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
<<03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5>>
亲们。
这里是私人收藏的小文库。 基本上都是我看过的文文, 没有授权的,请低调。

初心

Author:初心
新浪微博:难得是初心依旧

有你喜欢的类别嘛
初心每一天
03 | 2020/04 | 05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初心的每个月
初心又努力添文啦
我想搜一搜
留下脚印、证明我来过
你的背好白好瘦+番外静水边/一地一地/这只是一个梗
现代 校园 双向暗恋 短篇 萌 温馨
呆萌受VS冰山攻
攻:兵杉 受:戴蒙
这只是一个梗……
很早的时候糗百上看来的段子,当时就很萌,终于忍不住写了。
呆萌受VS冰山攻,双向暗恋……小短文,5-8章OVER
随意看

ACT1:
戴蒙已经半年没有剪过头发了,天气虽然热的要死,他却懒的要命,整天就宅在宿舍里打魔兽,跟着工会一帮水货还在开荒海山(TBC早期本,不懂的妹子可以无视……)

YY里团长的声音铿锵有力:“不要站在BOSS后面!小心被爆菊啊各位!哦哦哦哦!!爆菊啦爆菊啦!!”
戴蒙内心无限吐槽:“爆你妹啊爆……”

宿舍的窗户都大敞着,没有一丝风闷的懊糟,戴蒙的发梢已经接近肩膀,忍了半天终于找了个扎零食袋子的牛皮筋把头发胡乱扎了个马尾。

结果汗还是一个劲的淌下来,于是干脆把T恤也给脱了,光了个膀子团补。

也不知打了多久,等到终于把阿克过了戴蒙才彻底松了口气。

晃晃悠悠的起来倒水,刚转过身就看见对面楼的走廊阳台上站了一堆的爷们……

看到他的正面时,集体很默契的发出了一阵嘘声。

戴蒙握着水杯彻底僵硬了,他小心翼翼的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电脑,心想难道我刚刚划水都被发现了?!

等等……貌似隔那么远不可能看得到的吧喂……

对面楼有人冲他吹了声口哨:“喂,兄弟,你的背很美哦!”

戴蒙循声看过去,眼尖的看清出了站在说话的男生旁边的人的脸。

正是校草兵杉。

戴蒙愣了半晌,然后默默的脸红了……

他小心瞄了一眼穿衣镜里面自己的背影,因为常年宅在宿舍的关系,此刻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
白,瘦!

他抓了抓头发,摸到自己的马尾,猛然间恍然大悟,然后内心各种草泥马狂奔而来寸草不生咆哮过后万籁俱寂……

他做了一个自己一直以来都无法理解的动作……

双手交叉,捂住了自己的胸……

ACT2:
戴蒙每个星期一一大早的公共大课都不会逃,不论前一天开荒开的多晚都会在第二天早上涅槃一般挣扎着爬起来。

因为只有在这堂课上,戴蒙才能看见兵杉。

所以当他星期一刚进教室,发现兵杉前面的位子还空着的时候,内心无比欢喜的迅速而优雅的一屁股坐了下来。

当然坐下以后戴蒙就后悔了,他发现他正正好好不偏不倚的背对着兵杉。

然后他想到了那天兵杉也看见了他的背。

而且他还当着兵杉的面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最后戴蒙很庆幸他今天穿衣服了……

他今天穿衣服了……

今天穿衣服了……

穿衣服了……

衣服了……

服了……

了……

这根本不是重点好不好……

于是戴蒙内心的草泥马群体内牛满面,45°角仰望天空淡淡的忧桑了……

可惜他的草泥马还没来得及忧桑多久,戴蒙别扭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碰到了他背上。

