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
<<0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4>>
亲们。
这里是私人收藏的小文库。 基本上都是我看过的文文, 没有授权的,请低调。

初心

Author:初心
新浪微博:难得是初心依旧

有你喜欢的类别嘛
初心每一天
02 | 2020/03 | 0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初心的每个月
初心又努力添文啦
我想搜一搜
留下脚印、证明我来过
初心by凰朝雨
Be 短篇 虐心 受菊不洁 虐哭 明知Be还是看了

那日孤魂依旧坐在哀思渡的桥头。身上的白衣和周围飞舞的流萤一样散发着淡淡的光。
夏夜里草木芬芳,星河万丈。远远地,微风中传来禅仗上铜环隐约的碰撞声。
孤魂不躲不避,静待那人来至跟前。
:“阿尼陀佛。你不躲不避,就不怕老衲收了你”?
:“我不是人。却从未害人。我在这里坐了十年,方丈六次路过此处却从未动手。这次又何须恐惧呢”?孤魂淡然一笑,语气轻松仿佛如多年的老友交谈。
:“阿尼陀佛。此处是哀思渡,下面轮回之境,施主何故止步不前,徘徊于此呢”?
:“我不知道。”孤魂茫然的看着自己的手掌
?! :“死去那一刻记忆就已经消散。但我总觉得心中有事未了,就这么去投胎心有不甘” 。
老方丈微微一笑,沉吟半晌道
:“据老衲推测。施主应该是为情所困。情字一事冥冥中自有因果,施主莫太过执着,还是快快投胎去吧”。
孤魂不解,追问道
:“若是为情所困,可见我用情至深。为何还会心中有憾呢” ?
:“有些事,不是你努力了就有结果。你若不信,大可再来一次”。
:“如何再来”?
方丈微微一笑,抬起禅仗一敲,铜环铮鸣。四周顿时疾风突起,抹去了飞舞的流萤,褪去了漫天繁星。孤魂一阵眩晕中听见方丈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这一次,你只有十年”。
——————————————

再次睁眼,回忆接踵而来。想起那个让我执着徘徊于哀思渡上的事,那便是——我爱他。
不论是生前,还是死后,亦或是现在的死而复生。这个认知似乎永远没办法从我的脑海里抹去。
所以,即使他对我提出这样过分的要求。我还是没办法恨他。
:“清池,九王爷……想请你去他府上用饭”。他双眼里有着自责,却藏着渴望和乞求。
他渴望成功,而命运弄人,我成了他的机遇。
生前我狠狠的拒绝了他,毕竟那时候我还是那个高傲的方清池。可现在,我只能惨然一笑,抚上他的脸
:“你真的想我去么”?
他喉结滑动了一下,没有说话。我看见他眼睛里满是血丝。我知道他昨夜收到九王爷的信后彻夜不眠,他犹豫过,挣扎过,却还是来见我了。
这是我重生后所改变的第一个决定,我对他说
:“好,我去”。
于是第二天夜里,我在夜色被送到九王府内。
夜里下起了倾盆大雨,我从九王爷的床上爬起来。一刻也不想停留,跌跌撞撞的出了王府。
大门一打开,就看见被大雨浇得狼狈的他在外面等着。一看见我,疯了一样冲上来。
歇斯底里的在我耳边喊道:“清池,我后悔了。我敲过门的。他们不让我进去,我错了,我错了……”。
他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一般不停的认错,紧紧的抱着我。在雨中用泪水温暖我冰冷的躯体。
:“过去了,都过去了”。我安慰着他,亦或是安慰着我。至少我知道了,你不是真心想让我去的。对么?
此后他有了九王爷的提携,平步青云,却从未在我面前提起过他的仕途。只是跟我说些趣闻。
:”又是三月了,南方的花都该开了吧。听说云都的桃花最盛,什么时候咱们也去看看”。
我放下手中的书,淡淡的反问道
:“那你什么时候陪我去看”?
大概没想到我会这么较真,他愣了一下:“清池……”。
:“当我没说过”。我低头。又翻起手里的书。忽然手里一轻,书被人抽走。
他静静地环抱着我,就想小时候那样将头搁在我的肩膀
:“清池,你会不会怪我”。
我由他抱着,默默不语。

他急了,将我的头转过来追问
:“你真的还在怪我么”?
看他着急的模样,我心里一跳,忍不住暗中欢喜。于是轻而易举的就说出了谎话
:“我怎么会怪你”。
他得到了回答,松了一口气,喃喃自语
:“幸好。幸好还有你。清池,我答应你,过两年,等这些事都完了。我们一起去走走”。
我背对着他,忍不住都要落下泪来,尽管知道这是或许到死也不能兑现的诺言,还是忍不住要去幻想和他的将来。

