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
<<0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4>>
亲们。
这里是私人收藏的小文库。 基本上都是我看过的文文, 没有授权的,请低调。

初心

Author:初心
新浪微博:难得是初心依旧

有你喜欢的类别嘛
初心每一天
02 | 2020/03 | 0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初心的每个月
初心又努力添文啦
我想搜一搜
留下脚印、证明我来过
校医
短篇 NP
  “救……呜……救……!”满脸泪痕的校医无助的求救,支支吾吾的声音很快在上下惩罚性的冲刺下变成悲鸣,隆士瞪着眼睛,惊慌地扫视着狼狈不堪的校医,忽然想起觉和悟来,若校医是被骗到这儿来的,那悟呢?难道……

  忽地转身,隆士疯了似的向医务室冲去……。

  “悟,你下面还真是贪婪……啊……”润二一边喘息着,一边搂住悟不住发抖的腰把他抱了起来,压上自己的下腹,继续抽撤着:“又热又紧……你是想我永远这样干着你吗?悟……?”

  “嗯啊……哥!再……再插进去一点,啊!”悟摆动着自己的臀部,呻吟着,迷离涣散的视线说明他已经完全沉醉在燎原般的欲火里。

  “呵……怎么能……”邪邪的一笑,润二突然推倒悟,毫不犹豫地将分身抽了出来:“怎么能让你那么得意呢?”

  “哥哥……?”难耐地支起身体,悟抱怨似的皱起了眉头,大大敞开的腿间,肿胀欲滴的分身和绯红颤缩的小穴一览无遗。

  “想要的话就让我继续今早的游戏如何?”润二微笑着说道,修长的手指恶劣的抚过悟硬挺的分身:“我很想玩呢!医生的……游戏。”

  “……!”悟赤裸的身子惊惧地一颤,想到早上被插尿管时那撕裂般的痛楚,神志即刻清醒了几分。

  “怎么样?”润二眯起色魅惑的眼瞳,柔声询问道,游移着的手却已伸向挂在床栏上的校服外衣,“这次我要插得更深,而且还会注射点东西进去,你忍得住吧?”缓缓的探入微鼓的口袋,润二掏出了一副一次性的塑封导尿管,接着,他又用嘴挑逗似的撕咬开了封条。

  “不!等一下,哥!”看到润二弯下壮实的腰杆,将手伸进自己大张着的腿间,悟惶恐地大叫道,缩起身子,瞪得大大的琥珀色眼睛似乎快要哭泣。

  “悟……把腿张开,”润二冻结住了笑容,阴冷地盯着用胳膊圈抱住自己膝盖,浑身战栗的觉和悟。“哥……别……”悟啜泣着,哀求的目光望向润二,但润二依旧冷冷地瞪着他,似乎没有妥协的余地,无助地放松身体,悟仰面平躺下,小心翼翼地岔开了腿。

  不再多言,见悟已配合自己,润二立刻重新俯下腰,一手握住悟的分身,一手捏住细管的一头,对准了悟分身上那微红的小洞后,着力挤了进去──

  “啊啊啊──!”悟尖叫着,粗莽的插入痛得他浑身痉挛,豆大的汗珠不断地从他苍白的脸颊上滑落,汗湿了雪白的枕巾,他的嘴在尖叫后就一直大张着,像是沙滩上缺氧的鱼儿般急促紧张地喘气。

  “悟……”一边捻动着手里的细管,润二深邃的眼睛一边关注着悟全身的反应,虽然痛苦异常,悟还是没有做出任何反抗的举动,他的手指紧紧地拽住床单,侧转的脸埋进枕头里,浅色凌乱的头发遮蔽着紧闭的双眼,柔韧的腰肢及膝盖都绷紧着。

  “很痛吗?悟?”看到悟泛白的手指快要扯裂床单,润二问道,语气淡漠:“可这是你想要的对吗?你想要痛,你想要我狠狠的折磨你,所以你现在……必须忍……!”

  “哥……哥!”悟转过脸来,狼狈的面孔上是一种近乎崩溃的悲戚神情:“别离开我……原谅我……哥……呜啊!”