刚开始他没在意,以为是后面谁的书放在了外面碰到了他,结果时间久了戴蒙发现,这个碰已经从局部延伸到了整体,片面发展到了全面,量变发生了质变……

戴蒙确定,有人在摸他的背。

戴蒙犹豫了很久,他以一种几乎扭曲的角度缓缓的转过了头。

身后五个男生,两个在睡觉,一个在玩手机,一个对着镜子在挤青春痘,最后一个兵杉正好与他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对方的眸子乌沉沉的,一瞬不瞬的盯着他。

戴蒙当然不会认为摸他的是兵杉,如果有可能他摸兵杉还差不多……

在得出这个结论之后,戴蒙有些伤心的转回了脑袋……

他自暴自弃的想,摸就摸吧,我就当你给我搓背了……

ACT3:
戴蒙晚上的时候又被工会拉去开荒BT,整个团队像打了鸡血一样的灭的死去活来……

他们寝室四个人,和他一样的本地人回家了,另外两个都是有家室的,在校外租了房子很少回来,所以工会活动的时候戴蒙从来不带耳机,直接开了YY连接小音箱。

团长咆哮般的怒吼声源源不断的传出来:“最爱冰山你团补的什么货啊!!你在玩鸡巴吗?!敢不敢认真点啊!!”

戴蒙心虚的四周看了一眼,然后默默的调小了音量……

在打三脸的时候,戴蒙放在鼠标旁边的手机欢快的震动起来。

戴蒙被吓了一跳,握着鼠标的手一滑,下一秒唯一一个给BOSS上BUFF的术士倒了……

然后系统提示,最爱冰山被移出了团队……

戴蒙郁闷的拿过手机,发现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你不热么?干嘛还穿着衣服。”

戴蒙一头雾水,刚准备当垃圾短信删了,同样的号码紧接着又来了一条:“你把靠右边的窗户关了,留左面的,快点把衣服脱了。”

戴蒙彻底震精了,他猛的回头盯着对面宿舍楼,发现没人才吁了一口气,他镇定的编辑了一条短信发还回去:“你是谁,想干嘛?”

对方很快的回了一条:“你的背很白很瘦,我想再看看。”

戴蒙突然福如心至,激动的回信道:“你是今天早上给我搓背的人?!”

给我搓背的人……
搓背的人……

背的人……

的人……

人……

这次对方整整过两个多小时,在戴蒙已经躺床上快要睡着的时候,才终于发来了回信。

戴蒙困得眯着眼半天才看清楚短信内容。

“那个不是搓背。”

过了一会儿,又发来一条。

“是性·骚·扰。”

ACT4:
在戴蒙同学少得可怜的人生经验中,性骚扰这种东西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传说。

比他前几天的捂胸口还要来的不靠谱……

在穿衣镜前研究了自己背部半天的戴蒙,坚定的将那个号码设定了新的联系人名称。

性骚扰的搓背师傅。

戴蒙看了半天觉得很满意,于是重新套好T恤,穿着短裤人字拖去食堂打饭。

无论何时,厕所和食堂都是最能体现天朝那庞大的十三亿人口基数的最佳场合。

戴蒙排着队打饭,前路茫茫的他心力交瘁,并且后方大部队还不停的涌上来,挤得他落脚地都快没了。

食堂里没有空调,几个吊顶的电风扇转的飞快,戴蒙总觉得它们随时都会掉下来,横扫千里,血流成河……

好吧,这其实一直都是他在上大学之前的希望……

戴蒙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半晌才感觉到背后有人推他,他下意识的往前蹭了蹭,身后的人又跟了上来,手还是推在他背上。

于是反射弧很长的戴蒙同学终于在关键时刻找到了直角线,瞬间反弹进了脑回路。

他被人搓背……不,被人性骚扰了!

戴蒙深吸一口气,内心的小草泥马们跃跃欲试的抬起了头,哼唱起了蓝精灵们的咏叹调……当然这个咏叹调在兵杉的近距离俊脸的刺激下,直接拐弯成了: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兵杉面无表情的看着戴蒙。

戴蒙突然觉得自作多情的自己真是苦逼死了……

ACT5:
如果你暗恋的好久的人就站在你身后,你会怎么做?

