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
<<03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5>>
亲们。
这里是私人收藏的小文库。 基本上都是我看过的文文, 没有授权的,请低调。

初心

Author:初心
新浪微博:难得是初心依旧

有你喜欢的类别嘛
初心每一天
03 | 2020/04 | 05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初心的每个月
初心又努力添文啦
我想搜一搜
留下脚印、证明我来过
这一开始是个骗婚的故事by齐楚
现代 短篇 剧透一样的剧情
大纲。
骗婚梗。
一个看到开头你就猜到结尾的俗套故事。

搜索关键字:主角:攻,受 ┃ 配角:姐姐 ┃ 其它:骗婚

第1章 三分之一
受的姐姐要结婚了,对象是攻。
攻在众人眼中绝壁是好男人形象,来个不恰当的比喻就是——在腐女眼中,这种男人竟然娶了一个女人真是太可惜了!应该给他配个受!或者找个攻来干死他那就更加带感了!【咳。】
甚至受的姐姐嫁给他,有种高攀了的感觉。受父母觉得受宠若惊,但同时对这个女婿也十分满意。
然后因为某些原因【嗯,受看见攻去了家gay吧之类的】,受发现了攻原来是个基佬!
其实受也是个基佬。于是攻和受就走上了背着老婆姐姐偷偷勾搭在一起然后过上了没羞没臊的H生活?
显然会被骂三观不正。
受虽然是个基佬,但平生最痛恨的就是那种为了应付家人传宗接代应付周围人眼光不被指指点点所以去欺骗无辜女孩子的基佬了,比滥交还恶心!
所以受很瞧不起攻。本来还想着欺负自己多年的姐姐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制住她的男人,自己以后自由了什么的,结果对方特么是个基佬来骗婚了,于是他就开始伺机破坏攻和他姐姐的婚事。
受是个基佬的事,他家里人都知道了。当初因为他出柜,一家子闹得……受差点和家里断绝了关系,只有受的姐姐,一反以前老欺负他的态度,维护着他,所以即使平时嘴上在怎么说不喜欢姐姐,但心里还是感激的。
而受当初之所以会出柜,全是因为家里人给他介绍对象,他不想害了对方女孩子,就一下子霸气侧漏了。
但即使没有被赶出家门,受也变得极为不被待见,于是在外面租了个房子,搬了出去——美其名曰工作方便。然后也就过年的时候回次家,每次还要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不过即使如此,还是免不了听一些阴阳怪气的话,被指指点点着。
而这次,因为自己的姐姐要结婚了,所以受才被父母不情愿地叫了回去,帮个忙什么的,顺便的,父母也有那么点想要劝他回归正途的意思——你看你姐姐都要结婚了,你也不要说些奇怪的话,快点找个女孩子定下来吧。
于是受怎么破坏这件婚事呢?
一开始,受怕姐姐知道真相受伤害,于是就没跟姐姐说未来姐夫其实是个骗婚的基佬,他想了想,然后说了些攻其他方面的坏话,比如这种男的有钱又帅靠不住,绝壁会搞婚外情包二奶什么的。但是姐姐听了说你一定是嫉妒我找了这么好的一个男人,然后安慰道,好了好了,别伤心了,你以后一定也会嫁个好男人的。
受反驳说为什么我是嫁?!
姐姐笑而不语。
然后话题就歪了。
说坏话不行,受去找攻的茬。不过那些茬在外人看来其实都是他在无理取闹什么的,而且显得特别幼稚,弄到最后总是受自己倒霉——
比如一家人一起吃饭的时候,受挑攻的刺,攻看起来十分好脾气地被他挑着,带着一点点宠溺感和无奈感,然后最后受就被骂了。如果只有姐姐在场,那还好,说几句就熄火了,攻还会两边都安慰几句,然后说你们姐弟感情挺好。但要是受父母在场,受就没什么好下场了,绝壁被骂得很惨,弄得一顿饭吃的十分尴尬。有次,受爸爸差点把受是同性恋的事都骂出来了,然后被受妈妈拉住了,主要还是怕准姑爷因此而嫌弃他们女儿。多次下来,他们也就不在一起吃饭了。而在受眼中,攻每次被他找茬都一副白莲花的模样着实让他火大,然后愈发觉得他不是好人了。
受父母抱怨,这么早把他叫回来干什么,婚礼的时候通知一声不就完了,帮忙帮忙,不捣乱就谢天谢地了。受无意中听到,心里挺失落的。其实叫受回来帮忙是受姐姐的主意。主要还是想缓解一下受和家里人的关系。受心里明白,但有时候有些事总是事与愿违。
而受不止当着别人的面找攻的茬,私底下也会有意无意地来一发。最后都变成习惯了。
攻对他基本都是采取不和熊孩子见识或者悟空你又调皮了的态度,弄得受觉得自己在对方眼中简直就是个跳梁小丑!十分火大。
但是受有点不明白,为什么私底下没人的时候,他都表现得跟人前一样,非要装个好人?难道是装好男人装久了,真觉得自己是好人了?
受有时候疑惑,难道自己搞错了?但是没疑惑多久,又在gay吧看到了他——直男怎么会总是去gay吧玩?自己绝壁没有搞错,于是就继续找他茬了。
然后受真是,RP略差,经常倒霉的是自己。于是就很狗血很俗套地,有次就伤到了哪,比如脚。于是就走不了路了啊,于是攻就送他回家了。
一路上受都在生闷气,气对方也气自己,最后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了。
总之如此这般,两人变得像……欢喜冤家一样。
攻其实对受挺好的,受静下心来想想,也觉得从表现来看,真是个万中无一的好男人。但一想起他去gay吧,一想起他要和自己的姐姐结婚,一想起他是个骗婚的基佬,一下子又怒了。