  “……”无言地看着悟哀戚的眼泪,润二加重了手上的动作,细小透明的管子转动着,被更深地插进那饱经蹂躏的小洞里……。

  “越智部长……”心虚地压低脑袋,将身子横在医务室漆铀铁门前的男生嘟囔道:“我说过了,校医他送患急性胃炎的三年级学长去医院看……”

  砰──!一拳砸上那扇门,男生吓了好大一跳,腿一软,竟坐到了地上。

  “校医在被人操呢!你不知道?哼!滚开!要我踢烂你的屁股吗?!”越智隆士阴沉着脸,恶狠狠的嚷道,迈步上前,揪着男生的衣领后,一把提起,旋即又像扔垃圾似的甩开他。

  “等、等一下!部长!别去!”男生惊慌的叫着,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但是越智隆士撞开门,蹬蹬蹬地就冲上了木制的楼梯……。

  “呵呵……看来演员到齐了呢……”眯缝起眼睛,润二打量着斜瘫在医务室门口,气喘吁吁的越智隆士。

  “你、悟、为什么?!”越智隆士的眼睛瞪得圆圆的,惊恐的表情就像是见到了鬼。

  “悟舍不得我啊……瞧,他舔得有多卖力呀……”伸手探进跨间,润二抚摸着悟不住蠕动的脑袋,悟呻吟了一声,但没有停下嘴边的动作,他的双手规矩地捧着润二粗硕的肉B,不断做着吞吐舔舐运动的唇舌还制造出令人浑身燥热的淫荡声音。

  “你知道他有多想我吗?他的身体根本就离不开我,即使我做这样的事──”举起一只手,润二冷笑着让隆士看一样夹在他指间的东西,那是支灌注着粉红色液体的针筒,针筒尖连结着一根细长的塑料管,管子穿过悟的腋下,向下延伸着,直到……“你!混蛋!”越智隆士瞪大了眼睛,径自打了一个寒颤,──那管子竟然插在悟的分身上!

  “哼!”冷冷一笑,润二注射起液体来,悟赤裸的身子颤栗着,似乎很痛苦,但他没有反抗,反而更卖力地舔弄起润二的分身。

  “悟!醒醒!快醒过来,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悟!!”越智隆士激动地冲到床前,对着觉和悟大叫大嚷起来,悟没有回应,润二得意地冷笑道:“不明白的是你,你以为悟真的是因为整夜陪我做爱才精神崩溃的吗?哼!他是不能接受他爱我的事实!悟从小就很完美,──优秀的孩子,一丝不苟的孩子,还有……清高的孩子……,”润二的眼神忽然变得可怖:“他爱上了我,他的亲哥哥,一个男人!对他来说这是怎样的污点啊!所以他……不会接受,也不会承认……所以最后……。”

  越智隆士的脸就像是被人狠狠扇了几个耳光似的惨白僵硬,他的嘴唇不住哆嗦着,无力的身体已一种颓败可笑的姿势勉强站立着:“悟他……爱你?不可能!他说……”

  “他说我是个强暴犯吗?呵,这张天使般的脸说什么你都会相信的吧,”润二嘲讽似的说道:“脸孔是天使,脑袋是天才,身体却是荡妇,一开始是他先勾引我的啊,上床也是两相情愿的事,哪有什么强暴?!不过……有人倒是相信了,……你知道吗?越智隆士,你过分泛滥的爱心给了悟一个很好的机会,总有人要做的吧?总有人要替他……彻底地解决我!”

  “不是的!我没有……”越智隆士慌乱的向后倒退了一步。

  “你没有什么?在我的饮料里掺药后再教唆别人和我比飞车,你敢说你没做这样的事吗?呵呵……”润二突然大笑了起来:“当然了,这不该怪你,悟的魅力可是……毒药!”放下手里的针筒,润二的大手伸向悟高高翘起的圆臀,手指攀住那白皙的臀瓣后,用力地扳开,小巧的还流着精液的菊穴即刻显现在越智隆士的面前,虽然理智告诫隆士不要看!眼睛却还是直愣愣地盯住了那绯红瑟缩着的穴口,不自然地吞咽着口水,当润二的手指挑逗似的揉按着悟的穴口,并蛮横地勾开它插入两根手指的时候,越智隆士的分身忽地胀痛了起来,不知道被那肉壁吸附住的感觉是怎样的蚀骨呢?

