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
<<03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5>>
亲们。
这里是私人收藏的小文库。 基本上都是我看过的文文, 没有授权的,请低调。

初心

Author:初心
新浪微博:难得是初心依旧

有你喜欢的类别嘛
初心每一天
03 | 2020/04 | 05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初心的每个月
初心又努力添文啦
我想搜一搜
留下脚印、证明我来过
其实我是狐狸,不是鸡by粗长直V5
古风 短篇
攻:古月黎 受:陆昭
文案

陆昭:给张休书吧,我不想做鸡婆。

古月黎:那个…其实我是狐狸。

陆昭:???

古月黎:因为我喜欢吃鸡所以我才变成一只鸡。

陆昭:……

☆、上

  惨白黯淡的月光从窗棂钻进来,屋子里儿臂粗的龙凤烛燃烧着。
  窗户上墙上都贴着红纸剪喜,轻纱帐被木夹子别在床头的两侧。
  鲜艳如血的红,刺痛了陆昭的眼睛。
  穿着红嫁衣的陆昭坐在床上头皮发麻,一颗心如同坠入万丈深渊,感受不到一点温度。
  被推进房间的时候就听到外面落了锁,也许外面还守着人,根本逃不出去。
  眼睛瞥向窗台,窗户也被两根宽木条交叉钉的死死的。
  一切退路都被封住了,插翅难飞。
  陆昭把耳朵贴在墙壁上,凝神静听。
  外面堂屋静悄悄的,听不见宾客喧哗。
  精神一集中就听到风吹动树木摇曳的呜呜声,尤其渗人。
  “咯咯”嫁衣的腰带上系的大红绳的另一头的白色的大公鸡叫唤了两声,一下子拉回了他走神的思绪。
  这里是他从小长大的宝鸡村,与外界隔绝,是一个犹如桃花源的地方。
  村民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家家户户都养着鸡鸭鹅犬猪养牛,但是鸡却被奉若神明。
  村里的村民迷信淳朴,不吃鸡肉,不杀鸡,全部用来供着或者祭祀鸡神。
  而他今天嫁的,也就是眼前的这只白色的羽翼血红的鸡冠以及墨绿色瞳孔的大公鸡。
  这只鸡一个月前从天而降来到村子后,村民们以为是鸡神下凡,全村大喜。
  但是祭祀庙养的鸡被它一夜吃光,村民们复又战战兢兢。
  吃相实在太凶残了,第二天村民们一进祭祀庙就看到一地的鸡毛和血迹斑斑的地面。
  自那日后,它就在祭祀庙安家了,每日村长都会带村民送供品过去。
  它被宝鸡村的村民们奉若神明
  此刻它正饶有趣味的偏头瞅着陆昭。
  墨绿色的眼睛灼灼的炙烤着陆昭惴惴不安的心。
  初次听说鸡神下凡落到他们的村子里,陆昭因为好奇偷偷的跟着村民们去瞧了一眼。
  只是一眼
  就被它那诡异的墨绿色瞳孔吓破了胆,惊了心。
  它高昂着头,神气十足,像是趾高气扬的王者接受着臣民的膜拜。
  这只鸡吃同类吃的那么凶残,村民们送了上好的大米饭过去,它却不屑一顾。
  所以村民们自发的把村里所有的鸡都屯起来给它做备粮
  村长不允许过多的村民接近祭祀庙,陆昭是偷偷跟着村民后面过去看的
  感觉视线相交的那一刻,那只鸡的眼睛突然发亮,就像是看见了吃的那种亮闪闪的光芒。
  陆昭被自己诡异的想法吓了一跳。
  虽然村民把这只鸡传的神乎其神,但是陆昭其实不是很信这些的。
  只是宝鸡村的规矩在那,他也不敢违背。
  小时候跟村里的小伙伴烤过小鸟吃,某天他捡到了一只受伤的小鸡崽。
  那时他还分不大清楚鸟跟鸡的区别,刚准备烤了吃就被村长给狠狠的揍了一顿。
