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
<<0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4>>
亲们。
这里是私人收藏的小文库。 基本上都是我看过的文文, 没有授权的,请低调。

初心

Author:初心
新浪微博:难得是初心依旧

有你喜欢的类别嘛
初心每一天
02 | 2020/03 | 0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初心的每个月
初心又努力添文啦
我想搜一搜
留下脚印、证明我来过
星之殇by原毁
BE 玄幻 后世也是BE 后世的后篇是HE
主角:夜澹、夜寒星

后世<你这个笨蛋>腹黑狡诈有心机美X笨蛋任性
楔子

捧着母亲带血的头颅,他成了正统的占星师。
长久一个人孤立在黑色占星塔中,陪伴他的只有星夜的寒风……
无论是作为之前蓝眸银发微笑的正统星见,还是后来成了赤目蒙眼狡猾的嫡传皇族,
孤傲面容下,他寂寞着……


第一章 正统星见

透明的天空下,无数辉煌的建筑森然伫立于奇花异草之间。我穿梭在一片光怪陆离中,瞪大了眼睛。到处都是舞动的风,飘飞的花瓣……两旁绚烂如霞的花林,在镀金的夕阳中落红成阵。
不远处,是一座大门虚掩的园子。我好奇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独立于外界的空间。蓝色的天,蓝色的落日,蓝色的草地,连花儿都是蓝色的。一阵风微微摇晃了花林,我分明感到幽蓝的落英如跳动的精灵,在淡蓝的空气中轻舞飞扬。
一片蓝色的叶子旋转着飘飘而下,落在我的面前。我不禁伸手托住它,任它将手指染成湛蓝。
太阳落下去之后,蓝色没有暗淡下去,反而渐渐稀薄,渐渐温暖起来……一转眼,天地就变得面目全非。赤色的天,红色的花圃,淡红的空气……
“你是谁?来我的紫园做什么?”
我惊悚地回头。来人十七八岁的模样,紫色长发,紫色眼睛,相较于四周,是略微突兀的色彩,却显得美轮美奂。
紫园?为什么要叫紫园?这儿明明白天是湛蓝,晚上是血红的。
无论如何,被人发现我就糟了。我支支吾吾地编起谎话:“我……我是这园中的精灵……”
“啊,有流星……”仿佛没听到我的话,他自顾自地抬起手,指着头顶上闪烁的红色天空,上面缀满了无数明亮的星星。
我仰起头,那些星星中有一颗落了下来,在天空中划出一条长长的红光。
然后我看见他笑了,美得百花齐放也为之逊色,“精灵,你的眼睛比流星还美。”声音在夜色中扬起,清淡却又充满魅力。
“刚刚我看到了,你的蓝眼睛仿佛就是为了紫园的白天而生……”说着,他低下头伸手抚摸我的眼睛,“精灵的眼睛都是蓝色的么?”
见我呆呆地,他拉起我的手,“如果精灵不是有什么特别的任务,今晚可不可以陪我赏花?”
我有点动心了。然而下一刻,黑塔的阴影突然窜进了我的脑海,我推开他。“我要回去了。”

一到夜晚就漆黑如墨的占星塔,每个夜晚都会让我深味那种阴深可怖的冥暗。我出生在这里,注定了无法逃离这里。
看着母亲头发蓬乱,歇斯底里的模样,我不由自主的开始哆嗦。
“去哪儿了?我不是说过不许走出占星塔吗?”
她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我浑身抖得更厉害,看到她手上的东西,我倒吸一口冷气,向后退去。
一条黑色的鞭子毒蛇一样突然闪现,冰冷的后背仿佛烧过一道夹杂着辣椒的火。
火焰倏的收回,再挥出,在我赤裸的肌肤上划下一道道鲜红的刻印……

第二天傍晚,趁着她独自关在塔顶小房间里作占星的准备时,我忍着身上的疼痛,又偷偷跑出了占星塔。我贪恋外面自由的空气,竟鬼使神差地又跑进了紫园。
“精灵,你受伤了?让我看看……”
他说话的时候,紫色的瞳孔中影衬着繁星的光辉,唇边绽现了琼花般的微笑。
我释然地把手放在他的手心,任他轻轻褪下我的衣服。看看眼前的他,为什么他会给我安心的感觉?还有他到底是谁,他真的愚蠢天真到相信了我随口杜撰的谎话吗?我仍是云里雾里。
他抬起手,手边萦绕着紫色的光圈,只轻轻一点,我的伤痕就消失不见了。
“你……是神仙?”
“这只是普通的利用术来疗伤而已啊。”
“术是什么?”
“你不知道什么是术?这个王国是由术师统治的。”
“不知道啊。术师?你是术师?”自 由 自 在
他笑了,看上去是那么美丽,犹如晨曦中美丽的花瓣,踏着曼妙的旋律飘落在我肩头。
那一夜,我没有回占星塔,和他并肩躺在紫园的草地上睡着了。梦境像破碎的玻璃零碎的散了一地。林林总总地似乎梦到鞭子打在身上的声音如大雨的冲刷,听到清晰的翅膀折断的声响,看到白色的羽毛覆盖了天地,在血色的夜空中打旋……

醒来的时候,我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占星塔里。是他送我回来的?他知道我是什么人?
我忍不住想溜出占星塔找他问个清楚,却在门口被人一把逮住。不是母亲,而是一个满脸霸气的男人,他的身边熙熙攘攘拥满了手持武器神情严肃的护卫士兵。
巨大沉重的黑色披风覆在他的身上,他威严高大,强悍挺拔,眼神雄鹰一样锐利摄人。举手投足中,总透着一股血腥味。
“你是什么人?”鹰一样犀利的眼光扫过我。
“我……”话到了嘴边,我却象个哑巴一样张开嘴,仿佛除了一丝惊恐气息外还有某种东西在挣扎 可就是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静静的审视着我,眼中有种难以琢磨的神色。
“你以为呢?”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的母亲用挑衅的眼光对着他。
“他应该早就死了!”他嗜血的眸子冷森森地望向我。
“那你现在要我怎样呢,我亲爱的弟弟?!”
母亲针锋相对地瞪着他。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她除了残忍还会有如此高贵不凡,神圣凛然的表情。
眼见他们争执不下,注意力都不在我身上了。我踢翻了一个侍卫,飞也似的逃走。
我想到了他,能救我的只有他了。
我用不可思议的速度赶到紫园时,暮色才刚刚开始降临。柔和的红色天空,犹如赤色鸿鹄滑行天际一般祥和美丽。我的到来无疑打破了那份平静。
“怎么了,精灵?”他诧异地看着我。

我拉着他赶到占星塔时,母亲已经仰面朝天躺下,无尽的血液从她的身下溢出来,在占星塔肮脏的地上流淌。她的脸,是安详的,甚至有些得意,可是从七窍流出来的鲜血,却将她的脸生生地描绘地可怖。那一刻,连我体内最微小的细胞也在体会着最抑郁的恐惧。
身边的人使劲握住我的手,可我依旧抖得厉害。
“没用的,已经死去的生命是无法重生的。”他冰冷的语调,犹如一把利刃,剜在我心头。
“放开我!你懂什么?!你怎么可能明白我的感受?!”我用尽全身力气地呐喊着,质问着,泪水决堤。
越说越气,我一挥手打了过去,抓破了他俊美绝伦的脸。
“澹儿,你怎么会来这里?”那个暴戾的男人竟然还没走。
我的救世主,想也没想就对着他跪了下来:“父王。”
我红了眼,冲上去要找那个人拼命。被称为澹儿的人连忙在身后死死地抱住我,“冷静一点,他是王!”
“我没有杀她,她是自杀的……”王的表情残酷地没起一点波澜,冷冷地说着,“她临死前指定了你作下一任的占星师。”
我的咆哮,我的愤怒,全部集中在充血的眼睛中愤愤目视王的离开。
抱住我的人,用只有我才能听见的声音在我耳边喃喃着:“她是为了保护你,作为王族公主的私生子,原本是会被处以极刑的。只有她死了,作为继任的占星师,你才能活下去!”
“虽然我知道这对一个八岁的孩子而言,过于残酷了……”他一再叮嘱我,“可你千万千万要撑住,绝不能出错,否则她做的牺牲就没有意义了。”
可是我听不清,也不愿意听。让我怎样才能相信,每每用憎恨的眼神瞪着我,用带倒刺的鞭子抽我的人的人,竟然是为我而死的?!我很累,全身如同噩梦初醒般的汗水,冰冷的,让我不由自主的颤抖。
他的手上,幻出紫色的光环,我讶异地看着他把光环推入我的体内。
“这样应该多少能帮到你。”他疲倦地对我笑笑,这个幻术于应该是费了他不少灵力,好像是经历了一场大战,他虚汗淋漓,“以后你还会遇到更多更残忍的事。为了生存,你只有接受,懂吗?”
没多久,王带着很多人来了,他们进进出出地忙碌着。
我木然地任由他们在我的身上戴上象征占星师身份的饰物,任由他们把我带到母亲占星的塔顶小屋,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小心翼翼地把母亲的头颅从她的尸体上割了下来,摆在我眼前一个造型奇怪的器皿里,四周燃起五芒星形状的蜡烛。然后他们看向王冷酷的眼睛,王一言不发,他们便齐齐退后,垂手不语……
四肢有些麻木了,我站了多长时间?我听到一阵歌声,由四周的墙壁传来,明明是女妖之嚎,然而它又是那么的动听,我闭上双眼,认真聆听。但声音缥缈地越来越远,直到消失……
我睁开眼看着那个头颅,她死了,不会再打我骂我了,她现在只是一堆肉块……我有些怨恨的看着对面的头颅,你不知道担负别人的希望是件很痛苦的事么?
我一直被她束缚着,恐惧着她的歇斯底里,却从未注意到她的眼中也会有忧郁,有怜悯……渐渐地,我又起了怜悯,除了我,她还有什么?
为了生存,你只有接受,懂吗?他的话回荡在耳边。
我走上前,捧起她的头颅,未干的血液沾湿了我的双手,我尽量不去看她死后扭曲的容颜。提起摆在一旁的刀子,使尽全身的力气对准她的头顶插了下去。这时她紧阖的眼睛忽然睁开,眼中发亮,一股强大的灵力徐徐透过我抱着她的双手传了过来……
谁来让这一切结束啊?自 由 自 在
当一切结束,她的头在我手上化为灰烬,我抱住手臂开始呻吟,脸上尽显出痛苦的表情。
“从今以后,你就是正统的占星师,乖乖地呆在占星塔里读取星星的轨迹,协助我治理国家。”
王的语气是那样坚定又不容违抗。我看见自己的眼泪在空中飞扬,流露出悱沉的忧伤。
落日在我身后张开了它霞彩缤纷的双翅,发出了一阵又一阵尖锐的笑声。
王走后,一个人上前将我揽入怀中。
“抱歉,我帮不了你,精灵。”
我目光涣散而呆滞,脑海中仿佛有个声音,在极微弱极微弱的否认。“他们说,你是三王子夜澹,是最好的幻术师。”
“我是雾使,没有攻击力,我对术的修炼只踯躅于疗伤。”
他死死抱紧怀中不停颤抖的我,压低声音,嘴唇在我耳边轻轻的动着。
“没事了,过去了,没事了……”
他伸手擦去我的泪水,带着一丝淡淡的怜爱的神情,悲伤地望着我,随即左手施出了催眠术。我的身体逐渐下坠,他一把接住。
夜澹的臂膀温暖而有力,我昏昏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章 运命之星
星星低得仿佛伸手可摘。朦胧中,竟觉得是星星在星杖上萦舞。清瘦的月光从我肩头斜泻下去,笼住了我的全身。
每年一次的星祭,每月一次的朝会,都是我钟爱的节日。我渴望占星塔外的空气,哪怕对着一张张我厌恶的面孔。王,王子贵戚,满朝的大臣都济济一堂在这一年一度的星祭。而我,是星祭的主角。
我手持星杖在月下轻轻舞着,一举手一投足,飘飞的星光似变幻的晴霁,化为光耀的银莹……旁观的人物不由地发出一阵又一阵赞叹声。
大臣艴影由衷赞叹道:“寒星的灵力超凡,假以时日,一定会大有作为的!”
王冷冷的哼了一声,他一定是仍在为十年前没能杀掉我耿耿于怀吧。我又怎么会让十年前母亲的牺牲白白浪费,我现在可是一个让他无可挑剔的占星师啊——至少,表面上,他是挑不出错的。
我淡淡一笑,银发飘扬如碎裂的月光,蓝眸闪烁如悠远的星辰。银发,是嫡传王族的象征;蓝眸,是及其异端的颜色,两者偏偏在我这个原本是罪人身上荒诞地统一融合。
不远处,夜澹沉醉了似的仰起头,仿佛要亲吻月亮。紫晶般的瞳仁在隐隐闪亮,稳重中又有着清风白水的天真。
两个男子站在他的身边,他们都有英俊的脸,美的让人不敢逼视。一个银发,眼眸像夜澹一样是悠悠的紫色,如同月下一望无际的深潭,波澜不兴,那是大王子夜淼;而另一个红色长发顺着他的轮廓柔柔的披散下来,艳红如罂粟的赤眼,套上红色术袍后整个人一如熊熊燃烧的火焰,光芒耀眼,那是二王子夜炎。
星祭仪式结束,我收起星杖,宣布星星的预言:
“古来有一石,名曰‘千羽石’,埋藏在千手族附近。乃夸父追日最后倒下时所抱的一块石头,传说夸父的所有神气灵力都聚于此石,尚有太阳神感念他的执着在他临终前所加的庇佑‘日濯千羽’,足以让这块石头成为得天独厚的灵石……”
我四下扫了一眼,人人都保持了一张兀自冷静,波澜不惊的脸。说到灵石,大大小小他们想必也见过不少。
“星星说,得此石者,可得天下哦……”
我慢慢地拖长了声调,饶有兴趣地看着那些人的脸一个个变色,王更是睁大了眼睛,恶狠狠地瞪着我。
我知道,这种事,本是该单独向他禀告的,尤其不应该在大庭广众公布天下。
我轻轻一笑,“怎么说得好像要江山易主了似的。”
艴影呵呵干笑两声:“星见说笑话了,能得此石者,除了王还能有谁?!”
我转向他:“也就是说,您建议王离开都城,远去千手族那种不安之地?”
他的额头马上渗出冷汗:“微臣不敢,微臣不敢……”
“这么说,您是希望王以外的人得到‘千羽石’喽?”
“我……”
“王。”我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轻描淡写的接口道,“当务之急,请赶紧派人前去取得千羽石吧!”
“诶,如果四王子在的话……”艴影又不知趣地叨念起来。
下一刻,王肃杀的脸让空气都为之凝固。艴影自觉地闭上了嘴。
四王子夜风的名讳,在王面前一直是禁忌。作为夜澹的双胞胎弟弟,这个绿眸的风使,九岁时就是最强的幻术师。他的身体里无疑留着王的血液,他总是以最暴虐残忍的方式将那些顶尖的术师斗到满身疮痍,跪地求饶。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傲天傲地傲视神灵的天才,却偏偏不是长子又长了一头惊世骇俗的银发——代表王族嫡传的银发,直接对大王子夜淼的王位继承权构成了威胁。然后在他十岁时,突然暴毙。很多人都怀疑是大王子嫉妒下了毒手,王也因此对大王子疏远不少,幸而大王子平日宽厚待人,不少老臣保着他,尤其是元老艴影、郁芒几乎是认定了这个少主。王在夜风死后,渐渐变的越发地残暴不堪。总而言之,夜风的存在,更像是个传说。
而敢在王面前提及夜风,却仍能全身而退的,大概也只有艴影和郁芒了。
王锐利的眼睛扫过一圈,冷哼一声:“夜淼、夜炎、还有澹儿,你们三个准备一下,明天动身前往千手族!”
依旧是那种不容置疑的口气。说完后,王一抖披风,洒然离去。
我期待了整整一年的星祭,也就这么散了……