A:抓紧机会,和对方搭讪,在最短时间内了解对方喜好,星座,血型,争取用最快速度发展出共同语言,先爱带动后爱,携手奔向新世界……

B:假装一不小心踩到对方,然后道歉,然后再踩,再道歉,再踩,再再道歉……不断循环往复直到对方对你印象深刻,想到你就脚趾头疼……

C:……你用背影萌死他!

俗话说,只要在街上被发过传单(……)的姑娘就是好姑娘,被发过好人卡(……)的爷们就是真汉子!

所以,被搓……不,能被性骚扰的背一定是好背!

于是戴蒙将全身属性增值点全部灌注到了背部,决定多角度淋漓精致的在兵杉面前展现出来,让对方充分感受到他的背部攻击……

食堂大妈不耐烦的抡着铁勺敲了敲戴蒙面前的饭盆:“小伙子你能别扭了么,阿姨再给你加块红烧肉好不叫?”

戴蒙突然觉得很感动,小心翼翼的问道:“……那阿姨你要收我钱么?”

答案自然是食堂大妈很不客气的在他饭卡上又扣了1块……

戴蒙默默的看着饭卡上仅存的2元,恋恋不舍的又看了一眼放在不远处的古老肉,刚想叹气就被身后突然伸过来的手臂给憋了回去。

兵杉的饭卡几乎擦到了他的耳际,声音平静无波:“我要一份古老肉。”

ACT6:
戴蒙在那一刻觉得,刷卡的男人真是帅呆了……

虽然刷的是饭卡……

他默默的把脸扣在饭盆里,想着刚刚兵杉伸手的动作,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然后又默默的叹了口气,戴蒙想,他要是食堂里的读卡器那该多好啊……

脑补着兵杉的手按在戴蒙牌读卡器上,注:部位为戴蒙胸部(……),面无表情的冷冷道:“一份古老肉。”

……………………戴蒙又把脸扣回了饭盆里。

贴着大腿的手机轻轻的震动了一下,戴蒙打开一看发现是性骚扰的搓背师父(……这名字突然觉得好长!)发来的短信。

“你为什么不点古老肉,我记得你最喜欢那个。”

戴蒙挺直了背,狐疑的四周看了看,才谨慎的编辑道:“我钱不够了……你在哪啊?你怎么知道我爱吃古老肉?”发完,有些紧张的握着手机,低头往嘴里扒饭。

大概过了5分钟,对方的短信才发过来,简简单单的一个命令句。

“你往右边看。”

戴蒙的眼珠子移到了右眼角,然后便静止不动了。

他右边的桌角上放着一小碟可爱的古老肉。

对方的短信又发了过来。

“奖励你今天很棒的背部运动,我很喜欢。”

ACT7:
兵杉面无表情的收起手机,看见戴蒙红着脸将古老肉拨进了自己碗里。

身边的友人A看见他惊讶道:“诶,你刚去干吗了?”

兵杉喝了口汤,淡淡道:“投食。”

友人A:“……你养宠物了么?”

兵杉平静的看了他一眼:“我养了一个宝贝。”

友人A不解,他转头看了一眼兵杉的饭盆,惊恐道:“靠!兵杉你不是最讨厌古老肉了么?!”

戴蒙真心觉得性骚扰的搓背师傅是个好人,就算他喜欢给自己搓背,戴蒙也觉得已经无所谓了。

最重要的是他被搓的也很舒服……

戴蒙想着就又把手机拿了出来,仔仔细细的将性骚扰的搓背师傅改成了古老肉的搓背师傅……

于是古老肉的搓背师傅发来了短信:“你不打游戏么?”

戴蒙现在已经懒得看对面宿舍楼了:“今天没有工会活动啦。”

对方很快回了一条:“那你把衣服脱了。”

戴蒙:“……为什么老要我脱衣服啊。”

对方:“因为你光着身子的时候最好看。”

戴蒙趴在窗台上的脸红了红,他扫了一圈对面宿舍的窗口,忍不住问道:“你在我们宿舍对面的几零几啊?”