  为了防止被村长发现挨骂以及那只鸡太诡异一直盯着自己不转眼,陆昭准备离开祭祀庙。
  结果眼尖的村长喝了一声:陆昭,你跑过来干什么,还不快滚回去。
  陆昭低着头乖乖认错后转身就跑,走的时候都可以感觉背后的那道强烈的视线。
  那只鸡太邪门了,他暗自做好决定以后要离祭祀庙远远的。
  理想太丰满,现实太骨感,三天后的村民大会上村长就宣布要把他嫁给鸡神
  一道惊雷把他劈懵了。
  他想反抗,却没有立场。
  因为他爹就是宝鸡村的村长…
  为什么会是他?
  不管他怎么问,村长都不告诉他。
  他反抗无效,就这样强行的被嫁给了眼前的这只鸡。
  被这只鸡紧盯着不放,陆昭头皮发麻。
  居然会娶…哦,不,是嫁给一只鸡。
  心烦意乱的移开视线不想再傻兮兮的跟一只鸡对视。
  视线一转瞥到了桌子的酒。
  陆昭的酒量一般,平常挺少沾这些东西,抱着灌醉自己的心态豁出去敞开喝了起来。
  不一会儿就微醺了,摇摇晃晃的起身走向铺着喜被的大床睡了过去。
  古月黎是狐族最小的小狐狸,一直没找到配偶,这次到人间就是为了寻找另一半。
  族内不少兄弟姐妹都到人间找寻配偶,内部里他没找到能结合的同类,于是也被族长赶到了人间。
  族长叮嘱他们不要原形下山,他想了想,于是变成了…一只鸡。
  一到人间他简直感动的泪流满面。
  第一天晚上他就吃了二十多只鸡,肚子吃的圆滚滚的,鲜美的鸡肉差点让他把舌头都吞了。
  一日三顿都有人类过来给他送吃的,他不禁为自己化形时英明的决定在心里狠狠的给自己点了个赞。
  经过观察和偷听,他发现这里的人类把鸡视虔诚的信仰,暗地里都以为他是鸡神。
  他想着反正不急着去找配偶,于是就心安理得的在这里住了下来。
  幸福的简直要冒泡,整个村的鸡都是他一个人的。
  来到人间后他也不用修炼,每天都等着饭点的到来。
  直到有一天,在给他送吃的那个人类走了之后他正准备施个结界化为原形吃鸡却突然看见了一个人偷偷的看他。
  一对上那个人的视线,他就心跳加速,全身就像是触了电。
  眼前的人乌黑的短发,小麦色的健康肤色,直挺的鼻梁,唇色绯然,眼睛清澈纯净。
  狐族都善魅术,一向自诩美貌。
  可是眼前的这个人这么干净纯粹,让他觉得比所见过的同类或者人类都要好看
  他瞬间认定了配偶。
  都不用等他去打听,就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
  陆昭,陆昭,他满心欢喜。
  一见之后他就上了心,暗暗的观察了好几次,发现他预定的配偶陆昭没有成亲,并且给他送食物的那个人居然是陆昭的父亲。
  脑子一转,他就有了主意。
  等陆昭的父亲过来给他送吃的时候,他化成人形和他父亲交涉。
  对方看到他突然从鸡变成人,腿一软就跪在了他的面前磕头。
  岳父磕头什么的让他满头黑线。
  抛开这层身份不说,好歹也给他送了这么久的鸡…
  “吾乃上界仙人,汝之子与吾有缘,乃是吾命定之人。吾将与他成婚”因为要装的像样一点所以他面瘫着一张脸很是严肃的文绉绉的“通知”对方
  说是通知什么的,其实在村长听来简直就是势在必得的节奏。
  可以说是强娶了,但他不怒反喜。
  鸡神是他们村从祖先就传下来的的信仰,他此生有幸能见到仙人真是死了都瞑目了。
  现在仙人居然看上了他的儿子,那个小子真是天赐的福气。
  能得先人的看中,并且是仙人的命定之人,他们祖坟都有光了。
  丝毫都不犹豫的就应了下来。
  至于仙人是个男人… 他下意识的忽略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下