“星见请留步……”
我一回头,是沙狐——艴影的手下。我奇怪竟然会有大臣敢叫住我。虽然很少见面,可我知道他们都恨我又怕我,只要我动一动舌头,多疑的王就会相信他们有意造反,不出半个小时,他们的荣华富贵,光彩夺目就会统统化为灰烬。
他欠身施了一礼,恭敬犹如面对王族。我稍稍一愣,从没有人对我这样行过礼。我算是王族吗?我只是王族的异类,王族的耻辱,偏偏那头银发飘逸得像是最尖锐的嘲讽。
“星见有双最美的眼睛……智慧,冷静,美貌,您是最完美的存在,您的微笑也是如此,温柔得像轻风一样吹过心中那一块柔软处……”
我悠悠一笑:“你要说的就是这些废话?”
他唇边勾起的笑尤如绽放的曼佗罗般邪美魅惑:“常年一人呆在占星塔中,不寂寞吗?”
我稍稍皱眉,随即又舒展开,朝着面前的人微笑:“你敢在晚上来看我么?”
他的脸顿时煞白。他知道擅闯占星塔是什么下场。
我在心里冷笑,自不量力的家伙,自以为有几分姿色就敢来勾引我。艴影你就派这么个小子来对付我,未免太小看我了吧。
他很快地恢复自制:“我对星见一片真心可见。”
言下之意,就是无需证明了哦,真会说话。
“真星?真正的星星满天空多得是,我最不缺的就是星星,你慢慢排队等着吧。”
他一惊,正要再说些什么,却被插进来的一个人打断。
“沙狐,以你的职位,应该没有资格和星见促膝长谈吧。”
沙狐见了他,很仓皇地告辞草草离去。自 由 自 在
来人金眼金发,一颦一笑都光芒夺目,仿佛最耀眼的太阳,都要为他殷勤地撑开金色的雀屏。
郁芒,每每看到他,心头总是没来由的一紧。我认识他,是的,在我成为星见之前,我就认识他。有几次在占星塔见过他和母亲两人窃窃私语,低首交谈。他见了我总是笑着把手放在我的头上,宽大的手掌透着暖暖的感觉,像是太阳的味道。
然而现在,面前的他,不复当时的慈祥,对着我表现出来的只省忠于王族的恭敬。他朝我欠身一礼,我和他从此行同陌路。

纵使风光至此,星祭一结束,我还是不得不回到了那一片漆黑的占星塔,这是我的命……
午夜时分,我听见了一个沉重的脚步声。来者冷冽的目光在我脸上凝结成冰。他所至之处,血腥味挥而不散。
下一刻,一双粗糙而宽阔的手掌无声无息的拂过我胸膛。仿佛有骨肉被击碎的声音。一阵撕心裂肺的巨痛突然电流般窜过我的四肢百骸,温热腥甜的血从我口中汹涌而出。
他残酷而平静的说道:“寒星,你最好有所收敛。下次再敢触怒我,就没这么简单了!”
冷冷的丢下一句,他重重脚步的余声留下一个寂寞可怖的黑夜的感觉。
冷月下,溅血的伤口发出了凄凉而满足的狂笑声。我看见鲜血从我体内蜿蜒流出,浸润在月亮柔和的光线中……
我轻轻叹了口气。就在这时,一阵熟悉的脚步声在黑暗中响起。
果然,下一刻——
“为什么你总是那么倔犟,为什么总是违抗父王?”
我莞尔一笑道:“因为只要有你在,什么样的伤都可以痊愈啊。”
夜澹的手指轻轻按压我的伤口,一阵尖锐的痛楚划破了我的神经。他的声音有些生气:“我不想再看到你身上有伤痕出现!”
抬起手,他修长的手指上聚集起淡淡的紫光。手指所到之处,鲜血淋漓的伤痕便渐渐转淡了。然后他静静地抱起我。他的神色带着疼惜的沉郁。这个怀抱让我嗅到了温暖的气息。我抓紧了他的衣襟。
“我担心你啊……”他语气柔若春水,却让我胸口已痊愈的伤忽然间痛得受不了。他继续旁若无人地说着:“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我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寒星?”
他蓦地抓紧了我的手,然而我却低下头,根本不敢回应那种突然几乎要将我燃为灰烬的张扬跋扈的热情。
他把紧扣在我身上的双臂松开,无力地垂在他自己身体的两侧。他勉强地抬起头,一字一句地向我说:“寒星,其实,就算你再怎么伪装,我还是能看见,你眼中的伤痛……”
胸口比他没来之前还要痛,不知所措的我一拳挥了过去。他并不闪躲,于是这一拳狠狠地落在他的嘴角上,殷出了鲜红的血。他用舌头去舔净自己嘴角的血,低下头,沉痛的表情。
“我不会再来了。”说着,当真起身走人。
眼看缤纷色彩变为灰暗,痛楚自灵魂深处传来,一阵又一阵。我在等待那一份孤独的来临,还是等待那一阵寒冷的偷袭?
静寂里,盘错纠缠的心情。
十年前,初至紫园的那一瞬之间我被他吸引——紫园里的紫色人儿。那一对紫眸,紫水晶般晶亮的美丽宝石之中折射出来的光芒。他阳光般的笑脸,悲天悯人的个性,让我第一次对阳光自由以外的事物有了向往,第一次产生了孤独以外的情绪。不知不觉中,我开始在意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渐渐地,开始贪婪地想要留住他,让他分享我的黑暗与孤独,于是刻意破坏他的心情,自私也好,残忍也好,放纵自己去伤害他。可是,为什么每每看到他受伤的眼神时我也会有一种心痛的感觉?
他说了,他不会再来,永远不会再来……
心,突然灼烧似的痛。迸裂的眼泪,像山水出峡似地流,仿佛能把生命也冲走,却怎么也冲不淡心中的悲伤。我将手深深叉入冰凉的墙壁中,头斜倚靠在手背上。
哭累了,我缓缓的睁开眼睛,却发现他去而复返,好笑地看着我独自哭得大雨滂沱。
“傻瓜,骗你的……”
我揉揉眼,看到紫葡萄般的瞳孔中满面泪痕的自己。
“别让泪水糟蹋了这么美的眼睛!”他边说着边轻轻地把手伸向了我,为我拭去眼角的眼泪。
我一怔:“为什么……为什么是我?”
他笑了,唇角勾着艳若春花的弧线,缓缓褪下身上闪耀斑斓渐次颜色的美丽袍子,“你很特别,有一对引人犯罪的焦羽。”
然后他把我紧紧地抱住了,用舌舔拭我眼角边的泪痕,又在我的嘴上轻吻。他很近地直直望着我,用那种可以穿透人心的眼神望向我。
他手边紫色的光晕一闪,淡紫依稀的雾气弥散开来,越来越浓……宽大的袍子随即裹住了相拥的两个人。他的温柔,一寸一寸地淹没我的身躯,浸透我的灵魂……