对方:“你脱了衣服我再告诉你。”

戴蒙咬了咬牙,一口气把身上的T恤脱了。

对方紧接着又发来一条:“站起来。”

戴蒙慢吞吞的站起来,手臂刚下意识的抬起来,对方的短信又来了:“这次不许捂胸部。”

戴蒙:“……”

ACT7.5:
戴蒙靠着窗台站着,夏天微凉的夜风吹得他起了一身小小的鸡皮疙瘩,他的宿舍在二楼,虽然天晚了,但是楼下的小情侣们仍是热情不减。

要是哪个组合身高差异大一点的,女的接吻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他……

戴蒙缩着身子,给搓背师傅发短信:“你快告诉我啊……我都脱了……”

对方过了一会儿发回来:“你对面2楼,第23个窗户。”

戴蒙吸了吸鼻子,他看着对面一溜排黑漆漆的窗口,内心一片汪洋似海的草泥马们瞬间跪地集体合唱伤不起呀伤不起……

结果刚数到第十三个窗口,对方的短信又来了一条:“忘了说了,23是从左边数起。”

…………………戴蒙和他的小草泥马们是从右边开始的………………

在无数的马蹄蹂躏摧残之下,戴蒙终于数到了23个……然后他惊恐的发现,那是兵衫的宿舍……

戴蒙的脑细胞瞬间转化成了不可思议的联立等式:

兵衫和搓背师傅在一个宿舍?!

兵衫中午也点了古老肉!!

兵衫星期一坐在他身后!

戴蒙的脑子轰轰的乱成了一团,他紧张的向前倾了倾,结果一不小心手一滑,握在手里的手机直接从二楼摔了下去……

戴蒙下意识的“啊!”了一声,然后他就看见对面兵衫宿舍的灯亮了亮。

有人从容的穿过走廊,慢慢沿着楼梯走下来。

戴蒙抱着手臂眼睛都不敢眨的盯着对方的动作,直到来人走到他楼下,捡起掉落在草坪上的手机,微微扬起下巴,脸孔清晰的朝着他的方向。

兵衫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会儿,淡淡道:“不是跟你说过了,不许捂住胸部么。”

戴蒙张了张嘴,脸憋得通红也没说出话,只是乖乖的把手放了下来。

兵衫眯着眼,他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戴蒙的上半身,突然开口,声音有些低哑:“你很喜欢我看你裸体么。”

戴蒙很傻很天真的看着对方……

兵衫虚指了一下自己的胸口,语气有些不怀好意:“你乳头都硬了。”

戴蒙:“……………………………………”

END:
兵杉站在楼下,看着戴蒙一跑一跳的下来,快到他面前的时候还猛的急刹车(……)以为他没看见,整了整发型斯温又优雅的挪着步子靠近过来。

戴蒙前几天剪了头发,对于再也看不到对方扎马尾裸背的画面,兵杉面瘫着脸内心默默遗憾着。

戴蒙偷偷的看着身边的兵杉,越看越觉得对方真是帅的要死,在不知偷看了多少次后终于被对方抓了个正着。

兵杉淡定的对他伸出了手:“要不要拉着手走?”