  “不!不行!”越智隆士猛烈的摇晃着脑袋,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耻,觉和悟是学生会长,那个男人则是个被退学的败类,自己怎么能听信他的大言不惭呢?一定是他威胁悟……所以……,但是……越智隆士动摇着,因为他觉得那天悟哭泣着倒在他怀里,请求他帮他摆脱润二的时候,好象真的有种……勾引吗?越智隆士渐渐握紧了拳头。

  “你可以直接插进来,他这里已经被干得很软了,不过你想做的话最好动作快点,因为‘契约’时间一到,‘他’就要来了。”润二邪笑着说道,用催促的目光看着越智隆士。

  “契约?”越智隆士不解的问道,绕过床柱,拉下了裤子拉链后爬上了床。 “对,一种赎罪,是悟自己要求的,”润二说道,抓住悟的头发,把他按向自己的分身,抽送着。

  “我不明白,”越智隆士摇了摇头,在悟的身后跪下,握住自己蓄势待发的肉B,抵上悟高翘的臀部后,猛地一个挺身撞了进去,悟的喉咙“啊!”的发出哀叫,越智隆士只停了一下,就用力地向前顶了起来,悟的身体颤抖着,也许因为越智隆士后面的抽送太过蛮横,他终于忍不住想要起身──

  “别动!”两人同喝道,压住了他的手脚,还有肩膀。

  “嗯啊……”前后同时的抽送继续着,越智隆士觉得自己快要被那湿热弹性的甬道融化,他现在彻底相信了润二的话,觉和悟果然很淫乱,虽然先前他还反抗,但此刻即使有两个男人在上他,他还是不满足的摇晃着自己的臀部,要求更多。

  “悟……”注视着悟洁白诱人的身体,越智隆士茫然了,自己暗恋着的,是那个可爱纯洁的天使呢,还是这个贪婪地吞吐男人肉刃的‘荡妇’?猛然一个抽插,越智隆士想只有在这个身体内释放一次,他才能明白吧……。

  一阵柔柔的夹带着海洋气息的微风飘进敞开着老式窗子的医务室

  “呵……怎么了?悟”一只白!柔软的手突然幻现,并抚上觉和悟的脸颊,揉搓起来,手的主人就像那一阵清风,全身上下都充盈着不可思议的飘逸优雅之感,悟仰头看了他一眼,视线又移向窗外。来人轻轻的一笑,抚摸着的手向下移动,探进了悟的腿间后,把玩起他的分身:“啊,有伤口呢,被整得很惨吗?”指甲不留余力地刺进铃口,悟痛得差点从床上跳起来:“好痛!厄洛斯,你不是全都看见了吗?”

  “对,看见了,所以我现在也很想要,呵,你真的很能挑动人的性欲!”安抚着受伤的铃口,厄洛斯轻叹道。

  “可我是杀人犯啊,你确定你想要我吗?”悟凝视着那双幽魅的眼眸问道。

  “不,你不是杀人犯,你哥哥不是已经复活了么?”边说着,厄洛斯已经褪下了身上的长袍,欺上悟全裸的身子,“难道说,你爱上了那个越智隆士,所以不肯委身于我?”

  “才不是,既然我一开始就答应你,如果你救回哥哥,我就作你的玩偶,现在怎么会反悔!”悟嘟囔着,放松了身体,好让厄洛斯的手指插入:“我是想说……我很……很那个的……我自己也不知道,反正……啊!”

  “呵……那个啊……”厄洛斯的手指略显粗暴的抽动着:“我会让你满意到哭出来哦……呵呵……”





Secret
(非公開留言:受付中)

zlveczgkd
beheading http://myfreedownload.ga website


gziuu


orsiudf


初心的链接
成为朋友吧。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初心的小窝。
QR 编码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