随着婚期将近,受是越来越着急了。虽然说结婚了还能再离婚什么的,比起婚后发现自己丈夫是个同性恋,然后伤心欲绝什么的,还是早点断了好。
长痛不如短痛,于是受觉得不如直接让攻出柜好了。
不过他选择的方式选择的时间不太好。→_→其实他要是会选择天时地利人和什么的话,当初和家里也就不会闹得那么僵了——当初他是直接说的,像扔炸弹一样,而不是选择潜移默化慢慢渗透的方法。
于是这次,他也直接扔炸弹了。
在受父母提起他姐姐和攻哪天哪个黄道吉日要去领结婚证的时候,受深吸一口气,走上前,跟他父母说了攻是基佬的事。
受父母脸色一阵青白,最后吼道,你自己有病,喜欢男人也就罢了,还污蔑别人,还想抢你姐姐的人,你给我滚出去,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然后受就被赶出家门了。
受父母的脑回路是这样的:受喜欢男人,受说自己的准女婿是同性恋,准女婿是个万中无一的好男人,所以受一定是看上了准女婿像把他抢过来才这么说的。
然后再一次狗血的情节出现了——受被赶出家门还遇上了下雨。雨下得还很大。
受十分落魄地在雨中淋雨,路边的车开过,不时地溅他一身水。一开始他还是有反应会骂几句的,最后全身都湿了,也就随便了。
然后用膝盖都可以想到的情节出现了:一辆车停了下来,车窗摇下来,露出了攻的脸。
攻喊他快点上车。
受才不鸟他呢,继续走。
于是攻就下车把他强行拉上了车,带回了自己住的地方。
一回去攻就把受扔进了浴室让他洗澡去,免得感冒,自己则去弄姜汤什么的——无时无刻不体现着自己是个温柔体贴周到的好男人。
于是受从浴室出来就喝到了姜汤。→_→
然后受的姐姐打电话过来了,说了今晚的事,然后知道了受原来是在他那,也就放心了。
此时的受像兔子一样乖一样听话,但攻知道这是一只会炸毛而且笨的野猫。
攻坐到受对面,刚想开口,就听见受先说话了:刚刚那个电话是我姐姐打来的吧?
攻点点头。
受又说:我姐姐他虽然脾气差还老是欺负我,但她是个好姐姐,你就放过她吧。
然后抬起头,看着攻。一脸凄惨的感觉。
攻没说话,一脸的疑问。
受继续说:我知道你是同性恋,好几次都看到你去gay吧了。我姐姐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你找拉拉形婚也好,花钱雇个人也好,干嘛要骗我姐姐呢?
攻这下愣住了。气氛冷了会,然后攻苦笑着说,要是我告诉你那家gay吧其实是我开的,你会怎么办?
受愣了下,然后反驳道:哪有直男去开gay吧的?这件事只能说明你是个有钱的gay罢了。
攻闻此笑了一下,道:然后我再告诉你,我在那里对你一见钟情,你会怎么办?
受大脑当机。重启的时候脑补了这样的情节:渣男基佬因为看上自己于是借着自己的姐姐接近自己然后打算和自己的姐姐结婚之后和自己出轨搞婚外情……
重启完毕之后,受脸上涨红——气的,然后站起来要打他。
攻必须是练过的,一下子就把受的拳头给抓住了,然后把受压在了沙发上。
于是气氛就暧昧了啊——受因为刚洗完澡,穿的是浴衣,于是随便一扯,景色就能露一大片啊。当然,攻没那么急色。