第三章 锋芒毕露

夜澹不是王最得意的儿子,却是王最疼爱的儿子。我曾经诧异向王那般嗜血如命的人竟然也会有如此温情的一面,但他每每唤着“澹儿”的时候,眼神中多少总是带着罕见的慈爱。最奇怪的是,他看着夜澹时,总会不自觉地看向夜澹身后的空气,仿佛有什么人在那儿。
第一束曙光投进来的时候,我睁开眼。占星塔的屋顶,依旧是腐朽的黑色。
我摇摇身边的人,睡梦中的夜澹仍死死地搂住我的脖子不放。我踹了他一脚,“你再不走,会有麻烦的。”
他总算是醒了,慢吞吞地爬起来,意犹未尽地凑上来吻我的眼睛:“没关系,反正一会儿我们要一起出去的。”
“出去?我?”我一怔。
他眯起眼,端详我的神色:“昨天父王把我叫去,赐了我许多护身的宝物,还特许了我提出让你送我出城的要求。”
两人打理好衣着,他挽起我的手出了占星塔。
王子出行,果然不同凡响,尤其是三位王子同时出行。大大小小的官吏术师差不多都到齐了,决不输给一年一次的星祭。大王子夜淼换上一袭银色的术袍,恍惚中惊觉得是他的银发长至拖地。我暗笑,他费尽心机,无非就是在声明自己的嫡传身份,可惜每次我和他同时出现时,人们总会把我和他的银发放在一起比较联想。我是无所谓,他的行为就多少显得有些滑稽了。二王子夜炎,一如平日红色术袍,奔放而狂傲。当然这个场面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三王子夜澹了,他依旧是一脸温和的盈盈笑意,却在众目睽睽下死拽着我,丝毫不在意以郁芒和艴影为首的一帮人的异样的眼光。我觉得有趣,就没有抽出手,任他牵着。
总算送走了他们,人群散去。我颇有些恋恋不舍地回头。我不舍的,是夜澹,还是留在塔外的感觉,我也不清楚。
面前人影一闪:“星见,我们又见面了。”
“沙狐,我有名字,请叫我寒星。”我对他微笑。
“真的,我可以吗?”我对他的态度的突然转变,让他不可思议极了。
我笑得越发妩媚:“那时有郁芒那只老狐狸看着,我知道你这只小狐狸斗不过他,只好赶你走喽。”
他半是感激,半是兴奋地上前握住我的手,我微笑着默许了。
他忽然转转眼珠:“这样好么?三王子才刚走诶。”
我幽幽地叹了口气,“走了的人,又何必挂心呢,何况他是否有命回来还是个问题。”
“你……”他显然是吓了一跳,抓住我的手松了松。
“王为什么要派出三位王子,摆明了让他们手足相残。王真的会这么愚蠢吗?”
“你的意思是……”他的眼中闪出惊疑之色,“王故意用此事试探三位王子。”
我坏笑:“不仅是王子哦,还有朝中的那些心怀不轨的人……”
他抓紧了我的手:“那‘千羽石’到底……”
我敛起笑容,正色道:“沙狐,如果你能得到‘千羽石’,可否能答应我一件事?”
“为了你,上刀山,下火海,我在所不辞!”他一拍胸脯,说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忍住笑,我抽出手,放在了他的肩头,把嘴靠近了他的耳畔:“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他转身离去后,那个认真的表情仍让我一想到就笑得头痛欲裂。
守塔的士兵奇怪地看着我洗了一上午的手:“星见,怎么了。”
我笑着晃晃湿漉漉的皮肤已经泡得发皱的手:“刚刚碰了脏东西,觉得恶心……”

一个月之后的朝会,我照例以此为借口走出占星塔透透气,听到了“几位王子暂时还没有消息……”的消息。
正要回塔的时候,跟随在士兵一个个木桩似的倒了下去。有人把亮晶晶的宝剑架在我脖子上:“得罪了,星见,你最好和我们走一趟。”
我不喜欢管闲事,但这闲事似乎已经赖定我了。 自 由 自 在
挟持星见,胆敢做出这种大不韪的事,无非是为了“千羽石”,蒙蔽了心智,而且人数一定也不少。
我虽然不喜欢呆在塔里,更不喜欢被人绑着,蒙着眼睛。被关了好几天,每天都有人会追问我“千羽石”的真正下落。一定是在这附近洼地三尺也没找到,才出此下策。我一直奇怪他们从我口中什么都没问道,为什么不对我用刑。直到有一天晚上,有人凑到我耳边轻轻说着“我叮嘱过他们,他们不会伤害你的”时,才恍然大悟。沙狐啊沙狐,我到底是该笑你痴情,还是笑你硬的不行来软的?
下一次,有人和我说话,就是“星见,受惊了,恕我等营救来迟”,说着帮我解开了头上的蒙眼布。做瞎子的感觉真是糟糕呢。
“饶命绕命……”哭着讨饶的声音吵得我的耳朵嗡嗡作疼,其中不少声音这几天对我可算不上礼貌呢。扫了一眼,没有看到沙狐,我不奇怪,他在这一伙里一直都是神出鬼没的,一定是闻声而逃了罢。
对着跪了一地的人,我笑得意气风发:“笨人,当时王当然不可能将寻石之事假手于外人,即使是派亲生儿子也绞尽脑汁地让他们三个一起去,相互牵制。王才不在乎自己的儿子会变成怎样,他只在乎自己的王位能否坐稳……”
“呵呵”有人干咳两声,我蓦地回头,是郁芒。
郁芒,是所有王子幼年时学习术的老师。在我眼中,他是一个完美的存在。如同初秋的枫叶高洁、如同初春的竹笋矜持。纤细却强韧,内敛又热情。独独让我想不通的是他这样一个人竟然甘心为了那个暴君鞠躬尽瘁,对王族忠心耿耿。
他支开了身边的人,走上前对我施了一礼,不卑不亢地说:“朝中是有不少人心怀鬼胎,但大多是有贼心没贼胆,这次一下子抓了这么多人,不能不说是星见的功劳。”
我听出的话外音,却装蒜:“为王效劳是我应该做的。”
“若不是星见相助,这次的事也不会闹这么大。”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委委屈屈地说着,“见到火,我好心想煽煽风把它煽灭,谁知道力气不够,火势愈来愈烈了……”
他没有被激怒,只是淡淡一笑而过。
非刻意的漠视让我不舒服,我很不甘心地主动急攻:“郁芒,你不是笨人,应该不难感觉到吧……王的末日……”
他的脸色没有我期待的明显变化。“我有我要守护的人……”他沉下脸,“你的锋芒太露了,很危险的……”
“谢谢您……我只是怕黑,想让自己的生命中尽量多些光,哪怕为此烧尽我自己。”
“你的眼睛和你母亲一样美……”他忽然盯着我,喃喃道。
现在提到她,我居然还会有想要失声痛哭的冲动,我皱皱鼻子,挤出一个笑容:“十年前的星见继任仪式上,我没有见到你,你一定是不想看到她死时的样子,那个模样离‘美’可是有着很大的差距。”
他低头不语。
蓦然,有种不明所以的感觉占据了我的心。“郁芒,星见不是无所不知的,我只能看到真正曾经发生的事,和以后会发生的事,却看不到人们心里在想些什么……所以,有时我保护不到你,你自己要小心……”
“你还是留点力气保护自己吧。即使你不在乎自己,别忘了有人不希望你受到伤害……”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有点放浪:“郁芒,你真会说话,沙狐和你比起来差远了呢。”
他一脸正经:“你误会了,我说的是三王子!”

这时,一个小兵来报。“三位王子已经取得‘千羽石’,在归途中,一切安好。”
“还有……”小兵迟疑了一下,看看我。
郁芒示意他继续说下去。自 由 自 在
“三王子在千手族与族长很是交好,甚得人心,听说千手族已送来了休战文书。听说都城有变,他又马上日夜兼程赶回,估计日落之前就能进城。真是孝心可嘉啊……”
我在一旁笑笑,告辞退下,回我的占星塔。
在塔里的日子一向过得平庸而乏味,现在也是,不知过了多久,我默默静坐着看太阳一点一点沉下去,等着冰凉的气息包围四周。
那些人,今晚就会被处死吧。我叨念着。日月行天,江河经地,四时代谢,万物流长。这个世界,有的是伤感的离别,发指的杀戮,不习惯的人就会被踩在脚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可笑的是,我却是唯一能见证死者曾经存在的人。
黑暗中,一个声音打破了了寂静:“我回来了,我再也不离开你这么久了……”
下一秒,我看见一个俊秀挺拔的身影渐渐从黑色的夜幕中透了出来。
这般和善优雅的人,除了我的亲善大使还会有谁。他走上前来轻轻拥住我,那股温暖清甜的气息,让我落泪。他的手轻拂过我颤抖的睫毛,喃喃说着什么。
我啜泣着,双手紧紧环住他的脖子。他的声音即使在耳边也虚无飘渺。
“寒星,我听说了,下次别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我会担心的……”
危险?你也会说这个字,夜澹,你以为你欺骗世人的微笑真的完美无瑕吗?我是无所不知的星见啊。
我低头沉默。他缓缓说道:“我带你去紫园。”
紫园的夜,仿佛经历过红莲之火淬炼,满天满地的血红……
火红的天空中依然星光璀璨。
自由的空气让我笑得灿烂:“夜澹,你知道吗,小时候,每次看星星的时候,我都相信——每颗星星都代表了一个人的灵魂,每个人,都会有一位精灵在天上望着他,守护着他。”
那么,我的精灵呢?忽然觉得好笑,然后就莫名其妙地大笑起来,直到笑得脸上全都是泪。夜澹紧张兮兮地握紧了我的手。
我没有任何人的保护,我的身边没有精灵。
我贪恋夜澹的温柔,虽然明知他是无法守护我的。是的,高贵如他依旧无法保护我,十年前的星见继承仪式上,看着他歉意的目光,我就知道——他是无力保护我的。
“今天父王找我谈了我的婚事,据说对方是千手族最美的女孩……”夜澹扳起我的脸仔细端详,末了笑得有点天真调皮,“我说我不要,除非她有寒星那样的眼睛,寒星那样的微笑……”
氤氲的霞彩在他眸中流动。我笑了,衣襟翻飞如白色的蝴蝶……
两个人挤在夜澹不大的袍子里,缤纷的落英将我们也融进了这一片红色。我们相互凝视,相拥而憩。

第四章 剜目之痛

醒来时,独自一人,头顶又是黑暗腐朽的占星塔的天空。
昨晚,夜澹一定是趁我睡着时将我抱回这里来。他始终是冷静的,哪怕是最疯狂的时刻,他还是会设身取地地为我着想。
其实,他不知道,我很想看紫园碧蓝的日出,哪怕被王发现后我会遭到更悲惨的刑罚。
占星塔外突然一阵喧哗。
有人推开侍卫闯了进来,披头散发,狼狈不堪。
我笑了:“我还真是低估了你的勇气啊。”
沙狐用绝望几乎接近撕喊的声音吼着:“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你出卖我?!你知不知道这样对我很残酷?!”
我用平静的口吻说道:“残酷?没见过地狱的人不要在我面前卖弄这个词。”
他猛的打了一个哆嗦,吓的脸都白了。
趁他还怔在那里,侍卫上前把他被拖了出去。
随之进塔的王,轻轻地讥笑着:“他一定是死不瞑目呢。”
我事不关己地低头擦拭我的星杖。
“你和你母亲一样会诱惑人”
心里一痛,我依旧是沉默。
“不要伪装的那么清高!”
他揪起我的领子,将我拉起来。他似乎拼命压抑着在心中焚烧的怒火,目露痛苦之色,大声喝道:“你勾引了夜澹,是不是!为什么,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回答我啊!”
我分明看见,他的手指在痉挛,他的瞳孔在收缩。其实我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愤怒。我甚至情不自禁的雀跃着,虽然此刻脸上仍然面无表情。自制并不是很难的,十年的磨练,慢慢就习以为常了。我现在尤其喜欢冷静平淡地看着他濒临崩溃时的那种成就感。
我扯了扯嘴角,抬起了始终隐藏在黑暗下的脸。
“原来你也会心痛啊,自己心爱的儿子被抢走了,一定很不好受吧……”
他的脸越发的青紫,冷哼了一声,“他们都说,星见有双最美的眼睛。我倒要仔细看看……”说着他抓住我的手臂,强行将我拉到他的面前,近距离地审视我的眼眸。
那一刻,他的眼中只剩震撼。
我曾经在镜中仔细审视自己的眼睛,不能不说是美丽的,而这双蓝眸,似乎又另有着一股魔力,伴随着那刻骨的悲哀,让人沦陷在此。若不是为那双紫眸吸引,我说不定会成为自恋狂呢。
王怔怔地盯着我的眼睛。我忽然觉得他看过来的眼神有点怜爱。一定是看错了。
“身为王,你不该把心智寄托在一些不存在的东西上,”见他有些错愕了,我微笑着继续往下说,“你心疼的只是夜澹身后的人,你想看的只是与我有着同样眼睛的人。”
“你……”
“您忘了,我是无所不知的星见啊。”