  村长应下来后飘飘然就出去了,很快就在村会上宣布要把陆昭嫁给鸡神。
  此话一出,全村哗然。
  虽然说鸡神在村民里的地位很高,可是怎么能把孩子嫁给一只鸡。
  村民的劝阻村长笑而不语,最后在征得鸡神的同意后带了少数几个在村里说话比较有话语权的一起去了祭祀庙
  等出来之后,他们都纷纷道恭喜,简直都有点羡慕嫉妒恨了。
  为什么看上的不是自家的孩子?
  也是,陆家那孩子长的多俊啊。
  村民们的心安抚了,可是陆昭那边就不好办了。
  听说父亲要把他嫁给一只鸡,瞬间斯巴达了
  他根本不想再去那个庙里去见父亲对他说的鸡神,也不相信什么狗屁缘分,装神弄鬼的。
  无论怎样反抗都被父亲驳回,无奈之下,他不吃不喝开始绝食。
  不绝食还好,一绝食,父亲不知道是在哪得来的主意,把原本定在一月后的婚期提到了第二天,看来是要速战速决,强行把他嫁给那只鸡了。
  偷偷逃跑,结果被隔壁家柱子爹给拦住了,好几个叔伯都指着他脑壳子骂个没福气的,这种事别人求也求不来。
  于是才有了房间落锁,窗户被封这么一出。
  一对龙凤烛一起闪烁了下,古月黎挥舞了两下鸡爪子弹灭了蜡烛。
  唔…鸡当久了,爪子使的挺欢。
  白月光,红纱帐,美人醉卧床中央。
  扒拉了两下爪子弄出了掩人耳目的结界,肥硕的白鸡突然变成了一只纯白色的狐狸
  毛发顺柔光滑,墨绿色的眼睛弯成一轮新月,甩了两下头,耷拉着的耳朵支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古月黎看到床上睡过去的陆昭忽然觉得口干舌燥。
  很饿…
  对方的身体好像散发着一种若有似无的香气诱引着他。
  那种甜的发腻的香味让他渴望的灵魂都产生了颤栗。
  大概是化形现身的时候身上的皮毛变化成白色的袍子,所以村长以及村民们让村里手巧的女人赶出来的嫁衣也是长袍,上面绣着龙凤纹。
  睡过去的人无意识的舔了舔粉嫩的红唇让古月黎不受控制的伸出舌头舔了上去。
  带着点酒香的柔软的唇滋味美好的无法描述,古月黎压在陆昭的上方,前肢搁在陆昭的脖子两侧,埋头不断的舔着陆昭的唇瓣。
  在陆昭紧闭着的眼睛和微张的嘴唇上留恋不止的一一舔过后,心里烧起的那团火越来越旺。
  古月黎的目光一直往下,最后停留在陆昭领口露出的脖颈上。
  也许扭断他的脖子就能纾解了吧?
  喂,是“吃”人不是吃鸡啊蠢货。
  低头埋在他的脖颈处嗅着,舌头在陆昭的脖颈上舔舐着,经过凸起的喉结他当时的暴虐一闪而逝。
  想着咬碎对方纤细的脖子他应该就不难受了吧。
  可是只是用牙齿磨了磨,舍不得下嘴。
  正眯着眼睛想着解决方案的时候,忽然一只手把他的脑袋推了一下。
  陆昭头晕晕沉沉的,只觉得有一座大山压着自己,还有一种被野兽即将撕碎的错觉,想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心里咯噔一下该不会是鬼压床吧,等了半天之后没有动静,于是撑不住又睡了过去。
  大概是酒劲上来了有点热,陆昭闭着眼睛不断的扯着身上的衣服想要把它扯下来,努力了一会儿发现手上没力气又放弃了。
  古月黎忽然觉得陆昭身上的衣服让他很不舒服,明明被他的小新娘穿起来那么的惊艳,拜堂的时候让他眼前一亮。
  唔…舍不得他的人,一件衣服没关系吧? 他心里想。
  古月黎连牙齿带爪子并用一起总算是把陆昭身上碍眼的衣物给除去了。
  赤条条的身子一进入视线,古月黎就看直了,只觉得眼睛不够用,不知道该看哪里好。
  狐族虽生性淫靡但是族内风气还是比较正的,为了让族人安心修炼族长在地盘上下了封印阵
  为了抑制发情期下了无法勃.起的封印阵,只有成婚的才有资格搬出去住。