以下是戴蒙同学的脑内回音:要不要拉着手走……不要拉着手走……要拉着手走……拉着手走……着手走……手走……走……

于是戴蒙一个激动,一巴掌直接把对方伸过来的手拍到了一边。

兵杉:“……”

戴蒙:“……”

对面一对小情侣腻歪着走了过来,兵杉漠然的收回手插进口袋里,淡淡道:“走吧。”

……戴蒙觉得自己燃烧的小宇宙在哭泣……

兵杉走了几步,看他还没有跟上来,便站在原定等着。

戴蒙一脸死灰的表情慢慢移到他面前。

兵杉低头看着他,突然严肃道:“不许再拍开我的手。”

戴蒙呆呆的张着嘴,发现他的手正汗津津的被对方握在手里。

兵杉平静道:“我会抓紧你的。”


戴蒙被晕乎乎的一直拉着手进了教室,两人难得并排坐在了一起,上课的人本来就不多,他两又坐在后面,戴蒙刚静下心来听老师点名,就感觉背后被人上下左右的轻抚着。

他忍不住偏过脸,结结巴巴道:“你、你、又搓、搓我背、背了……”

兵杉危险的眯了眯眼,手掌慢慢下移:“我很早就告诉过你,这不是搓背了。”

手掌从脊椎移到腰部,最后慢慢探进对方有些宽大的牛仔裤里。

兵杉满意的看着戴蒙的脸越来越红。

他凑近了对方耳旁轻声道:“这叫爱的性骚扰。”



——————————————END

番外1:冰山对呆萌默默的一见钟情
兵杉第一次见到戴蒙的时候并不是震惊两栋宿舍楼的美背影杀手事件(……),虽然这是他顺利勾搭上戴蒙同学的最重要契机,但是他死也不会说出来的。

其实在刚开学的时候,戴蒙就走错了宿舍,并且毫不知情的一个人像小蚂蚁一样的把东西哼哧哼哧的搬进了别人的宿舍里。

兵杉在门口看了他好一会儿,才提醒道:“同学,我们宿舍四个人已经满了。”

戴蒙一脸迷茫的看着他,想了半天才稍显委屈的不确定道:“你的意思是……我要打地铺了?”

兵杉:“……”

最后还是兵杉帮着他把东西重新搬了回去。

戴蒙很不好意思,大热天的,让人家陪着他跑上跑下,他看着几乎湿了整个后背的兵杉不好意思道:“你把衣服脱了凉快凉快吧。”

兵杉抹了把汗,的确热的不行,反正都是男人他便一撩衣摆干脆的脱了T恤。

结果还没反应过来,挂在手臂上的衣服便被戴蒙抢了过去,对方边往卫生间走着边把自己的T恤也脱了,麻利的接了盆水,倒上洗衣粉。

戴蒙自然而然的蹲在地上光着膀子的开始搓衣服。

兵杉呆呆的看着他的脊背,第一反应就是好白好瘦啊……

戴蒙边搓着嘴巴还不停:“同学真是谢谢你啊,太麻烦你了,我帮你洗衣服就不请你吃饭了啊,还有我叫戴蒙,XXXX系的,我老喜欢玩魔兽了,不知到你喜不喜欢哦,我玩奶妈的哦,不过奶的比较水……”

兵杉完全没有在听对方说什么。

他眼里只剩下戴蒙又白又瘦的背,和因为蹲坐而牛仔裤过大的原因,露出的一小节股沟上……

番外2:粗长的八字母番外!!
戴蒙考研成功的那一天,正好是兵杉成立了自己的法律咨询室整整一年。
这一年里可以说两人是聚少离多,兵杉搬出了宿舍,戴蒙走不了,白天读书晚上做题,魔兽都AFK了许久,为了能跟戴蒙见面,兵杉在半年后添了车,偶尔接戴蒙回自己那里去睡。

说到睡,真的是好好睡……

一来兵杉忙了整整一天,二来戴蒙其实很怕疼……
他有瞒着兵杉私底下偷偷研究过GV,几次下来被吓的不轻,总觉得干那事之前不好好清清肠,绝对会屎崩的……

当然这话他没跟兵杉说过。
因为太煞风景了……

戴蒙坐在校门口的石墩子上等着兵杉来接他。
为了这一天他已经准备好久了,连着几天喝粥吃酱瓜,连最喜欢的古老肉都放弃了……要是今晚再不能上本垒……
戴蒙默默的在心底握了握拳!