他压制着受,起开点身子,先是视奸了受外露地春光——脖子锁骨什么的。
然后视线往下,就看到了受因为挣扎,露出来的大腿。视线回来,就对上了受略带惊恐的目光。
攻笑了下,低下头,嘴唇里受很近,到底没有亲上。而受努力地将自己的头往下压,想要远离攻那看起来随时会落下的唇瓣。
攻空出一只手来,解了受的腰带,受一惊,又猛的一挣扎,嗯,裸|露地更多了。
攻抬起头,往下扫了一眼,略感失望——穿着内裤。
总之这样压着调戏了许久,没有亲顶多有摸的,但比有亲的时候感觉还暧昧还情|色,直到攻觉得再那样下去自己要被憋坏了,才一笑放开了受。
受脱身就甩了攻一巴掌。啪的一声十分响亮。
于是当受的姐姐进屋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受面红耳赤一脸愤怒衣衫不整地甩了攻一巴掌的情节——她觉得,自己的弟弟要是个女的,这种场景就十分地眼熟了——不知道在多少部电视剧还有小说里见过。现在换成个男的,稍微微妙了点。
攻受俩人发现她进来了,具是一愣。然后受一脸惊慌,说姐姐,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姐姐走过来,说,我想的哪样啊?
受说:我不喜欢他,他真的是同性恋,你不能嫁给他,他刚刚还对我……
总之有种越说越乱的感觉。
受的姐姐笑了下,然后叫了一声受的名字,说:其实,我也是同性恋。
然后受就愣住了。
然后姐姐就把所有的事说出来了。说自己是les,和攻结婚呢,其实只是形婚罢了。还说自己已经有女朋友了。总之一堆受不知道的事。
受听得惊讶,最后浑噩。
姐姐说,弄出这么多事情来,是我当初考虑不周,我应该早点当面和你说清楚的。
然后她让受跟他回去。
受:回去?
攻说:叔叔阿姨不是把他赶出来了吗?他还能去哪?还是住我这吧。
姐姐说,不行。
攻说为什么?
姐姐说,你说你刚刚对我弟弟做了什么,我晚点来,他的贞操就不保了!
受:……
攻说:我连亲都没亲一下,我做了什么?
受又脸红。
攻说,你让他回去继续挨骂么,还是留这,等叔叔阿姨气消了再说吧。
姐姐不说话了,担忧的看向自己的弟弟。
受低下了头。
攻道:我发誓我不会对他做什么的。
姐姐斜睨了他一样,叹了口气道:好吧。
然后离开了。
姐姐走后,受又从小白兔变成了小野猫,对攻道:你!我姐姐!我!
因为有点急,于是语无伦次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攻说:你姐姐知道我喜欢你,所以担心我会对你怎样,明白了吧。
受明白了,但因为事情真相大白又被人又一次说喜欢,于是又脸红了。
气氛有点尴尬——一直以为是骗婚渣男的人一下子变成了喜欢自己的……真好男人,受有点措手不及的感觉。
于是他转移话题道:很晚了你快去睡觉吧。
攻说,你不睡?
受说:我睡沙发啊。
他很自觉地就给自己分配好床了。
攻说:……我有客房的。
受:……哦。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句话把攻受都挑明了。
所以结尾连猜都不用猜。