  所以… 古月黎是狐族最年幼的小狐狸,根本就不知道发情期是怎么回事,还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
  虽然不少族人喜欢幻化人形,甚至连族长都经常是以人形现身,但是古月黎一点都不喜欢人形,两条腿走路实在是太累了。
  族长:那你为什么要变成鸡,鸡不也是两条腿?
  除了那次以人形来唬弄村长以及村民他就只在下山之前族长的考验下幻化过一次人形,族长在他来人间之前还担心容貌要祸害人间。
  结果他变的是一只鸡。
  祸害鸡间倒是真的,全村的鸡都成了他的储备粮。
  忽然察觉有人靠近,古月黎迅速的变幻人形,门被咚咚敲了三下,在静谧的有点过分的夜显得特别突兀。
  神情状似慵懒其实十二分的警觉的去开门,门一打开,就看到族长笑眯了眼的那张脸
  “…”你来干什么?古月黎当时就想关门,但是法力根本就没有族长强,关门根本就没有用,族长直接就可以进来。
  族内有规定必须要把配偶带回去才能成婚,他这次擅作主张的糊弄了人类跟配偶成婚了,也没通知族长,族长过来该不会是要惩戒他把他带回去把?
  “等你把你的配偶带回去再跟你好好算账,喏,我就不教导你了,自己看看该怎么做”族长说完拍了拍他的头然后就倏尔不见了,手上是族长留下的小册子。
  封面没有字画就只有一个泛黄的书皮,不知道被族长给过多少人了吧?
  难道是什么修炼的秘籍?
  想到会是秘籍古月黎就打不起精神翻阅了。
  “不是什么秘籍,切记一定要看”小册子里飘出了一章纸条。
  本性被族长摸的好透彻。老狐狸!
  族长走了,回到床前的古月黎在心里嘟囔了一声老狐狸然后重新设好结界才翻看起来。
  不知道里面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居然还施了阵法在上面。
  虽然古月黎觉得很有可能是那只老狐狸为了勾起他的好奇心和兴趣免得他懈怠不翻看。
  但是不得不说的是这个陷阱挖的他还真是不得不跳,还真的被那只老狐狸料中了。
  古月黎只对吃的比较有兴趣,至于修炼是个半吊子平时除了能吃能睡之外的优点也就是好奇心强一点了…
  所以老狐狸真是投其所好,破解封印之后的内容看的他膛目结舌。
  封印阵一破解,泛黄的小册子就逐渐黯淡消失,出现一道幻境。
  里面是两个脸部被模糊的男子,但是身形总让古月黎觉得似乎在哪见过。
  除了幻境里的内容还配上了族长的讲解步骤
  ……
  古月黎被里面的内容刺激的面红耳赤,下腹如同着了火,暖流统统往下汇聚,墨绿色的瞳孔有些迷离,看着还在床上沉睡的陆昭舔了舔唇。
  等看完里面的讲解以及真人示范后,古月黎把陆昭抱起来放在腿上开始亲吻,手上运起法力来进行第一步骤洁尘术。
  虽然他一直懈怠修炼,但那也只是因为他比较懒并且没有太大的兴趣。
  至于幻境里面的内容他却是十分认真的一一记下不敢有任何疏忽。
  尤其是把里面的两个人代入陆昭和他,更是让他看的移不开眼。
  脑子里回想着“教程” 手上的动作无一不与内容稳合,没有一丝的偏倚。
  陆昭醉的虽厉害,但是浑身暖洋洋的他还是能感觉的到,只觉得是在美梦中,没有一点想要醒来睁眼的欲望。
  等到感觉前后隐秘处有什么湿漉漉的东西在上面舔舐,他难受的扭了扭身体轻哼了两声,却挣扎不开,只能任由它的作怪。
  这种滋味真是又舒服又难耐。
  古月黎十分认真谨慎的做好事前准备后,把陆昭在床上放平,双腿抬高,自己则是扶着人形的东西缓缓的送了进去。
  期间真是折磨的要命,却偏偏不敢使劲,谨记族长在幻境的配声讲解里说的徐徐图之。
  因一直用法力安抚着陆昭的那处,所以陆昭只是觉得肿胀以及轻微的火辣感倒是没有疼痛。
  等到全根纳入后,从未被人征伐占有过的紧致温暖处让他提起的一颗心一下子有了着落,闭着眼睛开始缓缓的律动起来。