兵杉看着戴蒙紧紧抱在怀里的袋子,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什么东西?”
戴蒙有些紧张的咽了咽口水:“那个今晚,今晚要用的……”
兵杉挑了挑眉,面无表情的揽过戴蒙亲了亲他的鼻尖儿,塞了一样东西到他口袋里。
戴蒙手忙脚乱的拿出来一看,是一把钥匙。
“我去年就给我们准备的房子,上个月终于装修好了。”兵杉抱着戴蒙,下巴在对方头顶亲昵的蹭了蹭,满足的叹了口气:“终于可以藏好我最重要的宝贝了。”

戴蒙在洗澡的时候兵杉将两人的被子铺好,他将床头灯调暗了些,坐在床边看了会儿卷宗。
结果不知道为什么,等了半天戴蒙也没有出来。
兵杉走到卫生间门口敲了敲门:“戴蒙?”
过了半天,门才慢慢露出一条缝。

兵杉愣在原地,有些惊讶的微微睁大了眼睛,他好像看见了……一对猫耳?
戴蒙红着脸慢慢蹭了出来,头上顶着两只棕色的短猫耳,脖子还有个铃铛项圈,下半身是一条紧身的丁字裤,股间翘着同色的猫尾吧,上上下下的晃悠。
兵杉已经被震的完全失去了面部表情功能,戴蒙忐忑的看着他,半晌硬着头皮哼哼了一声:“喵……”

“……………………”兵杉捂住了脸。
戴蒙吓了一跳,他刚忙凑上去,伸出舌头舔了舔对方的下巴,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喜欢么?”
兵杉抱着他叹了口气:“真是,喜欢的要了我命了。”

等到两人真坦诚相对的时候,戴蒙还是被兵杉的尺寸给吓到了……
可惜对方压根就没给他犹豫的机会。
兵杉握着戴蒙的臀部,语气里带着不加掩饰的笑意:“这尾巴裤子做的很有水平么。”
戴蒙不是很明白,他看着兵杉隔着内裤舔着他的下体,舌尖轻轻的扫过顶端用力吸了一下,戴蒙抓着他的头发,大腿都何不拢的微微打着颤儿。

兵杉将他整个人翻了过来,沿着脖颈一直吮吻到背部,戴蒙跪趴在床上断断续续的呻吟着,感觉兵杉的唇越来越往下面,于是便下意识的想逃。
对方稳稳的扣着他的腰。

兵杉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用舌头给戴蒙做着扩张,很快后面便湿嗒嗒的一片也不知是谁的口水还是精液。
戴蒙被刺激的眼角都红了,憋着嘴不肯转过脸来。
兵杉轻轻的含着他的肩膀,腰一挺便轻松插到了最里面。
戴蒙急促的“啊。”了一声,他背对着兵杉整个脊背都微微颤抖着,猫尾夹在两人中间一跳一跳的晃动。

兵杉没插几下戴蒙就已经到了高潮,正要恩恩着射出来的时候,却被兵杉掐住了根部。
戴蒙急的眼泪都下来了。
兵杉深吸了一口气,低伏了身子哄道:“再叫一声来听听。”
戴蒙呆了半天才想明白对方指的是什么,颤颤巍巍的轻轻哼了一声:“喵……”
兵杉咬了咬牙,他拍了拍戴蒙的屁股:“要加主人!”
戴蒙:“……”

两人一直折腾到了半夜,过程中洗了3次澡,最后一次戴蒙直接再浴缸里睡着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感觉兵杉抱着自己上床,伸手一捞摸到了自己头上还带着猫耳。
兵杉没让他摘来下,将人搂在怀里盖好了被子。

“明天早上要对我说‘主人,起床了喵’明白了么?”兵杉拍了拍戴蒙的脸很认真的提要求。
戴蒙:“……”



Secret
(非公開留言:受付中)

bwmobuqvm


初心的链接
成为朋友吧。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初心的小窝。
QR 编码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