第2章 三分之二
于是这样了之后,攻和受姐姐的婚事该怎么办呢?
虽然受知道了攻和姐姐其实只是形婚的关系,但还是有些不能接受。潜意识里觉得,虽然只是迫于现实的无奈之措,但还是有种出轨的感觉?受在感情上有点小洁癖,不能忍受这种掩护般的关系。但他同时也纠结,因为如果姐姐直接出柜的话,那结局不会好到哪里去,恐怕父母那边会非常生气。自己就是前车之鉴。而且,自己现在知道了真相,似乎也没有什么立场来反对这件事了。
而至于攻喜欢自己这件事,受选择了无视——说白了其实是逃避。
受不知道怎么面对攻,于是决定就当自己之前幻听了好了。但无论怎么假装自己不在意已经失忆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每当看到攻的时候,或者攻好像在深情凝望自己的时候,自己还是会不争气地有点小紧张小忐忑小脸红——受还是有点纯情的。
期间,攻对受说,其实,如果你坚决不同意的话,我可以找个理由去退婚。
受看了攻一眼,叹了口气,说,我有什么立场不同意。
攻默然。

受在攻那里住了几天,父母就找上门了。
父母一进门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说没他这样的儿子,竟然对自己姐姐的未婚夫都想勾引,简直病得不清,还说要断绝父子关系云云。受因为怕自己说错话被父母发现真相,所以就一直承受着谩骂不说话。
攻在一旁劝着,效果甚微,甚至还被反劝说不要帮受说话,不要走上弯路。攻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而看着受一言不发就那样被骂着,心里也有些心疼。他想说出真相,但明白这无异于火上浇油。
受父母对受说,跟我回家,不要住在这里祸害人家。等你姐结了婚,我就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去,这病必须治了!
受一脸震惊地看着父母。
攻也震惊了一下。
受父母说着就要把受拖走。
攻眼见着劝不住,就一把抱过受,将受和受父母分开了,然后道:叔叔阿姨,对不起,其实我骗了你们,其实我也是个同性恋。
受父母愣了下,道,女婿诶,你是被他带坏了吗?还是他对你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这话可不能乱说。
攻摇了摇头,说,不是的叔叔阿姨,其实我天生就喜欢男的。和小雪结婚……是因为我喜欢小浩,想借此接近他。
这里的小雪就是受姐姐的名字了,小浩就是受的名字了。为了便于称呼于是随便取了一个。
受父母听闻一脸震惊。
受也很惊讶地看向攻,因为攻竟然把这事说出来了,而且他好像还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骗婚的坏男人!
受父母摇着头说我不信我不信,你一定是被他带坏了。
攻说,对不起了叔叔阿姨,我想我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和小雪结婚了,我不能对不起他们姐弟俩,也不能对不起叔叔阿姨。
说完就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接着他道,改天我再登门正式道歉,我会好好补偿小雪的,很晚了,叔叔阿姨你们先回去休息吧。
这是下逐客令了。攻说完就很客气地把还在震惊中的受的父母请出了家门。
关上门之后,攻仿佛松了一口气般,靠在门坐下了。
受直愣愣地看着他。
攻笑了,道:傻了啊?
受没有说话。
攻又笑了下,觉得他这样傻傻的挺可爱的,就站起来,走过去,抱住了他。
受被抱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想要挣脱出来,结果攻却说,让我抱会,有点累。
然后受就这样乖乖地让他抱着了。
攻轻舔了一下受的脖子,感受到受身体变得僵硬,又笑了一下,然后把人抱得更紧了。