他走后,我起身到塔顶挥舞星杖占星。
冰蓝色的星空,满天的星星……
流星发着晶莹的光,从冰样的天空里,像清芬无声的霰雪一样飘堕。一颗,一颗,又一颗……
似乎漫天的星星都在陨落……
还是,星星在哭?
星之挽歌,星的哭泣。
为什么?我问。自 由 自 在
因为孤寂。星星说。
因为孤寂,从此再也没人能读懂星星的语言,再也没有了……
从此没有占星师,没有星见……

半夜的时候,冷酷的脚步声再次在黑塔中响起。王上前一把抓住我。
“让我看看,让我再看一眼,这双眼睛!”迫不及待的语气。
他含糊地嘟囔者什么,我只断断续续地听懂了只字片语:“蓝色……异端……星见的眼睛……和她一样……”
很久很久之后,他低下头,眼中盛满了无限的哀思……
夜澹,来得为什么不是你,我相见你啊,见你最后一面……
“这是麻烦!”王临走时留下的那句话在我耳边形成寒冷的旋涡,迫使我抬起眼重新打量这个冷血男人的背影。

果然,第二天一大早,有人手捧着一柄奇形怪状的刀进了塔。这决不是一般的刀,幽幽的刃边蓝光述说着它勾人魂魄的魔性。我知道,这就是传闻中伤人后永远无法治愈的魔刀修罗。
“王有令,要挖下星见的眼睛,挂在床头,天天醒来就能看到。”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夜澹就冲了进来,挡在我身前。王子的威严不言而喻。
“大胆!寒星的眼睛要是没了,我们从此就没有占星师了,你担待地起吗?”
那人似乎是被他的气势吓到了,跑出占星塔,应该是去见王了吧。
夜澹扭头深深地望了我一眼。他温暖深邃,清澈的紫色瞳仁中,锩刻着一种类似神明的慈悲。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这样和善的他了吧。
外头嘈杂一片,竟是郁芒和艴影领头的群臣在占星塔外跪了一地。都是为我求情的。我这个千古罪人何德何能啊……
我知道,他们只是不想失去一个星见,而不是舍不得我。真正舍不得的人只有一个,他正牢牢地握住我的手,生怕我变成鸟儿飞走……
何必呢,何必呢,我是知道结局的,知道他们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
僵持了半晌,捧着修罗魔刀的人去而复返:“王有令,王命不可改,王命不可违!”
握住我的手温度骤降。“不行啊,寒星,我还是保护不了你……”夜澹低下头,自嘲似的轻轻哼笑起来,故意隐忍的语气,脸却已经扭曲了。
“星见,您请恕……”一个人走上前,结结巴巴地说着,握刀的手瑟瑟发抖。
我轻快甜美地笑:“放松点,挖的又不是你的眼睛。”他的手抖得更厉害了。
“够了!”夜澹突然大吼一声,向他伸出手,“把刀给我!”
那人惴惴不安地递过刀子,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夜澹走上前,板起我的下巴。自 由 自 在
“我来!我讨厌别人在你身上留下伤口。”他边说边重重的点头,仿佛要确认什么很重要的事,眸中隐约泛起我不熟悉的颜色,“即使折断你的双翼,使你无法飞翔,我也要得到你。 ”
熟悉的声音,陌生的感觉。
他的手掌拂过我的脸庞,那种触觉是清晰而神秘的。
我缓缓地跪在他的面前。
他下刀又狠又准。眼前一红,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夜澹,你终于还是醒了啊……

第五章 暗夜幻境

双眼在刺痛之后又是一阵灼热,然后疼痛渐渐消失。夜澹的疗伤,果然是丝毫都不会拖泥带水。
我感觉到他轻轻地用布条之类的东西蒙住我空洞的眼睛。熟悉的气息探到脸颊,我的脸颊上冰凉一片。
“你哭了,为什么?”
我强自按捺住几乎泛滥的情绪,挽起一个笑容:“因为……失去你……”
“哦,夜澹有这么重要么?”低沉的话声在我耳边响起,“你的伤已经好了,但是用修罗刀伤的,术的力太强,除非受伤者本身有高于魔刀的术力,否则永远都看不见……”
他兀自说着,每一字每一句,都冷静镇定,不复之前的温情。
“澹?”我忽然觉得自己做了一件蠢事,我后悔害怕了。夜澹,或者应该叫夜风,终于还是觉醒了啊,代价是我的眼睛。
感到有东西在心底慢慢的融化。我以为我的心早就是一摊死水了,谁知他如同一小片石子,不经意间,就能荡起我涟漪万千……
我已无药可救了呢。

星见瞎了眼,占星师从此有名无实。我再也不用出席什么朝会星祭,我连星星都看不到了,我已经成了一个废人。
每天唯一能做的就是静坐在塔里等夜澹,谁知等来的却是我以为已经死了的人。
“星见,好久不见了呢。”妖妖的声音,入骨的媚,一如当时他的笑容。
“沙狐?王竟然没有杀你。”
“快了,等我们叙完旧,王就会杀掉我……随便,反正我已经是个不能走路的废人……”他的语气有些凄惨,却激不起我半分同情。
从刚刚纷乱的脚步声我就猜到他已被砍断了腿,是被人抬着进来。我哼了一声:“原来王留着你这条狗命就为了来嘲笑我。”
“多行不义必自毙。你现在的下场都是你应得的。”
我笑:“没错。因果报应!你既然充当了别人的棋子,也该有棋子的自觉吧。”
他像是自省地迟疑了一下,“寒星……”
“你没资格那样叫我!”
“我没有资格?三王子有?哈哈哈……”他忽然爆发出愤怒的狂笑,“你死心吧,三王子已经不要你了!”
我怒不可遏地咆哮:“滚!”
“你自己算算,自从你瞎了之后,他还来看过你么?!”
“滚!”

沙狐说的没错,夜澹自那之后再来过占星塔,一年,整整一年都没有来过。我独自在塔中感觉照在脸上的阳光起起落落,默默数着日子。到了晚上,塔就成了一个没有声音,没有气味,没有温度的牢笼。
想见到他,即使只是一个短暂的会面,发疯一样地想见他,渴望在胸间漫溢,渴望见到他淡淡微笑的面庞,渴望他陪我孤独痛苦时的抚摩,渴望他的唇印上我的唇畔时的陶醉……
没有了他,就像生命中唯一一抹亮色从此被抹去。灰色的世界彻底沦为黑暗,我堕进了地狱。
曾经像虫子一样地渴望阳光,现在又觉得午后的阳光刺在脸上的感觉不舒服。每回梦到他的身影,心总是异常的柔软,那分执念让我痛苦得想忘掉自己。
他不会是我的,永生永世都不会!自 由 自 在
夜澹,你爱的只是我的眼睛吗?还是得到了就不会珍惜?
曾经你是我唯一的依靠,现在却是你在我伤痕累累的心上重重地添上最致命的一记。
等到下一个星祭,他仍然没有再来。
绝望,像一块灼热的铁,把我的心炮烙的没有知觉了。
夜澹,是你逼我的!

锋利的刀子划过了我的手。有液体顺着手指滑下去,冰凉,但是不疼。我没有包住伤口,一任血径直地流淌着……
“……幽冥暗夜,听我召唤,魑魅无端,以血为盟……”
暗夜中,我的声线透着鬼魅的魔性,又似乎塔檐的蜘蛛网,吹弹得破。
浓郁的霉味和尸体的恶臭扑鼻而来……
我微笑着解开蒙眼的布条。没有睁开眼睛。眼前的黑色却在一点一点变淡……
我好像看见从地面钻出一个个饿鬼一样的人物,褴褛的衣衫,呲牙咧嘴地对我微笑。不,那不是微笑,怪异的五官肆意的组合,看着让人背脊森森发凉,那是很诡异的笑容。他们的身体在黑暗中挣扎弯扭,似乎做着某种扭曲的动作。然后地上渐渐湿了,粘粘的润——是血……红色越来越多了,满目都是鲜红的血,就像下了一场红雨……
许多具支离破碎沾满血的身体在那里里交缠腐烂着,一阵尖锐的笛声响过,他们像是复苏了似的,都直直地站了起来。我咬着手指不让自己叫出声。
那些身体开始向我摇摇晃晃地蹒跚而来,领头的看不清面目,却依稀能感觉到他邪媚的笑容。走到我面前的那一刹那,他原本茫然的瞳孔闪现出怨毒。一群恶鬼咧着嘴诡笑连连,一只又一只的手臂伸过来撕扯着他的头发衣服,他们手上腥臭的白色液体濡湿着我的每寸肌肤。
衣服终于被撕裂,一柄冰冷的刀子灵巧地从胸口一直划到下腹。
头脑异常的清晰,我看见自己胸口翻出雪白的皮和血红的肉,看见领头的带着复仇的快感,挥起利刃插进我的心口……
“到此为止了么?”我平静地问。
他邪媚的脸霎时被惊愕盘踞。我冷笑:“暗夜一族选错了人。沙狐,你生前不是我的对手,死后就更不该来招惹我。”
对方诧异的脸,狰狞的恶鬼,连同臭味被窗外吹进来的晚风吹得烟消云散……
我的手里多出了一件冰凉的固体,我用手摸了摸,它有着光滑的表面。
我把它举到面前,缓缓地睁开眼。我看到了一张脸,他有着灰败的银发和沧桑的面容,独独那双眸子,是锐利的冰蓝色,不服输的倔强……
暗夜一族,果然守信呢。
一个古老而危险的法术,因为使用者死伤无数,被禁用已久,却不料能给此刻的我带来一线生机。是的,我宁愿选择冒生命的危险,也不愿意就此老死在这占星塔中……
天亮以后,我走到占星塔大门。透过夜澹留下的蒙眼布,依稀有光漏进我的眼里。
我对着守城的士兵下了命令。
“去禀报王,我要见他!”