  之前如果说还记着幻境里面的东西,现在全部忘到了脑后,一切只凭本能的驱使,好像天生就会这些一样,畅快的不知今夕何夕。
  动作或快或慢,或碾磨内壁或不留情的拔出再插入。
  陆昭大抵以为是春梦,快感来了竟无意识的发出了呻.吟,刺激的古月黎狠狠的深插了几次,差点没把陆昭弄醒。
  又动了几百下,古月黎感觉元阳要泄了只得恋恋不舍的拔出然后一手轻掐着陆昭的下巴把他的嘴弄的微微启开再放开精关把元阳泄在他的嘴里。
  虽然化为人形但是体质总是有不同的,古月黎的元阳不是白浊物而是一道清气。
  陆昭隐隐感觉有到暖流在口腔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全部被咽了下去。
  等看到陆昭服食了他的元阳后的古月黎对乖觉的陆昭满意的点了点头。
  族长:蠢货人家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要是知道是你的初精你看他还能不能乖乖吃下去!!!
  古月黎蹲下身含着陆昭的物事或用舌头挑逗或打圈或吸吮,前面从未经历过如此刺激的陆昭不知觉的精关大开泄在了古月黎的嘴里被他吞了下去。
  圆房后心满意足的古月黎有心再来一次,但顾忌族长说的“人类的身体与狐族不同,第一次不得贪欢”把族长的叮嘱放在了心上。
  于是古月黎心里想着反正已经成为配偶了,也不急于一时,也没变成鸡就这样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陆昭睁开眼睛看着红色的幔帐还觉得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昨夜他隐约有点记忆,只当是离奇古怪的春梦,可是当他看到自己赤身被一人搂在怀中他瞬间就清醒了。
  “说,你是什么人”怒极攻心的顺手扯着那人的耳朵问
  “老婆放、放手,我是鸡”耳朵是狐狸的弱点,变为人形也不厉害,古月黎吃痛,
  “我不是什么鸡婆,别蒙我”陆昭反扭了两下古月黎的耳朵。
  “痛、痛啊老婆快住手啊,其实我是狐狸,不是鸡”
  -------------------------完--------------------------



Secret
(非公開留言:受付中)

pJ, http://sexchat.are-design.nl sex chat basically http://sexchat.are-design.nl, wwtxe, http://livesex.are-design.nl sex free webcam, mbz,


QGrqww, http://vlammenvoordevrijheid.nl through http://vlammenvoordevrijheid.nl, 8[[,


pJEU, http://marbuscollege.com instant payday loans, 927,
pJEU, http://marbuscollege.com instant payday loans, 927,


XEzy1p <a href="http://naobzrjxuqgt.com/">naobzrjxuqgt</a>, [url=http://nbslwaeuypnh.com/]nbslwaeuypnh[/url], [link=http://vqau


qzccd


初心的链接
成为朋友吧。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初心的小窝。
QR 编码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