如我所预想的,他的两年迟迟未来。
贺凌云越来越忙。人也越发的沉默冷厉。也曾听说他在朝中行事过狠,便劝他
:“凡事还是不要做的太绝的好”。
他停下筷子,神情淡漠
:“我自有分寸”。这一刻我总觉得自己好像在家中枯等的女人,相公的话没有半分置喙的余地
我戳着碗里的饭,叫住了准备离开的他
:“你知道我是谁么”?
:“清池?你怎么了”?他皱眉,有一丝不耐。
:“那你呢?你是谁”?我抬头看他,没有为他的不耐感到一丝不快。
:“贺凌云”!他说完,转身欲走。
我淡道
:“不,你不是。你已经不记得当初贺凌云是什么样了”。
我擦了擦嘴,这一次。我先离开。
云都的桃花开了又谢,而我的身体却不能再好起来。
十年,弹指一瞬间。快了,又快到离别的时候了。我躺在床上,决心这一次不要死的那么凄惨。
远远的,传来唢呐的声音。吹吹打打的喜乐,在早春寒冷的风中倒带出几分凄凉。
我问伺候的丫头,
:“谁家的喜事啊”?
丫头支支吾吾却没说出个所以然。我突然想起来,算时间大概是贺凌云和丞相之女荷怡的婚礼了。
怪不得一连半个月都没见着他人了。
我知道,他会在婚礼那天偷偷背着宾客来看我。而上一次,我正好是在他大婚当天死掉的。
这样多晦气,我才不要再做一次这样的傻事。
咳嗽两声,帕子上的血比云都的桃花还要红。丫头仓皇无措的都掉眼泪了,哭着要去找他们老爷。
将带血帕子握在手心,我整理了一下衣服告诉丫头不要怕。待会他们老爷自然会过来的。
丫头不解,我难得笑了笑。冲她神秘的眨眨眼。正好,下一刻,敲门声就响起来了。
丫头震惊的打开门,想说些什么,却被我用眼神支出去了。
:“来啦”?我微笑,他反而沉默了。
:“清池,我……”。
:“别说了,结婚是好事。结婚了。清池恭喜你”。我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清池”?果然,他疑惑了。在他看来方清池才不是那么大方的人吧。可是他不知道,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这些我都懂了,都看开了。
:“还呆着干嘛。我这个身体可不能喝你的喜酒了。快去吧,别让客人等”。于是,他在我的犹豫中被赶出了门。
我微笑着看着窗户,隔着一层窗纸听着外面的动静。不久,喜炮响起来了,我猜大概是新娘子进门了吧。我咧着嘴,却终究没忍住眼里温热的液体滑下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后,红梅溅上了雪白的被面。我以为我都懂了,却终究过不了心里这一关。
推门进来看到我惨状的丫头吓的就要去叫人,却被我死死拉住。
:“今天,不可以……”。我拼命的摇头,唤丫头将纸笔取来。
我抖着手,饱蘸着浓墨的笔端落下一滴墨水,没入洁白的宣纸上
莫忘初心,是我留给他的最后四个字。
我的意识已经开始离我远去,说话都变得含糊不清。
身体又重新变得轻盈起来,是了,这一次我要从哀思渡跳下去了,再无牵挂。

依旧是夏夜,哀思渡上早已没有了那个白色的身影。取而代之的事一个黑色的人影。贺凌云负手而望,苍穹之上星河灿烂。
禅师站在他身后,问
:“后不后悔,给他的魂魄造了这样一个梦”?
:“后悔?呵,见到他尸体那一刻才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时候”。
贺凌云永远也无法忘记,那夜里接到消息的时候自己身体突如其来的冰冷。赶到那人的房里触摸到那冰冷的尸体时令人恐惧的绝望。
丫头在一旁泣不成声,断断续续的复述那人临终前的话:“少爷说,云都的桃花开了……还有,塞外的落日。一定,很漂亮”。
那一刻贺凌云是茫然的,就想跋涉了很久的人,却突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了。
莫忘初心
而他的初心是什么?连他自己也忘了。而那个能给他答案的人,也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万念俱灰,万念俱灰。
禅师又问:“既然爱着他,又为何不给他一个完满的梦境呢”?
贺凌云低头微笑
:”我作恶多多端,死后必然会下地狱。他这样的人儿,还是趁早断了念想,下辈子找个好人家投胎吧。”
贺凌云再次抬头,眼神有些迷茫
:“这是我唯一能为他做的了。只是希望,能再见他一眼,也好”。
禅师微笑,
:“阿尼陀佛,万事冥冥中皆有安排。”
禅师渐行渐远,铜环最后一声清脆的声响消失在夏夜里。
痴缠怨念,一切都随夜风散去,最后归于平静。
_ENd_



Secret
(非公開留言:受付中)

vjctnn


初心的链接
成为朋友吧。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初心的小窝。
QR 编码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