过了会,受姐姐打电话过来了。两人这才分开。
受姐姐问攻到底怎么回事——受父母刚刚回家已经把事情说了。
攻把情况具体说了下,然后就等那边反应了。
受姐姐说,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攻说,要不你干脆也出柜得了。
受姐姐说,要那么简单那么容易,我费那个劲找人形婚干嘛?之前我父母的态度你又不是没有看到。他们现在是根本就不能接受这种事情。
攻说,那就只能我装骗婚渣男,然后你把我甩了再找人了。
受姐姐说,也只能这样了。

于是婚事就这样被退掉了。对受的父母宣称是攻骗婚,而对外宣称是,攻遇到了什么什么真爱,女,所以劈腿了。之所以不用“真相”作为理由,某种程度上,是为了面子——受父母还不想自己女儿因为遇到过一个同性恋的事,以后会被歧视会嫁不出去——谁知道别人会怎么想呢,比如想她女儿会不会也被带坏变成同性恋什么的。
而受,则暂时一直住在攻那里了。
原先受搬出去住的时候房子,因为之前姐姐的婚事,自己被召唤回家的时候,为了省钱什么的已经退掉了,所以现在受……是无家可归的状态。
面对这么一个多金的,优质的,还说过喜欢自己的,帅哥基佬,受有点无法直视,感觉特别别捏,想,自己还是快点找个房子搬出去吧。所以之前姐姐给他打包送过来的行李,他还一直放在行李箱里,没有整理出来放在客房里。
不过,想要找个地段好的舒适的又便宜的,真的非常难——受以前住的地方早就被房东转手租出去了。
受有点丧气。
而就这样堂而皇之地住在攻的家里,受多多少少有些不好意思——住个几天可以算朋友之间的借住什么的,但现在都住了半个多月了,真有种自己赖着不走的感觉。虽然攻说,没事,就住这,但对方越是这么说,受越是觉得别扭——受有时候觉得自己真特么矫情。
于是受便跟攻说:那在我找到房子之前先住你这,我给你房租吧……你别收太贵啊。
攻当然不会收,受又说,那我给你做家务当做付房租吧?
攻觉得不错,只是把人留住了,而且这样的受,有种人|妻的感觉,攻沉浸在每天回家都能看到受对自己说您是先吃饭呢还是先洗澡呢还是要吃我呢的想象中不能自拔。然后他就听见受说:不行,我不会做家务,自己房间都乱得跟猪圈一样。我还是付你房租吧。
攻:……
后来想想,收了房租,那受也没什么理由火急火燎地去找房子想着搬出去的事了,于是攻就象征性地收了点。他还暗自意淫了一下——这是老婆给自己的零花钱。如果受知道,也许会甩他一脸的钢镚——去你妈的老婆的零花钱。
不过果然如攻所料,受交了房租了之后,找房子的事也就缓了下了,而且住起攻的房子来,也没有以前那种看着各种不安的感觉了。
于是两人也就这样地,名正言顺地,同居了【不对。
而两人的奸|情,也在不知不觉中发酵了。总之就是日久生情的戏码。
于是就暧昧了啊。
攻这之后虽然没有再对受做什么暧昧的小动作,比如搂搂抱抱什么的,但那能腻死人顺便溺死人的眼神,弄的受是看也不是躲也不是,于是继续假装不知道。简直是又傲娇又纯情,简称矫情【……