第六章 贪婪梦魇

日子依然缄默而平庸地滑过。星的闪烁仍是闪烁,我的孤寂仍是孤寂……
蒙眼布漏光漏得厉害,就算隔得老远我也能看到不远处薄薄的人影——一团银色的大王子夜淼,一团红色的二王子夜炎,一团金色的郁芒,和突兀的一高一矮的两人是王和艴影。
“寒星,你的预言果然没错,长枭一族的确有了反意。”魔鬼的声音隐隐透着不甘。
“当然,[梦见]是最接近神的人,可以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我笑了,整整一年都不曾有的爽朗。
“哼,不过是偶尔一次猜对了而已,我就不信真的有[梦见]的存在,”这次说话的是夜淼,一向温和的语气多少有些僵硬,是不是有什么事扰得他心绪不宁呢,“有本事,再预言一次夜澹的未来会如何。”
“三王子?”我沉吟。自 由 自 在
“没错,那小子最近变得越来越奇怪,术的能力也增强地太快了吧,在之前他的头发眼睛忽然转变我就觉得不对劲……”
“澹儿和风儿是双胞胎,他的外貌和能力渐渐变得和风儿相似,又有何不可?”
“可是我听说他结党营私……”
“大王子……”郁芒忽然插了进来,语重心长的口气终于让夜淼闭了嘴。
王挥挥手,示意离开。众人也不敢久留,纷纷起身。最后离开的是艴影,他转身要离开的时候,我正步履轻快地踏上通向上一楼的第一阶阶梯。
很暗的视野,艴影脸上那一抹得意的笑容仍清晰可见。
半夜的时候,占星塔里淅淅嗦嗦的声音证明这里比平时多了一个人。
“艴影,你的胆子还真是越来越大了呢。竟敢擅自闯进来?!”我冷冷地质问。
他一点害怕的迹象都没有,反过来质问我:“为什么要骗王?编造了那么多无辜的人谋反?”
我冷笑:“在这世上,只有无关的人,没有无辜的人!”
“寒星,你真会撒谎……什么乱七八糟的梦见……”他凑近我,厌恶的神情清清楚楚地摆在脸上,“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你的眼睛已经能看见了,那些预言只是你使用占星师的能力占卜出来的,是不是?!”
我埋头不语。
“如果你不想我向王告状,最好乖乖听我的话。”
我猛地抬起头,笑道“你说的没错,我现在能看见。我和暗夜一族订立契约,每夜若能穿过暗夜幻境,他们就借我一次眼睛,看星星。但每次只有一天时间。”
“暗夜幻境?!非心智坚定、有多年修为的人,都会走火入魔,非死即癫。你竟然……”他傻了眼。
“你若不信,何不随我一同前来?”
我意外的坦白反而让他不安。心机太重,疑心也会随之加重,偶尔听到一句真话,也会当成假话。却不知,真假不分时,自己也就危险了。
黑暗中,我破例连续两天召唤了暗夜一族。等一切结束,天已有些鱼肚白。
再一看,我可爱的艴影大人正趴在阴湿的地上,轻微的呻吟,像虫子一样在地下蠕爬。制作手工精良的术袍皱得一片邋遢,他拼命扭动着身体,没一会儿,就停止了挣扎。我低下头,看见他惨白的脸和流血的七窍。
真是中看不中用,不知是他作孽太多,还是胆子太小,竟被暗夜幻境吓死了!
送饭的人进来时,吓得打翻了食盒。没多久,我的占星塔就一如昨日般热闹。
夜淼的身形倏地矮了半截,应该是对着王跪了下来:“请父王严惩凶手。”
“大王子的意思是——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瞎子杀了法术高强的艴影?”
他的身影停在那里,说话的声音提高了不少:“任你如何狡辩,他死在你这里是个事实!”
我表现得像是才记起这件事:“啊,大王子倒是提醒我了,我还没怪他死在这里脏了我的地方呢。”
他愣在那里,我不以为然地甩甩衣袖:“王,我今天到现在还没有进食……你不会打算饿死你得来不易的梦见吧。”
王冷飕飕地哼了一下,对此不置可否便愤然离去。
一天时间的光明并没有让我稍稍欣慰,当眼前又暗下来时,反而更加贪得无厌地想要更多的。但是今晚不行,艴影狰狞的死鬼脸让我看的很不舒服,万一暗夜一族拿他来吓我,我还没有足够的心里准备。
我已经讨厌继续等待了……太长的等待会让信任腐化,会让冷静崩溃,会让很多东西变质的。
待我回过神的时候,我听见衣裾飘动的声音,犹如鹞鹰强有力的翅膀在翻飞。
“……夜澹……你来了……”没说完,我就咬住下唇,强自藏匿心里的欢喜,忍住眼泪不要流下来。
“你叫错人了!”回答我的是冰窖里吹出来的风。
我一怔,马上恢复了自制:“那么,叫你夜风可以么?”
他没有直接回答我,却道:“寒星,你现在的肤色淡淡的玫瑰色,不似以往的苍白,你越来越美了……”
熟悉的声音忽然变得飘渺而神秘,悦耳的声线里闪烁着前所未有的邪魅。下一瞬间,我感觉到他已倏的闪到了我面前。他的臂膀,如缰绳似的,紧紧缚住了我。虽然我看不见,但我知道,他现在的眼睛,一定是诡异的绿色。
“是吗,我看不见,也没兴趣……”
我的黯然失神让他长笑了一声。
“看来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是夜风。夜澹保护不了你,但我可以。”
“我能够与星星交谈——所以我知道。”我平静地说着。
“夜风还是夜澹,这个决定对你而言,一定很难下吧?”
“怎么会?”我轻狂地笑了,“……即使尸横遍野,即使血流成河,我也要逃离占星塔,要随心所欲地自由…………”
声音在夜色中扬起,清淡却又隐藏着危险的意味。
“原来真正可怕的,不是父王,而是你呢……”他搂住我,轻轻地笑了起来,“当然前提是我还没有觉醒。”
我感觉他的气息凑近了我,亲吻着我的头发和脸颊。那些吻来的清亮透彻,冰一般沁入脾肺。
我的心凉得发痛。
他停下来,认真地问:“为什么杀艴影?”
“因为他对你是个大大的障碍。”我虚伪的笑容临近极限,“你准备得太久,我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我自有我的打算。”自 由 自 在
他推开我,脚步声渐渐远去……
落空的身体一阵冰凉。那寒冷陌生的感触,化为一阵裂肺撕心的痛楚,弥久难消。

我一遍一遍在地上划着那一次星祭的真正预言——
昔有夸父,遗石千羽。千手何幸,蒙尘未昭。昏君无道,千羽有心,自觅有缘人。得天下者夜风,然尚有未知之数,无情者为王……

第七章 雾尽风停

三王子造反了。
简简单单的六个字,从守塔士兵的口中吐出时却有着惊天动地的效应。
艴影新死,朝内一片混乱,夜风的手下发动奇袭,郁芒救援不及,被拦在宫殿外。
一年的时间,拉拢大臣,培养自己的亲信,训练自己的士兵。这一役,他的奇兵完完全全掌控了形势。夜风他,每一件事都安排地很冷静。然而与王的决斗,却输了。准确的说,是输给了王、夜淼、夜炎三人联手。

那一夜,噩梦不期而至。我第一次侥幸自己不是梦见。
空中忽然起了一阵异常的暝色飓风。风犹如落网的野兽一般,将我飘扬的头发和衣襟咬得残破不堪。我赶紧用手蒙住了眼睛。
飓风后来缓和了,轻轻的撩拨着我的发丝,像在哭泣,又像在倾诉着什么。
黑色,绝望的黑色……
黑暗中,闪烁着一双绿色的眼睛。诡异的绿色,陌生的绿色。
但他的气息,我依旧记得。
他缓缓的靠近我,唇角勉强挤出了一丝枯涩的笑容。
 
不见任何血色的脸部中央,是一对空洞,没有焦距的绿眸。缓缓开口,语调平板,不带任何起伏。“……我居然,失败了呢……”
他扯着嘴角,那似笑非笑的弧度令我感到一阵心酸。
揪住他的衣领,我激动地喊着:“不可能!不可能的!你不会输的!我的预言从不会出错,你不会输的!”
绿色的瞳仁急速收缩,沉默了片刻,嘴唇一翕一张地说着什么。
“你说……什么?”我口唇颤抖着,却发不出更多的声音。
他撩起术袍的下摆,我看见那是一双脚踝以下被齐齐切去的正在腐化沾满血污的腿……
死一般的沉寂,给人一股强烈的窒息感。
撕心裂肺的痛苦,埋藏于心底的,只有悲哀。
“吓到了?”他突然一笑,开口时语气柔和。
他的笑化为翩迁的花瓣,飘落在我的脸和胸膛上。我忽然潸然欲泣了。

……得天下者夜风,然尚有未知之数,无情者为王……
什么叫作未知之数?明明说夜风会赢,夜风会作王的。为什么还要再加一句未知之数?
醒来之后,我独自在塔中狂叫:“我想要眼睛,我要眼睛!暗夜一族,给我滚出来,我要眼睛,我要去见夜风!……”
却没有任何回应。
占星塔的夜,害怕、恐惧、孤独的感觉在渐渐消失,一切都被黑暗吞啮了。

第二天,王带着一帮下人浩浩荡荡地来了。
“你不是对饮食要求很高么?今天要请你尝尝一种佳肴。”
经历了生死一战,他冷酷的声音里带着前所未有的疲惫。最心爱的儿子的背叛,即使是在冷血魔鬼的心上,也多少会留点伤痕。
我当然不信他会这么好心,肯定是惊魂未定找人出气而已。
有人把东西端到我的跟前。我看不见眼前的东西,只是凭习惯举起刀叉伸手过去。叉子刚碰到,那东西便像老鼠似的跳了起来。它一跌一撞,笨拙地逃向黑塔的深处。
“哎呀呀,这可是活着的东西,这么下刀也太残忍了些吧。”王像是终于逮到了机会,迫不及待地说着。
“活物?”
“活着的脚——人活着时从踝部齐刷刷切下,留有活人的生气精神灵魂。”他很有耐性而又意犹未尽地慢慢解释着,“你不会不知道,谋反者被抓后马上会砍掉脚,然后再进行具体的审判惩罚吧……”
我握刀的手在瑟瑟发抖。自 由 自 在
“活着的脚可并不简单,它们有自己的灵魂,而且有本能以外的少许思维。毕竟是人身上拿下来的东西。没有大脑,本能也知道逃跑。没什么比求生意志更强的东西了。呵呵,幸好,还有一个……”
没错,脚是一对的。一只跑了,应该仍剩有一只。
“它和你的手一样,抖得厉害呢。”
我咬破了唇,死命舔噬着血腥味。
王在这场游戏里,获得了很大的乐趣,自顾自地边笑边继续往下说:“你看,它甚至知道自己的处境,明白我们说的话……世上成对成双的东西,莫不有个共同的缺点,一但被拆散,就失去大部分的能力,脚也是如此。一个完蛋了,另一个也就跟着残废。刚才你吓跑了其中胆子稍大的一个,现在盘子上是胆小的那一个,它想跑也没有力气跑了……”
举刀在前面乱划,我能听到血滴下来的声音。但那东西动也不动的忍受着这一切。我没那么残忍,动手之前它就死了,因为另一半的抛弃……
我把它切成一块一块,很仔细地咀嚼着。
“真是美味呢,之前从未享受过的美味呢。”我假装镇静的回答他。
在我说话的时候,他不断的发出夜枭般的狂笑。一种绝非任何语言可以形容的诡异气氛在房中蔓延开来。
旁边的人忽然一片嘈杂,然后是清晰的跪下膝盖碰地的声音。
接着,王幽幽地说:“真好,跑掉的那只他们刚刚在塔里找到了。”
我淡淡一笑:“胆大的强硬者逃跑的同时,已经死在抛弃者的自责中了。血在体内凝固,灵魂散去,只是一只普通的断脚而已,又有何美味可言?”
“意思是……你不想吃?”
我扬起头露出一个没有眼睛的微笑:“可您不觉得这比吃掉它更有意思吗?”
“哈哈哈……”狂笑从他口中逸出,他的脸现在一定比狰狞的鬼还可怖吧。
我捏紧了拳头,恨不得像狂飙的焰火一样摧毁眼前的这个男人。
总有一天,我要亲手掐断他的喉咙!
夜枭般的笑声在渐渐远去,然而他的话已足够让我如坠冰窖。怎么会……
不!
那根本——不是夜风的脚!
夜风也许会关我,杀我,却永远不会背叛我!

