然不能做为婚礼贺礼,就当成是一个月的蜜月贺礼吧,HOHO~~影影、火火注意收礼哦~华华也是啊,喜欢不?
  最后,希望大家来我的窝踩。论坛:http://www.yeyux.com/yh/index.asp。文库:http://www.yeyux.com/dmwx/index.asp



Secret
(非公開留言:受付中)

初心的链接
成为朋友吧。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初心的小窝。
QR 编码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