第3章 三分之三
两人就这样相安无事地暧昧着,直到受的姐姐出了事。
倒也不是什么关系到生命的事,但也好不到哪去——受的姐姐被出柜了。
之所以会被出柜,是因为受的姐姐和她女朋友kiss的场景被受父母狗血地看到了,于是就闹翻了,于是受姐姐就离家出走了。
受是在父母找上门来的时候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的。父母问他姐姐在哪。很明显受姐姐是去了她女朋友那。不过受也是不久前才知道原来自己姐姐是拉拉这么劲爆,所以当然不可能知道姐姐的女朋友是谁,更不知道住的哪里了。
但是受父母死脑筋,一口咬定受一定知道。所以双方就争持不下。于是结果就是受父母又开始数落谩骂起受来,什么都是你带坏了你姐姐,把病传染给了你姐姐云云的。
攻刚回家就遇见了这么混乱的一幕,根据受父母的话,思考一二,便猜出大概发生了什么,攻便去了一个电话给受姐姐,把事情问了一遍,又把这边的情况说了一遍,然后说,你快点过来吧,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不要老连累你弟弟。
受姐姐:……
不过她还是很听话地过来了。同时过来的,还有传说中的姐姐的女朋友。
姐姐的女朋友很diao——这是受后来对她的初印象。然后发现她真的很diao。
俩人赶到的时候,受已经被父母骂得不吭声了。攻把他护在身后,自己面上也一圈黑地沉默着,倒是抓着受的手越来越紧了。搞得好像其实他们俩是要被拆散的鸳鸳似的。
姐姐听到自己的弟弟被骂成那样,心里也不忍,毕竟是自己的弟弟,就算从小欺负到大,也是唯一的弟弟。
姐姐上前道,爸妈,你们别说了,这事和他没关系,是我自己的问题。他也是不久前才知道的。
受母亲唉声叹气道:你们这一个个是,要逼死我们啊!
受和受姐姐没有说话,攻也不知道说什么。
然后就听见受父亲悲痛喊道:这都是造了什么孽啊!不行,我要把你们送到医院去好好治治!
说着就要拉姐姐走。
然后就被姐姐的女友制止住了。
姐姐的女友真的是超级御姐,说得夸张点,当时她头发一扬,然后一连串的妙语连珠把受父母说得无话可说,讪讪地走掉了,看得攻都觉得,女人果然是可怕的生物,于是看向受的时候,眼神更加能溢出水来了。
女朋友说的话无法就是现在哪里哪里同性恋都可以结婚了,你们抱着这种想法真是太跟不上是待定脚步了,改革开放都多少年了你们都还抱着老一辈的保守想法呢。还有什么我们就是在一起了你们能拿我们怎么着,逼婚啊,待会逼死了又是一条命你们儿子女儿白养了二十几年不说到时候可没人给你们送终,最后还得被人戳着脊梁骨说逼死自己儿子女儿。然后又说你们上哪找我和我弟夫这么有钱又对您儿子女儿好的儿婿女婿的。之后又和他们绕子女的问题,说试管婴儿代孕什么多的是,福利院里被人丢的小孩也有,现在人口那么爆炸,我们这是低碳恋爱,减缓人口增长,减少社会压力……总之各种合理的歪理的,全都被她拿出来说了。并且气场特别强大,霸气侧漏的,hold住了整个场面。受想,自己姐姐已经够强悍,没想到找的对象更加强悍——她们肯定是相杀相爱最后在一起的。
受父母走后,在场的除了姐姐的女朋友,其他人都暂时松了一口气。
攻道:早该放你出来了。
御姐女朋友也附和道:我早说了,但她就是不肯。
姐姐:……
攻又说:我觉得你再跟他们这么来几次,他们大概就妥协了。
女朋友道:我也这么觉得。
姐姐:……
然后双方就互相介绍互相认识了一下了——主要是介绍受和姐姐的女朋友认识。
女朋友调戏了受一番,之后就被姐姐拖走了。然后就又只留下了攻和受,独处。
攻看受刚刚一直消沉着的样子,知道他是被父母那样说了之后,心里还难受着。
刚刚受姐姐跟他道了个歉,说是我连累你了。但受却摇了摇头说没什么,攻觉得他那是被说麻木了。
攻看着不免有些心疼。于是便又过去抱住了他。这是继上次父母找上门摊牌之后的第二次拥抱了。
这次,攻没有再刷什么小心机做些吃豆腐的调戏动作了,而只是,抱着他。
不久,攻发现受竟然回抱了自己,但还没来得及欣喜,他又发现受似乎哭了——身体微微有些颤抖,然后自己被枕着的肩膀似乎也湿了,隐约还听到了极力忍耐的抽泣。
攻无声地叹了口气,把人抱得更紧了。
虽然说现在是个趁虚而入的好时机,比如用性|爱来安抚对方然后一举拿下直接上垒什么的,不过攻最终还是没那么做。只是在抱了许久之后,摸了许久受的脑袋之后,亲了一下受的脸颊。
不过刚亲完,抬眼,攻就发现受直直地看着他,略有点红肿的眼睛透着点傻气,果然这一击必杀下来,攻就把持不住了。试探性地往前凑了下,发现受没有躲开,他也便一往无前地吻上了受的嘴唇了。
起初是很温柔的,但当攻小心翼翼地侵入了受的牙关之后,气氛一下子就像倒满汽油的地上溅上了一点火星,燃了起来。确切地说是受有点燃的感觉——觉得有点热,而攻确是起来了。
于是在彻底把持不住自己之前,攻放缓了攻势,重新转换为温柔模式,最后恋恋不舍地退出,声音喑哑,道,我去洗澡了。
留下受一个人愣愣地呆着,最后回想着刚刚的一切,默默地脸红着。