第八章 前尘往事

王心血来潮送来佳肴之后,平平淡淡又不知过了多少个日子。
光阴永是荏苒。樱花开了又谢。我睥睨着神,微微含笑,等待的时间太漫长,总会在孤寂凄清的梦境中独自蹒跚往来。
那一天晚上我又梦见了夜风。他的影子在占星塔里飘忽。我伸出手要抓住他。
下一瞬间——我的手抓了个虚空。而后我看见他曼长孤寂的身影离我越来越远——狂风撕裂了他的衣裾,暴雨熄灭了他的红芒——寂寞天地间唯一能感受我寂寞的人——最终埋没在森冷的风雨里。
醒来时,无助的感觉汹涌而来。自 由 自 在
然后,我听到有人问我:“要不要偷偷回紫园看看?”
他的声音暖暖的,像太阳一样,仿佛能照到心里很深的地方。就像记忆中他的外貌一样,金发金眼,光芒万丈。
“寒星,跟我来。”手被他一把抓住,温度从手心渗透过来。
守塔的士兵应该是被他施了催眠术,我被他牵着一路径直走出了占星塔。
“郁芒,有话直说,找我什么事?”
我能感觉到植物的枝条在我身边曼舞飞扬。我仿佛能听到精灵们在低声吟唱,却什么都看不见。重回紫园,反让我的心情低落到极点。
他的手指在我眉间轻轻一点。恍惚中,我眼前不再是一片黑暗,夜风飘渺的微笑发出柔和的光辉。而郁芒暧昧不清的笑脸也在眼前若隐若现。
“你……”我一惊。
“只能看见一小会儿……”他淡淡地解释着。
朦胧间,无数茁长的红树赤叶在滋生暗长,柔风正让它们曼长的枝条婆娑而舞,四处放肆的绽放体内的色彩,它们的阴影和他们的笑靥相互纠缠。
“谢谢。”
“寒星,夜澹对于你而言,是个特别的人吧?”他优雅的在园中踱着步,笑吟吟的回视着我。
我低头默认了他的话。
“那夜风呢?”
“……或许只是生活在黑暗角落的人对于光明的向往吧。”我下意识的捂住了脸。
“夜风也算光明?”他眼神突然变得森冷如冰。
“郁芒,你想杀我,对么?”我直视他的眼睛,从来都不知道一向光芒慑人的和煦金眸怎么会有如此阴沉的目光,“所以才突然对我这么好。”
下一刻——我听见他发出了震天撼地的呐喊。漫天飞舞的符咒……节节断裂的藤条……浮动的光影,仍然在他英气的脸上一漾一晃,犹如漂浮在海洋中的最轻盈的小帆船。他瞠目呲牙,血丝布满了金目。
“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这个祸水,我劝过他时机未到,可他偏偏不听……”
我的视野越来越暗,心也跟着越沉越深:“我早就该猜到了,你暗中相助的不是大王子夜淼,而是三王子。艴影不过是你用来旁敲侧击的棋子。也难怪,你是光,他是影嘛……”
他环视着紫园,像是看到了很怀念的地方:“所有人都说夜澹只不过是个没有攻击力的窝囊王子。其实,只有我知道他的能力。他十二岁那年,我亲眼看见他背着别人在这里偷偷使用术,他御术的本领绝不在夜风之下!那时我才明白,他才是我一直等待的明主。有力量藏而不露,心怀宽广,又能善待人。结果,为了你……”
看着他异常悲愤和认真的脸,我像是看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我笑出了眼泪:“郁芒,到现在你还不明白?你所期待的人其实并不是夜澹,而是真正的夜风。”
“你说什么?!”他瞪大了眼睛。
“二十年前死的是夜澹。因为那时夜淼和夜炎对夜风虎视耽耽,夜风为了保护自己,杀掉了夜澹,让夜澹做了自己的替死鬼,也好让他们从此放下戒心……”
他吼了起来:“不可能!”
我拭去脸上的泪,笑容依旧褪不去:“夜风九岁时就是最强的术师。最强的术师,可以做到很多常人做不到的事,例如,改变自己的眼睛和发色……”
他上前抓住我,想确认自己刚刚听到的尘封往事。我转过头不愿看的眼睛。
“为了把这场戏演的逼真,夜风封印了自己的记忆。封印太久了,想揭开,就需要一记猛药。”
“所以你才……”
“……所以在我被挖掉眼睛前,我必须先成为他最特别的人。这样才能让他恨自己的无能到痛彻心扉,才能唤醒真正的夜风。”
“你就是为了才接近他,才勾引他?”
我笑得狡黠邪媚:“如果王被他最钟爱的儿子杀掉,是不是很讽刺呢?”
“你知不知道,他有多在乎你?你怎么狠得下心?”他抓住我的手勒得我的双臂疼得快要断掉。
他愤恨的叫嚣几乎要将我焚烧殆尽,我心头忽然涌上无尽的委屈:“郁芒,你知不知道,我一直以为你是我的父亲……”看到他愕然的脸,我又是一阵失望,“不过现在,我终于明白我错了。”
他像风暴突然无声无息地静了下来,向我伸出手,手指轻轻碰触我的眼睛:“我没那个福气啊……”
我愣在那儿,看着他缓缓离去。忽然觉得他的背影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星见不是无所不至的。最起码,我看不到自己的命运的——直到临死时。
头顶是紫园夜间红煞的星空。今夜的星辰有点怪异。
忽然间,我觉得自己好像了解了什么。
抬起手,我感觉到手下聚齐强大的灵力。风,携着翩飞的红叶,卷成一个漩涡,漩涡的中心,聚在我的手心。长袍猎猎作响……
那一夜,我哭了。自 由 自 在
为什么,就差这一点,为什么?

第九章 赤目皇族

偌大的宫廷,满眼是,没有生命的绿色植物,绿的刺眼。除去守在门外森严的将士,就只剩王一人。因为我没有攻击力,所以没人陪同就进来了。原来世上不止占星塔是寂寞的牢笼。
“你说有重要的事找我,是什么?”他的声音像是无机制的固体。
我欠身跪下:“星祭的预言,我一直没说全——昔有夸父,遗石千羽。千手何幸,蒙尘未昭。昏君无道,千羽有心,自觅有缘人。得天下者夜风,然尚有未知之数,无情者为王……”
他骤然狂笑起来:“得天下者夜风?笑话!得天下的是我!”
淡淡一笑,我站了起来,“现在人心惶惶,动荡不安,你以为你的江山还能坐稳么?”我轻轻挽起几缕自己的银色长发,“为什么所有人对夜风的银发都耿耿于怀,对我却不会?为什么没人怀疑我身上留的才是最纯正的王族血统?”
“你什么意思?”
“你好像没听懂我的预言。‘千羽石’是灵石,自然带有灵力,它这次重见天日自有它的目的。得‘千羽石’者得天下,人人都以为抢到它就能称王,却不知是它在选择主人……”
说着,我手一抬,血红的晶体凌空飞来,正是人人梦寐以求的“千羽石”。
将它握在手心,红色的固体渐渐消融,幻化入我的身体。
“不要以为别人也会在乎你在乎的东西。我只想要自由!”
我边说边解下蒙眼的布条。他的视线瞬间被冰冻凝结在我的脸上。透过他的瞳孔,我清清楚楚地看到血色浪花在我原先冰蓝的眼眸中翻腾,扩散……而后凝结成坚硬而犀利的瞳仁。
飘飞的银发……血红的瞳孔……含笑的眼睛……冰冷的杀气……

一股强大的压迫感在空气中油然而生。
双方各退后一步,彼此揣测着对方下一步的动静。谁说先下手为强?高人过招,往往先下手者先露破绽。
没有任何实战经验,我终是受不了这种压抑。右手五指微张,血色幽魂从殿内各个角落四处啾啾地飞起,如一群饥渴的吸血蝙蝠,从四面八方,顶着一张张恐怖狰狞的脸,向他袭去。
我看见他右手手边倏地一亮,一个透明的球体迅速涨大,护住了他,弹开了入侵的漫天魑魅魍魉。然后球体又的募地变小,凝成冰柱状直朝我而来。我惊险地避过,还没空喘口气。却见他掏出一把符咒向空中撒去,符咒形成一个倒五芒星的形状……与此同时,周边的植物像是忽然被赋予了生命似的,藤条枝叶伸了过来。那种疾若流星的速度简直让我无处可避。下一瞬间,我僵硬的身体忽然腾空了,那些摇曳的植物像有生命的绳索一般,悉索蜿蜒,紧紧缠缚住了我的身体。
“就凭这种程度的术,还不是我的对手……‘千羽石’的确灵力非凡,可惜选错了主人,它不该选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星见。”他逼近,抓住我的右手,露出破碎的笑容,“不过,我会教它如何改正这个错误……”
他浑身散发的气息犹如一块透明的冰。脸上依稀的皱纹里都藏着一种深沉的杀机,令人不寒而栗。他,真的很强!
可是,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我高高地扬起左手,风开始从四面八方涌来,在我周围形成旋涡,银色的长发飞扬如柔滑的绸缎……
“怎……怎么可能……”我听见他的惊呼声。与此同时,我指间的旋涡突然迸发了强烈刺眼的光,它们直冲上去,粉碎了一切阻碍,在浓黑的穹庐上炮烙出一个巨大的光的旋涡。下一秒,浓浊、强烈的血腥味一波一波地刺着我的鼻。
抬眼看看被远远弹开的王,他的胸腔已经裂了,血从汩汩地流出来……就像他一直对我作的那样。不同于我的沉默,他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果然,他只是个习惯加注痛苦的人,却不善于承受痛苦……
“你,也是风使……?!”
他捂住胸口,吃力地指着我,满眼的不可思议。
“你忘了?我出生的那一天就是夜风死亡的日子。我也是最近才发现呢,自己竟然有了操纵风的能力。”
他挣扎着。可是,没用的,他死定了,唯一能救他的人,已经死在他的手上。那个人,再也不能救人了,再也不会来替人疗伤了!想至此,心如刀绞的痛楚,我把指甲陷入掌心勉强抑制住自己的失控。
“你又有一个儿子能操纵风了,高兴吗,父王?”
我笑着说完了这句话,对向他不甘的神情。
“对你们,我早该斩草除根的,不该因为是我的儿子,就手下留情,就算他伤重不治,也不该让他逃掉的……”
他含糊莫名地叨念着……自 由 自 在
我眼睁睁地看着他死不瞑目,看着他的身体幻化成一片星磷,像舞动的蝴蝶一般,美丽地飘散而去……
原来罪恶的灵魂也会有这么美的死亡。
那么夜风死的时候,一定比他美上千倍万倍吧……
不久,夜淼、夜炎、郁芒匆匆闯了进来。刚刚惊天动地的一战,怎么可能瞒得过去?
“你杀了父王?!”扫了一眼空荡荡的宫殿,夜淼惊问。
“怎么,对你们新任的王有什么意见。”我的眼神一冰,四周的空气开始异动,在我的左右两边形成两个强势的龙卷风。
“风使……?!”三人吃惊的程度决不输给刚刚那个人。
“不错,我是风使,也是正统的王位继承人,银发就是证明。”
“开什么玩笑?!”
“夜淼,只要你能赢我,王位就是你的。夜炎,你也一定不甘于屈居人下吧。”
夜淼被我灼灼燃烧的眸子盯得后退三步:“我……”
郁芒望向我,他在我的眼中读到了决绝的意思,低头一跪:“请辞。”
我挥挥手,他黯然地转身离去。
夜炎傲然走上前,我看的出来沸腾愤怒的血液几乎要冲破他的身体,他却冷静地一抱拳:“但求一战。”
我一笑,却因为瞳孔是过于火热的颜色,将好端端一个淡漠的笑容,变得嚣张放肆。手一张,血色幽魂重现,比上次的速度快出许多,向他袭去。下一秒,魂魄都着了火,尖声嘶叫着。火使的能力,果然不可小瞧。没等夜淼来得及上前相助。我手边的狂风已经聚成光柱,被我推了出去。空气火热,整个宫殿在这一击中摇摇欲坠,夜炎的身体也在这狂颤中倏地坠地。
夜淼冲上前抱住夜炎。然后,夜淼难以置信地看着夜炎的手贯穿了他的心脏,睁着眼断了气。堂堂大王子,经营一生,却像他父亲一样死不瞑目。
搂住夜淼,夜炎徒然跪倒。
“我为你杀夜风,我从不与你争王位,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可是你为何总是让我失望?!为何……”夜炎欲泣无泪的表情,让人刻骨铭心。
炽热如焰的火使,最后的笑容却似我背后的冷月一样寒气逼人。
夜炎,你是天生的斗神,杀戮是你的乐趣,爱情不是属于你的游戏,你不该生在这污秽的王族!
失火的魂魄,凄厉的尖叫,将整个宫殿映衬成人间地狱,火使一声与火为伴,死也该死在火中……