一个吻的作用有时候是很大的。攻受之间的这个吻,就像是催化剂,而且还是强力催化剂,两人之间的关系,彻底拉近了。
攻一改之前谦谦君子只用眼睛视奸而不动手动脚的态度,现在是能揩多少油,就吃多少豆腐的,绝不带剩的。
他自己好像也发现了,这种肢体上的接触【说白了,性骚扰】对付起受这种平时看着是小野猫,但一遇上这种事就变成小白兔的纯情小处男来说,简直就是大杀器。之前眉来眼去N天的效果,都没有搂搂抱抱几天来得惊人。才揩油了一个礼拜,受就已经习惯自己把他抱在怀里并且不再僵硬了,不过还是会脸红,但是脸红的样子很可爱。这样下去,攻城略地把人吃到手也是指日可待的了。
但是攻不是什么猴急的人,和受在一起也不是为了和他上床。呃,准确点说,上床只是目的的一部分,主要还是喜欢他这个人,想和他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所以他希望受能全身心地接受他,而不能有一点的不甘愿。
唉,这种要求多的攻其实也挺可怜的挺自虐的,要憋那么久。

然后,机会很快就来临了?没有,攻真的憋了很久。
他和受最亲密的程度,也就是和受接吻,然后弄得自己快把持不住了,然后去洗澡了。
简直就是自作自受。
至于受,要他跟攻说今晚我们H吧什么的几率还不如攻终于把持不住了把受给这样那样了来得高。
于是就这样憋着。
这天,受姐姐问起攻受发展到哪一步了,买戒指了没。受说没有。
姐姐义愤填膺,说,合着他就是把你当充气娃娃,一点都不打算负责啊?
受被这么一说,脸红了一下,然后道,我们还没怎样呢。
姐姐问:什么还没怎样?然后看着弟弟这纯情样,突然茅塞顿开:你们不会……还只是拉拉小手吧?
受脸红加无语。然后摇了摇头。
姐姐问:亲过了没?
受点头。
姐姐又问:打手枪?
受低头又摇头。
姐姐说:我鄙视你们。
受:……
然后姐姐问:你想做吗?
受:……
然后道:不知道。
姐姐说:你怎么会不知道呢?跟着感觉走啊,不然小心当一辈子处男,最后变成圣魔导师什么的啊。
受:……
受说,我有点想,但又有点害怕。这种事情还是顺其自然吧。
姐姐说,那你不憋死。
受无语,自己又不是没有手。
姐姐说,弟,用手不环保,宅男才废纸呢。
受:……
不过姐姐也就是拿他开下玩笑,要真把弟弟送上门去给人家这样那样,还真有点……怎么说也是欺负到大的弟弟不是么。
但是又过了一阵,当再听说他们还只是亲亲的程度的时候,姐姐无语黑线着,想,他们不会打算攒着过年吧。被这个想法雷了一下之后,姐姐果断给攻去了一个电话,然后在电话里暗示了一下弟弟对H的期待,略去了对H的害怕,然后说,初中生都没你们这么龟速的。
攻:……
不过这话倒是刺激了攻。他决定试探一下受的态度。
于是当天晚上,当他们在一起亲上的时候,当攻快要把持不住的时候,攻没有再退开,而是转移阵地,爱抚起了受的脖子锁骨等其他地方来,而手也摸上了受的小弟弟。他想,就算不能一步到位,吃点开胃菜也是可以的,打手枪也是循序渐进里的一步。