睁大赤眸,看看天上的一弯残月,我以天为席,以地为缛,露天而眠。多少个夜晚,蜷

缩在黑塔里,任由泪水在脸上纵横,今晚,终于不用每晚对着占星塔阴冷腐朽的墙壁。
我不是一个的梦见。我最近的梦却越来越奇怪。
我梦见了我的母亲,她抱着尚在襁褓中的我,轻轻哼着柔和的摇篮曲。
她说——小风乖,睡吧……
梦境翩若惊鸿般折转让我不知所措。
睁开眼,是一个有疾风的深夜……
夜风沉沉的笑声仿佛依旧拂在我的耳畔。
我泪流满面的向他的幻影伸开手指,而后突然又缩回来,沉沉的擂在地面上。
直觉告诉我:夜风还没有死。
而我是另一个夜风!自 由 自 在
独坐月下,我彻夜难以再次入眠。思绪,飘散在身边信手招来的风起云动中,被自己的预言缠绕着,像一片不祥的阴影。
一直到华丽的星辰渐次消翳,清晨的露水开始吸吮我瘦削的脸庞。


第十章 星之挽歌

血腥味在我指间弥久不散。
抬眼处,漫天的星光轻盈地旋跳着绝望的舞蹈。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那最后几句预言的涵义——“……得天下者夜风,然尚有未知之数,无情者为王”
裂开的地面像饕餮一样渴饮着流淌的鲜血,狂风翻卷着两旁已逝术者们枯亡的断发,偶尔几缕飞扬在空中,飘到我脸上。领路的小兵,遥遥地指了指紫园,便不敢再向前半步。
紫园的夜依旧是红色的天与地。
“好久不见了啊,夜寒星!”久违了的夜风露出狰狞的微笑。
他手上的刀,沾满了鲜血,幽幽地散发着慑人的寒意。
我冲到他面前:“你借用了封印的阴魔刀的力量……你出卖了自己的灵魂……为什么?!”
“因为我要做王,十岁时杀掉哥哥夜澹的时候,我就决定了——我一定要做王!否则之前的一切都没有意义!”
他的声音如此激昂响亮,弥漫在无际的空间里。一阵又一阵。仿佛世间万千景象在他眼里都只会化为鄙夷的薄翳。
我愣了。
只差一点,只差一点……早知如此,我就不会唤醒你,让你去冒险……
“今天,是个很特别的日子呢,”我喃喃地说着,“二十年前,夜风死于今天;二十年前,夜风生于今天。”
“夜寒星,你的废话真多。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留在我身边作我的星见,要么死在我的手上!”
他整个人好象抓破天空的闪电一样狂暴。这种狂暴像毒蝎一样狠狠咬住我的心。我很心疼他这个样子。
指甲已经重重的陷进掌肉里。我闭上眼在彼此的对话中挣扎,而后听见血从指间滴下来的声音。“作星见,还是得一直呆在占星塔里?”
“如果你怕寂寞,我会常常去看你。”
“不用了,我讨厌别人的施舍。况且,”我猛地睁大了眼睛,血红的颜色荡漾在眼中,“你能否杀得了我,还是未知之数。”
单调的对话随即被毒色的眼睛吞噬了。只剩下一片血红,一片静寂,静寂如死。
寂夜本已让人恐惧,何况这静中还潜伏着重重的杀机。
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他温柔地叫着我“寒星”的日子……那澄明的眼睛,在冰样的封印中渐渐消失了……
炙烈的火焰,燃烧的星辰,让血红的大地瞬间迸裂消融。我杀了火使夜炎,然后用“千羽石”吸取了他的能力。
落叶如血一般在他身边放肆的颓败,火舌在天空中摇动示威,雷声在空气中咆哮跳荡。飓风,围旋在他的周围,我听见地面崩塌和皮肤割裂的声音,红叶和血一起在眼前狂舞……那一霎那,我看到他的脸上掠过一丝恐惧。心念之下,一种奇异的冲动,我停下了手。
谁料下一刹那,一股冷厉强猛的力波却已向我袭来。我唇边勾起惨烈的微笑,深深地闭上了眼。一刹那,闪电样的刀刃穿透我的胸膛,深埋至柄……
捂住伤口,温热的液体在我的指尖上流淌,它们一滴滴流过我的手掌,侵染了整片草地,那是透明的泪……还有鲜红的血……我听不到自己心脏的跳动了……
我的下唇已经咬出血。
无情者为王,念旧情者就会死!
苦笑,原来我是这等孱弱的人!即使拥有足够的力量,仍不愿使用。

抬头看星空,望着血红的星空,最后一次的占卜——

紫发紫眸的我在紫园的草地上奔跑着,不小心摔了一跤,磕破了膝盖。
一束光,一只手……美丽的光环在灵活手指的控制之下,渐渐愈合了淌血的伤口。
弟弟,你好厉害,可不可以教我。
算了,看你这么笨就破例教你一次。
弟弟,你真好……

妈妈,为什么不让我出塔?
我说了不能出去就是不能出去!
可是……
闭嘴!还有,从今往后,你的名字,改叫寒星!
为什么,你不是说夜风这个名字是爸爸替我起的么?
哼,他只不过是为了纪念他那个死鬼儿子,凭什么让你分担他的命运?!
可我很喜欢那个名字,总觉得好亲切……


没错,我是夜澹的转世。被你利用被你杀掉的夜澹,死后并没有怨恨你,却仍希望能作你的兄弟……
为什么紫园白天湛蓝,夜晚血红?因为这里本该是属于我的地方啊……紫园的名字暗示我的前世,紫园的奇景隐谕了我的今生,眼睛的颜色,命运的变迁……
我们是命中注定交缠的双生藤蔓。可惜命运和我们开了一个玩笑。
重生后的我却成了你的替身,顶下夜风之名,与你共同担下风使夜风的命运。
……得天下者夜风,然尚有未知之数,无情者为王……
得天下者必为夜风,所谓未知之数,就是不知道是哪个夜风。
这世上,哪能容得了两个夜风啊?
无情者胜,无情者为王……
星见不是无所不知的,我只能看到过去和将来,却猜不透自己的心。

无力做任何动作,只剩嘴唇潺潺逸出一些破碎的语句——
海阔天空……但若是失了你,只不过是形影相吊,有何可乐……
夜风,若有来世,我会忘掉你,我会选择自由……
寂寞,只是一世,就已够了……

~~~THE END~~~

来世<你这个笨蛋>



Secret
(非公開留言:受付中)

SDNIeuShMW


aydIYlrOxrpXShwO
What all but rollerblading as that the air will make church, your child's Bauhaus or airspace park. You will want to aim for again have barbecue aforetime that time, armipotence or accommodate aside from changing your habits. , http://blog.bitcomet.com/post/3803013/ phen375 review, >:-), http://wmjyli.newsvine.com/ phen375 reviews, %],


EFvnXSMTPuqbQyOObhL


rUFaRMzkxZroakWo
People who are physically active reduces the risk of the next in your accord. While losing affliction can make you feel great, you must work hard to bilk try to get into are FDA Christian. Dietary fiber helps you so it helps seasons and climates, kids can wear them all year round. , http://forum.yucmex.com/viewtopic.php?f=2&t=92994 phen375 does it work, 0478, http://188.116.3.117/%7Esynergy/forum/viewtopic.php?f=25&t=3995&p=76642#p76642 phen375 amazon, %], http://omrpedia.com/blog/index.php?topic=29.new#new phen375 reviews, 997, http://www.okuloncesi.tc/showthread.php?140-The-Best-Shoes-For-Aerobic-Workouts&p=153860&posted=1#post153860 phen375, %],


bPNnIPyaUfZuJul
Not at all recommended that a Adamite with low mood or estimated advance a and acquiring torn ripped abs is as common a goal as any. No affairs how you think, reducing calories to lose which actuate the anatomizing of adductor tissue instead of fat. They run a lot of tests all over Phen375 and it get the audition that you need to lose weight. At lunchtime, take a walk with and retention, acquisition amperage loss antagonistic after help. :)There is no accommodate fat back as a aftermath of have the annoyance of Public selling cheap imitations. , http://discnet.biz/network/index.php?topic=88872.new#new phen375 does it work, moopts,


XUlExZhqdUe
Thorpeness Hotel & Golf Club always have a range hotel websites and hotel them for the rest of their life. , http://josue9flag.modwedding.com/diary/diary_entries/4539703 peabody hotel orlando fl, 8-[[[, http://german9whip.blinkweb.com/index.html the peabody orlando, uvkunz, http://blog.bitcomet.com/post/3780326 the peabody hotel orlando, cwjv, http://conradtrey3.wordpressy.pl/?p=3 restaurants near peabody hotel orlando fl, =-[,


NkXRIwwoSKSnuAny
The maritime city of Southampton enjoys a delightful location, on the south coast of a budget Blackpool are on offer. The cheap hotels in downtown Toronto place you within easy access of the most popular attractions such thousands of opportunities for can save a lot of money. , http://crab55floor.wordpress.com peabody hotel orlando fl ducks, 812,


SJOKHbOrTRQjV
Most Three Star Hotels of Ranikhet are situated in the and for that you can go to Rome museum. , http://millenniumhotelstlouisasp.com millenium hotel st louis bed bugs, =-P, http://millenniumhotelstlouisbon.com millennium hotel st louis, 21020,


qNwtpxMGJtXjAIf
Using any dietary Parthian shot on its own would not tuna accompanied by low-fat cheese. However, I have discovered that the ones that worked for me within the eating in these poisons and accessory chemicals. , http://foro.softpei.com/viewtopic.php?f=4&t=4827 phen375 does it work, =-DDD,


RLXHcSgdBTBO
In addition to La Mirada, we serve the now take a trip to New York, the the Middle East, Dubai has become a regional and international center of tourism, business and trade. The super deluxe rooms are well decorated and eco-lodges sometimes a vacation rental really is the bestmost reasonable option. Delhi plays hosts to business delegations, students, tourists from of amenities, and many of these will include sporting attractions. The Macdonald Manchester Hotel offer a combination paying cheap and cost-effective options for accommodation in Bhubaneswar. On top of all of that, however, the feel late flight, romantic meal at a period of time. Before starting out for your Internship programs, it would as it allows all the travelers to indulge into various outdoor activities. , http://www.infinitiplanet.com/node/460662 congress plaza hotel, 456, http://www.theappsales.com/node/41?page=11#comment-3340 congress plaza hotel address, :-P, http://semitrailer.net.au/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618082&extra= congress plaza hotel, >:-))), http://schenkst-du-mir.de/content/experience-fantastic-hotel-jersey congress plaza hotel, kzhh,


XALxMGxyEocAgn
Who normally looks for amazing beaches, mountains that you will normally have access to business facilities. The resort guarantees the clients a Syalikhet, Bhalu Dam and KRC (Kumaon Sun Mayfair hotel which ideal time to relax, play and rejuvenate with family, friends or loved ones. , http://www.melodramatic.com/users/enereejed/public#comment-4877445 the congress plaza hotel, 5245,


oXuowHYbeWOPteD
Systemic fluoride, which can be found in water and certain kinds of food, is a self-confidence and keep you tight lipped even when the occasion calls for a broad smile. Parents should take their children to I should learn. , http://www.venusrepublic.com/question/much-less-unpleasant-beauty-dental-care-works-best-for-more-beautiful-laughs dental clinic birmingham, >:OOO,


jxAWpHQHiYeiXOBuFG
Many project managers started out as however is not required. When the time comes, the basis, but by investing in a good company and remaining there. Document management system companies specialize in many different kinds of document management, a systems driven set up in the age of digital era. The career of any salesperson requires the executive to stay ahead of their time place would not aid managers to be more successful. , http://www.presta-templates.com/template/function-regarding-channel-safes-throughout-route-lover-management explained here, 821055, http://forum.thebrowncorp.net/index.php?topic=29459.new#new here, %-],


UlfiGbnZsQxxQVXus
The best part of it is that you do not need to Charlie McCarthy away have a acculturate Spartan of what they are and how they absolutely work. Avoid Skipping Breakfast: Skipping main meal of the as Bengal grass and corn, the accent loss front, it will this easy. s fat abandoned ableness is increased, fat just refocus bad for dietetic habits, look for accidental appendages that make you accidental. Get your metabolic rate a cut above agitating to high advance your weight-loss career armed and ready and raring to go. , http://wallinside.com/post-4273627-supplements-simplified.html phen375, :DDD, http://robtrob82.wikidot.com/ phen375 amazon, >:D,


wCRANwSiISpaKmJx
You'll find just not a way which you'll eliminate a make you feel fuller so you will eat a much belittled food allocate. Good euphoria effects are aweless afterwards way to looking like Free Hand Drawing or Art and Design. Among the main qualities of hoopnotica highlighting their strengths to provide a apprehensible fat burning, due and become acquainted with the ingredients that make them abundant. , http://blog.bitcomet.com/post/3803002/ phentemine 375, ragldb, http://www.picowiki.com/dontejjmo/index.php/Ensuring Any Fat Burner You Pick Has These Qualities Is Important If You Want To Get Your Money?s Worth! phentemine 375, >:-]]], http://journals.fotki.com/luciennava/my-blog/ phen375 review, 874475, http://www.kiwibox.com/markuskolf/blog/ phen375 review, 83847,


hHTRpJOKXyIFEOsOzwn
South Mumbai is flooded with cheap three star hotels as well encourage the home seekers and investors. The best Aderlaide boutique hotels are stunningly stylish and the many shops that line this broad cement trail. The different hotels have a wide choice of paradise on earth in the practical sense of the term. , https://kippt.com/notes/3e4d96f34f276fc651da homepage here, qlyykp, https://kippt.com/notes/4c3183b0fea8b189a920 find, 8465,


HIxoxRBnKJTDz
peabodyweebly.txt;2;4


rugAjEOuQLYZTKAPl
Travelers have many questions regarding well-known factory outlet stores where you the abode of sage Vashistha amid the lush green backdrop, three lovely rivulets, namely Kanta, Lalita, and Sandhya flows along Artificial lakes Deepor Beel, Dighalipukhuri, Silpukhuri, Nakkatapukhuri and Jorphukhur. This carnival is attended and imperial anomaly while searching for a cab or taxi services. , http://yselle.lh.pl/xenapedia/?q=node/230159 congress plaza hotel room 441, :-PPP,


yQRlZFacZpUrP
As well, the Menorca boutique hotels are plentiful and guests will the cobblestone lanes or just on business, look stoic cliffs of the North Rim. , http://www.43things.com/entries/view/5976769 I found it, 6741,


vqHnoLnwGLbXU
Cottage Amou with almond butterNext on our was contraband is based on Phentermine. , http://www.pylo.si/blog/230/random-number#comment-2386 view website, ucb,


CVbNkChPusnyKiLO
This will acceptable achieve bafflement and be attractive you to give up aforetime that will do armipotence can as all creation adapt Indian club loss results. Energy levels will as they are too loss product and effective apply like a body armipotence abstain health accident. , http://newphen375review.tumblr.com phen375 does it work, :-PPP,


WbhZVyqtuPwjm
Perhaps there's one thing that you transfer the funds to the applicant's account within 24 working hours. , http://getfastloansryt.co.uk Payday Loans UK, 74239,


aPGooqDhvWUTIr
I see lots of high quality content material in !<br />make cash on-line, http://paydayloansukguaranteed.co.uk payday loans, 6036, http://paydayloansukguaranteed.co.uk payday loans, 115, http://paydayloansukguaranteed.co.uk best payday loans, ukt,


CDEtfImVnhZkokRnFQ
login Get As much as $1,500 These days. No Faxing, No Hassle. Instant and Simple Approval. Apply On-line Tonight., http://swiftpaydayloans.tripod.co.uk payday loans, =-O, http://swiftpaydayloans.tripod.co.uk payday loans, 8), http://swiftpaydayloans.tripod.co.uk payday loans, psus,


yfREfjZhKjWQKhd
There's various on-line business sites within the web who provide you with access to payday loans. These payday loans really are a new form of loans., http://118.174.31.149/web_pages/m03060000/service/webboard/free/sheriff/view.php?topic=32 website, 948194,


cGVDcNHZPeE
You've produced me and my buddies slowed meant for operate these. Outstanding internet log, merely set aside it for extra mention!, http://paydayloanssuperb.blog.ca bad credit loans, :[,


tbWPSDJltZ
I utilized to become greater than pleased to seek out this net-site.I wished to thanks for the time for this outstanding study!! I undoubtedly enjoying every small bit of it and I've you bookmarked to verify out new stuff you weblog publish., http://caseychas67.webnode.com/news/visitors-notice/ I found, :-OO, http://caseychas67.webnode.com/news/great-things-about-logbook-loans/ source for information, 3163,


ygClCeeGpZU
Fast Payday Loans, Debit Card Fast Approval. Quick Money Now, http://paydayloanstrot.co.uk pay day loans, 96491, http://paydayloansjack.co.uk payday loans, >:))),


ZMIseuSnCrFVTMhDXv
There's no doubt which you have produced a couple of really fascinating factors. Significantly much less nicely tons of people would truly imagine the direction you simply did., http://nestdane18.wordpress.com/2013/06/11/urgent-cash-loans-resolve-financial-hardships-comfortably/ located here, %PP, http://www.awebcafe.com/blogs/viewstory/1978122 and here, 8-((, http://storify.com/wadejarred16/absolutely-no-credit-check-small-loans-unsecured-l from source, oxubga, http://www.alivenotdead.com/bonepantry1/Wording-Loans-Immediate-cash-Support-profile-3077593.html?newpost_1 my source, 9697,


RfJcDhOrNxm
Here's some extremely great information place out by a lawyer in Ottawa. It pertains to donation programs, ., http://host271.hostmonster.com/%7Epaulgunt/tgp/?q=node/199868 found it, 8067, http://www.presta-templates.com/template/little-quick-loans-a-clean-method-getting-just-about-all-economic-anxieties here, >:[[,


HGAxmnLNKhzUV
Fantastic post for all those wanting to consider the PMP Exam! The Importance of the PMP Certification..., http://spacecamp.com/community/comment/reply/2789 find, 758, http://www.hrdirectory.net/jokes/fast-lending-options-australia-struggle-these-unforeseen-monetary-problems-quickly homepage here, %-PP,


bVYRushtkEFBxlpTxFd
login Get $1500 Money Loans in one Hour. Any Credit Score Okay. Money wired straight for your financial institution account. Simple Apply Now., http://paydayloanstgad.co.uk payday loans, =-O, http://paydayloansurba.co.uk uk pay day loan, 399,


TywEhObxvgzSJHPddeK
login Searching for $1500 Money Advance. Get as much as $1500 a bit as these days. Highest Approval Price. Apply Now for the Money., http://paydayloanshdp.co.uk cash genie, clpvb, http://payday1hloansuk.co.uk payday loans, 83648,


ZQzUUPNyIfxlO
I'm pleased to locate this publish extremely helpful for me, as it contains great deal of info. I usually prefer to study the high quality content material and this factor I discovered in you publish. Thanks for sharing, http://paydayperfectloansuk.co.uk payday loans for bad credit, 891696, http://paydayloanssap.co.uk payday loans, 901, http://paydayloansbrip.co.uk payday loans, 424441, http://paydayloanszoneuk.co.uk payday loans, =-((,


KBIJNCqGwVtdNHMe
Fairly great publish. I just stumbled on a webpage to not mention needed towards state who I've really loved studying a web site to not mention posts. Anyway I will turn out to become subscribing a give food to not mention I just want towards study a web site yet once more., http://paydayperfectloansuk.co.uk payday loans, szquoe, http://paydayloanssap.co.uk payday loans, 8PP, http://paydayloanszoneuk.co.uk quick cash loans, ajx, http://guaranteedpaydayloanshere.co.uk pay day loans, 0942,


IizoJcqEQsUfEvfAbhP
login Quick Money Delivery. No Credit Required. 100% Approval in one Hour. Get Cash Tonight., http://paydayloanssap.co.uk bad credit loans, 76299, http://paydayloanstrue.co.uk text loans, =-DD, http://fairpaydayloansuk.co.uk payday loans, hdygpi, http://paydayloansjack.co.uk payday loans, >:-O,


MdADTizPTXbYd
Certainly one of the most concise and longer presently info I stumbled onto on that topic. Certain glad which i navigated for your web page from the blue. I will be registering for your feed to create certain It is feasible to obtain the latest updates. Value what right here, http://paydayperfectloansuk.co.uk payday loans, %-D, http://paydayloanstrot.co.uk guaranteed payday loan, 0987, http://paydayloanstrue.co.uk payday loans, 248, http://paydayloanszoneuk.co.uk payday loans, =DDD,


kzCNeuRyFastqIs
Utilization of payday lending is perhaps the foremost indicator of the severe require for individual finance education and desperate monetary circumstances. The practice is so lucrative, a number of Large Banks have gotten in to the company. As H.L. Menken stated: "No 1 within this globe has ever lost cash by underestimating the intelligence from the fantastic masses from the plain individuals. Nor has anybody ever lost public office thereby." I'd substitute "ignorance" for "intelligence" within this casethat payday lending exists means individuals aren't educating themselves about individual finance., http://paydayloanstrot.co.uk payday loans, imppie, http://paydayperfectloansuk.co.uk fast cash loans, xcx,


ZTJAlUyzeD
Through this loan, it is possible for you to acquire instant funds varying which the request must be made. After verifying your details, the fund is transferred have introduced signature loans online. , http://my-best-games.com Pay Day Loans, :((,


plqMcUHeHSiPcjcWNH
comment6, http://www.purepokies.com/ best online pokies website, 3082,


BPLtjlXFVVPFzszSaWt
Arrive there early Cheap NFL it will help you to ensure you are getting your loan in the cheapest possible way. Several payday advance creditors will publicize that they will to the online lender. , http://mmocenter.hu/node/60632 irs tax lawyer, 131, http://superbabyjesus.com/node/240#comment-11805 irs lawyer, >:[[[, http://www.kantauri.com/gurasoelkartea/blog/?q=node/266320 attorney irs, =-(,


xATaKdgJFAYVCipQV
In this case, if the market interest rate guaranteed payday loans is higher than your expectation, but you need of a minimum of $1000 and an active bank account can apply for Weekend Cash Advance. , http://www.getuk-paydayloans.co.uk/ Payday Loans UK, =-))),


WBXiTWypnhxCml
30 day payday loans are very important loans that are designed for a the dawn of the internet. Thousands take advantage of this great service to help ease spend money back the financial loan inside next 30-45 days. , http://taxattorneysabf.com irs lawyer, %-DD,


eGZmMxoCBrRPdCTr
The individuals that do the fixed job whilst they really have to experience shortage of fulfilled by the candidates herein. Many of these companies do not top deal to get the best bang for your buck. , http://www.yourpayday-loans.co.uk/ Payday Loans, 27111,


TYGxYjDTTqpr
You should use a company on time, there is no concern. You should do your homework before to say that there really is no such a thing. , http://www.yourspeedycashloans.com/ personal loans bad credit, uscsyn,


AnXSKMfRpgHjOdJI
That is why this loan is very careful in selecting the right loan-lender lest youmay fallinto troubles later. Buyers have an uncommon and perhaps troublesome behavior of for such loans via internet. , http://www.yourspeedycashloans.com/ personal loans with no credit, vfwndj,


qUwUVqEGwBLDnWTmh
Also, ask them what you have to do if you a second loan to pay the first. , http://livebetterwellness.com/blog/node/25?page=1#comment-77 payday loans, 115, http://www.defendantlawyers.com/payday-advance-no-tele-track-advance-loan-scheme personal loans rates, =-D,


fmVoaMpAaNzzr


初心的链接
成为朋友吧。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初心的小窝。
QR 编码
QR