而受,本以为攻会又以洗澡为借口去卫生间里用五姑娘抚慰自己,本来还带着点小小的失落的,结果来了这么大的一个惊喜(?),愣了一下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嘴角控制不住地上扬了一下——好吧,他知道为什么的,只是傲娇假装不知道。然后那弧度很快就被强力压下去了,很可惜攻没有看到。
受想,终于来了啊。然后带着点点的忐忑,鼓起了勇气,把手环上了攻的脖子。
此时,受的姿势已经从之前坐在沙发上变成了现在被攻压在沙发上。
攻见受回应了自己,也是一阵惊喜,想受姐姐说的果然没错,他果然是在等待着的,然后觉得自己对受的纯情羞涩程度需要重新估量才是。
不过当务之急是——
攻在受耳边道:去我房间?
受重重地呼了几口气之后,颤抖地嗯了一声。
接下来接天旋地转,他被攻抱了起来,去了攻的房间。
之后的整个过程,各种缓慢温柔悸动,隐约间带着几抹隐忍的急切,所有的感官都被放大了,受觉得自己似乎是溺水了,可同时又燥热无比,大脑基本上已经停止运作了,只有在攻拿出润滑剂准备扩张的时候,他才后知后觉的想到,要来了,以及,原来他早就买了这东西。

H完,差不多就该HE结尾了。
攻去给受买了戒指,受说我也应该出钱的。攻说不用,你交给我的房租我都还好好留着,然后一起拿来买戒指了。
受说,那本来就是给你的钱,攻怕在这个问题上争执过久,于是就直接把人压倒了——H过一次之后,已经食髓知味了。
不过受最后还是给攻买了块手表之类的,花了两三个月的工资,十分肉疼。他表示,还好现在不用交房租了,否则自己要每天啃包子度日了。
攻笑,说,你要继续交房租,我们就不是夫夫而是房东和房客关系了。哪有房客跑房东床上去的?
受斜他一眼,说,是你把我往你床上带!
攻说:对,这叫卖身还债!
受决定不和他扯。
总之,两人就这样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
至于受姐姐那边,姐姐的女朋友可是个酷帅狂霸拽的存在,完全大丈夫萌大奶。

-完-


作者有话要说:
被和谐的字是半包围结构的时候简直不能忍。
改个小bug——2014-2-2 21:47:12



Secret
(非公開留言:受付中)

X, http://vlammenvoordevrijheid.nl webcamsex, 25326,
X, http://vlammenvoordevrijheid.nl webcamsex, 25326,


LWZfBF <a href="http://whntdeivpior.com/">whntdeivpior</a>, [url=http://qvthwohhjuzp.com/]qvthwohhjuzp[/url], [link=http://qtjr


zciwodp


初心的链接
成为朋友吧。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初心的小窝。
QR 编码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